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歷十五年|第六章 戚繼光——孤獨的將領 · 4

  這種嚴格的紀律固然是取得勝利的必要保證,但是它的殘酷性也實在使人不寒而栗。士兵離隊小便就會受到割去耳朵的處罰,而且據傳說,戚繼光的第二個兒子由于違犯軍法而被他毫不猶豫地處死。這樣的嚴刑峻法也許已經離開了通常的人情,但是,戚繼光的這一治軍方針終于造成了一支堅強的部隊,后來他調任薊遼總兵,有一次在大雨中向全軍訓活,惟獨他從南方帶來的3000名軍士能幾個小時屹立不動,如同沒有下雨一樣。

  然則嚴峻的紀律,僅是治軍方針的一面;另一方面則必需鼓舞士氣。士兵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在這里起著重要的作用。一支經常被敵人打得落花流水的部隊談不上自尊和自信,必勝的信念有賴于能力和技術,而能力和技術又來自平時的刻苦訓練。

  戚繼光的訓練方法得自專家的口授。這些寶貴的經驗過去由于不為人所重視而沒有見諸文字。到俞大猷才作了扼要的闡述,而戚繼光則把所有的細節寫成了一部操典式的書本。鬼吹燈小說

  操練技術的主要著眼之點,可以說是用“辯證法”的原理來分解動作。每一個動作都有相對的兩個方面:身體有防蓋和沒有防蓋的兩個部分:一種姿式有動有靜、正面和側面的兩種因素;有攻擊則同時有防御?偠灾,既有陰便有陽,有陽亦必有陰。例如操練近身武器,也和拳術或舞蹈的原則相似,任何一個姿式都可以作三段式分解,也就是開始一稍為休憩而轉變一繼續進行又迄于靜止,用戚繼光的術語來說,就是“起-當-止”。這些姿式又按其不同的形態而有各種離奇的名目,例如騎龍式、仙人指路式、鐵牛耕田式、太公釣魚式等等。運用這些動作,要求“左右來俱有拍拉”,“后發先至”。至于在實戰中和敵人決斗,除了熟練地掌握以上各種基本姿式和原則以外,最重要的乃是佯攻,亦即聲東擊西,出其不意。

  在戚繼光以前,在軍隊中受到重視的是個人的武藝,能把武器揮舞如飛的士兵是大眾心目中的英雄好漢。各地的拳師、打手、鹽梟以至和尚和苗人都被招聘入伍。等到他們被有組織的倭寇屢屢擊潰以后,當局者才覺悟到一次戰斗的成敗并非完全決定于個人武藝。戚繼光在訓練這支新軍的時候,除了要求士兵嫻熟技術以外,就充分注意到了小部隊中各種武器的協同配合,每一個步兵班同時配置長兵器和短兵器。在接戰的時候,全長12尺有余的長槍是有效的攻擊武器,它的局限性則是必須和敵人保持相當的距離。如果不能刺中敵人而讓他進入槍桿的距離之內,則這一武器立即等于廢物。[51]所以,戚繼光對一個步兵班作了如下的配置:隊長1名、火伕1名,戰士10名。這10名戰士有4名手操長槍作為攻擊的主力。其前面又有4名士兵:右方的士兵持大型的長方五角形藤牌,左方的士兵持小型的圓形藤牌,都以藤條制成。之后則有兩名士兵手執“狼筅”,即連枝帶葉的大毛竹,長一文三尺左右。長槍手之后,則有兩名士兵攜帶“镋鈀”!伴E鈀”為山字形,鐵制,長七八尺,頂端的凹下處放置火箭,即系有爆仗的箭,點燃后可以直沖敵陣。

  這種的配置由于左右對稱而名為“鴛鴦陣”。右邊持方形藤牌的士兵,其主要的任務在于保持既得的位置,穩定本隊的陣腳。左邊持圓形藤牌的士兵,則要匍匐前進,并在牌后擲出標槍,引誘敵兵離開有利的防御的位置。引誘如果成功,后面的兩個士兵則以狼筅把敵人掃倒于地,然后讓手持長槍的伙伴一躍而上把敵人刺死戳傷。最后兩個手持銳把的士兵則負責保護本隊的后方,警戒側翼,必要時還可以支援前面的伙伴,構成第二線的攻擊力量。

  可以明顯地看出,這一個12人的步兵班乃是一個有機的集體,預定的戰術取得成功,全靠各個士兵分工合作,很少有個人突出的機會。正由于如此,主將戚繼光才不憚其煩地再三申明全隊人員密切配合的重要性,并以一體賞罰來作紀律上的保證。這種戰術規定當然也并非一成不變,在敵情和地形許可的時候,全隊可以一分為二,成為兩個橫隊和敵人拼殺;也可以把兩個镋鈀手照舊配置在后面,前面8個土兵排成橫列,長槍手則分列于藤牌手與狼筅手之間。

  以藤牌、毛竹、鐵叉作為標準武器,表現了戚繼光的部隊仍然沒有脫離農民氣息。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