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海飛鷹|第三十一章 清明佳節雨紛紛

推薦閱讀:、始于曖昧,終于愛情 將軍,該走秀了 尸姐別碰我 地中海霸主之路 鬼吹燈1 精絕古城 美人耍心機 婚心蕩漾,億萬首席請簽字 重生小保姆 寵你為妻 重生之佞臣
  大姐不禁心頭一震,暗暗忖道:“這丫頭輕功實在高明已極,她這空中避招還擊身法,恐怕當今之世,再也無人能與比擬!

  晏秋鳳表面雖然極為平靜,其實心中卻在暗暗叫苦,這位大姐不但內力深厚,招數更是奇幻詭異,若非洞察先機,應變神速,恐怕早就傷在她的手中。

  這時——

  昏迷在地上的五郎,業已醒轉過來,見晏秋鳳就在他身前咫尺之處,豈肯坐失良機,伸手抄起雁翎鋼刀,身形如電,猛向晏秋鳳后心刺去。

  俠義群雄一直全神貫注的監視著前面強敵,誰也沒想到會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來。

  一時人人臉色大變,但卻救援無門。

  就聽珠兒嬌聲叱道:“你是找死!”

  遙遙一掌劈去,潛勁去勢雖快,但卻不帶破空之聲。

  五郎聞聲知警,左掌平胸推出。

  只覺那撞來的掌力疾而不勁,已被自己迎擊之勢給擋了回去。

  五郎為十二指乾坤丈人義子,一身藝來,十分驚人,適才為金猗所乘,實由于他太過輕敵所致。

  五郎出掌反擊,但去勢并未緩,手中雁翎鋼刀已觸及晏秋鳳衣衫,眼看這個千嬌百媚的俏佳人,即將香消玉殞,血濺當場。

  驀然——

  五郎一聲驚叫,忽覺那被他擋回去的一股潛勁,竟去而復返,不禁心頭大駭,忙棄刀暗運十成功力,向前猛推過去。

  那知他這全力一擊,對方反震也突然增強,五郎如遭雷擊,身軀忽的向上彈起數尺,心脈寸斷,五腑盡碎,連哼也未曾哼出一聲,即口噴鮮血而亡。

  說來話長,其實這不過剎那間事。

  珠兒遙空一擊,把一個名滿江湖的高手,當場震斃掌下,不但乾坤丈人一伙看得個個心生寒意,就是俠義群雄,也瞧得人人色變。

  珠兒自己也萬萬沒有想到,這遙空一掌,竟有如此威力,怔立當場,默然無語。

  “五郎……”

  乾坤丈人望著五郎尸體,不禁老淚縱橫,輕輕喚著他的名字。珠兒不敢再看下去,拉起晏秋鳳的玉手,輕輕說道:

  “風姐姐,我們走!”

  驀地——

  青影一閃,萬靈公子獨孤生已騰空而起,疾如電光掠空一般,已由珠兒頭上飛過,翻身攔住去路,咬牙切齒的暴吼道:“你還想走?”

  晏秋鳳玉尺平胸,正欲出手,珠兒搶在前面,微微一笑道:“小妹初學乍練,就拿他當靶子,替我喂喂招……”

  晏秋鳳點頭說道:“他是俠青的胞弟,出手千萬要有分寸,好留個日后見面的余地!

  珠兒微微一怔,點頭說道:“我知道!”

  云俠青感激的望著晏秋鳳,心中的石頭總算放了下去。

  珠兒對萬靈公子獨孤生早就恨之入骨,嘴上雖然答應了晏秋鳳,但已決心要給他個教訓。

  珠兒見萬靈公子獨孤生攔住去路,粉臉一沉,不齒的說道:“獨孤生,你這背師叛友的東西,沒想到你還有臉來見我!”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直沒說話的機會,這一下可逮著了,鼓掌叫道:“乖侄女,罵得好……”

  萬靈公子獨孤生一聲冷哼,舉手一掌劈去。

  珠兒嬌軀微微一側,纖指輕彈,一縷指風,急射向萬靈公子獨孤生脈門。

  乾坤丈人見狀,大聲疾呼道:“生兒速退!”

  萬靈公子獨孤生聞聲知警,駭然躍退丈外。

  一陣沉寂——

  鳳郡主黛眉緊鎖,她怎么都想不透,適才珠兒這輕輕一指,竟讓乾坤丈人這魔頭如此震驚,但她相信,乾坤丈人絕不會無的放矢。

  乾坤丈人一臉陰云,目不轉睛的瞪著珠兒。

  數十年前,他從一位前輩高人那兒,知道了“彈指封穴”

  這門神功,雖然威力無邊,但卻極為難練,單只這一門功夫,就需要三十年時光,而珠兒看上去,只不過十五、六歲……

  他又哪里知道,珠兒任、督二脈已通,千年朱果、成形何首烏等天材異寶,助長了她百年真力。

  更何況珠兒已盡得“水晶秘靈”至高武學,身兼釋、道、儒數家之長。

  常人需要數十年才能修成的武功,在珠兒卻易如折枝反掌,只要通達訣竅,數日即登大乘。

  珠兒似乎還不知道她那輕彈纖指一擊,已使敵人大為震駭,見萬靈公子獨孤生呆呆望著自己,不再出手,不禁怒叱道:“該死的東西,你……”

  邊說,邊見她雙肩輕晃,欺身疾進,迅如電光石火般劈出三掌。

  萬靈公子獨孤生移形變位,避開珠兒三掌,連掌反擊,疾如風輪,倏忽之間,已攻出數十掌。

  如以珠兒此時功力,和她胸羅的奇奧搏擊手法而論,只需數合之內,即可將萬靈公子獨孤生擊斃,或是生擒活捉,但珠兒卻讓他搶了數十招之多。

  原來珠兒毫無對敵經驗,再加上她胸中熟記搏擊手法太多,一時之間,不知用哪種手法克敵才好。

  因此——

  珠兒把全部精神用在破解他攻來的掌招上,完全陷入被動之中,被萬靈公子獨孤生占盡先機。

  這本是高手過招時的大忌,幸好珠兒已把“水晶秘錄”上的武功,都已熟記在心。

  所以——

  不管萬靈公子獨孤生用什么手法,珠兒都能立刻想出破解之策。

  現在——

  珠兒已漸漸穩定下來,料敵出手,寓攻于守,萬靈公子獨孤生每一出手,她立刻能以克制對方手法,制敵機先。

  在場之人,個個久歷江湖,見聞極廣,目睹兩人動手情形,皆震駭于珠兒武功的奇奧淵博。

  萬靈公子獨孤生愈打愈覺害怕,心知若不見機逃走,只怕是兇多吉少,一念至此,就聽“啪、啪”兩聲脆響,萬靈公子獨孤生雙頰立時紅腫起來,鮮血順口汩汩流出。

  這兩耳聒子打得奇詭無比,別說在場諸人沒看清楚珠兒用的什么手法,就是萬靈公子獨孤生也只見她右手揚起,雙頰即各中一掌。

  千金花子邵老三看得高興,大聲喊道:“打得好,再給他兩巴掌,替師叔出口氣!”

  珠兒輕輕一笑,玉手又向他臉上扇去,萬靈公子獨孤生眼看著她手掌打過來,可就是無法閃躲,一陣巨痛,雙頰又各挨了一掌。

  這兩掌似乎比先前更重,萬靈公子獨孤生一陣搖晃,良久,始拿樁站穩。

  俠義群雄聲雷動!

  云俠青心中隱隱做痛,劍眉一揚,沉聲說道:“師妹……”

  珠兒還沒來得及答話,千金花子邵老三死魚眼一翻,冷冷叱道:“怎么,他不該打?”

  云俠青一聲長嘆,默默垂首不語。

  千金花子邵老三接著說道:“貝勒爺,您是總提調,怎么不說話呢?”

  鐵貝勒拍著云俠青的肩膀說道:“獨孤生的所做所為,相信你很清楚,咱家知道你很為難。俗語說:大義滅親,F在咱家就把他交給你,相信你知道該怎么做!”

  云俠青渾身一顫,喃喃說道:“我……我知道!

  鳳郡主和晏秋想說什么,但沒說出口。

  鐵貝勒虎目圓睜,望著斷崖說道:“夏侯蟄,是敵是友,閣下能否表明態度?”

  夏侯蟄朗聲笑道:“云少俠援手之德,夏侯蟄沒齒難忘,貝勒爺如有差遣,夏侯蟄萬死不辭!”

  鐵貝勒劍眉一軒,哈哈笑道:“好,乾坤教余孽如若走脫一人,咱家惟你夏侯蟄是問……”

  夏侯蟄還沒來得及說話,千金花子邵老三已大聲笑著說道:“老毒物,沒想到閣下還真是個人物,咱們哥兒倆得好好親近親近!

  驀地——

  響起一聲厲嘯。

  這嘯聲一如天馬行空,轉瞬已至俠義群雄身前。

  紅光乍現,兩個須發皆白,身高不到三尺的紅衣侏儒,已躬身站在乾坤丈人兩旁。

  乾坤丈人臉上浮現一抹笑容,連連點頭道:“好,來得好!”

  鐵貝勒目光從這兩名侏儒身上轉向鳳郡主,高聲說道:

  “這秦中二倭,殺孽最重,萬萬留他不得!

  秦中二倭冷冷笑道:“臭韃子,當心風大閃了你的舌頭!”

  鳳郡主黛眉輕軒,杏目圓睜,右手輕輕一探,血膽神劍業已出匣。

  秦中二倭心神一凜,翻腕摘下腰際金環。

  鳳郡主一提真氣,向劍合一,紅光暴長,電射而出。

  “御劍術!”

  驚呼之聲,此起彼落。

  秦中二倭站在乾坤丈人兩側,萬靈公子獨孤生和大姐又站在他們前邊,加上他們三人體型高出二倭很多,鳳郡主要傷秦中二倭,勢非先要闖過他們三人不可。

  劍風如輪,寒虹疾射。

  萬靈公子獨孤生和大姐已被森森劍氣逼退。

  乾坤丈人一杖封空,鳳郡主已御劍繞過,紅光漫天,劍氣逼人,灑出朵朵劍花。

  慘叫連連,兩顆人頭,先后飛起,血濺五步,良久,兩個無頭尸才倒了下去。

  劍光回旋,重又飛落原地,紅光斂處,鳳郡主已推劍還匣,玉容重現。

  四周鴉雀無聲。

  這手御劍之術,只看得在場群豪個個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

  鳳郡主玉手一指,冷然說道:“乾坤老兒,如果你肯聽我良言相勸,自廢武功,解散乾坤教,隱居林泉,安享余年。如若仍然不悟,今夜就是你……”

  萬靈公子獨孤生此早已將生死軒之度外,閃身移步,已至鳳郡主身前,冷冷說道:“鳳郡主劍術大家,獨孤生倒要領教領教!”

  鳳郡主答應云俠青絕不傷害萬靈公子獨孤生,而現在他卻指名向自己挑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倒真把她住了。

  獨孤生極工心計,他就是看準了這一點才向她指名挑戰,果然被他料中。

  就在鳳郡主低頭思忖之際。

  萬靈公子獨孤生已雙掌并出,快逾電奔,印向鳳郡主的前胸。

  變起倉卒,誰也無法援手。

  “轟”的一聲巨響!

  鳳郡主花容失色,顫聲驚呼道:“青哥……你……”

  擋在鳳郡主身前的云俠青苦笑道:“我……我還好!

  萬靈公子獨孤生一擊未中,一聲長笑,其聲凄厲,回身疾奔而去。

  珠兒和晏秋鳳齊聲叱道:“你還想走?”說話聲中,長時經天,兩條倩影電追去。

  “回來!”

  晏秋鳳和珠兒身形微微一頓,云俠青已擋在她兩人身前,正容說道:“把他交給我……”

  云俠青說完,扭頭就走。

  珠兒和晏秋鳳放心不下,又跟了下去。

  云俠青回身叱:“回去!”

  珠兒和晏秋鳳知道他的性子,望著他踉蹌的步子和搖晃的背影,說不出的心疼。

  此刻——

  乾坤丈人已存了速戰速仿的念頭,乾坤教的人一個都沒趕來,可能已是兇多吉少。

  他們父女心中明白,眼下并非善地,珠兒和晏秋鳳只要有一個在場,事情就棘手難辦。

  因此——

  他們父女早已暗中運集功力,一聲暴叱,分向鐵貝勒和鳳郡主撲過去。

  鐵貝勒和鳳郡主一見乾坤丈人父女這種拼命打法,都禁不住微微一怔。

  “轟”然一聲大震,狂飆暴卷,飛沙走石。

  鐵貝勒和乾坤丈人已硬拼了一招。

  鐵貝勘外粗內秀,雖是有備而戰,但也沒想到,乾坤丈人第一招上,就出全力硬拼,當場被震丈外。

  鐵貝勒知道自己絕非乾坤丈人對手,因此,不再和他全力拼斗,嚴守門戶,先求自保。

  乾坤丈人雖然身負絕世武功,一時對他倒也無可奈何,何況還有千金花子邵老三,不時冷拳偷襲。

  大姐驀然欺身而進,短匕若刺似劈,當胸而至。

  忽見寒光耀目,冷氣逼人。

  鳳郡主輕一閃身,翻腕之間,血膽神劍已握手中,振臂一封,反向短匕削去。

  太姐目光何等銳利,立刻驚覺對方手中是柄寶刃,一挫右腕,硬把擊出短匕收回。

  鳳郡主心念適才萬靈公子獨孤生偷襲之辱,把心里的一口悶氣,全部出在她身上,哪里還肯讓她輕易避開,嬌聲叱道:“著!”

  右腕疾翻,寶刃疾進斜落,但聞“嗆”的一聲,大姐手中短匕,登時斷做兩截。

  大姐一聲冷笑,神色凄厲怕人,雙掌齊出,電射而至,右掌硬向她手中寶刃攫去,左掌同時拍向她的面門。

  鳳郡主見她情急拼命,忙收劍躍退。

  誰知大姐不退反進,右手一翻一送,勁風逼人,快逾閃電,又到了鳳郡主胸前。

  鳳郡主一收丹田真氣,倏忽之間,又向后退了數步。

  大姐一聲冷笑,又欺身疾進,振腕拍出。

  一再相逼,惱得鳳郡主心頭火起,推劍還匣,嬌聲叱道:“你是找死!”

  鳳郡主移形換位,皓腕平胸推出。

  “轟”的一聲大震,二人各退半步,平分秋色。

  大姐見計已售,欺身疾進,閃電擊出三掌。

  驀地——

  傳來一聲悶哼!

  接著,一條黑影,沖天飛起。

  “救命!……”

  千金花子邵老三被乾坤丈人一掌震飛,人在空中,不停的大聲喊道:“救命!”

  淡藍衣袂,隨風拂動。

  珠兒懸空一個轉身,衣袖輕輕一拂,已將千金花子邵老三卷住,疾若殞星飛瀉一般落在地上。

  珠兒極為關懷的說道:“師叔,您……”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躍而起,哈哈笑道:“我?我很好!”

  珠兒一怔,不解的說道:“那您……”

  千金花子邵老三輕輕說道:“你們關心俠青那小子,我不叫救命,你會這么快就來?”

  珠兒臉一紅,不依的說道:“不來了,師叔壞死了!”

  千金花子邵老三正容說道:“鐵貝勒支持不住了,所以師叔才用苦肉計,故意挨了乾坤老鬼一掌!

  “啪”一聲脆響。

  鐵貝勒又挨了乾坤丈人一掌,鐵貝勒怒火高熾,左掌一翻,欺身疾進。

  藍影一閃,珠兒將鐵貝勒擋住。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拉鐵貝勒,朗聲說道:“貝勒爺,咱們老哥兒倆歇歇!

  千金花子邵老三回身叮囑珠兒道:“好侄女,你給那老鬼兩巴掌,好替貝勒爺和師叔出口氣!

  珠兒點頭笑道:“是!”

  千金花子邵老三大聲說道:“給我重重的打!”

  珠兒也大聲說道:“行!”

  千金花子邵老三和珠兒這番對話,差點沒把乾坤丈人給氣瘋了。

  但很快他就恢復了平靜。

  他乃一世梟雄,文才武略,均超常人,深思遠慮,面面兼顧,飛揚浮躁,只有加速敗亡而已。

  珠兒“噗嗤”地笑道:“你可別怪我,是我師叔說的!

  乾坤丈人淡然笑道:“姑娘是在跟我說話?”

  珠兒點頭說道:“不錯,你當心,我可要打你了!”

  乾坤丈人仰天長笑,良久始緩緩說道:“姑娘不妨試試!”

  乾坤丈人表面平靜,但一想到剛才萬靈公子被打的模樣,不禁心驚肉跳。

  珠兒嬌聲叱道:“聽著,我要打你了!”

  珠兒一抬左腿,直向乾坤丈人欺去。

  乾坤丈人早已蓄勢戒備,袍袖揮處,人已飛出丈外。

  白影閃處,珠兒當頭攔住。

  一老一少,翻騰飛躍。

  一逼一躲,如影隨形。

  乾坤丈人突然身形一頓。

  珠兒玉手一揚,身形如電,直向乾坤丈人射去。

  乾坤丈人一探腰際,青竹短杖已握手中,一招“八方風雨”,幻起一片碧綠杖影,護住身子。

  杖影如山,滴水不漏。

  疾旋猛轉,竟無落手之處。

  鐵貝勒、千金花子邵老三亦看得目眩神迷,不停的暗暗喝彩。

  盞茶時間,珠兒始終無法穿透乾坤丈人護身杖影。

  心里一急,一提真氣,硬往那如山杖影撞去。

  珠兒這一撞,激發了全身真力,周身數尺方圓,如同鑄造了一道無形銅墻鐵壁。

  乾坤丈人青竹短杖,登時被她發出的無形罡氣逼住,動彈不得。

  乾坤丈人驚得魂飛天外,目瞪口呆。

  珠兒見乾坤丈人舉杖不動,心中亦感奇怪,不知如何是好。

  千金花子邵老三沉聲喝道:“給我打!”

  一語驚醒珠兒,玉臂疾伸,左右開弓。

  “啪啪”兩聲脆響,乾坤丈人臉頰立刻各現出五條鮮紅指痕。

  “哈……!鼻Ы鸹ㄗ由劾先恍α艘话,忙一推鐵貝勒道:“貝勒爺,你看……”

  只見乾坤丈人一陣抽搐,接著放聲長笑,其聲凄厲,如同鬼嚎。

  “爹……”

  大姐一招逼退鳳郡主,夜鳥投林般的撲向乾坤丈人。

  晚了,乾坤丈人已舉杖自碎天靈死了。

  “是誰?爹……”大姐不停搖著父親的尸體,泣不成聲的道:“你……告訴女兒……是誰?我……要替你報仇!”

  聲如杜鵑泣血,令人慘不忍聞。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聲主,喃喃說道:“乾坤老兒也太小心眼兒了,誰又沒逼他……!

  鐵貝勒喟然說道:“你錯了,這老兒縱橫江湖近一甲子,睥睨武林,目無余子,如今又想稱尊武林,領袖群雄,今夜,突然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打了兩個耳光,可以說是他一生中的奇恥大辱!

  鐵貝勒瞟了乾坤丈人尸體一眼,輕輕一嘆道:“一旦傳揚江湖,他又如何見人?死了倒也干凈,唉!名利二字,害人不淺!

  珠兒外表柔弱,其實卻剛熱無比,更嫉惡如仇,不以為然的說道:“多行不義必自斃,活該!”

  大姐雙目紅腫,長發披散,有如厲鬼一般。

  她緩緩從身畔取出那兩座御賜送子觀音,雙手一壓一搓,業已化為韭粉。

  鐵貝勒想阻止,但為時已晚。

  她把細白磁粉,輕輕灑在乾坤丈人尸體上,喃喃祝禱的況道:“爹,您日思夜想的白骨真經,女兒已經替您找回來了,它就跟您去吧!我……我會替您報仇!”

  說完,她俯身拜了三拜,一聲厲嘯,直向珠兒撲去。

  黃土坡上,展開了一場鬩墻之戰。

  萬靈公子獨孤生形同瘋狂,步步逼進。

  云俠青卻只守不攻,以致險象環生。

  鳳郡主、晏秋鳳站在遠處干著急,但又不敢上前相助,因為她們怕觸怒了云俠青。

  突然——

  云俠青神色驟變,高聲喝止道:“師妹,別傷她,她已經有了身孕!”

  云俠青話還沒說完,突然眼前一花,“砰”的一聲巨響,人已飛出丈外。

  萬靈公子獨孤生目射兇光,右手化掌為指,擰身疾射,直撲云俠青。

  “生兒住手!”

  人隨聲至,凌空攔住萬靈公子獨孤生。

  萬靈公子獨孤生業已看清來人,失聲驚叫道:“娘……”

  娘字尚未出口,就聽“噗”的一聲。

  接著,又響起一聲悶哼。

  就見萬靈公子獨孤生抱緊來人,一同墜落地面。

  老婦人面如金紙,但仍含笑撫摸著愛子的面頰。

  大力金剛指無堅不摧,老婦人的胸口已被洞穿,萬靈公子的右手仍留在她腹腔內。

  萬靈公子獨孤生痛不欲生,失聲痛哭道:“娘……怎么會是您……”

  老婦人淡淡笑道:“我……是怕你們兄弟扮演鬩墻的悲劇……”

  云俠青推開鳳郡主和晏秋鳳,緩緩爬到老婦人身邊,吃力的喊道:“娘……”

  萬靈公子獨孤生怒吼道:“都是你,滾!”

  老婦人不悅的說道:“生兒,他是你的哥哥!

  萬靈公子獨孤生不語。

  云俠青痛不欲生,連連喊道:“娘……娘……”

  老婦人望著這一對孿生兄弟,忘掉了傷痛,臉上流露出安慰的笑容。

  一陣沉寂——

  老婦人輕口說道:“只要你們平安,娘……!

  老婦人望著云俠青,繼續說道:“青兒,他就是你的弟弟!

  云俠青誠摯的望著萬靈公子獨孤生,期盼著他的情誼,喘息的喊道:“弟弟!”

  老婦人笑了,但笑得有些凄涼。

  萬靈公子獨孤生冷冷地把頭轉過去。

  老婦人狂喘道:“生兒,你該叫他哥哥!

  萬靈公子獨孤生故做不覺。老婦人期盼的盯著他。

  萬靈公予獨孤生避不開母親期盼的眼睛,無可奈何的喊道:“哥……!

  但聲音低得不能再低。

  老婦人笑了,是安慰的笑。

  珠兒手托藥丸走了一步,但被鐵貝勒拉住。

  老婦人狂喘不停。

  云俠青抱緊母親,喃喃喚道:“娘……娘……”

  萬靈公子獨孤生眼睛里閃過一抹狠毒的神采。

  云俠青心如刀割,淚水緩緩滴在母親臉上。

  老婦人欣慰的望著云俠青喃喃喚道:“青兒……”

  俠義群雄突然失聲驚呼道:“當心!”

  萬靈公子獨孤生手中已多了一根白骨喪門釘,端端正正的對著云俠青的太陽穴。

  老婦人怒吼道:“畜生,你還不給我放下!”

  萬靈公子獨孤生渾身顫抖,大聲嘶吼道:“不,我絕不!”

  老婦人一提最后的一口真氣,用盡生平之力,閃電般撲去。

  因為他們母子近在咫尺,伸手可及,所以萬靈公子獨孤生被她抱個正著。

  云俠青一怔,立刻奮力上前支救母親。

  俠義群雄一涌上前。

  驀地——

  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嚎!

  在場之人目瞪口呆,一動也不動。

  空氣似是凝結了。

  四周死一樣的沉寂。

  良久——

  云俠青始撲在萬靈公子獨孤生的身上,失聲痛哭,不停的喊道:“弟弟……”

  老婦人歉然的望著萬靈公子獨孤生。

  俠義群雄這時候才發現,那根白骨喪門釘已齊根沒入萬靈公子獨孤生的心口。

  萬靈公子獨孤生失神的望著母親。

  老婦人緩緩拉起他的手,輕輕交到云俠青手上,喘息不停的說道:“他……是你的……親哥哥……”

  萬靈公子獨孤生輕輕瞟了云俠青。

  云俠青的淚水滴在他的臉上。

  萬靈公子獨孤生眼睛一紅,淚水已奪眶而出。

  云俠青激動得渾身顫抖,不停喊著:“弟弟……”

  老婦人雖然痛苦極已極,但嘴角已現出些許笑意,目不轉睛的盯著萬靈公子獨孤生。

  萬靈公子獨孤生的眼睛由母親臉上轉向云俠青。

  他們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云俠青喃喃呼喚道:“弟弟……”

  萬靈公子獨孤生張了一嘴,用盡生平之力,斷斷續續的喊道:“哥……哥……”

  兄弟倆緊緊相擁。

  老婦人笑了,是真的笑了。

  浮云掩月。

  四周一片漆黑。

  雨聲夾雜著嘆息聲。

  大姐扯掉蒙面黑紗,輕移蓮步,緩緩跪在亡夫身前,她沒哭,因為淚已經流盡了。

  良久——

  良久——

  她始緩緩說道:“小弟,安息吧!我們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我已經決定他的名字叫——‘戒武’!”

  火光沖天。

  殺聲四起!

  四大名捕渾身浴血,節節潰退。

  丐幫七十二分舵的弟子,傷亡慘重,橫尸遍野,小花子石九令仍在苦苦撐持。

  神機營的火器似乎也壓制不住乾坤教的這些竅兇極惡之徒。

  俠義群雄一到,立刻扭轉大局。

  珠兒一聲嬌叱,首先加入戰圍。

  晏秋鳳、鳳郡主,自然不肯落后,一左一右,殺入人群中。

  千金花子邵老三暗器聞名天下,手揚之處,慘叫聲中已有十幾個乾坤教徒眾倒了下去。

  鐵貝勒搖頭輕嘆道:“老花子,你……”

  千金花子邵老三一怔,笑著說道:“貝勒爺,您是說老花子手太狠?”

  鐵貝勒搖頭不答。

  千金花子邵老三繼續說道:“如果今天沒有珠兒,你我會有什么后果?”

  鐵貝勒斷然說道:“血流五步,橫尸當場!”

  千金花子邵老三追問道:“乾坤丈人呢?”

  鐵貝勒緩緩說道:“領袖群雄,稱尊武林!

  千金花子邵老三正容說道:“江湖上豈不是血雨腥風,永無寧日?我真不懂你們讀書人的想法!

  鐵貝勒瞪了他一眼道:“老花子,有話直說,別拐彎抹角!

  千金花子邵老三說道:“老花子是個粗人,不懂你們那些大道理,對于惡人就要以殺止殺,寧讓一人哭,不使一路哭!”

  雨也大,風也大。

  莫非真是天哭!

  珠兒渾身浴血,奪往人多的地方鉆,指點、掌拍,幾無不中,片刻間又躺了一地。

  她的手法愈來愈狠,不知什么原因,引起了她的殺機。

  這一次——

  凡是中了她指掌的人,不是被震斷心脈而死,就是被指力點中要穴而亡,鮮血狂噴,死狀頗慘。

  這驚人的屠殺手法,震駭住乾坤教悍不畏死的高手,紛紛掉頭鼠竄。

  珠兒腳尖輕輕一挑,一柄散落地上的單刀已握在手中,運足內力,抖手擲出。

  但見一道白虹,閃電般射入人業,刀光過處,血雨橫飛,連傷十余人后,余力仍然不減,繼續前沖……

  這等罕聞罕見的手法,不但使乾坤教的人魂飛膽破,就是俠義群雄,也看得怵目心驚!

  一刀未落,珠兒又挑起第二把單刀,一振腕電射而出。

  驀地——

  傳來嘯風破空之聲。

  雨粒牟尼珠一閃而至,勁風激蕩,威力驚人,直向那柄單刀射去。

  但聞一陣金鐵交鳴聲,牟尼珠碎裂如粉,但珠兒擲出的單刀,不過微微一偏,仍然射入人群。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灰影閃處,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已雙手合什說道:“姑娘請手下留情!”

  俠義群雄齊聲歡呼道:“苦陀和尚?”

  珠兒怔怔望著苦陀和尚,喃喃說道:“怎么?多殺幾個壞人,也有罪么?”

  苦陀和尚合掌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世上無不赦之人,眼前橫尸遍地,懲殺已夠,望姑娘上體天慈悲蒼生,給人一條自新之路……!

  珠兒默默無語。

  “珠兒,別聽他的……!比穗S聲至,乃回部之王穆勒和卓木,向在場俠義群雄略一寒喧,繼續說道:“老和尚,乾坤教頗多奇人異士,留著他們,難免有東山再起之日,尋仇報復,又不知道要傷多少人性命,倒不如一舉殲滅的好,殺百人而救千人性命,也不能算是罪過!

  鐵貝勒忙打圓場道:“老和尚,你怎么現在才來?”

  苦陀和尚緩緩說道:“罪過,罪過。沒想到老納來遲一步,兩位故人也已身遭兵劫!

  千金花子邵老三迫不及待的說道:“兩位故人?誰?”

  苦陀和尚緩緩走到正在運功療傷的云俠青身前,望著老婦人的遺體,眼睛里閃過一抹異樣神采。

  良久,始輕輕說道:“俠青,你一定很想知道你的身世……”

  云俠青療傷已畢,滿臉疑云,怔怔望著苦陀和尚。

  苦陀和尚繼續說道:“數十年前,白骨門突然消失江湖,但絕不是因為各大門派聯手追殺,而是門主云浩天痛悟前非,而潛隱泉林。

  云浩天一生,共收了三個行意門生,量材施教,各有所長,獨生愛女云素行,美而慧,藝業驚人,已盡得老門主真傳。

  大弟子劉天林,生性淡薄,與世無爭;二弟子江海山,口蜜腹劍,奸狡多疑;三弟子獨孤行,沉默寡言,為人忠厚……

  師兄弟三人均暗戀小師妹云素行,但老門主卻獨具慧眼,選中獨孤行做為他的東床佳婿。

  劉天林失望之余,不敢怨天尤人,剃度于太吳山上。

  江海山表面平靜,其實他卻將小師弟獨孤行恨之入骨,因為他一直想領袖群雄,稱霸武林,如能與小師妹結為夫婦,老門主病老歸西之后,他順理成章的接掌白骨門,獨修白骨真經上的絕世武學,東山再起,逐鹿江湖。

  于是,他在小師弟攜子回鄉奔喪時,尾隨其后,伺機將他除去。

  獨孤于雖然發現了江海山的陰謀,不但沒有揭穿他,反而怕傷了師兄弟的和氣,回程時扮做商旅,繞行大漠,沒想到仍然著了他的道兒,死于非命……!

  至此,云俠青才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世,孺幕情深的跪伏在地,泣不成聲的喊道:“師伯!”

  鐵貝勒不解的說道:“那白骨真經怎么會落到他手上去的呢?”

  苦陀和尚仰首望天,似是沉浸在往事回憶中,喃喃說道:“我雖剃度為僧,但師恩不敢一日相忘,生怕江海山欺師滅祖,故常暗中監視著他。

  當老門主得知獨孤行噩耗后,竟一病不起,與世長辭,他假借奔喪,盜走真經,廣收門徒,招募死士,創建乾坤教,自號乾坤丈人。

  他為了殺我滅口,曾三上太吳山,但均被我以佛門‘彈指神通’驚走,鎩羽而歸。

  沒想到當年一念之仁,種下了今日惡果。

  未幾,白骨真經重現江湖的消息,不脛而走,而又引起各大門派的圍剿,最后,被困在江西景德鎮。

  江海山善于易容,見已走投無路,潛入一座專為大內燒制瓷器的御窯,裝扮成瓷器工匠,始躲過一劫。

  白骨真經全文共一百零八字,鐫在一長五寸寬三寸的白玉瓷板上,江海山將它塞進一座送子觀音的毛坯里。

  各大門派撤離后,江海山回到工房,送子觀音已出窯送進大內!

  苦陀和尚望了怔立一旁的大姐一眼,接著說道:“自此之后,他不敢明日張膽,一切均在暗中行事,為了拉攏小師妹素行,才將愛女下嫁給獨孤生。

  江海山雙手各生六指,雖然白骨真經已隨送子觀音送進大內,但部分經文卻已被他熟記在心。

  所謂的‘十二指乾坤功’,就是白骨真經中的‘白骨搜魂指’,是他故弄玄虛,掩人耳目罷了!

  事隔多年,他仍勢迷不悟,記為羽毛已豐,復出江湖,落得如此下場……”

  黑暗漸漸遠去。

  一輪旭日緩緩升起。

  白露洲上,多了三座新墳。

  香煙繚繞,

  冥紙紛飛。

  身穿重孝的大姐,長跪墳前,欲哭無淚。

  云俠青望著她,不知說什么好。

  路上車馬齊備,在等他們。

  云俠青輕輕說道:“弟妹節哀!”

  大姐淡淡說道:“說真的,我從來沒有現在這么平靜過!

  云俠青接著說道:“車馬備妥,我們走吧!”

  大姐搖頭說道:“爹就我一個女兒,我能離開他嗎?再說,婆婆和小弟也要我照顧!

  云俠青默然。

  大姐淡然笑道:“大哥請吧!”

  云俠青關心的說道:“弟妹保重……”

  大姐點頭說道:“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會的!

  云俠青正容說道:“事情一完,我會盡快回來,不管怎么說,我們總是一家人!

  大姐點頭說道:“謝謝大哥!”

  年年多少閑風雨。

  紅了桃花白了頭發。

  第二年的清明,南京城飄著毛毛細雨。

  行人拎著冥紙,挑著寒食,神色凄然的去掃墓。

  清明佳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欲斷魂。

  云俠青來到白露洲,邊走邊忖道:“這首詩不但寫意,而且寫實!

  突然,他怔住了!

  原來那三座墳旁,又多了一座新墳。他顧不得驚世駭俗,雙腳輕一點地,人已沖天而起,轉眼已到墳前?

  老松樹后,轉出一個長發披肩,身穿黑衣的少女,手里抱著一個初生的嬰兒,緩緩遞到他手上。

  云俠青一驚道:“銀娃,這……”

  銀娃默然無語。

  云俠青接過孩子,望著這座新墳,臉上濕濕的,分不清是雨是淚。

  他依稀記得,這孩子名叫——戒武!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人界客棧 誰能憑愛意將月亮私有 皇上說的是 病態寵愛[重生]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英雄無敵之超級英雄 曾想嫁你天長地久 [綜+寶蓮燈]穿越為龍三公主的奶秀傷不起 快穿之隱藏boss看過來 罪臣之妻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