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二十二章 分兵踐約

  辛吉嘿聲陰笑道:

  “這你放心,除原有防止宵小窺伺的一點東西,絕不會專為你們增設什么。但是,你們也不準再用妖法!彼X得今天斗場的情況,離奇而怪誕。余平等五賊,不是紙糊的,縱非諸小之敵,也不致于一招未滿,全都伏誅,這是一。

  其次,韋威是天南金氏門中數得著的高手之一,那透懈真力、貫澈碧陰摧魂功的一掌,分明業已打實,霍棄惡先后吐了三大口血,猶自勇猛如虎,十二神煞,三死三傷,敗得不明不白的,這是二。

  其三,曉梅中了百蛇梭,自左乳上方射入、左肩胛下方穿出,鮮血泉涌,毒入腠理,不僅未死,反而在重傷之后,斬斷八秀之中一人右腕,從容走回本陣,也是匪夷所思,這是三。

  此外,那白色氣罩,那無形的排擠大力,都怪得迥異常情,荒謬不可思議。

  辛吉把這一切,都歸咎在那個不知名的老尼身上,認為是妖法,有老尼在,再戰下去,仍難望討好。他偽裝金星石,并非真的金星石,也作不了金星石的主,與其大敗虧輸,無法向金星石交待,何如乘杜丹被擄,暫時休戰,把未了的三陣,留給金星石自己處理,并將老尼先行排開,較為適當。公孫啟道:

  “神尼究是什么人?我和你一樣,到現在還不知道,更不是我兄妹事先請來助拳的。實因你師徒,傷天害理,有悖倫常,有所不忍,才略停法駕,剖析冤情,猶思有以度化,奈何你陷溺已深,執迷難悟,我實在替你可惜!此間事了,法駕云游何處?亦不可知。絕不會因你我兩家爭端,貽誤慧業,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中秋之夜,三場決斗,我兄弟必以武功,與爾師徒分搏強弱,絕不仰仗別人。在此期前,如有任何狡謀或蠢動,那是提早滅亡!雪山三小,何時釋歸?答我一言!惫珜O啟明知老賊業已生怯,但因傷者急需救治,故亦望暫息干戈。辛吉道:

  “小子,現在任你賣狂,中秋再見。雪山派如不干犯你我兩家爭端,即日退出遼東,兩個孩子立可釋放!惫珜O啟道:“雪山原無介入兩家爭端之意,今后亦然,你的話如果算數,五天以內,把人就近送到亂石崗印家中途站!毙良溃

  “你非雪山老魈,怎能作得了他的主?”公孫啟道:

  “小可事前已得穆老前輩承諾。挾人為質,也不怕弱了你們天南金氏的名頭?!”辛吉道:

  “小子,激將計無用,玄陰寒煞也奈何不了老夫,五天之內,人準送到亂石崗。是不是言而有信,那就看你們的了,走!”揮手示意徒眾,電疾而去。大力神掌賀剛與蕭天猶混進群雄之中,這時悄聲問道:

  “蕭兄意向如何?”他是范鳳陽的總管,不少人都知道,身份無法隱瞞,是以征求蕭天意向。蕭天道:

  “賀兄請先行,小弟再看看對方,還有什么鬼祟?日后再去奉訪!彼軝C警,從來開口,故賀剛至今仍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話又答得很乖巧,也為日后頓留地步。賀剛似是滿意,道:

  “小弟在殷府恭候俠駕,失陪了!闭Z中,亦率領同行的人走了。由于蕭天沒跟去,群雄也都沒跟去,枉費了十多天的功夫,賀剛連一個人也沒有爭取到。這倒不能怪賀剛辦事不力,今天老少諸魔的表現,實在太差勁了。最大關鍵,不論誰是誰非,范鳳陽始終沒有露面,這是最令人懷疑和失望的。賀剛蹤影消失,群雄中一個名喚雷坤的問道:

  “蕭大俠留下,莫非還另有打算?”蕭天苦笑道:

  “雷兄太看得起在下了!”深長一嘆,又道:

  “未來之前,小弟確曾癡心妄想,打算碰一碰寶藏的運氣,可是經過今夜這短暫的一幕,才知道自己能吃幾碗飯,哪里還敢再打什么主意。天南金氏,人多勢眾,魔功毒功,豈血肉之軀所能力敵?公孫兄妹這一邊,雖然人單力薄,但個人修為,俱已高達化境,背后顯然還有世外友人為助,尤非小弟這幾手三腳貓的功夫所能妄窺項背的。還有那個紅衣女子,單人匹馬,來的突然,走的玄虛,還被她倒了不少人,那是什么功夫?看都不曾看見來,如何敢言對敵?說句泄氣的話,我現在早已心灰意冷,但望能夠活著回家,已經僥天之幸,怎還敢不知天高地厚!”他已了解諸小心意,以身說法,警告群雄,最好知難而退。雷坤道:

  “大俠既有退意,何以現仍不走?”蕭天嘆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弟何嘗不想走?只是不愿意蹈十年前礦工被劫持的覆轍,雷兄以為然否?”雷坤道:

  “太俠的意思是……”蕭天截口道:

  “多言羅禍,明哲保身,雷兄知道就成了,不必說出口來,群眾之中誰能保證就再沒有印范兩家的耳目?”雷坤道:

  “別人我不管,也管不了,今后我只跟定蕭大俠,同進共退,多一個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一層保障!比绻嬗羞@份存心,何須說出口來,此舉顯在爭取共鳴,群雄果有多人附合道:

  “對,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保障,蕭大俠機警干練,不論進退,我們都跟著他,準沒錯!

  這是群眾的心聲,起碼也能代表多數人的意見,然而人心隔肚皮,是否仍有范鳳陽的爪牙混跡其中,誰也無從知道,蕭天不禁暗暗叫苦,轉念一想,回去也幫不了大忙,倒不如把這一部份人,送進關內,了是一件功德,此念一決,惶恐說道:

  “小弟自顧不暇,諸位盛情,可不敢當!边@是真心話,但也有幾分作做,不如此,豈不顯得太自大了。群雄異口同聲道:

  “蕭大俠用不著客氣了,我們別無所求,只希望平安回家。

  如果口不應心,不得好死!”蕭天長聲一嘆,道:

  “這就叫兄弟為難了。這么辦好不好?兄弟的意思,候到天亮,待視界清朗,再行下山。不過,兄弟要事先聲明,我們這是道義的結合,彼此均無拘束,哪一位另有高見,哪一位愿意離開,隨時都可以自便!崩桌さ溃

  “就這么辦,遇到危害,可得共同協力!比盒鄣溃

  “那是自然,誰要臨時退縮,誰就是大家的公敵,咦!他們怎么還沒動?”又一人道:

  “正在療傷怎能動,看那姓霍的,已經成了一個綠人了,好厲害,不知碧陰摧魂功,究竟是什么毒?”敢情這時,霍已將所中毒惡之毒,逼出體外,正以三味真火,徐徐化煉。但見縷縷青煙,隨風飄散。曉梅仍在自療,看不出什么異樣。公孫啟業已將杜丹接了過去,正以本身正元,試圖救治。其余的人,則散在四周,代為守護。時間在企盼中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