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三十三章 唐莊詭秘

  曉梅從光鏡中,看見范鳳陽又要用火藥,震驚之余,立刻提出警告。眾人聞言,莫不驚惶失色,也才知道,曉梅和莊母不顧公孫等人重傷,急于窺察賊蹤的深意,內心敬服無比。這一著狠棋,如果容小魔得手,所有在這里的人,可能盡付勱灰,遼東道上,從此再無他的敵手,武林,蒼生,勢必同遭涂炭,個人生死事小,武林安危事大,眾人又怎得不驚!莊母惶急問道:

  “在哪里!”急忙接過折光鏡,凝神注意起來。印天藍見情況急轉,曉梅和莊母都無法分身,當機立斷道:

  “事急從權,救人要緊,三位請暫回避一下!贝o慶、周方、金遜,退了下去,立即著手施救。公孫啟中的毒刺最多,除了頭部和腰部由三女環護的地方外,從上到下,毒刺密集如猬,夏天衣服穿的又薄,毒刺破衣入肉,是意料中的事,必須脫光檢查敷治,才不致有疏漏的地方。好在印天藍與杜蕓、姍姍都是他的未婚妻子,性命交關的事情,再也不能顧忌許多。

  脫就脫吧,最討人厭的是,門不能關。圓室內機關密布,又不敢挪動,三女攬臉之極。幸而同行諸人,均是骨肉道義之交,俱知分寸,全都自動地避開了門口。剎那脫光,!我的天!公孫啟的背腿,除了靈姑環抱遮護的地方,全都紫了!姍姍驚顫地問道:

  “大姊,還能有救嗎?”淚光通盈,楚楚欲泣。印天藍虛弱地說道:

  “用酚刺涂敷患處。這里沒水,不論是誰,嚼爛丹丸兩顆,給他度入肚內,每隔兩個時辰,內服外敷一次!闭f時有氣無力,顯然是在強撐。杜蕓甚是著急。印天藍又道:

  “我還能支撐得住,梅芬和靈姑,怕支持不了多久,尤其是梅芬,中的刺毒也不少,最好把二妹找來,我得休息片刻!闭f完已經把嘴閉上了,杜蕓慌了手腳,一面代公孫啟敷藥,一面催促姍姍道:

  “先給她們灌入兩顆丹丸,快去找二姊!边m時,曉梅得到呂冰急報,已來到門邊,接口道:

  “不用去找,我來了!笨吹焦珜O啟的傷勢,不禁驚得啊了一聲,道:

  “怎這么重,大姊和梅莊二妹怎么樣了?”印天藍聽到她的話聲,微微睜啟了一下眼皮,終于支持不住,也暈倒了。杜蕓道:

  “大姊和梅姑娘,傷得不比啟哥輕多少,莊姑娘傷在雙腿,都不宜耽擱。莊伯母的意思怎么樣?”曉梅微一顧盼,看到生肖架前比較干凈,道:

  “那邊比較隱蔽些,先抬回去再說!庇裆徱咽敲ㄓ兄,當給公孫啟脫衣驗傷的時候,不便再停留在室內,已經退出去了,于勢又不便再找旁人,曉梅姊妹,分兩次才把四個受傷的人抬了過去。杜蕓沒有得到確切的答復,再次問道:

  “莊伯母的意思到底怎么樣?”曉梅仍然沒有正面回答,皺眉反問道:

  “是不是也得像啟哥這樣治療?”杜蕓道:

  “要不然怎么敷藥?”曉梅道:

  “剛才的情形,莊伯母已經親眼看到,曾經問過啟哥的家庭狀況,我已經把我們和啟哥的關系,都告訴她了!倍攀|道:

  “毒傷可不比刀劍硬傷,耽誤不得,藥就只此一瓶,不能分開,二妹最好還是把莊伯母親自請來!睍悦返溃

  “小賊機警膽識,著實可怕,莊伯母帶人趕來,他卻乘虛而入,挾著兩箱火藥,不知要弄什么鬼。莊伯母正在嚴密注視他的行蹤,分不開身。不過,莊伯母曾對我說,她有四徒二女,已面托啟哥,代為物色佳婿,救人要緊,用不著顧慮了!眾檴欉@時已經喂過梅芬和靈姑丹丸,正在替印天藍寬衣解帶,脫衣敷藥。杜蕓也已代公孫啟涂敷完畢,取出兩顆丹九,道:

  “二姊把這兩顆丸藥,度入啟哥腹中,然后救靈姑,我救梅二姊!睍悦奉I會她的意思,笑道:

  “一事不煩二主,你我何分彼此。我救梅二姊!边呎f邊已動起手來。杜蕓臉上一紅,道:

  “二姊你壞!

  只好親自給公孫啟喂藥,然后施救靈姑。生肖架前,位置狹長,四個傷者,微取間隔,并作一排,公孫啟在外緣,由于毒刺傷在背部,故面向下,印天藍傷在左半身,梅芬傷在右半身,兩個人微微傾斜而又面面相對,互相依靠,只有靈姑傷在雙腿內面的部位,須仰面向上,少女隱私,暴露無遺。著實不雅。盡管杜勞也是女兒身,看了這般情景.也不禁粉面飛紅,只好脫掉自己上身衣服,稍代遮掩。

  片刻之后,莊母走了進來,看見曉梅姊妹,正在精心涂敷藥粒,細膩而均勻,一邊涂敷,一邊輕揉。她對于杜蕓,尤具好感。發現公孫啟中毒部位,已經隱隱透出毒液,微泛腥臭,她皺眉說道:

  “真難為啟兒了,如果不是他全身遮護,三個女孩子還不知要傷成什么樣子,沁出來的毒液,要不要弄干?”周方隔門接口道:

  “先不要動,這是敷藥以后的必然現象,等換藥的時候,得用清水洗凈,附著毒刺的衣服,也不能再穿!鼻f伯母說道:

  “多承指教,肖莊,帶你師妹去準備清水和軟被子。留神小畜牲,他雖已脫離視線,未必就此離洞!焙滦でf領命,便待回轉下洞。曉梅即時接口道:

  “伯母使不得,小賊身兼正邪數種之長,實非易與;揩下去的火藥,又不知埋在何處,不宜再去冒險!鼻f母道:

  “老身忘記說了,火藥在我寢宮,那一帶不要去就行了!

  曉梅道:

  “要去也得多去幾個人,帶四張被單來!薄拔胰,我去!遍T外立刻傳來穆洪,呂冰,向準,房飛的聲音。步履聲剎那遠去。

  片刻之后,下洞陡然傳來爆炸聲,眾人大驚失色。莊母拄著拐杖,匆忙地跑了出去。曉梅叮囑杜蕓、姍姍,守護傷者,亦接踵趕了出去。莊母已把折光鏡,從靜妨手中接了過來,只見鏡中塵土彌漫,看不清真實狀況。曉梅道:

  “何處爆炸,有沒有人受傷?”莊母道;

  “小畜牲可惡!路上都作了手腳。必是我那逆徒,已盡瀉下洞機密,是以他能穿行自如。為所欲為,你看!睍悦方舆^折光鏡,只見塵土翻滾,猶未澄清,什么也看不到。芳心劇顫,尤代穆洪等人擔憂不已。干著急,又不敢離開去探查真象。

  良久,良久,煙塵始由稀薄而消散。曉梅從折光鏡中,首先看到兩堆瓦磔,卻不知道炸毀的全是什么地方?她并不重視這個問題,她擔心的是人,卻看不見人形,一個也沒有看到,芳心里又悲又恨,黯然說道:

  “伯母,恐怕全都遭了毒手!鼻f母接過折光鏡,換了兩個地方,才說道:

  “小畜牲炸的是總珠室,秘室下洞門戶洞開,從此可以暢行無阻,哼!老婆子倒要看看還想做什么?人一個沒傷!

  曉梅再次從鏡中窺看,果見下去的人,一個不少,有的忙著準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