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二十四章 南齊北紀初聯手

  晨霧漸稀,寒風卻一陣緊似一陣,天快亮了,但離著出太陽最少還得半個時辰左右。就是這個時候,在一家農戶的打麥場上,卻有兩個人正舍死忘生,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攢搏。

  兩把劍寒光閃閃,交織成一幢綿密的光幕,把這兩個騰挪晃移的江湖人物,裹在當中,劍嘯嘶嘶,罡風激蕩,由于雙方的身形和劍法,都異;钴S,以致分辨不出來,到底是誰和誰?

  另外一條模糊人,卻自英哥布那個方向,飛躍出來,距離打麥場還有三四十步,不知什么原放,突又呆怔怔地站住了。

  迷離曉色中,依稀看出這人是江成。半個時辰以前,江成奉紀慶之命,去誘尤六郭洪,哪知等了很久。也不見尤郭二人影蹤,他怕紀慶等急了,反而懷疑到自己口是心非,眼前便要吃虧,是以急急地趕回來送信。離開英哥布不遠,他就聽到了打斗的聲音。

  當時他還以為是蕭天找到了紀慶,或是紀慶發觀了蕭天,因而打起來的,腳下愈發地加快了。但當逐漸接近以后,愈看愈覺不對勁,F在,他雖然還看不清楚正拼搏中的兩個人是誰,但劍法的路子,詭異狠辣卻瞞不了他。

  道理很簡單,因為拼搏中的兩個人,施展的是同一種劍法,而這套劍法,名七絕劍,共四十九紹,乃天南金氏一門鎮山劍法,是金星石擷取各派劍法精華,揉和本身所學而研勘。真正學全而已悟徹神髓的,只有老魔的三子四徒。入門在十年以上的黨徒,經過老魔親身考察,認其可托心腹的黨徒,允以學初段。江成就以這種資格,學過初段,所以大致看得出來。

  現在使得江成驚詫的,是金遠和賈明已死,能夠完整施展這套劍法,且其造詣象場中二人這么精湛的,只有五個人,不是老魔的兒子,就是老魔的衣缽傳人,何以自相火并起來?

  自然,江成也想到,兩個人中有一個可能是紀慶。那是因為以江成這樣地位卑微的人,都能學初段,紀慶是紀秉南的幼子,與老魔的關系,比他密切得多,會的自然也必比他多。但是,就他所知,紀秉南也僅會中段,還有后段十四招最具威力的絕招他并沒學過,紀慶又怎能學得到?然而場中所顯示的情況,絕非僅會中套劍法所能應付得了的,除非紀慶早就存有異心,背地里偷著學過,否則,必然又出了大問題。因此,江成覺得應該先把人認清楚,才好決定自己的態度,這時貿然跑過去,有害無益。驀的,“叮!苯舆B數聲脆響,爆出一串火花。

  拼搏中的兩個人,煥然分開了。

  這時,東方已現曙色,兩個人的面貌,清晰可辨,竟是彭化和李彤,迥出江成想象之外。彭化是金星石的六弟子,當然會這套劍法,李彤的地位與江成一樣,在金星石手下,不過是香主一類的小頭目,但不僅會,而且精,與彭化殊兩悉稱,絲毫不差,這就教江成不解了。原來江成早先從農戶家中,越墻出來,就被彭化發現了。

  在師兄弟輩中,彭化是最穩重的一個,他發覺江成行蹤鬼祟,無緣無故進入民家做什么?奸淫?竊盜,窺察敵蹤?抑或是……

  他原可截住江成,強問個清楚,忽一轉念,如是現敕,不但問不出結果,反而打草驚蛇,把隱身在農戶家中的人給嚇走了,豈不更加壞事?如此一想,他距離農戶,還有幾十步遠,先窺看了一陣,待江成去遠,農戶中又無可疑跡象,這才悄悄過去?翱暗竭_,李彤忽從房角現出身形,迎了上來。彭化悄聲問道:

  “蕭天在里邊?”李彤道:

  “原來是少主,蕭天不在里邊!彼]有壓低聲音,何異向隱身農戶里的人打招呼。彭化愈信可疑,怒道: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是否想通敵叛幫?”李彤道:

  “少主言重了,這個罪名,屬下擔當不起!彼炖镫m在辯白,神情表現的卻是滿不在乎。彭化愈怒,喝道:

  “你這吃里扒外的東西,我先斃了你!”揚手一掌擊了過去。

  李彤絲毫不讓,道:

  “我尊重你是少主,你可也別擅作成福。老實告訴你,少爺齊云鵬乃南齊遺孤。你那孽師罪惡已經滿盈,遭報就在眼前,念你從師較晚,尚無大惡,特意給你留下一線生機,識時務的,火速棄暗投明!迸砘溃

  “大言不慚,你有何能!看劍!”聲落劍出,快逾電閃。

  在這時敵意已明,故彭化一出手,即施展七絕劍絕招,希望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段,一舉制服齊云鵬。殊不知他所仰仗的這不傳之秘,并未能收到預期的效果。齊云鵬拔劍應變,不但不比他慢,而且用以解他的劍招,竟也是七絕劍的后段絕招!彭化雖感震驚,內心中仍認為齊云鵬暗中偷學的,未必能全,便一招跟似一招地繼續加強施為。十四招瞬息用遍,齊云彤毫發無傷,并且破解得異常從容,彭化氣憤至極,停劍問道:

  “這后段劍法,非本門子弟不傳,你是跟誰學的?”齊云鵬道:

  “告訴你也許不信,是我根據令師的狠毒心性,參照前段與中段出劍的路子,自己揣摸出來的!迸砘獾溃骸澳愫f,中段也沒人教你,難道也是自己揣摸出來的!”齊云鵬道:

  “那倒不盡然,有的是在歷次戰斗中,從旁觀摩得到的,總之,你還年輕,還體會不……”彭化截口道:

  “我年輕,你多大?”齊云鵬道:

  “剛好比你大十歲,你今年二十三,也可以說我是看著你長大的,就憑這一點,所以我今天不想難為你!迸砘蘖艘宦,道:

  “我雖然不容易勝你,你又奈何得了我?”齊云鵬道:

  “你別忘了,南齊以何成名?”彭化道:

  “用不著嚇唬我,毒經在你沒出世前,就易了主。誰說北紀滅……”忽有所動,道:

  “這樣說來,你與紀秉南父子,暗中有了勾結,中段劍法,是跟紀秉南學的對不?”齊云鵬道:

  “你別自作聰明,俗話說的好,同行是冤家,南齊北紀,一向門戶之見甚深,我要報仇,何須借重北紀!迸砘溃

  “要不然,就是和公孫兄妹勾搭上了是不?”齊云鵬象然道: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間,成功立業,何須仰息于人,除非他們找我,或有可能,我是不會去找他們的,何況他們以俠義自居,休然自高,眼睛里又怎會有我這么一個人的影子。難!難!難!”彭化噗聲道:

  “就你一個人,隨敢妄談復仇?”齊云鵬道:

  “事在人為,用不著替我耽心。今天的事情,你如能不對第二個人講,包括令師在內,就可以走了!迸砘溃

  “我雖然不同意家師與二師兄的作為,卻也不是背師賣友之徒,今天的事情,無法替你保密!饼R云鵬道:“我們名雖主仆,感情不殊兄弟,他們不義,你那不算背叛他們,我有血海深仇,相信你必也不會出賣我,這是其一。金遜是令師長子,經過天池一役,內心恐怕生出有了變化,你不會不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