武逆焚天|第三千一百九十章 幻空出手

推薦閱讀:、我老公很有錢 嬌妻不討喜 剛好,我也喜歡你 再婚游戲:我的老公有點壞 點這有紅包 陰女回墳 好想大聲說想你 變態惡魔 廚神影后的紅包群 快穿之撩心上癮
  剛剛從陣法中走出了三步,左風瞳孔猛的一縮,一只腳剛剛向前邁出,整個身體卻突然僵在當場。

  本來所有人都正望向左風,這一刻大家眼中看到的一切,仿佛就好像時間靜止了一般。尤其是此刻的左風,不光身體僵在當場,甚至他連身上的氣息也在這一刻凝固下來,既沒有一絲一毫的外泄,同時也沒有一絲一毫被吸納入體。

  這種情況出現在此時顯得非常怪異,畢竟除非是刻意力收斂氣息,否則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不好!唐斌和伊卡麗跟我過來,其他人遠離此處,快!”

  聲音遠遠傳來的同時,幻空已經神情凝重的快速沖出,巒城武者還沒有反應過來,風城武者卻是一個個緊張萬分的讓開了一條路。唐斌和伊卡麗更是緊張萬分,他們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的快速掠出,對幻空的命令不敢有半分遲疑。

  巒城一邊離殤最先反應過來,而她此時也是最為吃驚的一個,因為在幻空說話之前,她竟然絲毫沒有察覺到對方在靠近,而對方此時速度快的驚人,卻竟然只有十分微弱的靈氣釋放。

  對于別人來說也許感覺不太明顯,可是離殤畢竟身為凝念期強者,她的感知能力也遠超一般武者。

  單純使用肉體力量,根本無法達到現在幻空的速度,況且對方沒有動用肉體力量,這一點她也能夠感受得到。更詭異的是如果此人動用念力在加速,自己應該感受到精神波動才對,可是偏偏自己竟感覺不到念力或精神力。

  如果不是對方動用了自己無法理解的能量,那么就是眼前之人的念力修為,已經到了自己難以理解的地步?刹徽撌乔罢哂只蚝笳,這對于離殤來說都足以讓其震撼不已了。

  不過她現在也沒有去多研究幻空,而是立刻按照幻空的吩咐,命令手下人遠遠的退開一段距離。至于左風到底出了什么事,現在也不是詢問的時候。

  得到離殤的命令,當然不可能有人在此停留,于是風城和巒城武者同時動身,飛快的從這里撤離出去。

  反觀此時的幻空,似乎并沒有加速飛馳,但是速度卻是要比唐斌和伊卡麗快了許多。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左風身邊,沒有一句廢話,手掌搭在左風肩頭的瞬間,就將其拖著向一個方向飛掠而去。

  正在向遠處退走中的眾人,看到幻空帶著左風也在移動,大家先是一愣,隨即馬上也加速的開始離開。

  這個時候來到幻空和左風身邊的唐斌,焦急的問道:“前輩,左風城主他到底怎么樣了,是不是當初在闊城留在身體內的隱患出了問題?”

  面色極為凝重的點了點頭,幻空一邊四下觀察著,一邊說道:“這小子為了對付翁本,這才不得不動用自身的所有潛力,甚至將那一部分用來壓制體內隱傷的力量,也都部調動了出來!

  “他這個傻瓜,這么做不就是在找死么?”從另外一個方向跟上來的伊卡麗,在聽到幻空的話后,立刻就氣惱的說道。

  唐斌狠狠的瞪了一眼,呵斥著說道:“胡說些什么,如果不是他這個傻瓜,不惜動用了部的潛力,又怎么可能對付得了那御念期的強敵,咱們這陣法開始根本沒有這樣的準備!

  幻空這個時候卻是開口說道:“來這邊,們兩個先將周圍布置一道隔絕陣法和雷電排斥陣法,材料們身上應該都有吧?”

  在說話的同時,幻空就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小山坡頂指了指。也不等唐斌和伊卡麗兩人回答,他就已經加速朝著小山坡上飛奔而去。

  唐斌這個時候,才終于抽空說道:“我們兩人身上倒是有一些布置陣法的材料,只是沒有陣基的構建圖,我們……”

  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幻空已經抬起手,在空中輕輕的刻畫起來,對其前行的速度并未有任何一點影響。在這個刻畫的過程中,雖然只是淡淡的灰色念力,可是卻在他的指尖迅速的形成了一枚枚符文,相互組合到一起,并且一座簡單的小陣也迅速的有了輪廓。

  唐斌和伊卡麗雖不能獨立構建,然而畢竟跟隨左風有不短的時間,如今有了陣法的構建圖,他們立刻就知道該怎么做了。

  當幾人來到山坡上的同時,兩人便已經飛快的在左風和幻空周圍,布置起陣法來。那些材料準確的放置在周圍,雖然沒有一個完整的陣基,但是這些材料被激活后,短時間內并不會影響到陣法運行。

  眼前這些也正是幻空想要的,所以在看到陣法隱隱的有著光幕亮起的同時,他就毫不猶豫的將左風平放在陣法中心,自己緊跟著盤膝坐在一邊。

  “們兩人守在周圍,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陣法之外十丈到二十丈的這段距離,們也同樣不要踏入!

  匆匆的交代了一句后,幻空已經將注意力重新放在左風身上,這讓唐斌和伊卡麗一時間也是滿頭霧水。只不過他們兩人對幻空十分信任,也知道現在情況緊急,根本不是追問具體情況的時候。

  轉過身來的唐斌,立刻將剛剛幻空的意思高聲傳遞出去,只不過到了他的口中,這一切也成為了他的命令。

  眾人只是遠遠的看著,雖然心中不解,風城武者卻是毫不遲疑的執行,至于離殤在短暫的猶豫后,也表示了愿意配合。

  幻空卻是根本不理會周圍那些人,他在向唐斌傳遞命令之后,部注意力就已經匯集在左風身上。

  目光仿佛凝結成實質般,在左風身體上慢慢的游走起來,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幻空此時目光移動的軌跡,竟然是沿著左風身體中的主要經脈。

  以這種方式探查身體內的情況,恐怕也就只有念力修為達到幻空這種程度的人才能夠做到。這樣既不需要將念力灌注進入左風身體中,同時又能夠捕捉到其身體內每一個細節的變化。

  之所以沒有將念力送入左風身體,幻空自然也有他的原因。他在觀察了數息之后,面色也逐漸變得異常凝重。連陣法之外的唐斌和伊卡麗,在看到唐斌的臉色后,也不禁暗暗焦急起來。

  這位前輩雖然來歷神秘,可是其能力卻恐怖異常,哪怕當初面對冥海那樣強大的敵人,都始終沒有在意過,然而看他此刻這副樣子,可見左風的情況會是多么糟糕了。不過唐斌和伊卡麗雖然關切左風的安危,倒是也明白這個時候千萬不能打擾,所以只能焦急的觀察著。

  “哎,這臭小子,部潛力都激發出來與找死又有什么差別,將我當初的警告,完當做是在放屁。如今隱患部爆發,在闊城時那些進入身體的‘天戒之罰’都已經開始失控了!

  幻空聲音凝重的說著,雖然口氣中充滿對左風的責怪,可是眼神中卻有著慈愛和關切,甚至還隱隱帶著幾分心疼。

  “小子,收了這個徒弟,我這性命最少也要被折去一半,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了的!”在說話之間,幻空的兩手卻已經緩緩的舉起,兩手更是以一種特殊的軌跡舞動起來。

  若是有人身在陣法中,就會感覺到幻空身體之中,此時正有著澎湃的念力在涌動,可是其中卻感受不到靈氣的存在。

  而這些念力在釋放到某一個程度后,會突然的向回收斂,并且是朝著其雙手指尖匯聚而去。

  左風這個時候要是還能保持清醒,定然會感覺到,此時幻空雙手舞動的軌跡十分眼熟,因為左風從藥家學到的按穴之法中,其中有一套特別的指法,最初的準備動作就是眼前幻空所使用的。只不過藥家那套指法,只是一種無意義的舞動,完不像幻空雙手舞動間,其中包含了某種類似于“武技”的手法。

  當大量念力凝聚到幻空指尖的剎那,他猛的抬起手來,朝著左風的身體上落去。

  當其手指與左風身體接觸的一剎那,竟然詭異的傳出了“啪”的一聲,同時有著一絲電弧,猛然間從左風的身體中竄出。

  那電弧并未在陣法中停留,而是在飛出左風身體的剎那,就立刻朝著陣法外激射而去,在飛出了十數丈遠后,便直接轟擊在了地面之上。

  對于這詭異的一幕,在場只有幻空平靜如常,同時他的手指此刻已經點在左風身體的另外一處位置。

  與之前的反應相同,當幻空的手指接觸到左風身體的剎那,便立刻有著電弧從其中激射而出。電弧飛射的方向雖然不同,但是距離卻差不多,同樣在十數丈外刺入地面。

  當所有人目露震驚之時,幻空已經兩手飛快的點出,而在左風的身體表面,此時也有著無數“噼噼啪啪”聲傳遞而出,無數的雷弧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從其身體內鉆出,朝著陣法之外的各處飛射而去。

  望著十幾丈外,那不斷轟擊向地面的藍色雷電,唐斌和伊卡麗下意識的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對于這些雷電威力感受的最清楚,以他們的實力,被這雷電擊中身體,就算不死也將會丟掉半條命。

  而更遠處的武者,此時也明白為什么要傳令,不讓人靠近到二十丈范圍。那些從左風身體中釋放出來的雷霆,普通納氣期強者,只要碰到一點就會立刻命喪當場。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億萬婚寵:嬌妻萬萬歲 劍仙是我前男友 不安好心愛上你 最好的我們 除靈師 萌萌皇帝打江山 有人喜歡這首歌 幸孕二婚:蜜愛進行時 獵明 小丑游戲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