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二十一章 父子兵遇困受阻

  天池迤北,約二十里處一片亂石堆中,四十多條人影,往來馳突。從外內望,清晰可見,除開亂石堆,別無阻攔。不明內情的人,定然奇怪,這四十幾個人,何以有路不走,在這堆亂石叢里,足不停趾的跑個什么勁呢?但如深悉內情,便知這一片亂石堆,并非天然生就,而是經過人工,加以巧妙布置而成的,蘊含極深易理,變化無窮。

  想當年諸葛亮在巴東困住陸遜的八陣圖,不就是有如現在這么一片亂石堆么!現在的布置,并非八陣圖,但其作用,并無二致。困在里邊的人,左沖右突無效,忽聞其中一人說道:

  “爹,這既非五行,亦非八卦,別枉費氣力了!”奔馳停止了,現出朝陽牧場父子兵。雖然已是二月中旬了,長白山冰雪猶未消融,天還冷得很。但這四十多個人,卻已累得氣喘吁吁,揮汗如雨。劉永泰喘息稍定,怒氣沖沖地吼道:

  “難道我們就困在這里,任由畜牲們擺布不成?”適時,場外一人接口道:

  “老英雄,別負我們場主一番好意,印范兩家的事,已無法和解,怕您去了為難,不得已出此下策,人全不在這里,罵有什么用?”劉永泰怒道:

  “印天藍和范鳳陽,老夫都罵得,你是什么東西,敢干預老夫,不愿意聽滾遠點!”陣外人道:

  “真是好人難做,唉!”似是受了無限委屈,一嘆而止。劉智接口道:

  “家父憤怒已極,朋友別見怪,怎么稱呼?能否見告?”陣外人道:

  “無名小卒,不值一提!眲⒅堑溃

  “朋友真會客氣,貴場主是哪一位?”陣外人道:

  “印天藍!眲⒅堑溃

  “朋友適才曾說,困住我父子,乃是貴場主一番好意對不?這么說,貴場主對我父子似乎還沒絕情?”陣外人道:

  “在下也曾說過,這是不得已,怎能談到絕情二字!眲⒅堑溃

  “朋友說的如是真心話,我有個不情之求!标囃馊说溃

  “除了不會開放陣門,此外但憑公子吩咐!眲⒅堑溃

  “我現在是階下囚,朋友別太客氣,此刻是什么時候了?”

  陣外人道:

  “快午時了!眲⒅堑溃

  “從昨夜三更到現在,我父子粒米尚未沾牙,朋友可否發發慈悲,請求貴場主賞賜點東西吃?”陣外人哦了一聲道:

  “在下還以為賢父子帶著干糧,這點小事,我還辦得到,請稍待!彼焯鹦暮,屁股根本就沒挪窩。無奈從陣內往外看,迷蒙一片,什么也看不到。等待復等待,良久毫無消息,劉智似是等得不耐煩,埋怨道:

  “爹,我們受騙了,一定是范鳳陽搞的鬼,路上偷聽,也是他支使手下人干的,看來外傳消息不假,印家妹子如非忍受不了,絕不會跟他公然決裂!眲⒅怯捎跓o法透視陣外情景,話聲很大,原是試探性質。哪知話聲甫落,陣外人嘿嘿笑道:

  “公子真聰明,這話可是說給在下聽的?”劉智暗感一震,道:

  “朋友根本沒動?”陣外人道:

  “在下原本想去,轉念一想,縱然取來食物,也打不開陣門,所以就沒去。屆時,不管誰生誰死,賢父子可以恢復自由!眲⒅堑溃

  “朋友怎能當得了范鳳陽的家?”陣外人道:

  “我是男人,所以知道男人的心理。大丈夫難免……”

  警覺失言,住口已遲。劉智接口道:

  “大丈夫難免妻不賢,對不?”陣外人強辯道:

  “在下覺得這話,不該出我之口!眲⒅沁要再問,劉永泰喝道:

  “盡自嘮叨沒完,還有什么好說的?”陣外人卻不肯就此住口,道:

  “老英雄莫非已有所悟?”劉永泰沒答理他。陣外人道:

  “不說在下也聽得出來……”他究竟聽出來了什么,卻又不說明白,自是希望從劉永泰的嘴里,得到更為肯定的答案。

  劉永泰盡管氣得要死,卻是不肯上當。陣外人連碰兩次無趣,也沒再開口。適時,一絲蚊蚋聲音,傳入劉智耳中,道:

  “孩子,別出聲,也別回頭,仔細聽著。老身上官蘭,令尊大概知道。陣外匪徒乃天南金氏俊極高手,此時晴空萬里,深恐一擊不成,反而誤事,故老身亦不敢貿然接近,毒臂神魔金星石,暗算牧野飛龍,奪得玉龍丹,不僅未死,且已練成萬世魔功,并還約有常山老怪鄭七,毒蜂雷登,陰山五鬼等妖邪巨擘十余人,俱在天池!

  “范鳳陽滅絕人性,已拜金星石為師,手下網羅窮兇極惡之徒,難以數計。亦散布天池四周。殺岳,奪嚴,逼妻,無一不真。印天藍得云老人之徒公孫兄妹相助,幸逃追殺,得以不死,實屬僥幸。今夜雙方定在酉正會面,一場血搏,勢所難免了。公孫兄妹以及龍大俠子弟門徒,總共不過十多個人,武功再高,奈何眾寡懸殊,今夜處境,至為惡劣。此外,尚有黑白兩道人物,志在奪取公孫兄妹日月雙璧,亦可能為虎作倀,助長兇威。老少諸魔俱擅魔功,且有北紀殘余子孫劇毒助陣,非你父子所能力敵。群雄之中,令尊或有熟人,如能勸止彼輩蠢動,化除這一部份壓力,即無異幫了大忙。斗場在天池西岸,去此約二十里,竭力趕去,亦非半個時辰不可,此刻務須養息體力,稍待天黑,老身再設法救你們父子脫困,至時趕路要緊,已無暇詳說,故先告訴你。令尊脾氣火爆,你斟酌情形,婉轉對他說吧,千萬不能形之于色,你們看不見匪徒,匪徒卻看得到你們,如被警覺,老身就要多費手腳了!闭Z聲至此而止,劉智至感震驚,忖思良久,方才傳聲說道:

  “爹,上官蘭是什么人?”劉永泰雖然火爆,江湖歷練甚久,經驗卻極豐富,現聽愛子突然問起這么一個問題,神情又極慎重,詫問道:

  “前輩奇人,比為父輩份尤尊,問她作甚?”劉智道:

  “她適才傳聲指示孩兒幾件事!眲⒂捞┮鄠髀晢柕溃

  “她指示你幾件什么事?為父何以沒聽見?”劉智道:

  “她怕爹忍耐不住,不敢對你講。比那聽聞還翔實而嚴重,并請爹聽了之后,千萬不能形之于色,以免被陣外的匪徒看破,影響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