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二十三章 急智救群雄

  蕭天道:

  “請恕在下健忘,兄臺怎么稱呼,提出此問,諒已胸有成竹,可否明白見示?”那人道:

  “大俠事忙難怪,無名小卒不值一提,如有成竹就不敢麻煩大俠了!笔捥旒毼墩Z言,含意并不友善,不由暗中注了意,歉然說道:

  “同行人多,照顧難免欠周,望多包涵,目前解藥現成,吃了神智俱失,就像房兄情形一樣,生死任人操縱,但如不吃,后果或許更加嚴重,在下不能隨便主張,兄臺之意,認為如何決定才是?”那人道:

  “能夠拖長幾天時間,總比馬上就死的希望多些是不!”蕭天道:

  “在下就寧愿作個明白鬼,生死關頭,乃見氣節!蹦侨说溃

  “那就聽憑各人的志愿為何?兩害相權取其輕,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笔捥烀髦@人有問題,但事關群雄性命,也不可輕率從事,便道:

  “在下適才也許說的不清楚,藥就在這里,誰愿意吃請隨自便……”也許是情緒激昂,催動藥物運行,忽又痛得彎下腰去,自然,這是作做。劉禮揣知其意,接口說道:

  “我攙大俠回屋休息去,不怕死的請跟著來!比畮讉人,跟隨去的竟只有四個。蕭天似是痛得已不能說話,指了一指房飛,似是也要把他帶去。韋輝會意,上前招呼,哪知竟不聽使喚。蕭天發覺這一怪異現象,靈機忽動,試著喊道:

  “房飛跟我來!”奇了,房飛竟如斯響應,霍地站了起跟在身后,絲毫不顯遲疑。蕭天驚咳異常,真沒想到,毒藥竟如此厲害!到了屋里,搬搬墊墊,教大家都有了坐位,嘆道:

  “四位盡量摒息納氣,延緩藥毒發作時間,容在下另想辦法!边@四個人的名姓是趙允、周方、吳明、陳志,異口同聲道:

  “能和大俠同死,這是我們的光榮!避幇簤蚜,不遜房飛。

  蕭天慨然說道:

  “在下但有一口氣在,必設法使四位度過難關!焙涎鬯妓髁藙x那,即對韋輝劉禮道:

  “悄悄去把張俊他們弄來,謹慎一點,提防還有裝死的暗樁!

  韋輝劉禮領命去后,僥幸沒再發生意外,先后把五友越墻弄了進來,也沒有驚動店堂中的那個不知名的人。張俊、房清的傷勢,也許經過自療,并不如劉禮適才形容的那么嚴重。張杰、呂佩、沈仲,因為事前已經服過珍姥練治的百毒丹,第二次入毒不深,人都已經清醒過來。只是張俊、房清受的是內傷,還不宜行動。張杰、呂佩和沈仲,也僅反應遲頓,并無大礙,蕭天懸系的一顆心,頓時輕松了很多,一經探問,始知各棧,俱有老魔暗樁。蕭天沉思剎那,道:

  “這樣看來,李彤可能沒有走遠,一旦發覺五友被我們移來,或許有意外行動,不可不備!比〕鍪S嗟膬深w百毒丹,用水化開,分成五份,先著房飛飲一份,對趙允等人說道:

  “此藥能解百毒,是承一位前輩奇人所賜,原有十顆,在下與七友,業已各服一顆,本已無事,奈因內奸尚未查出,故不得不裝作一番,掩飾賊子耳目,靜以觀變。四位如果信得過在下,可即服用,縱不能完全去凈余毒,十天半月,當可制壓。稍時賊子萬一……”趙允截口道:

  “大俠無須再說,縱是毒藥,兄弟也要服用!绷⒓慈∵^一份,仰頭服下。周方、吳明、陳志,毫不遲疑,亦各取一杯服下,這表示對于蕭天的充分信任。

  蕭天又另取出兩顆絕情峰特制傷藥,分給張俊和房清服用,并著韋輝守在門外,劉禮則去店堂觀察動靜。這才抽出時間,默默地籌劃解救群雄的辦法。

  當然,最好是回山求援。只要把消息通知管烈,再由管烈去轉報老少群俠就成了,放開腳程,施展提縱術,一天就可辦到。但是,目前能夠行動的只有自己和劉韋等三個人,防護傷者,尚嫌人力單薄,怎么還能分人告急。倘如不立即采取行動,候到天亮,群雄必被陷害弄走,豈非誤事機?有什么辦法才能夠留住群雄?

  左思,右想,僅僅想出兩個不大可靠的辦法來。時間在辯天苦思里,不知不覺溜走。張杰、趙允等人臉上的灰暗神色,也在無形中逐漸減退。突然,重濁而雜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復由近而遠,以及一連串房門合聲,蕭天已知群雄回房。

  忽又轉念,覺得不對。群雄如已服過解藥,必像房飛那樣,神智迷失,如果沒人帶領,怎么還能夠認識自己的房間?難道房飛有詐?瞥望房飛,正在行功,了無異狀,但他的確又沒有聽到任何指點群雄的聲音。不對勁!兩者之間,必有一方出了問題。房飛抑是群雄?

  要不然,就是那個……那個……嗯,想起來了,他叫吉慶。

  吉、紀字音很近,莫非他是北紀的后人,一定是……先不能妄斷……除非他又弄了花樣?這件事關系重大,必須弄清楚,再不能上當!一念及此,霍的跳下床來。適時,房門微啟,劉禮一閃而入,見蕭天似乎要出去,訝然問道:

  “大哥要去何處?”蕭天道:

  “群雄何以能自行回房?”劉禮道:

  “紀慶給他們吃的,似乎不是原來那瓶藥!笔捥斓溃

  “適才前邊該留一個人,這是一大疏失,原來那瓶藥還在不在?”

  “他帶走了!笔捥煸賳柕溃

  “你是說他出去了?”劉禮道:

  “去了東來棧!笔捥斓溃

  “不好,馬上他們就會發現沈仲失蹤,找到這里來!”環顧屋中諸人,俱都行功未醒,不勝焦灼道:

  “賊眾我寡,又持毒功,這幾位朋友又都沒醒,移動都難,萬一群雄再受控制,簡直是死路一條!”劉禮道:

  “事情逼到這里,也是沒有辦法,我守后窗,老韋守門,大俠在房上兩面策應,頂多把命賠上,二十年后又是一條好漢,怕什么!”蕭天道:

  “也只好這么辦,人醒了趕快通知我,仍以離開客棧為上策!边m時,窗外忽然傳來一聲冷呼。很明顯,兩人對話全被窗外人聽去了。蕭天喝道:

  “什么人?”他本想震破后窗,沖將出去,又怕巨響對于行功諸人不好,是以仍從前門走出去的。

  就這剎那功夫,追到后窗外,哪里還有一個人影!檢視后窗,完整無損,仍不放心,急忙問道:

  “老劉,有沒有人進屋?”劉禮道:

  “沒有!怎么,人走了?用不著摸了,是紀慶的聲音,這小子不知交的是什么心?”蕭天道:

  “別管是誰了,仍照前議行事,警醒著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