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漢群英|第三十三章

推薦閱讀:、最強王者系統之王者榮耀 古代貴女生存手札 無上皇尊 辣手神醫 大時代之金融之子 王朝之戒 代嫁千金 特種兵之麻辣女兵王 社會欠我一個哥 怪朕自以為攻
  驀地人影暴起,暗器漫天飛舞。兩位姑娘起而復仆,著地急滾隱身樹后。逍遙公子的身影破空疾射,有如電火流光,暗器遠拋在身后,無法追及他淡淡的激射身影。

  枝濃葉茂的白楊樹上,暗器后迅疾地飄落甘鋒夫婦。樹后不遠處,搶出卓勇、小羽、黑衫客。

  “五湖四海,任我逍遙!”眾人同聲大喝。

  威麟堡除了范堡主遠在卅步外圍,以法輪偷襲,再現身誘敵之外,其他九個人皆同時從十步外的草叢中沖出,先用暗器攻擊,再隨在暗器后發起急襲。

  沒料到逍遙公子的人,分別躲在樹上和樹后,也以牙還牙用暗器回敬,再現身迎擊。

  都是一等一的功臻化境高手,所使用的暗器也是可怕的閻王帖子,誰下錯一步棋就全盤皆輸,先機一失大事去矣!

  威麟堡的人,暗器以逍遙公子和兩位姑娘為目標,全盤估計錯誤,反而成為甘鋒幾個人的暗器標靶,等發覺錯誤,己身陷絕境無可挽救了。

  兩位姑娘從樹后滾出,一躍而起。

  “你不死,大亂不止!”蕙芳尖叫著,拔劍向已沖近的范梅影攻去。

  小孤找上了花花太歲范豪,范豪的左肩井,貫入古媚的一枚霸道暗器奪魄神梭,正在咬著牙卸除暗器,小孤來得太快,梭未拔出劍已化虹而至。

  掌里乾坤方人杰,發狂似的接了甘鋒兩劍,第三劍便招架不住,劍鋒從不可能透入的幾微空隙中,破空而入刺在右脅下,深入內腑八寸以上。

  “你……你是個可……可怕的劍……劍手……”掌里乾坤嗄聲叫,劍失手墮地:

  “你是……是誰……”

  “魔劍甘百霸!备输h拔劍急退三步。

  “我……呃……”掌里乾坤支撐不住了,扭曲著摔倒。

  沖霄鳳剛架住古媚的一劍,沒料到貼地射來的小羽,從身后貼地掠過,尺八匕首砍斷了它的左腳脛,被古媚再一劍貫入酥胸直透心坎要害。

  好快速的一面倒搏殺,湊手不及的一方,注定了被毀滅的命運,有如暴雨打殘花,好慘。逍遙公子向范堡主沖去的速度,比襲擊他的暗器要快些,所有的暗器包括范梅影的小法輪在內,是從他的側后方射出的,遠出三丈外便毫無危險可言,即使是從正后方射出,也無法趕上他。

  范堡主已料定他必定沖來,卻沒料到他竟然提前沖上,所安排的襲擊妙計落空,心中一急,猛地大吼一聲,左手唯一的法輪同時出手,向電射而至的藍影發射,兩種絕學獅子吼與法輪,行致命的雷霆一擊。

  范堡主內功之渾雄不言可喻,不然豈能用獅子吼絕學殺人?這一全力施為,威力石破天驚。

  逍遙公子雖已運功防范,仍被這以十成功力所發的獅子吼所撼動,感到腦門一震,身形一頓。

  他也全力卯上了,百忙中雙手運劍馬步疾沉。

  “錚!”法輪挾風雷而至,劍在法輪雷霆一擊下崩斷了八寸劍尖,火星直冒。

  法輪也失去大部份動力,以小角度的偏差斜飛而逝,傳出一聲撕裂護身先天真氣的怪嘯,法輪間不容發地貼逍遙公子的左肋飛過,衣裂肌傷,好險。

  鮮血是沁出的,可知道逍遙公子的傷并不嚴重。

  一聲動魄驚心的異嘯,從逍遙公子口中發出,不像是人類的聲音,而像鬼哭神號。

  接著斷劍發出強烈的閃光,與藍色的身影在異嘯聲中撲上了。

  范堡主再一次獅吼,劍涌重重劍浪。

  風吼雷鳴,電耀霆擊。

  第二次獅吼因第一次用了全勁,而致威力減弱了許多,再被逍遙公子的異嘯震散了部份勁道,音波四散。

  內功對內功,功深者勝,此消彼長,取巧不得,一接觸勝負已判。

  “錚錚錚……”斷劍以雷霆萬鈞之威,強行突入劍浪中心。

  似乎,藍色的身影如虛似幻,并無實體存在,而是附在斷劍中,人與劍渾如一體,這才是傳聞中的地行仙,以元神馭劍的無上絕學。

  一聲驚號,范堡主的身影向右方流瀉飛射,遠出四五丈外,身形重現雙手伏地支撐住衣袖破裂的身軀,幸而穩住不至于摔倒。

  劍也斷了八寸劍身,仍在的劍身出現十余處缺口。

  逍遙公子朦朧的身影重現,臉色略泛蒼白。

  “你本來可以和我早作公平了斷的!卞羞b公子舉斷劍的手稍現抖動:“內功修為你的火候僅差半分,所以你能肆無忌憚地橫行天下,真要光明正大地決斗,你足以支持三百招以上,可惜你貪生怕死,避免和我公平決斗,今天輸得毫不光彩,我可憐你!

  “你……你年紀輕輕……”范堡主站穩了,氣色灰敗,“不……不可能擊……鑿破本堡主的密宗苦……苦行禪……神功……”

  “你還不認輸?”

  范堡主衣袍凌亂,胸、腹、肋皆有裂縫與斷劍所造成的點字訣劍孔,有些地方已出現血痕。

  “本堡主仍可一……一拚……”斷劍對斷劍,彼此機會相等。

  “你還有三成勁道!卞羞b公子向前逼進:“在下卻仍有七成!

  “本堡主四……四十載修……修為……”

  “假使你不用法輪先攻,耗去三成神功,不至于如此狼狽,你是間接斷送在法輪上的!

  “我……咦!我的人……呢……”

  范堡主本已泛青的面孔,突然泛起灰色,舉目四顧,這才發現九個同伴都不在了。

  而大白楊樹前,甘鋒等七男女,冷然肅立遠觀斗場的變化,并無上前相助逍遙公子的意思。

  “你的人都死光了!备输h大聲說:“不信的話,你可以在草叢中找找看!

  草叢茂密,高及肩際,所以威麟堡的人才能利用草叢,接近向白楊樹下的逍遙公子,發動破釜沉舟的、雷霆萬鈞的反擊。

  如不撥草尋找,不可能看得到尸體。

  “兒子……”范堡主厲叫。

  花花太歲的尸體躺在草叢下的血泊中,是被小孤殺死的,事先挨了古媚一針,再被小孤補了一劍。

  “女兒……”范堡主仍在厲叫。

  不遠處,八表天曹搖搖晃晃站起,想張口大叫,卻叫不出聲音,反而重新跌倒,再也起不來了。

  范堡主終于相信了,崩潰了。

  “趕盡殺……殺絕,你……”范堡主凄厲地叫號。

  “是你帶著親友,前來向我襲擊的!卞羞b公子沉聲說:“你毫無一代霸家的風度,說出這種顛倒黑白的話來,你簡直無恥!

  “你……”

  “你在下孟鎮,搜了在下五天,那才是趕盡殺絕!

  “你是布下的釣餌,引……引我來……來上鉤的,你好……好陰……陰毒……”

  “彼此彼此!

  “銀票的藉……藉口,也……也是你逼……逼迫我的手……手段之……之一……”

  “不錯,銀票本來在我身上!

  “天!你……你好惡毒……”

  “彼此彼此!

  “你……你到底要……要什么……”

  “你知道我要什么!

  “你要取……取代我……”

  “本來在下是有意取代閣下的,現在不了,你走吧!你的江湖霸業已經成空!

  “我給你拚……了……”

  舉起了斷劍,發狂地前沖,面貌因肌肉扭曲而猙獰可怖,形如瘋狂。

  逍遙公子轉身便走,懶得理會。

  “你……你別走……”

  逍遙公子哼了一聲,一躍三丈。

  砰一聲大震,范堡主被草根倒了。

  逍遙公子頭也不回地走了,向大白楊樹下走,速度并不快,舉步從容不迫。

  范堡主狂亂地爬起,惡狠狠地挺斷劍沖上,到了逍遙公子身后,發狂般一劍急砍。

  逍遙公子似乎背后長了眼睛,斷劍臨頭才向左疾閃,反手就是一劍反揮,斷劍無情地割裂了范堡主的左脅,肌肉裂至肋骨。

  范堡主踉蹌閃了兩閃,吃力地穩住馬步。

  “你……”范堡主的嗓音完全走了樣。

  “你這人愚蠢已極,再三再四往在下布下的圈套鉆,你是怎樣混到號令江湖的地位的?”逍遙公子將斷劍丟在腳下:“要不是你天生幸運,就是江湖無人,所以你才能獲得一代豪霸的名位!

  “你……”

  “你應該知道,以背向敵是在下對你布下的最后一個圈套,你卻愚蠢地最后一次鉆進來,給我殺你的藉口!

  “天啊……”

  “但我不殺你,免得你說我趕盡殺絕死不瞑目!卞羞b公子大踏步離開,在三丈外再轉身說:“你最好乘手上還有三兩分力道時自殺,這是你最好的下場;一個滿手血腥的梟雄,最好的下場就是自殺!

  “你少做夢!”范堡主舉斷劍厲叫:“我不會自殺讓你逍遙,我會號召所有的道上朋友,用盡所有的惡毒手段,務必送你下地獄才甘心,你等著好了,我會再找你,我會誓報此仇,我會……”

  逍遙公子不加理睬,大踏步走了。

  范堡主向相反的方向走,一面走一面咒罵不絕,鮮血染濕了脅衣,似乎絲毫沒感到痛楚。八個人開始挖掘土坑,用刀劍挖土極為吃力,事倍功半,但他們不以為意。

  所有的九具尸體埋在一起,大墳前插了死者留下的兵刃,這是代表墳中人身份的標記。

  覆完最后一土,黑衫客舉目向北望,那一帶岡陵起伏,林木青郁,正是范堡主所走的方向,那位一代之雄已不知遠出多少里以外了。

  “你不該放他走的,縱虎歸山,后患無窮!焙谏揽筒话驳卣f:“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他那些爪牙實力仍在,日后……”

  “張兄,不會的!卞羞b公子肯定地說:“樹倒猢猻散,墻倒眾人推;他那些黑道兇裊朋友爪牙,都是利害結合的小豪小霸,不會重新接受他的號令,會自己撐持局面,或者舉出新的司令人來做領袖,威麟堡算是完了。你怎么找來了?舍弟他……”

  “令弟已動身南下,派我來催請你們趕快南下會合。你們的蹤跡很好找,在前面我就碰上一位朋友,他請我轉告一件消息!

  “什么消息?”

  “離魂門的人已不足為害了!

  “也好,我用不著追蹤前往找他們了!

  “那就走吧!我們抄小道繞過湯陰!焙谏揽驼f:“司空姑娘和金筆秀士一些人,還在府城等你呢,他們要和你結伴遨游天下,不繞道你擺脫不了他們的!

  “我贊成把碧玉蘭花也邀來做公子爺的侍女!鞭シ脊媚镄φf:“那丫頭鬼點子多,在一起很好玩的……”

  “你已經夠令人頭疼了,再加上她那個闖禍精,那還了得?”逍遙公子說:“趕快繞道。張兄,咱們走,到江南逍遙去也!”

  范堡主孤零零地向北走,希望能找到道路或村落。傷口已用腰巾里扎停當,近期內傷口不至于惡化。

  但如果在近期內找不到村民抬他,這樣走下去,可就兇多吉少麻煩大了,創口即使不惡化,他也支撐不了多久。

  遠出三五里,他感到頭暈目眩,口乾舌燥,雙腿不爭氣,似乎要拒絕支撐他那沉重的身軀。

  他不得不坐下來歇息,往回看,遠處岡上的大白楊樹林清晰可見。

  “要我自殺?姓喬的,你別妙想天開!彼蜻h處的白楊林厲叫:“我威麟堡還有上百名忠心耿耿的手下,江湖上我還有數不清的朋友弟兄,我會召集天下群雄,和你清算這筆血海深仇,你等著瞧,我會卷土重來,我會……”

  一陣暈眩,一陣奇痛,把他的厲叫打斷了,乾咳了幾聲,吃力地喘息。

  口說的狠話是一回事:事實又是一回事。

  他并不愚蠢,心中明白得很,真正的忠心耿耿爪牙已死傷殆盡,親友皆亡,留在威麟堡內的親信爪牙為數有限,他東山再起的本錢有限得很。

  召集天下群雄談何容易?那些人不乘機打死老虎已是難能可貴了。這段時日里,到底有幾個人應邀前來幫助他替他助拳助威?

  “一時大意,猛虎出山誤落平陽!彼а狼旋X自言自語:“被小畜生毀了我一生心血,我……我好恨……”

  他后悔已來不及了,他知道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本來,江湖朋友都知道,出道三四年的逍遙公子惹不得,不然豈敢在江湖傲稱‘五湖四海任我逍遙’?他竟然愚蠢得主動向逍遙公子挑釁,估錯了自己的實力。

  在下孟鎮夜襲天鷹的客院,知道逍遙公子鏟除了二君一王,再看到逍遙公子那可怕怕的鬼怪形象,他當時便知道碰上了可怕的勁敵,卻不知道及時收手,以至落得到今天的可悲下場。

  他自怨自艾了片刻,重新動身覓路。不久到了一條小溪旁,渾濁的溪水在他眼中成了甘泉。

  又饑又渴的人,連馬尿都喝呢!沖至溪邊,他爬伏下來把頭埋入水中。

  喝夠了水,他的精神來了。

  “我發誓,我要卷土重來!”他從水中抬起頭,向溪水狂野地叫吼。

  溪對面,傳來一聲陰冷已極的哼聲。

  他悚然而驚,抬頭察看。

  一道冷流起自尾閭,他感到渾身冷得發抖。

  “你們……”他跳起來叫。

  溪寬不足兩丈,對岸排列著不少三山五岳之雄,足有廿人之多,其中有不了僧、無虧散人、無情劍夫婦……

  “沖霄鳳在山西道發回信息,你閣下接到信息便傳訊江湖,要全力搜殺貧僧這些逃世避禍的人!辈涣松淅涞卣f:“你閣下的狂妄舉措,已迫得咱們這些人無路可走,太過份了!

  “你們是逍遙公子的……”

  “咱們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些恩怨分明的亡命!睙o情劍接口:“丟開咱們之間的過節不談,談談逍遙公子,他在沖霄鳳手中救了我們,我們感恩圖報應不應該?”

  “這……”

  “你如果不死,咱們酬恩的心愿未了,就不能違反自己的承諾離開他身旁遠走高飛,暗中追隨保護是十分吃力的事,對不對?”

  “你們要……”

  “要你死,簡單明了!

  “我濁世威麟雄霸天下,仍可一戰!彼纬鑫ㄒ坏姆郎矶特笆淄笸耍骸皝戆!

  誰來挑戰?”

  不了僧一躍過溪,雙掌一分拉開馬步。

  “貧僧的大天雷掌不登大雅之堂,斗斗你這威震江湖的一代之豪濁世威麟!辈涣松畠淳Ψ殴猓骸澳阋呀浭强焖懒说牟』,貧僧超度你早往西方!

  “本堡主……”

  不了僧一聲沉叱,一掌拍出,響起一聲可怕的音爆,雄渾的掌勁排山倒海似的一涌而出。

  他匕首一揮,但真力已竭,揮不散如山掌勁,身軀如受巨撞擊,暴退丈外哇一聲噴出一口鮮血,搖搖欲倒,匕首無力地下垂。

  無虧散人一躍而至,及時阻止不了僧追襲。

  “不要一下子打死他!睙o虧散人大聲說:“這孽障在打天下創基業揚名立萬期間,不知殺了多少江湖英豪,咱們把他活擒拖去示眾,讓天下同道看他這種失勢梟雄的嘴臉,比殺他快意多多!

  “對!咱們帶他走!睂Π兜娜盒鄹呓,紛紛躍過溪來,群情洶洶:“示眾江湖,示眾江湖……”

  他站穩了,胸膛一挺。

  “你們是什么東西?混帳!”他破口大罵:“我濁世威麟不世之雄,豈能受你們這些下三濫混蛋侮辱?去你娘的示眾江湖!

  無虧散人大怒,疾沖而上。

  “哈哈哈哈……”他仰天狂笑,匕首一轉,反插入自己的心窩。

  無虧散人斜飄丈外,頹然呼出一口長氣。

  狂笑聲嘎然而止,死一般的靜。

  所有的人,皆默默地向他注目。他渾身抖動了幾下,緩緩向前仆倒。

  “咱們埋了他,朋友們!睙o情劍嘆息著說:“他畢竟曾經是一代之雄!

  雨開始灑落,東南天際響起殷殷雷鳴。

 。ㄈ珪辏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 惡少的愛妻 三青門外 宮斗這件大事 暖風不及你情深(重生) 媚人淚娃兒 重生之世家子弟 請伊入甕 億萬豪寵:帝少的秘寵寶貝(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糊妻) 六界哀歌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