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歷十五年|第六章 戚繼光——孤獨的將領 · 3

  倭寇入侵的原因,與國際貿易有不可分割的關系。本朝禁止民間的海運通商,雖然律有明文,但是實際上卻無法徹底執行。東南沿海的走私貿易,由來已久,好多不同國籍的冒險家紛至沓來。這些冒險家所使用的船只,最大的長達100尺,寬達30尺,船殼厚達7寸,超過了中國戰艦的規模。據記載,在這些冒險家出沒的極盛時期,每天有大小船只1200余艘在中國海岸活動,數字似屬夸大,但是利之所在,熙來攘往,已不在話下。其貿易的區域從日本各島至暹邏灣,狀如一彎新月。在中國政府海上巡邏力量所不能達到的近陸島嶼上,他們指定了走私貿易的港口。由于沒有一個法庭可以解決買賣雙方間合同和債權的種種糾紛,十多個有力量的中國船主以武力作為后盾充當了仲裁者,并因而逐漸被認為海上權威,成了海盜的頭目。

  這些海盜頭目聲威赫赫,和當地的士紳互相勾結,甚至結為婚姻之好。他們公然在沿海修理船只,而且勒令村民接受他們的傳訊。這種海上權威雖然尚屬萌芽,但任之滋長發育,則必然會威脅我們這個以農業經濟為基礎的政府。

  海盜肆無忌憚的活動,迫使政府不得不采取強硬的對策。然而沖突一開,我們在政治和軍事上的虛弱即暴露無遺。高級指揮官無法確知部下戰士的實際數額,也弄不清究竟有多少戰船可以調配使用。下級軍官在部隊出發之前先要向地方富戶勒索兵餉給養。而一旦發生戰斗,有的部隊干脆望風而逃,有的部隊雖然敢于迎戰,但由于墨守密集隊形的戰術,往往造成“一人失利,萬人奔潰”的后果。而可歌可泣的作戰,卻反而出現于倉猝集合的民兵以及各地生員所組織的保衛家鄉之情景中。斗破蒼穹小說

  在日本方面,充當?艿奈涫,來自山口、豐后、大隅、薩摩、博多灣、對馬和五島列島。他們既無統一的領導,也無長遠的作戰目的。起初,他們有一個空中樓閣式的希望,以為和中國海盜的聯合軍事行動可以迫使中國政府開放對外貿易,而他們中的領導人也可以受到招安而榮獲海陸軍將領的官銜。這些希望在總督胡宗憲發動的一次行動之后終于成為泡影。胡宗憲以招安為誘餌,使這些海盜頭目束手就擒,而后又把他們的頭顱送到北京邀功。這種措置只能激起日本的侵犯者更大規模的來犯,并且使今后的屢次入侵更缺乏政治意義,其惟一的目的只在于劫奪財貨。星辰變小說

  這些日本?茈m然在上層缺乏統一的領導,但下層的組織力量則不可忽視。雖然是殺人越貨,也表現了日本下層社會結構的嚴密性。據目擊者記載,不論作戰或宿營,倭寇的小頭目對下級戰士能施以極嚴格的紀律管制。各個小股部隊戰法一致,也表示了他們并非倉猝招募而來的雇傭兵。他們不斷地以寡敵眾,擊敗了數量上占優勢的中國官軍,而中國的農民造反,卻大抵缺乏這種能力。

  這些?艹俗梢匝b載百人左右的船只登陸。大舉入侵時,常常集結30-50艘船只,人數多達幾千。在他們的兇焰最為高熾之際,可以有兩萬人據守占領區內的軍事要地。本地的居民在威逼利誘之下也有不少人參與他們的行列,其中有的人在以后被押送至日本作為奴隸。他們劫掠的物品不限于金銀珠寶,根據需要和可能,他們也奪取內河船只和其他商品。有一段記載提到他們曾大批搜集蠶繭并勒令婦女們繅絲。這種情況業已與占領軍在當地組織生產沒有多少差別。

  在入侵的初期,他們幾乎戰無不勝,主要原因在于戰術的優勢和武器的精良。他們能極其嫻熟地使用雙刀,并且和近旁的伙伴保持密切的聯系,互為呼應,協同作戰。頗為特異的是,他們的指揮信號乃是班排長手中的折扇。當雙方開始接觸,班長排長把折扇往上一揮,他們的部下就以刀鋒向上。當對方的注意力為這種動作所吸引,他們就突然倒轉刀鋒迎頭砍下。這種雙刀的長度不過5尺,但在一個熟練的使用者手中揮舞,一片刀光,使“上下四方盡白,不見其人”,可以在一丈八尺的方圓之內殺傷對方。其他常見的武器還有弓箭和標槍。據記載,“倭竹弓長八尺,以弓蹈其綃,立而發矢!棇挾,……近身而發,無不中者”,所擲的標槍“不需竿,突忽而擲,故不測”。至于火器,似乎并沒有為他們所重視。雖然戚繼光說過鳥銃由日本傳來,但在記錄上卻看不到倭寇曾有效地使用這種武器。他們偶而使用的火炮,看來也是在中國俘獲的戰利品。

  倭寇的基本戰術是派遣30人以下的小部隊進入村落,這些小部隊的進止必在嚴密的互相照顧之下。協同的信號是令人戰栗的海螺聲。這些入侵者善于使用當地的向導,并熟練地派遣尖兵和斥候,有層次地展開兵力,并以佯攻、驅使難民在隊伍的前面等等方式,造成中國官軍的擾亂和疑惑。中國官軍根本無法對付這一套戰術,即使是士氣最為高昂的部隊,他們的對策也不過是僅憑血氣之勇猛沖敵陣,既無有效的隊形,又缺乏側翼和后續部隊的接應,其經常遭到失敗就為勢所必然。南直隸和浙江兩省,河流湖泊極多,官軍潰退時有如狼奔豕突,被踐踏或被擠落水致死者也為數累累。有一次總督胡宗憲也在敗退之中被推落水,幾乎淹見。

  除此以外,倭寇在和大部隊官軍遭遇時,還采取另一種戰術,即先取守勢以減殺官軍的銳氣,或者制造恐怖氣氛使官軍陷入心理上的劣勢,然后待機出擊。戚繼光下面的一段記載可以作為說明:“余數年百戰,但見諸賊據高臨險,坐待我師,只至日暮,乘我惰氣沖出;或于收兵錯雜,乘而追之。又能用乘銳氣,盛以初鋒。又其盔上飾以金銀牛角之狀,五色長絲,類如神鬼,以駭士氣。多執明鏡,善磨刀槍,日中閃閃,以奪士目。故我兵持久,便為所怯!

  所以,總結以上的情況,不論官方文件如何強調這一戰爭是政府的官軍圍剿海賊,實際上卻是中國的外行對付職業化的日本軍人。

  戚繼光著手組織他的新軍,兵源不是來自軍戶和衛所,而是另行在浙江省內地招募的志愿兵。由于政府已深切理解事態的嚴重性,所以不得不批準他的組織新軍的計劃,并且加征新稅作為招募和訓練的費用。對于這種支持,戚繼光在對士兵所作的訓話中就告誡他們應該知所感激。他說:“你們當兵之日,雖刮風下雨,袖手高坐,也少不得你一日三分。這銀分毫都是官府征派你地方百姓辦納來的。你在家那個不是耕種的百姓?你思量在家種田時辦納的苦楚艱難,即當思想今日食銀容易。又不用你耕種擔作,養了一年,不過望你一二陣殺勝。你不肯殺賊保障他,養你何用?就是軍法漏網,天也假手于人殺你!”

  道德義務的勸說加上群眾固有的宗教信仰,使戚繼光得以在所招募的新兵中建立鐵一般的紀律。上文所說的“連坐法”雖然不可能經常被不折不扣地執行,但其殺一儆百的恐嚇力量已足以使部隊在強敵之前不易擊潰。他所制定的賞罰原則并不完全決定于戰斗的勝負。即使大敗,有功者仍然要給予獎賞;相反,即使大勝,作戰不力和臨陣脫逃者仍然要受到處罰。在他的一本奏折里提到1562年的一次戰役:他命令部隊奪取一座倭寇占領的石橋,第一次進攻失敗,一哨軍官36人全部陣亡。第二哨繼之而上,又損失了一半的人員。這時剩下的官兵企圖后退。在現場督戰的戚繼光手刃哨長,才使攻勢得以繼續不衰,最終擊破敵陣,大獲全勝。而這次勝利,也就成了他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事件之一。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