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十九章 大顯雌威

  群賊倚仗人多,鼓噪而進,聲勢甚是駭人。但惡意漫罵,已激起公孫啟兄妹無邊怒火,猶自以為得計。印天藍受不了如此污辱,姍姍原就膽大好事,現在激于義憤,一左一右,不約而同,首先撲了出去。印天藍右手仗劍,原是幌子,左手扣了一把毒蒺藜,才是要命的玩藝兒,姍姍的寶劍,猶別在腰間,根本就沒取用,兩支粉藕柔荑,卻已卯足了冰魄神功。

  公孫兄妹和黑衣怪人,惟恐二人有失,亦急步趕上。相隔不足兩丈,雙方動作都快,眼看即將接觸。姍姍搶先出去的目的,為的就是想在公孫啟的前面露一手,故不待雙方接實,冰魄神掌已裨告出手。

  幾乎是在同時,印天藍扣在左手中的毒蒺黎,亦發了出去。第一撥攻過來的賊人,共計十二個,俱是一方之霸,就連公孫啟和曉梅,全都沒有在心上,哪里會把姍姍和印天藍放在眼中。其中一賊,看到姍姍嬌憨模樣,掌勢又不如何驚人,猶自狂聲笑道:

  “妞兒……”大概還想說兩句俏皮話,哪知剛剛喊出“妞兒”二字,就已無聲地倒了下去。冰魄神掌寒威所及,一下子倒下去五個,還不只想說俏皮話的那一個,中了毒蒺藜的賊人,更是暴揚厲吼,翻滾哀叫,凄厲撼人心弦。

  僥幸沒有被二女所傷的,還有四個,膽都嚇破了,哪里還有斗志,掉轉身形,猶想逃走。

  公孫兄妹和黑衣怪人,人到劍到,不費吹灰之力,立予誅除。甫經接手,十二個賊人,便死傷六對整。后隊賊人陣容大亂,逃命要緊,謾罵聲無形中止。適時,賊隊背后,突然傳來一陣暴喝:

  “不要慌,不準亂!”隨聲出現金衣人與雷登、紀秉南,穩住群賊,迎上前來。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黑衣怪人罵道:

  “范鳳陽,你這衣冠禽獸,納命來吧!”喝罵聲中,搶先撲向金衣人。公孫啟不曾見過金星石,以為雷登就是金星石,更不多言,截住雷登,便打在一起。

  曉梅迎戰紀秉南,曉梅用劍,紀秉南用的也是劍,但是,劍與劍不同,曉梅的絕情劍,削金斷玉,紀秉南用的劍,卻是一把普通的金銅劍。只兩招,紀秉南便劍折人傷,心寒膽裂,如非群賊中,有人用重兵器搶救,紀秉南不死也得重傷。就是這個時候,罪魁禍首,如假包換的真正范鳳陽,即時傳來第二次嘯聲,恰給紀秉南造成了溜走的好機會。印天藍、關洪、張熙被十幾個賊人,圍在左邊,打得天昏地暗。姍姍和小環,被困在右邊,圍住她們的賊人,比較左邊還要多。賊就是賊,天生的就沒有好心腸,欺二女年輕,說不定還有那么一點歪心思,想搶個現成的便宜。殊不知玫瑰多刺,好看卻偏扎手。紀秉南籍嘯聲遁走,搶救他的兩個賊,卻遭了大殃。

  兩對重兵器,一是雙懷杖,一是短戟,掄圓砸打,呼呼生風,兵器本身的重量,加上二賊貫注內力掄動,每只都在百斤以上。絕情劍再是鋒利,如被砸著,也非斷折不可。無奈他們時運不濟,選錯了對象,換了公孫啟,珍惜師門寶物,這一手或者有用。但是,他們現在的對手,是曉梅,刁鉆潑辣,對付惡人,從來不留活口,她腦子里,只有盤算怎么樣才能把兩個賊人殺死,根本就沒有想到寶劍被毀的可能性。習武雖須專精,但各種兵器的長處短處,以及相互間的制約,也是習武的人,所必須知道的事情。

  劍以輕靈巧快見長,拐杖與短戟,不僅可以力勝,對于刀劍一類輕兵器,尤具鎖拿奪擄作用。二賊甫一參戰,曉梅即已發覺兵器受制,基于本能,出乎自然,動似閃電,滑若游魚,穿梭在四件兵器之中,便已加了小心。精徽而熟練的劍招,在閃展騰挪中,迭連遞出。

  二賊亦非弱者,四件兵器,揮舞如搶,映著火光,閃耀著懼人的寒芒,展盡所能,亦未能沾著曉梅一片衣角,遑論絕情劍了,朵朵銀星,波披劍浪,竟致難辨孰虛孰實。曉梅憑藉靈巧而快速的身法,與精徽的劍招,僅略占上風,急切間未能予二賊致命的打擊,偷眼全場,公孫啟與黑衣怪人,分戰雷登和金衣人,銖兩悉稱,一時難見勝負,關洪和張熙,奮勇掩護印天藍,俱已帶傷,猶自苦戰為休,印天藍則藉關張二人掩護,連下煞手,發出毒蒺藜,已傷斃圍著姍姍與小環一邊攻擊,一邊戲以污詞穢語還有人偷放冷箭,最是下流而無恥。

  姍姍氣,小環羞,背背相倚,以防暗器,不敢分開出擊,由于二女,一個冰魄神掌,一個擅用劇毒,中者難于幸免,群賊惜命,亦不取過分逼近,認真說來,如非群賊心存邪念,二女處境,將更不利,看清全場情勢,曉梅忖度,只有自己壓力較輕,必須速戰速決,將二賊誅除,方能打破僵局,扭轉頹勢。

  此念一生,立刻收攝心神,注意二賊招式,又纏戰了十多招,終于被她看準機會,一劍刺傷持杖者左肘,右臂失靈左手強杖自也脫手落地,唇亡齒寒,另一賊立刻揮動雙戟,撲來搶救。

  殊不料恰中曉梅算計。這原是剎那間,靈機閃動,臨時的決定。曉梅原可順勢一劍,將持杖賊人斃,但靈機一動,算準持戟賊人,必來搶救,故微微一頓,絕情劍含而未吐,眼角卻覷來勢,以便決定出招部位,救人如救火,持戟人來勢絕速,雙戟挾帶無比勁風,已掄圓砸下,這一著,是迫曉梅撤招,倉卒間,他只看到同伴險里逃生,居然脫出曉梅劍尖威力所及,向旁邊竄了出去,還以為是自己策應及時,收到了預期的效果。作夢也沒料到,自己抬臂掄戟,胸腹空門大開,而同伴又已逃命竄開,被曉梅看出破綻,把握時機,晃身一劍,來了個大開膛。曉梅一劍奏功,更不理持杖賊去留,晃身便已到了鄰近斗場,手起劍落,連傷二賊,松緩了印天藍的壓力。由于她是以有備算計無備,動作又過于快速。

  持戟人臨死之前,或已有所警覺,但也另見曉梅倩影一晃,即失蹤跡,自己的尸身,即已順勢撲倒,鮮紅的血,噴濺一地,持杖賊人,幸逃誅戳,腳甫站穩,同伴業已陳尸濺血。

  試探摸,左肘已碎,忖度留此無益,幸而這時,沒有人注意到他,忍著劇痛,便乘黑溜走了。曉梅連斬二賊,印天藍壓力驟輕,道:

  “我這里已能應付,快去接應姍妹!睍悦愤@時又已被賊人分人截住,道:

  “宰掉這……”突然一聲厲吼打斷,立即改口道:

  “火速結束戰斗,替關、張二人包扎,我走了!庇诌B刀帶人,斬了一賊,方才縱走,敢情圍攻天藍的賊人,己不足十個,曉梅一到,除去兩個,分擊兩個印天藍的壓力大為輕,綴手取出一把毒蒺藜,射傷了一個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