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二十五章 神兵洞雙魔究隱情

  無名老尼佛光透體傳功,當真微妙不可思議,衣袂破風聲,甫經傳入蘭姥耳中,印天藍與杜丹夫婦,覺察似乎尤早一剎,已經迎了出去,蘭姥以為來了勁敵,叮囑傲霜姊妹,暫留屋中,正準備跟著出去,查看究竟,忽聽杜丹說道:

  “原來是大哥大嫂,你們怎么也來了?”蘭姥知是公孫啟夫婦,懸心頓釋,便沒有出去。即聽公孫啟道:

  “梅妹和霍兄,已先后醒轉,有蕓妹主持照應,料已不成問題,雪山少山主已否如約送到?”印天藍恨聲道:

  “毒臂神魔狡詐萬分,送來一對假的,爺爺險遭暗算,現已受了重傷……”只聽姍姍焦急截口道:

  “傷得怎么樣?”隨著話聲,象一陣風也似的,沖了進來,蘭姥怕驚擾雪山魈,橫身截住道:

  “現正服藥自療,驚擾不得!惫珜O啟等也隨后跟了進來,姍姍一眼看到雪梅,化裝成姊姊模樣,穿的也是姊姊的衣服,頭發蓬亂,渾身塵土,不由大怒,戳指罵道:

  “你好大的狗膽……”看樣子就要過去拼命,蘭姥又把她攔住,道:

  “現在已經是自己人了!苯又,便把適才經過,約略說了個大概,并給他們相互引見,姍姍歉然道:

  “小妹情急失言,兩位姊姊不要見怪!卑了⒚猛暤溃

  “錯在我姊妹,還望姊姊多擔待!眾檴櫟溃

  “過去的事情,都別再提了,我哥哥,姊姊現在情形如何?”

  傲霜道:

  “現被囚禁神兵洞,我四師妹已經回去,設法救助脫險。

  這里還扣著老魔兩個得力羽翼,并且也不知道我姊妹已經反正,也許不待我師妹動手,就會再來走馬換將的!眾檴櫟溃

  “啟哥早就料定老魔未必有誠意,所以才急著趕來的,只是聽說神兵洞很大,確實的地方,姊姊知道不?”雪梅道:

  “老魔教我仿照令姊的語言舉止,小妹去過幾次,洞徑密如蛛網,錯綜復雜的很,如果有人去,我化裝跟著去,一定可以找得到,說是不容易說得清楚的!惫珜O啟接口道:

  “姑娘這個意見很好,小可也有這個打算,且待先助爺爺療好傷勢,再商細節好了!痹敿殕栠^珍姥治療經過,坐在雪山魈背后,以右掌緊貼命門穴,徐徐度入真元。其余的人,分成內外兩班,小心守護。片刻之后,但見老少二人頭頂騰騰冒起白氣,凝結不散,漸漸的愈聚愈濃,終于象蒸籠一樣,把兩個人籠罩起來,模糊不清。

  蘭、珍二姥,俱是此中的大行家,知療傷已經到緊要關頭,稍有風吹草動,均能導致二人走火入魔,是以守護愈加小心。

  就在這個時候,屋外傳來杜丹輕喝,眾人俱吃一驚。幸而傲霜姊妹深知利害,為避嫌疑,自動出去協助防守,屋內僅二姥和姍姍,蘭姥傳聲道:

  “你們小心,我出去看看!”一閃出屋,未見回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將近天明,雪山魈霍然而愈。略經調息,公孫啟亦恢復疲勞。姍姍出去喚進眾人,始知適才外地的騷動,是趙怔子回來報信,杜丹夫婦來時,趙怔子已走,不知趙怔子是站上人,以為來了敵人,幸而印天藍聞聲即至,誤會立即冰釋。

  據趙怔子報告,他和另外三個站丁,回去便在暗處,遠遠的監視著羅昆落腳處,夜來經過,全都知道,直到羅昆率眾攻站,他仍遠遠的跟蹤盯梢。

  他清楚的看見,救出羅昆的那個人,沖出站外,是往南去的,不知把羅昆安置在什么地方。不過頓飯光景,就又一個人悄悄地回來,隱身站南,暗中窺察動靜,直到公孫啟進來才被嚇跑。他自知武功太差,又等了一會,才敢來報信。傲霜曾經問過他:

  “我們姊妹出站和回站,你看到沒有?那個人看到沒有?”

  趙怔子答得很肯定:

  “出去三個,回站兩個,那個人折回來的時候晚,頂多只能看到回站的兩個人!

  站上沒人離開,事變發生過程中,趙怔子沒有回來過,蘭姥和印天藍追搜賊蹤的時候,傲霜姊妹還沒回站,更重要的是,她們姊妹的行動和意向,還不明朗,沒去事先串通,故趙怔子的這個答案,傲霜姊妹認為還是可信的,尤其是傲霜,對于自己最后的決定,感到欣慰。蘭姥已從傲霜口中,知道那人名叫于鵬。

  驀的想起此人,號稱千里追風,以前見過幾面,只因事隔多年,看著眼熟,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姓名以及出身,武功。當時經傲霜提起,深恐毒臂神魔據報以后,要對兩個孩子不利,叮囑諸小加意防護,立刻就追了去。印天藍與雪梅都要跟去,全被她拒絕了。故一進屋,印天藍首先就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公孫啟道:

  “蘭姥走有多久了,比于鵬大約晚多少時間?”印天藍道:

  “蘭姥走了一個半時辰,比于鵬晚大約也是這么多!惫珜O啟道:

  “你隨侍爺爺和丹弟夫婦,仍留守此間,準備跟老魔走馬換將。于鵬縱然看見凌女俠進站,并不知道凌女俠意圖,亦無確切證據,故兩位姑娘仍不宜露面,可隨珍姥暫隱足夠了!卑了⒚眯樟,故公孫啟以凌女俠稱之。雪山魈吼道:

  “我還沒老……”公孫啟截口道:

  “孫兒來時,已向霍大哥問知神兵洞概況,蘭姥熟知機關埋伏,如非怕認錯了人,姍姍都不宜去,就這樣已經感覺得人多了,不易隱秘行蹤。破賊之日,爺爺再殺個痛快吧。姍妹走!”他怕雪山魈再嘮叼,忙招呼姍姍,一溜煙也似的沖出屋去。雪山魈道:

  “這孩子,總有理!倍诺さ溃

  “啟哥說的也對,人愈少,愈隱秘!毖┥谨糖蜓垡坏,道:

  “你不想去?”杜丹心事被說中,微微一笑,沒再接話,珍姥道:

  “趁著天還沒亮,凌姑娘,我們走!狈愿磊w怔子頭前帶路,印天藍道:

  “鎮上難免還有老魔眼線,你用不著再回來,有事教趙怔子他們跑腿就成了!泵份诘溃

  “爺爺說的對,免得連累民家,爺爺還沒有吃我作的菜,讓我孝敬幾天好了!本o張中不失輕松,焦愁里也有溫暖,看在傲霜姊妹眼中,與往日的陰森冷酷環境一比較,不覺有天淵之感!

  將沉的月色,顯得是那么朦朧暗淡。照在大地上,僅能依稀顯出官道灰白的模糊影子,向前貫折延伸。一個夜行人影,自西而東,在官道上奔行,輕靈矯健,速度甚快。如此深夜,如此狂奔,自是意味著有非常重要的緊急事件。

  然而不知何故,他突然站住了?噢!原來他到了一個兩路分歧的地方,似是不知該往那條路上走,是以顯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