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四十章 奸邪末路

推薦閱讀:、引魂巷 超時空老公 嬌妃何玲瓏 人妻小助理 再別秋舞 龍城 玉枝驕 紅花 重啟全盛時代 玉石傳說
  姍姍是天真的姑娘家,對人處事,都是僅憑直覺,想到什么就說什么。她看到劉沖已揚起的精鋼鐵手又停頓在半空,連“啟哥哥”也在。她心中一急,又得意的,沖口說道:

  “外面一定有人在搗鬼!如果我們一動手,外面就會聽到動靜了……”劉沖笑道:

  “你怎能斷定外面有人?”姍姍一聳瑤鼻,道:

  “如果是機關自行受守爆炸震塌的話,我們可以把它打通,如果外面有小賊的黨羽在埋伏,我們就不能讓他們聽出情況了!”劉沖睜大眼睛,道:

  “為何?”姍姍轉向公孫啟道:

  “啟哥哥,我擔心賊子在外面把門堵死,卻趁著把我們困住的時候利用這段時間暗做手腳……”公孫啟心中一動,暗忖:

  “看不出這丫頭腦筋不但靈活,而且思維成熟……”他口中忙道:

  “是的,姍妹已經長大了,真是心細如發……”姍姍受了夸獎,得意地笑著,又搶著接口道:

  “啟哥哥,我早就是大人了嘛”“大人?好!就算你是大人了,你有什么好主意?”“我還在想——”劉沖急叫道:

  “我的小姑奶奶,還能讓你慢慢想嗎?”姍姍撅嘴道:

  “不想好怎可開口?”公孫啟點頭道:

  “我已想到了,一定是范鳳陽那小賊布下的毒計,想利用爪牙把門堵死了后,再在外面裝置炸藥……”姍姍跳起來道:

  “正是,正是,我剛剛這么推想到呢!”劉沖等卻嚇得神色大變,忙道:

  “那我們快打通出去,還呆個什么?”公孫啟沉重地:

  “姍妹,你可想到應當如何做?”姍姍似乎因為公孫啟重視她,且是向她請教的口吻,更加興奮,她歪下頭,想了想,道:

  “啟哥哥,我是想到了玉珠姊姊畫的圖樣,這里該是復門吧?”公孫啟點頭道:

  “是的!我們就是要由這里穿過去,把另一道門戶給他毀掉!”姍姍咽了一口唾沫道:

  “這頭活門到那頭活門間,是不是隔了一段相當長的通道?”公孫啟道:

  “依照玉珠的形勢圖,是兩門之間,還有一截彎曲的洞道。

  但她沒有注明有多長?”問題就在這里了,姍姍道:

  “既然有甬道,少則幾丈,長則十多丈或幾十丈,可能是直的也可能是曲折拐彎的,假使小賊的人真埋伏在外面,一定會在甬道中做手腳,做好了手腳,估量我們也已經把堵死在這里的門打通了,他們只等我們進入了甬道陷阱,就發動!”公孫啟點頭道:

  “姍妹分析得不錯!眲_焦急地發燥起來,道:

  “不論如何,我們一定要先打通這里,不能多扯廢話浪費時間了!”姍姍跺腳道:

  “這不是廢話嘛!”公孫啟點頭道:

  “姍妹只管說下去!眾檴櫟靡庹f道:“不一定要打通,我們還可以試試別的出路……”劉沖叫起來了:

  “全是廢話!能回頭走還用你說么?我們是無路可走呀!”姍姍怒道:

  “路是人走出來的!我們可以向另外方向開路出去,不一定要走回頭路!”劉沖苦笑起來:

  “這兒是山洞里,只有出入兩個通路,如果前路被阻,后路又是死路,還能向左右打出路來嗎?”姍姍雙手叉腰道:

  “又有什么不可以?”劉沖搖頭道:

  “好啦!世上只有你最聰明了!”公孫啟沉吟著:

  “其實,小賊的估計,是我們到了這里,只有向前的一途,才在前面埋伏下爪牙對付我們,回頭走固然不可,另找門戶或臨時打出路來,時間上也不允許!”姍姍道:

  “為什么時間不允許?賊子不見我們打通過去,就不會盲目發動!”公孫啟吸了一口氣:

  “姍妹,小賊只是要我們困死在這里,我們就算另外設法打出一條出路,如果那邊過道里有他的爪牙,也一定會聽到我們在另謀出路,也必會斷然爆炸火藥……這里一定受到波及而倒塌,請問我們又如何?”姍姍道:

  “難道我們就心甘情愿地自投陷阱,自己送過去?”劉沖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

  “我們還是多做少說吧,若不是你的道理多,我們早已打通出去了!”說著,揮起了精鋼鐵手,雙手一緊,就要問石門猛砸。公孫啟搖頭道:

  “慢著,再讓我想一下!”劉沖卻只有聽公孫啟的話,他是最佩服公孫啟與曉梅的。他的意思里,認為只要是公孫啟夫婦插手的事,一定有始有終,必有道理,聽公孫啟與曉梅的話,決不會錯。所以,他立即放下了精鋼鐵手,傾聽公孫啟的吩咐。公孫啟沉著地一抬手:

  “你們先全力向左面挖挖看——”他頓了一頓,壓低了聲音:

  “這是十分冒險的事,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試一試,這里,由我來——”劉沖已經迅速地走向左面,一聲不吭,就動手了,姍姍一急,剛要說話——

  公孫啟已凝重地向她搖搖頭,一揮手,亮出了兵刃,到了正面出路的石門邊,先側身附耳在壁上傾聽。姍姍惶惑地呆住了!小菊,小梅與靈姑也是一怔神!她們馬上有所悟!

  她們推測公孫啟為了顧慮她們與劉沖的安全,不愿讓他們首當其沖,所以藉詞把他們支使到另一邊去。而他自己一人孤身犯險!也即是說:公孫啟要不惜以身試險,為免玉石俱焚,使他們與劉沖一并波及,寧可要他們避到一邊去,他自己先沖頭陣!

  假使石門外面真有埋伏炸藥或有范鳳陽手下爪牙在做手腳的話,一經發難,至少她們四女與劉沖先有個緩沖。一句話,公孫啟是舍己為人,勇于獻身,寧可他獨任艱巨,甘冒生命之險……

  她們當然未想到公孫啟另有打算——

  公孫啟是作萬一份計,一行六人,以他功力較高!如果那一面有埋伏,他可以控制進退!四女與劉沖就差多了!如果讓他們也擠在一起,則萬一大變突起,他會無法兼顧!他要他們和劉沖先到左面去,一則藉破壁聲試探外面的動靜,以淆亂對方耳目。

  二則萬一石門那邊突然有變異的話,以跟前地勢來說,只有靠左壁比較安全!

  當然,假使真正有預布的烈性炸藥爆炸,把這里全部震塌的話,那也只有一同埋,難以幸免的。死里求生,作萬一打算,公孫啟只能這樣走一步,算一步了!靈姑與姍姍卻不這樣想了!她倆對公孫啟有比小菊和小梅更特殊的感情。她們一想到公孫啟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她們設想,心情激動之下,都脫口急呼:

  “啟哥哥,我們來幫你!”她倆還未掠到,公孫啟已嚴肅地翻掌一拂袖,發出一般勁飆,把她們擋退!他怒目示意她們不可妄動,并以手式示意她們快挖左右的石壁!姍姍差點掉下淚來。那靈姑也是星眸一紅!她們都是心中又急,又感到受了委屈。劉沖揮舞著精鋼鐵手,猛砸猛挖,把石壁砸得震天響。小梅低聲道:

  “我們還是聽話——”公孫啟又向她們頷首示意,表示嘉許小梅。他眉毛連揚,已經聽到了聲息——

  方才接連的三次爆炸,一是“機要室”,一是“議事廳”,一是“行功室”!

  這三處地方,應該是范鳳陽那賊子在此的根本重地!小賊居然連這些核心重地也舍棄了,不惜一概炸毀!顯而易見的,小賊是破釜沉舟,已經下決心不要這里了!由于小賊已經豁出去了,背城一戰,當然更兇毒,存心要把進入這里的人炸個精光大吉,一個不留……

  根據這個邏輯!范鳳陽是“孤注一擲”了!他是要把公孫兄妹和所有進入蝎子溝的人一網打盡,來個殺絕,假定是如此——由事態之演變,也確實是如此,這小賊手段兇毒絕倫,一定會步步為營,寸寸陷阱!

  而不幸的是,公孫啟與曉梅等都因一時疏忽,只想來個掃穴犁庭,把小賊的老巢毀滅殆凈,殲滅小賊以下的賊黨,而未深入細想小賊的奸詐陰狠!一個不好,可能一著錯,全盤輸!如讓小賊奸計得逞!豈非老天無眼?本來嘛,雙方已是仇深恨重。都以立斃對方為快,既已入受困,除了盡力回轉乾坤之外,只有認了!

  公孫啟思潮電旋,他最關心的當然是曉梅等人,不知她與杜丹等人的遭遇如何?

  如果她與杜丹等其它三路人也全部遭遇這種意外,不幸被炸塌的山石壓死或困在絕地的話,那……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竭力按捺住心神,保持冷靜。他以天耳通的功力凝神傾聽,果然又聽到了動靜!就是隔絕的活門那一面,有急促的腳步聲息!——是由石門與地面的震動分辨出來的。一般人或無法聽出!在天耳通之下,就不同了。在劉沖等猛砸左面石壁的巨大聲響下,公孫啟還能分辨得出正面來的步履聲息,真不等閑。

  姍姍與靈姑,始終在一瞬也不瞬地注視公孫啟的一舉一動,把芳心吊起來了,她們只看到公孫啟不住轉動眉毛,姍姍幾次想開口詢問,都被靈姑示意止。

  姍姍還是憋不住了!她附在靈姑耳邊叫道:

  “如果杜丹大哥和曉梅妹姊他們,能夠及時趕到外面多好?”靈姑何嘗不盼望有這種好事?但是,她沒有回話——只點點頭。姍姍目光一轉,閃過驚悸之色,又道:

  “方才小賊連爆炸藥,不知曉梅姐……她們會不會也碰上……”她已說不下去了!靈姑當然也已想到這方面,她還比較沉得住氣,忙也附耳大叫:

  “不會的!不要胡思亂想……”姍姍抽噎了一下,不住眨著眼球不再開口了,只向公孫啟看去。公孫啟正以極快的手法,揮動絕情劍,凝足神功。向著活門切瓜削掘似地切割著!

  豆腐大的石塊簌簌而落,姍姍嘆了一口氣:

  “我好緊張……如果……啟哥哥有個萬一……”靈姑忙急聲接口:

  “姍妹別說喪氣話,啟哥哥不會有什么意外的,豈不聞吉人自有天相?”她這當然是安慰姍姍的話。實在,她們每個人都緊張得心快要吊到嗓子下。只要稍有警兆,她們的心都會蹦起,炸開!這叫做關心則亂。她們不但關心公孫啟。同樣的,也關心她們自己的關心!

  是生?是死?就全在突發的變化之有無了!公孫啟身系許多人的安危。不止于她們四女和劉沖,更關系曉梅等一干男女義俠。因此,她們都像繃緊的弓弦,一瞬不瞬地注視著公孫啟的一舉一動!越是緊張時,越感到時間過得太慢!豈止度日如年般的難過?

  公孫啟運劍如飛,他實在也是十分緊張的!他很清楚,門那邊既然證明有埋伏,當然是范鳳陽的死黨,存心要把進入這兒的群俠一舉消滅!

  不容他再猶豫或另想辦法了!所以,他必須以最快的手法,爭取一瞬時機!他希望能在對方未發難之前。破門而出,把對方制住或及時切斷埋伏,除此之外。沒有其它的死中逃生之法了。他把畢生功力都凝聚在執劍的手上。他不愿意劉沖等近前幫忙,一則固然是怕他們冒險,他寧可首當其沖。二則是人一多了,不但礙手礙腳,反會造成越幫越忙的局面,使他無法全力施展。他連一句話也無暇多說,他要抓住求生的一瞬機會。

  他滿頭大汗,全身汗出如!終于,他全身如繃緊了的弓弦,向劉沖和四女一打手勢之后,驟然疾退三步,猛地迅如雷霆地連劈三掌!震耳巨響中,石門已在他劍下破壞得差不多了,再經他神功掌力猛擊,頓時碎石如雨,石門裂開二三尺大的缺口!

  公孫啟已身如箭射,由破洞中疾射出去。劉沖和四女都在緊張得要窒息之余,歡呼大叫,魚貫搶出。公孫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攻出,果然是進入了一條甬道?墒,卻是黑漆一片。他猛搖頭,定定神,只聽到極雜亂而疾迅的步履聲在十幾丈外移動。隱約中,還聽到喝罵的聲息:

  “咱們快!他們好像已經……”另一個喘促的聲音:

  “小狗男女死定了……”公孫啟本能地要循聲追擊!劉沖和四女更是爭先恐后的向前掠去。這種速離險地的心情,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劉沖和四女當然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脫離此地,追殺敵人。至少,也得有追上敵人的速度——只要能夠做到。依照常理,敵人在未逃到安全地帶之前,當不致立即發動。

  公孫啟卻反而頓住了身形,雙目聚光四面掃視著。已經掠出四五丈的劉沖和四女,也已發覺公孫啟沒有動,一驚之下,都猛頓身形。劉沖喘氣大叫:

  “快呀——”四女也異口同聲道:

  “啟哥哥,你怎么了?”說著,都回身掉頭要折回來。公孫啟沉聲道:

  “你們快追殺賊黨,千萬勿要誤事……”姍姍急叫:

  “啟哥哥,你呢?”公孫啟怒道:

  “別耽誤了!你們快走!我要查看賊黨的布置!”他聲色嚴厲,在甬道中,因回音反震關系,特別響亮震耳。姍姍等從未被公孫啟這樣叱喝過,惶急之下,竟手足無措,進退不得!還是劉沖有決斷,他忙叫:

  “快,我們聽他的!”說著,他自己當先掠去,姍姍嘶聲道:

  “三位姐姐快走,我幫啟哥哥一下!”她說著,推了三女一下,她自己掉頭折回。靈姑和小菊、小梅,三女急了。猛聽公孫啟又厲聲喝道:

  “你們如不聽話,一定誤盡大事!”語聲中,還聽到他沉重的呼吸聲,可見他確實在發怒了!靈姑忙叫:

  “姍妹,快回來,別使啟哥哥分心!”姍姍便哼一聲,掉頭奔回。在靈姑領先之下,她們又向前掠去。姍姍大聲喊著:

  “啟哥哥,你要快一點呀!”公孫啟大大吁了一口氣!甬道邊,伸手不見五指,如果不是他有天慧目,根本什么也看不見!

  他聽到四女已經向前面走了,總算松了一口氣,再危險的地方,他可以留下,絕對不肯讓別人與他一同涉險。他不是不信任別人,而是在最危急的關頭,他認為他一個人比較容易應付,如果有其他的人在一起,他一心數用,反有掣肘之感!他是一心為別人好,至于他自己的安危,他不會計及。他為了劉沖和四女盡速離開這迫在眉睫的險地,顧不得失態了,不惜發怒言重,他這份苦心,別人非多想一下不會明白的。

  甬道內,由于空氣不流通,更是沉悶。公孫啟倏地目光飛射!他有了發現了?他先聽到一種細微的聲音,竟是起自頭頂。他凝目看上去,一線火花,好像蛇一樣蠕動!果然是火藥引線!公孫啟也是驟感頭皮發炸,腦門如雷轟了一下,他閃電出劍,斬斷了引線!他暗叫:

  “好險!”假使他破門稍遲了半盞茶時分,那就不堪設想了!他方才只顧查看左右前后,卻未注意頭頂上面。如果他沒留下來,只顧速離險地的話,那可就糟了!因為,引線只剩下一丈多長的一截?拷褮У氖T頂上,有幾處石窟窿。

  窟窿中黑團團的當然是火藥!

  而引線就在二三丈外的轉角石槽中迅速燃燒過來。

  那兒是一處死角,目力難及。恰好是快燒到火藥一丈多之處,也是公孫啟停身之處。公孫啟傷神一下,如果他遲破石門半盞茶時間,或者一破門就往前追敵的話,這時正好已經點燃了!

  這下如果爆炸——由于火藥包之多,當然威力更大。范鳳陽是存心要把這條路全部炸塌!把困在里面的人全部埋葬掉!即使他和劉沖四女能夠追上點燃引線后逃走的賊黨,這里火藥一爆炸,也想必牽連到其它出路也同時崩塌!如此一來,曉梅等非如數葬身在另一路不可了!公孫啟喘了一口長氣,揩了一把冷汗!猛聽前面喊喝吼叫!并有呼呼的風響,顯然是動手打斗的聲息!公孫啟一怔,忖道:

  “難道前面另有伏樁?或者是劉沖他們,竟把賊黨追上了?”再一想,不可能的!賊黨既是有準備的伏兵,一定會控制好時間,絕對不會在火藥爆炸之前還未到達安全地帶。他也不得細想發生了什么情況,立即循聲掠去。甬道不過二十丈左右,卻有三彎五折。打斗就在甬道的盡頭!公孫啟未趕到,便聽到凄厲的吼叫:

  “火藥就要爆炸了,你們還打下去,就會一概活埋在這里了……”那是拼命瘋狂的疾聲怒吼,不是情急萬分,不會有這種口氣,公孫啟暗叫:

  “真是天網恢恢,賊黨果然被劉沖截住了!”只是,為何這樣湊巧呢?范鳳陽的心計之毒,鬼計之深,決不會留下這種破綻的。因為,這種事十分重要,范小賊一定會派出最得力的心腹來做。那么,他們怎么會笨到這種地步?但是,當他掠到現場,一眼之下,立即恍然大悟,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為何?

  原來,前面已透天光,也就是出口。卻不知怎的出口處竟被一道鐵柵擋住。那道鐵柵,每一根鐵條都有鴨蛋粗,十分堅固。兩位蒙面賊黨,正如瘋虎一般狂喊著,形同拼命!由于地勢狹小,劉沖和姍姍、靈姑都被逼得團團亂轉,施展不開了。

  小菊與小梅竟倒在一邊角落里。公孫啟不由得大吃一驚——以為她倆已遭毒手了。仔細一看,才知是被制住了穴道!她倆正喘息著。以五對二之勢,居然有二人被制住了,可知對方身手不凡。不對,以這班窮兇極惡之徒,殺人成性,又在這種勢不兩立之下,怎會只制住她倆的穴道而不斃命?公孫啟一現身,姍姍急叫:

  “啟哥哥,你快——她們中了賊子的歹毒暗器!”原來如此!公孫啟勁喝一聲:

  “我來了!”一聲尖叫,起自姍姍口中!她只顧對公孫啟說話,未免分神,被兩個賊黨看出便宜,突然猛撲劉沖與靈姑。

  劉沖和靈姑被逼之下,連連后退。

  兩個賊子倏地折轉身,旋風似地夾擊姍姍,竟是兩支短戟,姍姍在兩支短戟夾攻下,疾出兩掌,人在驚魂下往后便倒,那兩個賊黨好不兇狠,竟拼著硬受姍姍掌力,只頓了一下,二支短戟便以“大江釣魚”和“定海神針”之勢疾點而下,由于地勢有限,姍姍已無處閃避,眼看將斃命戟下!

  大喝如雷!公孫啟那里容得,身如箭射,絕情劍閃電般先脫手飛出,人也跟著吐掌彈指!他一招三式,一氣呵成!怪叫一聲,兩個賊黨猛向后撤!因為,絕情劍正是直取二賊的脈門!出手之巧,取位之準,使二賊不得不避!如不然,他們的手腕先就不保!這是電光石火的一剎那!公孫啟掌指已經吐勁了。

  二賊疾閃的身形,連打滴溜轉!因為,劉沖與靈姑在發覺上當之下,情急救人,也雙雙搶攻。正好迎著二賊閃避之勢,二賊確實厲害,居然腳下速閃,不但躲開了公孫啟的一劍、一掌、一指,反而悍不畏死地各出一戟,以攻為守,反撲劉沖和靈姑。劉沖和靈姑當然不愿與二賊兩敗俱傷,急忙撤招閃身。

  公孫啟斷喝一聲:

  “住手”!“卜”地一響,絕情劍本已經射入石壁,投入一半了,公孫啟以極快的手法又把劍收了回來。二賊驚噫了一聲,都張大了眼,張開了嘴,滿頭大汗,滿面驚悸地看著公孫啟,好似兩只負隅的猛虎!公孫啟先一把拉起仰倒在地尚未及挺身的姍姍,把她放下,才目射神光,盯著對方!澳恪恪倍\氣喘如牛,語不成聲地直指著公孫啟,公孫啟沉聲道:

  “引線被我截斷了,你們不相信么?”二賊驚駭過度,這時定了定神,他們當然相信,否則早已爆炸了,都被活埋了,還能這樣平靜?他倆面面相覷——似乎不相信這竟是事實。而事實又明擺在面前,公孫啟舒緩地道:

  “二位是否誤觸機關?”他一指鐵柵門,又道:

  “連二位的退路也堵死了?……”對方靠左的一個脫口罵道:

  “誰想到他會這樣坑人?連咱們也……”卻被另一個打斷了:

  “別亂說,也許是咱們延誤了時間,決不會是有意坑咱們——如果這樣的話,對他又有什么好處?”另一個就不吭聲了。

  這人大約也警覺自己也說溜了嘴,立即哼了一聲:

  “你們要怎樣?”一順手中短戟,兇狠地又擺出拼命架勢。

  姍姍罵道:

  “你們兩個大笨蛋,還要為虎作倀,真算得上是至死不悟了!”公孫啟一擺手:

  “姍妹不必如此——”他文雅地向對方一笑:

  “我就是公孫啟,想二位……知道了!”對方冷笑接口:

  “咱們是死對頭,當然知道你是誰!焙芎,公孫啟笑容如故:

  “二位是范鳳陽的替身,對嗎?”他“替身”二字說得特別重。

  “是又怎樣?”對方大約因為已經困窮匕見了,方才又已說漏了嘴,他們兩個人,使同樣的短戟,又是穿同色的紫衣,賴也賴不掉了。這種結果,又不是他二人可以預料得到的,當然索性來個不在乎了。姍姍剛要開口罵,櫻唇甫動,又被靈姑扯了一下衣角止住。她就不吭聲了。公孫啟微笑著道:

  “二位是親眼看見了?范鳳陽只把二位及其它的好手當作利用的工具,利用價值一完,就兔死狗烹了!薄昂f!你公孫啟別想挑撥,咱們劃下道兒來見個高下真章!”他倆還是兇悍如故。姍姍大怒!她剛一甩袖。準備有所行動,公孫啟嚴肅地道:

  “二位對姓范的可說一片忠心了,請問他為何明知你們是奉命安裝炸藥想把我們埋在里面,卻又把你二位也來個同歸于盡?”“這個干你什么事?”“朋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范鳳陽狼子野心,心如蛇蝎,二位何必為這種人賣命,太不值得……”“公孫啟,你別費話了!”對方暴吼起來:

  “咱們只有在工夫上決個生死存亡了!”

  劉沖大約憋不住了,一抖鐵手,大吼:

  “娘個球!老子就砸死你這兩個混帳王八蛋!”鐵手已“泰山壓頂”般擊出。

  “好小子!”對方即搶出一個,短戟忽吞忽吐,身如電閃,向劉沖反拔!姍姍大叫:

  “啟哥哥,殺掉這兩個笨豬,還同他們嚕嗦個什么?”劉沖一面猛揮鐵手,一面吼著:

  “魔崽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同他們講道理是白費唇舌!”由于他開口分心,一下子就被紫衣人的短戟逼得手忙腳亂。

  公孫啟心中有數——

  嚴格地說,單打獨斗,劉沖不是紫衣人的對手。不過,支持幾十招還沒問題,如果要動手。除了他公孫啟親自出手之外,姍姍也非對方之敵。公孫啟一再委曲求全,倒不是對這兩個十惡不赦的賊黨的有所憐恤。

  老實說,凡是范鳳陽的手下,沒有一個是善男信女,尤其是這些范小賊的“替身”。個個罪惡如山,都是該死的!——因為,他們做過“該死”的事太多了。但是,公孫啟為了想由他們口中探出范鳳陽的秘密——例如:現在范小賊在什么地方,除了這個地方,另外還有些什么巢穴?范小賊既然已決定把這兒作一概炸塌,一定另有去處,這點最重要,如能知道這小賊現在何處,或準備逃向何處?比什么都要緊。

  如再讓這小賊走脫了,就不知要再費多少手腳了,而且,一定會惹出最多的麻煩!

  除惡務盡,這次非把這小賊殲滅不可。因此,他想對這二個“替身”曉以利害,如能由他們的悔悟而得知范鳳陽的底細,放他二人一條生路也值得!

  當前,必須把握住這種機會!時機一錯過,范小賊一定鴻飛冥冥……

  現在,連公孫啟也感到對方兇性深重,確實已經不可救藥了,不可理喻了。

  勢非動手不可了。也許,能夠把他倆制伏后,再加威逼刑訊,可以奏效……適時,另一個紫衣人兇睛亂轉著,似在打著什么鬼主意。近在咫尺間,公孫啟當然不愿讓對方有所僥幸,他一沉臉肅聲道:

  “二位既然執迷不悟,公孫啟只好干戈相見了!睂Ψ缴珰v內荏的:

  “大爺等著了!”公孫啟向姍姍一呶唇:

  “姍妹,你和靈姑好好照顧她們!彼且獖檴櫫粜淖屛恍∶沸【。也是預防賊黨在狗急跳墻之下,對小菊她們來個暗箭難防,突下毒手!姍姍應聲移步。公孫啟暗忖:

  “對方既明知公孫啟本人的利害,不敢輕動,為何又悍不畏死,硬挺下去,難道又有什么陰謀?”他一順絕情劍,喝道:

  “你小心了!”他進步連環,劍招吐出。那紫衣人一點也不含糊地揉身移步,亮戟迎擊。其實,并非這二個賊黨真不怕死!而且他們有難言之隱衷。

  他們被范鳳陽在飲食中下了慢性奇毒,而解藥控制在范鳳陽手內。如果不按一定時間服下解藥,毒一發作,比什么都痛苦,比任何慘死都難受!積威之下,加上范鳳陽對他們有一套手段,倚為心腹死黨,也確實給了他們許多好處,范鳳陽只要他們忠心聽命,不謀反叛,是什么都可以給他們受用的。

  所以,他們也就死心塌地的聽憑驅策,不到最后一口氣時,他們是不敢輕易反叛的。他二人除了兇惡成性外,還希望萬一。鐵柵門的阻擋是偶然發生的事,而非范鳳陽存心要置他們于死地。因為,他們一直認為范鳳陽沒有害死他們的必要,有他們,才對范鳳陽有好處,反之,害死他們,范鳳陽有什么好處?

  所以,他二人不理會公孫啟的勸告,兇悍如故。同時,他們還心中有鬼,以為范鳳陽要考驗他倆的忠貞,故意玩一手,其至懷疑范鳳陽就在附近什么秘密機關內監視著他們。

  他二人一樣壞!一樣的想法,盼望拖延時間,或拚命抵抗,能拖到范鳳陽出面趕到!

  即使范鳳陽真的對他們下毒手,他們也希望拖到其他同黨聞聲來授,還有,他二人都是鬼心眼,想利用公孫啟不敢對他們立下殺手之前,先把劉沖收拾掉,而后再聯手合力對付公孫啟,由于有這種種因素,所以他二人擺出悍不畏死的姿態。

  公孫啟只當他們惡根太深,沒有想到竟有這么多的鬼點子。在公孫啟的神功及犀利無比的絕情劍之下,即使紫衣人把吃奶的本事施展出來,仍是相形見拙!只要公孫啟起了殺機,隨時可以把他們斃于劍下。但是,一則公孫啟想把他們生擒活捉,留個活口。

  二則另一邊的劉沖已險象環生,公孫啟未免時刻分心,就讓對手多耗點時間了。

  當然,公孫啟也明白,只有盡快把自己這個對手解決了,才可以對付另一個,解劉沖之危。無奈這個紫衣人十分奸詐,似乎已經看出公孫啟的心意。他盡量虛虛實實地搞游斗,使公孫啟不能迅速得手!由于地勢本小,反而讓這兩個賊黨占了便宜。公孫啟是何等人?他也看出了對手是在拖延時間,想拖到同伴解決了劉沖,再合力夾攻他公孫啟。公孫啟暗道:

  “真是找死,我就先把你這廝做掉!留下另一個活口也是一樣的!”他意念一決,就毫不猶豫的盡情施展了!于是他的對手就災情慘重了!能做范鳳陽替身的人,都是得到小賊親手指點的硬把子,功力都幾乎與小賊差不多了。兩做比較。只差了一二成火候及范鳳陽多了幾種藏私壓箱底的絕學罷了。

  所以,在公孫啟全力施為下,對手就無法取巧了,只有瘋狂拼命了。

  在另一路的曉梅等人,正在深入搜索。曉梅的心情沉重得使她感到舉步吃力,只差傷心下淚。她自聽到爆炸過后,就已芳心大顫,估計公孫啟等一行十九兇多吉少了!尤其是那個死在她劍下的紫衣人曾經說過的那句話:“如果公孫啟就是老子炸死的,你……”雖然話未盡就了了賬,無異給了她最沉重的一擊。

  她和公孫啟是恩愛夫妻,小兩口的深情,豈止“兄妹”而已?她頭昏眼花心跳了好一陣,幾乎昏絕!還好在她定力高,功力深,在未親自證實公孫啟真正遭到不幸之前,她還存著希望。

  憑著這點希望支持著,她不曾昏倒。但已夠她柔腸欲斷,芳心將碎了。她越是希望找到公孫啟——沒有炸死的心上人,而腦中偏偏起了幻象——好似看到了骨肉碎裂的慘狀或是被碑石壓成肉餅的尸體……

  她越是陷入可怕的幻象,精神也越支持不!甚至連舉步都有千斤之重了。還好,她沒有發瘋。同她在一起的人,當然個個知道她這時的心情,體會到她的傷心痛苦!大家何嘗不也驚駭與悲痛?

  公孫啟對大家和對曉梅是同樣緊要,在大家心目中的份量是一般重的,只不及曉梅的刻骨銘心之情愛罷了,大家都寄望公孫啟等吉人天相,沒有遭炸死的厄運。想歸想,每個人的心都像灌了鉛塊一樣沉重,誰也不敢開口——連安慰曉梅話都不敢說一句。

  “月魄追魂”曉梅是第一次感到失望的打擊,任何一次驚險的打擊,都不及現在!

  她很想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現場查看,但又害怕看到血淋淋的殘酷事實。盡管她心情如此矛盾,她還是竭力鎮定自己,挪動著腳步。她必須有面對現實的勇氣,“月魂追魄”到底不是一般姑娘家,她能承受最大,最重,最慘的打擊!

  她的貝齒幾乎全部陷入了下唇,而她的芳心,在無形地扭曲著,在滴血!嗆鼻的火藥味越來越濃了。加上爆炸后崩塌的地方很多,也有起火燃燒的殘煙,更增加了劫后的氣氛,這種氣氛是恐怖的,也是凄涼的。

  曉梅以下每個人都有窒息的感覺。真是太緊張了。每個人的腳步都遲滯,F在每個人都不愿用眼睛看,而只愿用耳朵。都希冀能夠聽到“人”的聲息!哪怕是呻吟也好。只要里面有人的聲息,就等于還有活的人。能夠活著就好?上,連這么一點希望也落空了!曉梅在一陣絕望的心悸之后,沖口大叫:“啟哥!你聽到沒有?……”她反復地叫著,腳下踉蹌著向前。其他的人,也不斷的呼喚著公孫啟和靈姑、姍姍、劉沖等人的名字!連“鬼”的反應也沒有。倒是山洞回音,響個不住。也更增加了迫人的恐怖感。大家都是手足無措。

  一方面,擔心曉梅受不了這種巨大打擊,刺激過度而出意外。一方面,又恐爆炸后的余威,碎石還有崩塌的可能,每個人都心跳如鼓擂!

  那不是他們的膽子突然變小,而是在大劫巨禍之后的心情,與平時大不相同。曉梅強忍痛淚,凝聚目力,一步一步向里面探索,她所能依稀看到的,全是僵硬無情,毫無生氣的亂石,碑崖,間或還有鋼鐵機械的殘骸,顯然都是土、木、金、石被軋得彎曲,失去原狀了。

  此路不通,已全被崩塌崖石堵死了!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只要是有人在里面,別說武功多高,即使是大羅神仙,也難幸免,就算只是受傷,也會窒息致死。每個人到此地步,都知道絕望了。曉梅木立如泥塑,她腦中一片空白!這也是他們關心過甚,在心亂細麻,悲傷驚怒之下,竟誰也未想到公孫啟等一行可能不在這里!正因為都認定公孫啟等五人一定會在這帶,加上那個死在曉梅劍下的假范鳳陽紫衣人一句有頭無尾的話,都以為是必然的,才使曉梅出失去了平日冷靜的機靈與機智!事不關心關心則亂。當局者迷,智者有時也難免。

  那邊惡斗的公孫啟等人和那兩個紫衣人已經各展絕學拼上了。也已到了高下存亡的關頭。靈姑已出手幫助劉沖雙斗一個紫衣人,還是占不了上風。和公孫啟一個動手的紫衣人已經到了一盛二衰快三竭的地步。本來,公孫啟在百招之內,一定可以擺平對方,可現在已經搏到了七十多招。

  對方已經氣喘欲絕,處在拼命支撐的危境了。一則這廝功力比公孫啟差了一截。二則因靈姑出手與劉沖夾攻同伴!這樣一來,想等同伴先解決劉沖,再合擊公孫啟的打算已經落空。

  精神能影響斗志,何況他們是在這種困獸之斗之下,越打越心慌,其他同黨著未見趕到,“山主”范鳳陽更無動靜,欲逃無路,一切都對他二人不利,在這種情形之下,只有拼命到死的一條路了。一人拼命,萬夫莫當,二人勉強掙扎打了一頓飯的時光,都快力盡筋疲了。公孫啟賣個破綻,突然大喝:

  “著!”他的對手聞聲心驚,本能地一閃。公孫啟一掌前推,好似“拒虎門外”,卻是虛招,絕情劍幻起九朵劍花,電掣般連閃了幾閃!

  這是他全身功力所聚!功力是十二成!劍招是絕學!那個紫衣人在猛然失去先機之下,只有拼命閃避,處于挨打地位,閃過了公孫啟的七朵劍花!悶哼突起!

  紫衣人全身打了幾個急旋,“砰”的一聲,撞在石壁上,又反彈出五六尺,倒地砰然!

  這是公孫啟的“九蕊飛花”絕招!紫衣人的左肩、右胸、各中了一劍。由于中了二劍。又被石壁反震,紫衣人一倒下,雖連挺幾挺想站起來,但結果仍是頹然躺下!由于他奮起全身功力想挺身再起,反而把劍尖洞穿的二處傷口牽動,血如箭射,只聽到他呼呼喘氣了。公孫啟沒有再出手進擊,一順絕情劍,加入了劉沖與靈姑的戰圈,沉聲道:

  “讓我來!”劉沖費盡了氣力,也是汗出如雨,氣喘如牛,靈姑也香汗浸淫,嬌喘細細,一聽公孫啟的話,雙雙暴撤身形退下!公孫啟已劍隨身到,劍走“揮驪得珠”,直逼對方喉結穴。這是攻敵所必教必避的殺手,也是掩護靈姑與劉沖撤身的妙著。對方一式“風擺楊柳”,讓過了劍勢,一招“寒梅吐蕊”,短戟一下子就遞到了公孫啟的左脅下。

  公孫啟不禁脫口叫道:

  “好!如許大好身手,可惜投錯了主子!如果及時回頭還不遲!”人已閃電般側身游步!掌中劍如蛇吐信,連攻三招!那紫衣人力戰劉沖與靈姑二人,兀自仍有余勇可賈,他嗔目大吼:

  “公孫啟,今日有你沒有我,不必廢話了!”公孫啟一面進招,一面皺眉噫了一聲:

  “奇怪!可是吃錯了藥?為何以范鳳陽這種奸賊小人,會有這多人給他拼死賣命!”不止公孫啟感到“奇怪”,劉沖等又何嘗不感到奇怪呢?不過,劉沖等只以為這班人惡性大,和范鳳陽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分不出是非,更弄不清邪正,所以悍不畏死,效忠到底!他們只猜對了一半,不能再深入一步。

  公孫啟早已想到這些,現在他認為一定另有原因,世上決沒有明知是死路,硬是執意送死的人。如是忠臣、義士,也許可以說是觀念上的固執,擇善之執。像這類奸邪的人,只知道恣意享受,窮兇極惡,卻一定貪生怕死!因為,他們既然自私心重,一死了,什么享受也沒有了。

  如此,這些人為何還是擇“惡”而執呢?唯一的解釋,就是這班人除了為范鳳陽賣命拼死之外,沒有其他的選擇。如果他有選擇的話,他們決不會活得不耐煩,好死不如惡活!一想到這里,公孫啟豁然有悟。他忙提氣喝道:

  “住手!”對方雙目通紅,血滴滴的,射出可怕的閃光,狀如未聞,短戟揮刺如雷,全向公孫啟致命之處招呼!姍姍氣得頓腳在叫:

  “啟哥哥,你還可憐他作什么?”紫衣人切齒罵道:

  “臭丫頭,你只會在床上叫……”公孫啟斷喝道:

  “你不是被范鳳陽那奸賊在身上下了什么惡毒禁制吧?請告訴我,也許我有辦法幫助你!”對方窒了一窒,獰聲道:

  “你廢話……什么?”公孫啟聽出他語氣中透出顫抖,便越信所料不差!肮バ摹奔热挥行,他怎肯錯過良機?忙打鐵趁熱誠摯地叫道:

  “我絕不會隨便說話!為范小賊這種人拼命,實在不值得!”紫衣人手下已減緩了急勢。卻掙出一句話:

  “告訴你也沒用……”公孫啟道:

  “如果我們真正沒有法子,你再拼死不遲!小賊只把你們當作利用的工具,為這種人拼死是白死!”說著,他自己已疾撤身形,退避八尺。那紫衣人喘息著,神色十分難看,他先向鐵柵外及周遭掃視一遍,目光停在那個血流不止、已經奄奄一息的同伴身上……公孫啟忙道:

  “這位朋友,你振作一些!”他探手掏出一粒丹藥,迅速地送入那個垂斃紫衣人口中。他又向靈姑招招手:

  “你帶了金創藥沒有?”靈姑點點頭:

  “有‘白藥’和‘瓊玉散’!”公孫啟急道:

  “很好,請快點嘛!”

  姍姍蠕動了一下櫻唇,沒有說話。靈姑背轉身去掏出了兩個小瓶,快步送到公孫啟手上。公孫啟一面迅速地調藥,一面沉聲道:

  “劉大哥,你和那位朋友,先找出鐵柵的機樞,如找不到,就用鐵手毀了它!”他雖是對劉沖說話,實際上是取瑟而歌。

  他是暗示那個紫衣人,快點把鐵柵升起,先打開出路,也是表示信任他,和他以誠相見,已無敵意,必須先打開出路,并不懷疑他會伺隙溜走。

  他既然是范小賊的“替身”,當然是小賊的心腹親信,他一定會知道升起鐵柵的機關。劉沖也明白,他應聲走向鐵柵,又向石壁掃視,那邊只是故作姿態罷了。出人意外的,那個紫衣人竟茫然地搖搖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唉!這個,連……我也不知道機樞何處?……”他身形蹙動了一下,又道:

  “除非是另外有人操縱,不可能在這兒石壁上,因為,如果機樞在這兒,豈非變成自己把自己關住了?”是這道理,公孫啟不禁眉頭一蹙。他一面給那紫衣人上藥包扎,一面沉吟著:

  “這里是否另有出路?”那紫衣人搖搖頭。劉沖焦燥起來,吼道:

  “管它娘,我先一根一根地砸斷它!”那紫衣人嗯了一聲:

  “這也是一個辦法,只有這樣了……只怕……”他沒有說下去,公孫啟感到正在被包扎傷口的紫衣人震顫了一下。劉沖已跨步作勢,運氣揚起了鐵手,準備猛砸!“慢著!”那紫衣人大步沖過去,道:

  “我先試試看!”他雙手握緊鐵柵欄,回頭向公孫啟道:

  “如動了家伙,聲響一定很大,會驚動他們……”公孫啟點頭道:

  “對!范小賊也可能沒有遠遁!”他又感到負傷的紫衣人震動了一下。顯然是,這班人在范小賊兇威累積之下,一聽提起范鳳陽就心驚膽寒。那個紫衣人向柵外掃視著,雙手聚足陰勁,猛拗鐵柵。一陣簌簌響動,鐵柵起了一陣震撼。紫衣人突然放手暴退!鐵柵是被他拗得彎了一些。他突然暴退卻使劉沖等大吃一驚!公孫啟剛有警覺,那紫衣人已經一屁股跌坐在地。劉沖忙問:

  “你這是怎么了?”“柵上……有……毒……”紫衣人竟語不成聲,全身抖顫起來。劉沖嚇得倒退幾步。公孫啟一掠而到!那紫衣人的雙掌已經烏黑腫脹起來了。那種黑氣,正迅速向兩肘上方蔓延!公孫啟脫口道:

  “好烈的毒……”他吸了一口道:

  “朋友……真對不起,只有壯士斷腕了!”那紫衣人雙臂抖顫著,吃力地:

  “請……幫忙……我已不能用……力了……”公孫啟咬牙,揚聲劍落!骨折有聲!他把紫衣人兩臂齊肘切斷。紫衣人慘叫,閉過氣去,仰面倒下。劉沖忍不住破口大罵:

  “范鳳陽這惡賊,真是天下最毒的人了!把他寸剮也不也不為過!”“劉沖!”突聞一聲狂笑陡揚:

  “你真是過獎了,豈不聞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你們死定了!”那個早已負傷的紫衣人面色慘變,哀嚎一聲便告昏絕!也可說是嚇昏過去了!范鳳陽!正是范鳳陽來了!這奸詐的惡賊目射毒芒,擒著囂張的獰笑,已突然現身在鐵柵門外!但是,他卻在二丈左右停住了身形。

  公孫啟已經蓄勢欲發!劉沖等也一齊向鐵柵前沖去,都恨不得把這小賊剝皮抽筋,挫骨揚灰。范鳳陽悠閑地停在柵外二丈處,雙臂交叉胸前。這是一種嚴密戒備的姿勢,卻透出悠閑與安適,他作沾沾自喜的樣子,嘿嘿著:

  “公孫啟!你真是命大呀!……”公孫啟接口道:

  “吉人天相,你害不了我!”“哈哈”范鳳陽仰天狂笑:

  “不過差點時間而已,一樣的,你們還想活下去么?”公孫啟道:

  “我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這種人,早已不是人,老天會給你報應的!……”“笑話!你們已是待死之囚,釜中之魚!還說這種笑掉大牙的廢話……”“范鳳陽,你罪惡滔天,為何連你的手下親信也不放過?”

  “范某人從來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我自己!你們能夠茍延殘喘,全是我這些膿包手下誤的事,他們連點燃引信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他們早就該死十次多了!”一頓,又獰笑道:

  “公孫啟,在你們臨死之前,我不得不奉告你們一個消息,那就是你的妹妹……哈,哈,應當說是你的夫人賢妻,曉梅那個丫頭,已經給我擒下了,只等你們一完蛋,我就同她銷魂則個去了!你是高興,抑或是死不是瞑目呢?”姍姍等直氣得發抖,牙齒都幾乎銼碎,連想罵也罵不出來了。只有個公孫啟還是鎮定地冷笑:

  “范鳳陽,被你害過的人太多了,要找你討債的人也太多了!就是死了的人,也會變成魔鬼找你索命,你還敢在我面前張牙舞爪?……”“哈哈!……”范鳳陽笑得見眉不見眼,指著公孫啟,點著指頭道:

  “公孫啟,你枉有虛名,竟說出這種小孩子不霎鼻子的話來,你以為我哄你么?我不妨告訴你聽,我原是準備把你們一概埋在這里的,無奈我的手下太差勁了,誤了我的大事,曉梅那丫頭以為你被炸死了,失魂落魄的在那邊和一班狗男女發抖,我略使手段,就把他們全部困住了。也虧得我細心,回頭再查看一下,不然,我早已在百里之外了……哈哈!我的手下雖然都無用,本山主卻身有百靈護佑,心血來潮,一折回頭,就成此天大奇功,天大好事!你!加上這幾個狗男女,還有什么遺言沒有?我已經春心難禁,不耐再同你們廢話了!”公孫啟平靜地道:

  “范鳳陽,你不敢同我一決高下,只會卑鄙暗算,太無恥了!”

  “這叫做斗智不斗力,不戰而屈人兵,計之上者也。公孫啟,你和曉梅丫頭,加上這多陪葬的狗男女,雖然半世虛名,化為泡影,黃泉路上,也不算太寂寞呀!哈哈,我就為你們送行,別耽誤我的好時光了!”“范鳳陽,你能奈何我們嗎?請過來試試!”

  “笑話,對甕中之鱉,還用得本山主勞神么?我只要一個指頭,發動機關就叫你們變成肉醬了……”

  “范鳳陽,你這奸詐小人,也不想想,一個人到了眾叛親離,千夫所指,人人要把你食肉寢皮的地步,你還有好結果么?”

  “哈哈,真是夠味之至!公孫啟,我把你們了結后,就是天下第一人,誰敢不聽我的話?我號令武林,為王稱霸,要玩盡天下之絕色,享受天下第一人的尊榮……哈哈!可惜你們看不到了!不過,本山主大發善心,當你們周年忌辰之日,一定給你們幾杯酒,幾塊冷狗肉祭祭!”公孫啟仰面道:

  “好得很,你就給動手吧!”“當然!你們好好地等待死神的來臨吧!我就給你們送行了!”他打著哈哈,充滿了自負與得意,轉身就走。公孫啟揮手止住劉沖等動作,他突然大喝:

  “范鳳陽,你回頭已遲!報應到了……”范鳳陽霍地旋身,他以為公孫啟要趁他背向時突施暗算,他是多疑的人,早有這種戒備!他旋身掉頭之際,雙掌已經封住門戶。公孫啟目射神光,正向他怒視著,那種目光,連范鳳陽也為之一凜。他正要再挖苦辱罵公孫啟幾句“燥脾”話,公孫啟突又嗔目大喝:

  “惡賊,你接受報應吧!”只見公孫啟手中劍,突然破空電射,劍光如電,直射范鳳陽胸前!范鳳陽一怔神之下,猛然撤身移步,避過劍勢,口中狂笑:

  “公孫啟,你是黔驢技窮,臨死出丑了!……”“了”字還在舌尖上跳躍,他霍地回身,雙掌推出,口中大吼:

  “誰!……”只聽喝叱并起:

  “是勾魂人!”

  “小賊報應到了!”

  無數的暗青子已如暴雨驟降!范鳳陽目光一瞥之下,亡魂喪膽!顫聲大叫:

  “朱……牧,你敢……出賣我……”冷古丁的,范鳳陽左面的石壁突然旋轉,一篷黑烏烏的毒針箭射如雨!范鳳陽剛避開公孫啟的甩手劍,又忙于反震各種暗器,手忙腳亂,心寒膽裂之下,哪能兼顧這種突然暴變?只聽他狼嗥般慘號著,雙手掩面,身形如出水蝦暴跳起來,正好撞在頭頂石壁上,砰地落下,全身一陣亂挺,長長地吐著氣,完了!

  他露肉處,迅即烏黑浸爛,骨肉化為膿水,好毒的毒液!這本是他準備對付公孫啟的,卻變成了自作自受,木匠做棺材了!一人由石壁中走出,呆呆地瞪著范鳳陽化膿的尸體,他正是朱牧!另一邊,曉梅等蜂涌而至,鐵柵自行升起了,大家緊緊擁抱在一起!……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一念之差[重生] [紅樓]權臣之妻 神霄戰尊 龍血沸騰 情俘歌姬 逃婚八百年(下) 死亡禁地 貼身兵王(笑笑星兒) 大俠的刀砍向大俠 幸得風月終遇你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