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天錄|第九百四十二章 無上魔國

推薦閱讀:、安妮絲公主 圍堵男友少年時 重生之財源滾滾 我和他的小秘密 英雄聯盟之最強榮耀 重生之惡毒姐姐 親愛的,軍婚吧! 妻樂無窮 重生小媳婦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殺鬼第一百零八城中,巫鐵看著懸浮在面前的一面青銅鏡,不屑的撇了撇嘴。

  “真是呱噪的很!效率,效率,這些魔頭,不懂效率何解么?”

  把玩著一顆鐵核桃,巫鐵喃喃道:“浪費我們的時間,就是浪費我們的生命,這是……重罪!”

  老鐵等一眾人瞇著眼看著銅鏡中閃爍的畫面,同時搖頭。

  “魔,就是魔……魔心,就是欲念……”躺在巫鐵身邊的豬剛鬣‘吧唧、吧唧’的啃著木瓜,含含糊糊的咕噥著:“想要他們折騰個結果出來,還得逼一逼才是!

  作為曾經西方妖國最頂尖的幾位老祖之一,和東方魔國打過無數次交道,豬剛鬣明白這些魔頭都是群什么玩意兒。

  牡丹娘娘硬生生被自己的‘同伴’攔截了回去,嚴禁她執行潛入武都、魅惑當今武王巫鐵的計劃。

  新闖過來的十幾個魔頭,則是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高矮胖瘦各自不同,氣息也都迥然百變。有人氣質清雅如仙,有人氣質狠戾如鬼,更有人面容扭曲變幻,莫測猶如傳說中的天魔一般。

  將近二十個魔頭聚集在扶風神朝金甲青年布置的傳送陣前,激烈的爭論著。

  他們的思維很跳躍,很跳脫,很沒有邏輯可言,所以他們的語詞極端激烈,上言不搭下語,讓人聽得一頭霧水,唯有他們自己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說些什么。

  “這里,好地方,要獨占!

  “獨占,你不怕軍規處置?”

  “嚇,軍規,好嚇人啊,我好害怕……嘖,這大陣,是扶風神朝的人布置的?他們死了?”

  “哦,扶風神朝的人?被你們抓了?還是被你們殺了?”

  “他們不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嘖,不知道這塊地盤,肥不肥?”

  “哎,你們說,如果現在毀了這傳送大陣?”

  “老夫的小妾,剛剛為老夫生了一對龍鳳胎……老夫舍不得那些孫子!

  “少啰嗦,搶地盤去,你們去不去?”

  夾七夾八,胡言亂語一般的爭論了一陣,突然有人暴起發難,一群魔頭相互之間‘噼里啪啦’的亂打了一陣,當即就有一個老人、一個少女、一個青年口吐鮮血,踉蹌著向一旁逃出了數十里地。

  “不許跑,沒商量出個結果之前,誰敢泄露這里的事情,誰死!”

  “少廢話,趕緊做決定……這等大肥肉,能多吃一口是一口!

  “可不是么?再有人來,就分的薄了!”

  “哎,本公子倒是不在乎家里的那些壇壇罐罐、妻妾兒女之類的……只要這里有大好處,直接留在這邊倒也不錯!

  “我們這點人,夠干什么?”

  “人少才是王道……蠢貨!”

  刀光劍影驟然再起,一名白發蒼蒼、態度最為激烈的老嫗被七八個魔頭聯手圍攻,驟然被打碎了身軀,一道先天靈光沖天而起想要遁走,卻被十幾件魔氣升騰的兵器凌空打落。

  如此,巫鐵等人靜靜的透過青銅寶鏡,看著這些魔頭糾纏了小半個時辰。

  一條長有七百多丈,曾經的三國大陸三**隊裝備的舊式旗艦慢悠悠的開了過來……這條旗艦,為了盡顯它的破舊,出發前還專門讓人在上面劈砍了一陣,用法術破壞了數十處。

  外部裝甲板密布傷痕,船腹的幾座浮空陣法偶爾爆發出大片火星,船尾拖著一縷縷淡淡的黑煙,好似隨時可能高空解體的旗艦慢悠悠的靠近了萬化風雷大陣。

  隔著三百多里的距離,這條旗艦的船艏主炮猛地探出,然后‘嗖嗖嗖’的沖著萬化風雷大陣核心部位的巨型傳送門就是連續數十道光柱轟出。

  艦艏主炮攻擊的時候,主炮炮管根部的一座座蓄能陣法火星四濺、流光四射,一副陣法超負荷運轉,已經不堪重負、隨時可能爆炸的模樣。

  地面上,十幾個魔頭反應極快,他們猛地沖天而起,十幾件黑氣升騰的魔寶一字兒排開擋在了巨型傳送陣前。

  這些三**隊的舊式旗艦,其威力最強的主炮攻擊,也不過是胎藏境巔峰極致的水平。

  數十道光柱轟出,被這些魔頭輕輕松松的擋住。

  一眾魔頭呆了呆,然后歇斯底里的狂笑了起來。

  剛剛牡丹娘娘幾個,向他們形容了一番武國南方邊疆駐軍的‘強大戰力’,如今他們親眼目睹了這條‘大型旗艦’的‘超強攻擊力’,他們心里頓時有譜了。

  “這里軍力如此孱弱,我們似乎可以……”一名黑袍老人摸了摸下巴上半黑半白的長須,笑呵呵的說道:“不如,我們割據一方,各自稱宗道祖……”

  一眾魔頭眼睛驟然一亮,齊齊鼓掌叫好。

  “不管這里,扶風神朝的人是如何找到的,不管他們布置這傳送陣是為了什么……總之,到了嘴邊的肥肉,若是不吃,真是對不起祖宗……”

  一名身穿淺綠色長裙,生得玉雪可愛,看上去只有十一二歲的小丫頭眸子里噴吐著濃烈的黑色魔焰,大聲笑著:“所以,剛剛那位孫子說得對,家里的壇壇罐罐什么的,還要來做什么?”

  小丫頭興奮得手舞足蹈:“如此廣袤疆域,大有可為,大有可為,我們……”

  一聲低沉冷厲的斷喝聲從光幕后傳來。

  “廣袤疆域,大有可為?爾等,意欲何為?”

  十幾個魔頭身體同時一僵,一個個面容扭曲的向光幕看了過去。

  低沉的腳步聲傳來,大群大群隊列整齊,身披黑色重甲,甲胄上密布著扭曲的魔神浮雕裝飾,看上去端的猙獰霸道的甲士闖了過來。

  一名身高三丈開外,通體被一層灰色魔焰纏繞,身上披掛著黑色重甲,脖頸上系著一條血色長巾,面容呈青灰色,嘴里四顆獠牙探出嘴唇外,獠牙上同樣是魔焰升騰的壯漢,騎著一頭獨角的骷髏馬,一馬當先的沖在了大群甲士的最前面。

  十幾個爭吵不休、一直沒做決斷的魔頭身體僵硬,懸浮在半空中不敢動彈。

  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那玉雪可愛的小丫頭第一個‘咚’的一聲跪倒在地,朝著那騎著骷髏馬的壯漢跪拜了下去:“陰將軍,下官的意思是……”

  黑甲壯漢陰將軍手中一縷魔焰噴出,凝成一根拳頭粗細,十幾丈長,密布倒刺的長鞭,‘啪’的一聲巨響重重的抽在了這小丫頭的身上。

  一聲慘嚎,這小丫頭大口吐著血,被一鞭子抽飛了數百丈外,一頭撞在了一根萬化風雷大陣的玉柱上,所有人頭聽到了她身上骨骼碎裂的聲音。

  “爾等散魔,走狗鷹犬一般的人物,也有資格自稱‘下官’?”

  陰將軍冷冷的呵斥了一聲,抬頭看向了三百里外半空中渾身破爛的那條旗艦。他的語氣變得極其的古怪:“你們,有異心,都該死!

  光幕中更多的黑甲甲士沖了過來,不多時已經有上萬氣息強大,盡是神明境以上的甲士闖入了這里。

  十幾個魔頭全都跪在了地上,牡丹娘娘嬌滴滴的抱怨著:“陰將軍,小女子怎敢有異心呢?冤枉,冤枉呀……我們這不是……”

  陰將軍揮了揮手,冷酷的說道:“不容狡辯,本將軍說你們有異心,就是有異心……若非不然,你們第一時間發現了這里,已經應該發出魔信向本將軍匯報,為何遲遲沒有動靜?”

  牡丹娘娘一眾人呆了呆。

  陰將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譏誚的看著跪在自己馬前的十幾個魔頭,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自己感受一下這里的天地氣息……你們的魔氣已經擴散出了數百里,你們在這里,起碼有了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不向本將軍做任何匯報……你們,有異心!你們,想獨吞這里的發現!你們,對無上魔國不忠!”

  一眾魔頭嚇得渾身直哆嗦,最是媚視煙行、平日里最是輕浮跳脫的牡丹娘娘,也變得面如死灰,說不出話來。

  “你們,本來是奉詔,被強制征召入軍、隨軍效力的散魔,豬狗一般的存在……居然還敢生出這等大逆不道的異心……嗯,從今日起,你們從散魔營,轉入敢死營!

  陰將軍手中長鞭揮動,挨個抽打著跪在地上的一眾魔頭。

  “牡丹,你例外……你來本將軍大帳中伺候……嗯,其他人,全都去敢死營!标帉④娺珠_嘴,嘴里噴出了大片濃郁的灰色魔云,迅速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一眾魔頭被打得哭天喊地,在地上瘋狂的翻滾抽搐。

  唯有牡丹娘娘沒有被鞭打,她妙眸一旋,立刻站了起來,笑吟吟的湊到了陰將軍的馬前,雙手抱住了他穿著金屬戰靴的小腿。

  “將軍啊,奴家才是第一個發現這里的……嘻,說起來有趣,這里啊,是一個叫做武國的神朝,他們的軍力,差勁得很哩!

  牡丹娘娘‘啪啪啪啪’的,將一行十幾個魔頭來到這里后發生的事情,事無巨細、添油加醋的說給了陰將軍聽。尤其是某些個魔頭想要摧毀巨型傳送陣,想要獨占這一方疆域的事情,更是狠狠的打了一份小報告。

  陰將軍若有所思的向四周張望了一陣子,然后他一揮手:“拆掉這該死的萬化風雷大陣,趕緊的……布下九殺陰魔大陣,守住這里,還有對面,同樣布下九殺陰魔大陣!

  “用最快的速度,向魔候大人傳信,就說……咱們發現了一塊大肥肉!”

  陰將軍彎腰,在牡丹娘娘的俏臉上用力的抓了一把,然后厲聲喝道:“你們這些散魔,就是瞻前顧后、膽小如鼠……管他這里是否扶風神朝的陰謀,我無上魔國,怕什么陰謀詭計?”

  “這塊大肥肉,我們吃定了!”

  遠處高空中,還在持續開火的七百丈長短的旗艦‘轟’的一聲,主炮的蓄能陣法終于在超負荷的壓迫下爆炸了。

  巨大的船艏被炸掉了一大塊,隱隱可見一些殘肢斷臂什么的噴了出來。

  旗艦下方的浮空陣法當即爆炸了數十座,旗艦噴吐著濃煙烈火,緩緩的向下方墜落。

  旗艦上,數千士卒嘶聲尖叫著,在一名半步神明境的將領帶領下飛快的飛出了旗艦。

  一道玉符在那將領的腰間亮起,一蓬光雨裹住了數千士卒,‘唰’的一下劃過虛空,快若閃電的向著北方逃去。

  旗艦重重的落在了山嶺中,一聲巨響,火光沖天,一朵小小的蘑菇云沖起來千多丈高,七八個山頭被爆炸的旗艦徹底夷為平地。

  陰將軍若有所思的看著逃跑的那些武國士卒:“牡丹,你說得……沒錯啊,他們逃命的本領很不錯,這遁光速度,就是本將軍都追不上!

  沉吟片刻,這陰將軍突然咧嘴笑了起來:“難不成,這武**隊上下,他們最擅長的,就是逃命么?呵呵,他們那破爛戰艦,嘿嘿,這等破爛玩意兒……”

  上萬黑甲甲士忙碌著,他們迅速拆掉了萬化風雷大陣,然后用一根根巨大的,通體磷光閃爍的白骨為陣基,在那巨型傳送門周邊布下了一座煞氣沖天的詭異大陣。

  兩個時辰后,光幕中開始有大量的黑甲甲士有如潮水一樣流了出來。

  四個時辰后,幾條長達千丈,通體漆黑,造型猙獰、到處都裝飾以扭曲的痛苦的魔神面孔,到處都掛著大大小小各色骷髏頭的戰艦,無聲無息的從光幕中飛出。

  ‘咚、咚、咚’……

  一尊尊身高千丈上下,通體用金屬鑄成,體表魔焰升騰,氣息強得可怕的巨型傀儡慢吞吞的挪動著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光幕。

  更多的,渾身光溜溜的,身上密布著各色疤痕的壯漢面無表情的從光幕中跑了出來,他們扛著各色材料,開始圍繞著這座巨型傳送陣構建營地、挖掘地基。

  如此又過了一天一夜,一座長寬三百里的軍城赫然矗立在了山嶺之中。

  然后更多的壯漢從光幕中沖出,他們猶如辛勤的工蟻,日夜不停的忙碌著,在那長寬三百里的軍城外面,他們又建造了一列一列的城墻,布下了一座一座的軍營,構建了無數的陣法和禁制。

  一根用法力支撐,高有萬丈,水缸粗細的旗桿在一座高山之巔矗立起來,旗桿頂部,一面長有三千丈、寬有兩百多丈的巨型軍旗迎風狂舞。

  ‘無上魔國東南征討使一品魔候陰烏鷲’!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華蓋集 愛情滿天星 莽夫家的美嬌娘 女總裁的極品小販 穿越做妻奴 完美世界 毀滅 愛情民宿 雪山飛狐小說 天才小毒妃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