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歷十五年|第三章 世間已無張居正 · 5

  就算是降低了標準,申時行也沒有能達到目的。有一些自命為體現正氣的年少新進,堅持“四書”中所教導的倫理觀念,對1587年京察的做法表示了極大的不滿。其中有一個顧憲成,所提出的抨擊尤為尖銳。他和他的志同道合者決心要檢舉缺乏能力和操守的官員,而不惜重新撕破申時行所苦心縫補的破綻。申時行的對付辦法就是把他調往外省。

  所以,在立儲問題還沒有對京官形成普遍壓力的時候,他們的內部關系已經十分緊張了。張居正的強迫命令固然失敗,申時行的調和折衷也同樣沒有成功。在北京的兩千多名文官中間,存在著對倫理道德和對現實生活的不同態度,互相顧忌而又互相蔑視。有的人出身寒微,把做官看作發財致富的機會;有的人家境豐饒,用不著靠做官的收入維持生活,自然就不會同意和允許其他人這樣做!八臅敝械脑瓌t,有的人僅僅視為具文,拿來做職業上的口頭禪,有些人卻一絲不茍,身體力行。另外有一些人彷徨于上述兩者之間;也有一些人由于人事的牽涉參與了對立的陣營。

  文官之間的沖突,即使起因于抽象的原則,也并不能減輕情緒的激動。一個人可以把他旁邊的另一個人看成毫無人格,他的對方也同樣會認為他是在裝腔作勢地用圣賢之道掩飾他的無能。而眼前更為重要的是,立儲一事絕不是抽象的原則,而是關系到文官們榮辱生死的現實問題。因為,凡是皇帝的繼承權發生爭執并通過一場殘酷的沖突以后,勝利者登上皇帝的寶座,接著而來的就是指斥對方偽造先帝的旨意或是暴戾無道;因為九五之尊必有天命和道德做背景。如果不經過這一番左右輿論的工作,自己的勝利就不能名正言順。而他手下的擁戴者,也總是要請求新皇帝以各種兇狠的手段加之于他們的對方,才能順逆分明;自己流芳百世,政敵則遺臭萬年,各有分曉。這種情形,在本朝的歷史上至少已經發生過兩次。

  第三個登上皇位的永樂皇帝,如所周知,是用武力奪取了侄子建文皇帝的江山。在起兵的時候,他就大肆制造了洪武皇帝本來要傳位于他、建文皇帝只是矯詔嗣位的說法。功成之后,他又大批殺戮了拒絕擁戴他的廷臣和他們的家屬。第六代正統皇帝,在和蒙古瓦刺部落作戰的時候被對方俘虜。廷臣和皇太后商量之后,擁立他的異母榮登極,是為景泰皇帝,俾使瓦刺不能以當今天子被其拘禁而作為談判的要挾。最后瓦刺由于無利可圖,只好把正統皇帝送回北京。一個國家不能同時存在兩個皇帝,于是正統被稱為太上皇,表面上在南宮優游歲月,實則乃系軟禁。7年之后,擁戴太上皇的奪門復辟成功,改稱天順。功成之后,擁立景泰的臣僚受到了殘酷的對待。被戮于西市的,就有功勞卓著的兵部尚書于謙。

  1587年表面上平靜無事,可是很多文官已經預感到如果皇儲問題得不到合理解決,歷史的慘痛教訓必然會在他們身上重演。今天無意中的一言一語,一舉一動,將來都可以拿來當作犯罪的證據。就算他們謹慎小心,緘口不言,也可能日后被視為附逆,未必一定能明哲保身。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害怕這樣的危險,有的人卻正好把這危險看成表現自己剛毅正直的大好機會。即使因此而犧牲,也可以博得舍生取義的美名而流芳百世。因此,除了接二連三地遞上奏章以外,他們還刻印了富有煽動性的小冊子和傳單,鬧得北京城沸沸揚揚。大主宰小說完美世界小說

  萬歷在他御宇的后期,已經清楚地看到自己不能避免歷史的指責。他與臣僚不和,同時又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君主,這已成為定案。既然無意于做積極有為的君主,現實又無可逃遁,他只能消極無為。然而由于他的聰明敏感,他又不能甘心充當臣僚的工具,所以即使消極,他仍然頑強地保持著自己的性格。

  身為天子的萬歷,在另一種意義上講,他不過是紫禁城中的一名囚徒。他的權力大多帶有被動性。他可以把他不喜歡的官員革職查辦,但是很難升遷拔擢他所喜歡的官員,以致沒有一個人足以成為他的心腹。他對大臣們的奏折作出決斷,可以超出法律的規定,但是他沒有制訂法律的力量,官僚之間發生沖突,理所當然地由他加以裁奪,但是他不能改造制度以避免沖突的發生,而且他裁奪的權威性正在日益微弱,因為他被臣下視為燕安怠惰。各邊區的軍事問題必須奏報皇帝,但是皇帝自己不能統率兵將,在平日也沒有整頓軍備的可能。他很難跨出宮門一步,自然更談不上離開京城巡視各省。連這一點選擇的自由都沒有,居于九五之尊還有什么趣味?

  大小臣僚期望他以自己的德行而不是權力對國家作出貢獻。但是德行意味著什么呢?張居正在世之日,皇帝在首輔及老師的控制下作為抽象的道德和智慧的代表,所謂德行大部分體現于各種禮儀之中。他要忍受各種禮儀的苦悶與單調,這也許是人們所能夠理解的。但幾乎很少有人理解的乃是他最深沉的苦悶尚在無情的禮儀之外;饰皇且环N社會制度,他朱翊鈞卻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個人。一登皇位,他的全部言行都要符合道德的規范,但是道德規范的解釋卻分屬于文官。他不被允許能和他的臣僚一樣,在陽之外另外存在著陰。他之被拘束是無限的,任何個性的表露都有可能被指責為逾越道德規范。

  在他的母親慈圣皇太后去世以后,禮部立即鄭重制定了喪儀,宣布全國居喪27日,臣民全部服喪,帽子上纏以白布。全部京官一律被麻帶孝,不許穿著朝靴而代之以草鞋,摘去紗帽的兩翅而代之以兩條下垂至肩的白布。大小寺院鳴鐘3萬響,晝夜不息。三日之內,四品以上的官員及其夫人分批整隊前去慈寧宮舉行禮儀上的號哭,號哭15次,全部人員的動作協調,一哭皆哭,一止皆止,有如交響曲。

  人們看得很清楚,慈圣太后之被隆重追悼,并不是因為她個人引起了如此廣泛而深沉的哀思。她不過是一個形式上的代表,她的喪儀象征了全國臣民懷念慈母的養育之恩,也表現了他們對皇室的忠悃。不難想象,這些官員和夫人在號哭完畢以后回到家里,由于為這隆重的喪儀所感染,勢必要對長者更為孝敬,而全國的風俗乃能更為淳厚。然而萬歷皇帝卻早已喪失了這樣的信心。他已經把一切看透,儀式典禮只會產生更多的儀式典禮,作為全國的表率,他又必須在每一種儀式中使用全部精力去表現他的誠意。他在過去的生活里付出的精力已經太多了,他已經不再有周旋應付的興趣,所以他以近日偶患濕毒,敷藥未愈,行走不便作為理由,免除了自己應該在眾目睽睽之下參加的繁文縟節。但這并不等于說皇帝有虧孝道,根據當日居留在北京的外國教士記載,皇太后入殮時的一切細節,都出于萬歷的親手安排。

  把傳統上規定的天子職責置之不顧,時日一久,萬歷懶惰之名大著。有的歷史學家認為他的惰性來自先天,也有歷史學家則懷疑他已經染上了抽鴉片的嗜好。這些歷史學家所忽略的是下面這樣的瑣事:萬歷既已免去了自己參加典禮的麻煩,卻在用一些更為無聊的方法在消磨時光。每當天氣晴和,他一高興,就和宦官們擲銀為戲。他自己做莊家,宦官把銀葉投向地上畫出的方形或圓形之中,得中者取得加倍或三倍的償還,不中者即被沒收。這種細碎的事情表現了一個喜歡活動的人物具備著充沛的精力,但又無法用之于作出積極的創造;实鄣倪@種苦悶乃是歷史的悲劇。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