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三十二章 龍潭歷險

  鐵壁被印天藍一掌震開,呈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影壁,上面刻著四個斗大的篆字:

  “擅入者死!”印天藍哼了一聲,道:

  “我偏不信邪!”邁步就往里闖,公孫啟一把將她拉住,道:

  “先不要忙,等看清楚了,再進去不遲!蔽谉o影也許是錯會了意,道:

  “老朽理應先行!彼沁呑哌呎f,話說完,人已進洞兩三步。金遜大怒,厲聲喝道:

  “回來!”象喝斥手下人似的,連聲三叔都不呼喚了,顯見忿怒的程度,已經高達頂點。巫無影聽出話意不善,亦怒,道:

  “有什么不對?這是什么話,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話聲中,又走了回。金遜道:

  “你自己想。你是怕我們不進去?”巫無影道:

  “我想不出來,你沒見他對我的態度?”劉沖道:

  “都少說一句,您老人家也有不是,公孫……”公孫啟接口道:

  “巫老也是好意,都別記在心里!蔽⑽⒁活D,又道:

  “巫老也許覺得,到影壁那里才能看得更清楚些,其實,眼前景象,就有幾點值得思考的地方!蔽谉o影道:

  “少俠高抬我了,老朽沒有想得那么多。少俠都看出來了什么?”公孫啟道:

  “巫老不覺得鐵壁滑落得奇怪?”經他這一反問,巫無影似是才明白自己果然又犯了一次大錯,含愧說道:

  “上邊不能走,路只這一條,老朽先前只想到,禍是我闖的,我就應該首先承當危險,大不了把一條老命賠上,對于朋友也就沒有什么交代不過去的地方了,F在聽少俠這么一說,我才如夢方醒,鐵壁是由我操縱的,不應該開得這么容易,好象是有人故意放我們進去,少俠的看法如何?”

  前半段似是針對金遜適才的不禮貌而發,后半段才提出他的答復,最后一問,又透著有點邪氣,不啻問:

  “有危險,敢進去不?”金遜低哼一聲,沒有說什么,劉沖的反應似乎遲頓些,但眉頭皺得更高了。公孫啟神色如常,道:

  “也許是有人故意放我們進去,但也可能是年代太久,機關失靈!庇√焖{再也無法緘默,道:

  “如是年代太久,機關應該銹蝕在一起,更加開不動了對不?”金遜道:

  “我同意印場主的看法,公孫兄小心一點才是!惫珜O啟道:

  “兩種情況,全有可能,只看積塵厚達寸許,甚至隱居人已早他遷,都未可知,不必多疑!庇√焖{不以為然,道:

  “別自作聰明,誤己誤人!惫珜O啟道:

  “我自有主張!甭曇舳溉惶岣,向洞里說道:

  “洞內哪位高人隱居?公孫啟冒昧求見!庇√焖{攔阻已是不及,半年多相處,深知他的為人,外柔內剛,說出口的話,便一定要做到,暗中下定決心,寸步不離夫婿左右,安危同當,生死與共,也不再勸諫。公孫啟的話聲,是貫注內力送出去的,估計可傳遍全洞,等了片刻不見絲毫反應,放意揚聲道:

  “年代久遠,洞中人料已他去,我們進去看看!痹捤普f給身旁四個人聽的,用意仍在試探洞中人的反應。又等了剎那,方傳聲四人道:

  “我等行蹤已泄,各位務請隨時準備應變!蔽谉o影仍欲前行領路。公孫啟及時攔阻道:

  “連破四重禁制,巫老已經盡了力,且承說明前約,與第二層以下洞中的禁忌,影壁刻字可證事實相符,F在干冒洞中的禁忌,是小可的意思,故應由小可前往,承擔一切責任,四位進退,可自行斟酌!

  語畢,信手一揮,發出一股罡風,把洞中積土,清除出一條寬約三尺的道路,最難得的是,勁力,尺寸,都拿捏得恰到好處,有如用鍬鏟一類的工具,開出來的那么整齊,塵土也象被一面無形的網網住,一點兒也沒見飛揚起來。金遜和他伴行那么久,這還是初次見他展現功力,自問相差甚遠,愈發由衷起敬,劉沖亦然,巫無影沒來由地臉上變了色。公孫啟道:

  “地面堅實。料無機關,印場主請!彼m同意和印天藍的婚姻關系,但在未舉行大禮前,仍不愿在人前顯露,以免飛短流長。話聲中,伴同印天藍,業已步入第二層洞中。如果巫無影所說的全是實話,這該算一個新的開始,是吉是兇,是禍是福?全都不可知。巫無影毫未猶豫,保持三步距離,緊隨而入。金遜與劉沖,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色,并肩跟進。無形之中,巫無影逃過了一次殺身之禍,他如稍顯猶豫,金遜便已準備對他下狠手了。

  轉過影壁,前邊的景象,與金星石在上邊所設的禁區,完全一樣,當中也是一間方室,從方室的左右角,到方洞的左右角,各有一道墻,直達洞頂,除開影壁,再沒有第二樣不同的東西。方室的門是關著的,里邊有沒有人?無人知道。公孫啟從步履聲,知道三人已全進來,也不回顧,仍如前法,清出一條進路。從鐵門到影壁,約莫十丈,從影壁到方室,則四倍不止,進路一直開到方室門前,這份無形勁力,可就更為駭人了。那股無聲無息的暗勁,到達石室門前,余力猶未衰竭,“轟”的一聲,撞在守門上,推動過去的積土,也如煙霧,擴散彌漫。試想四十丈長,三尺寬,寸許厚的積土,匯集在一處,該有多少?這一擴散彌漫,整間方室,都被爆散的塵土,遮蔽住了,透視不到一點影像,不過,耳鼓內卻傳來兩聲金屬磨擦巨響,與兩排暗器發射的風聲,和撞擊實物后的尾音。

  公孫啟雙掌貫力,蓄勢而發。

  其余四人,也都把兵器取了出來,緊張地戒備著。這陣聲響,有先有后,有輕有重,交織在一起,極是駭人!以公孫啟那么鎮靜的人,一顆心也都提到嗓子眼。其余四人,驚駭的程度,自更不消多說。還算幸運,暗器全是從影壁上,對著前后門戶發射出去的,他們全在影壁的側面,又全沒有動!空自緊張了一陣。卻是毫發無傷。公孫啟歉然說道:

  “退路已斷,小可一時狂妄,連累各位了!痹瓉碓谀且贿B串駭人的聲響中,五個人進來的那個鐵門,又已升了起來,截斷了退路。金遜道:

  “這是意料中的事情,不足為奇。為了營救家父,連累公孫兄和印場主,才是真的!薄敖鹦譃榇艘娭,小弟只好當仁不讓,大家推心里腹,不必再有顧慮,請不要再見外!

  揚散的積土,這時已經稀薄,依稀看到方室門戶,亦已洞開,仍不見有人露面。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