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十五章 躡賊蹤探尋詭秘

  崔士豪離開那妖艷女人,并非追趕韓章回站,卻奔了鎮西。反道而行,顯示另有文章。

  曉梅本想把他制住,追問究竟,轉念一思,胡二姑武功雖然不俗,尚非印天藍之敵,韓章回去,縱不等待崔士豪,也不會立即采取行動,時間仍有余裕,何不暗躡此賊之后,親眼看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將抵鎮口,崔士豪止步在一家店鋪門口,作勢似要開門。

  但他并非真要開門,而是用這個勢子作幌子,查看身后動靜。

  確定無人跟蹤,方才展開身法,飛縱出鎮。曉梅暗罵:

  “好狡猾的東西,姑娘要教你逃出掌心,從此退出江湖,不再談武事!

  繼續跟蹤,行動愈發加了小心。

  崔士豪故技重施,又連續隱身觀察了兩次,方才離開官道,轉向正北,道北是一條小山崗,擋風,稀稀落落還有人家,崔士豪越墻而入,進入一家獨立農戶。敢情他在這家還租了兩間房子。這家農戶跟他似乎極熟,所以門都不鎖。進屋掌亮了燈,屋子里的布置,立刻展現在眼前。兩間屋房子,一明一暗,明間是書房,暗間睡覺。開門的聲音,驚動了主人,房門一開一合,跑出來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子,親熱地喚道:

  “師父回來了,吃沒吃過飯!”崔士豪道:

  “吃過了,城里有事,我拿件東西就走,你不要過來……”

  小孩子已經推門走了進去,燈光照耀下,虎虎有生氣,看得極是清楚。崔士豪已知他的來意,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

  “是不是最近數你的那兩招很難練?先回去自己揣揣,等會走的時候,再給你校正!毙『⒆拥溃

  “師父臉好紅啊,一定喝了不少酒,我去給您泡壺茶來!遍_門自顧走去。明間說它是書房,是因為除桌椅之外,文房四寶俱全,卻看不見一本書?繅Φ囊粋水架子上,卻有兩籠鴿子。原來路站設在此處,顯因關洪是印記參場的老人,精明干練,一切鬼祟,須得避著他。

  小孩子走后,崔士豪振筆疾書,先寫了一封信,然后取出特制的紙條,寫了就撕,撕了又寫,先后四次,才算寫好,裝在一個特制的信管里,縛在一支鴿子的腿上。小孩子恰好把茶砌好,送了過來。崔士豪道:

  “興兒,天一亮,就把這支信鴿放走,桌上的信,仍照上次,叫你爸爸辛苦一趟,替我送回家去。走,我看你那兩招,哪個地方練得不對勁?”熄了燈火,領著興兒在院子里比劃了一陣,才走。哪知越過院墻,腳還沒有站穩,就被人點了暈穴。曉梅制住崔士豪,重又提回農家。翻越院墻,發現崔士豪房中,竟又有燈光人影,至為驚詫,暗道:

  “莫非還另有鬼祟?”略一顧盼,迅速崔士豪藏在房解,潛身掩近,點破窗紙窺看,發現興兒正解鴿腿信管,手法甚是熟練,料必已非一次。旁一四旬壯漢,代他掌燈,農人裝束,像貌酷似,度系興兒之父。片刻之后,興兒即將信管取下,抽出其中紙條。壯漢似不識字,問興兒道:

  “條子上寫的都是什么?先念給我聽一聽!迸d兒就著燈下,先看了一遍,道:

  “爹,關管事果沒料錯,他們是想害人!”未成熟的稚嫩小臉,已經布滿驚容。壯漢急道:

  “想害誰,怎不念?”興兒這才念道:

  “印主黑到,已受重傷,屬下與二姑合力,必能制服,即押解回礦,關家父子已就擒,惟韓章已生死叛離,擬一并除去!

  壯漢義形于色,憤然說道:

  “印一定是場主,想不到姓崔的是這種人,來不及再抄了,趕快還原睡覺,我去給張師傅送個信,馬上就回來,注意熄燈,裝睡著了,誰來也別理,這種人我們惹不起!迸d兒急道:

  “他剛走不久,您在路上要小心!币环靷悎D,父慈子孝,躍然紙上。壯漢把燈放好,轉身就去開門。曉梅聽至此處,已了然真相,知道壯漢就要出來,即時接口道:

  “草野中不乏義士,難得,難得,不用去了!蓖崎T走了進來,左手里還提著崔士豪。壯漢聞聲止步,駭然呆在當地。興兒臉全嚇白了,壯著膽子問道:

  “你……你是誰,他……他……怎么樣了?”曉梅和顏說道:

  “不要怕,我是印場主的朋友,這種吃里扒外,賣主求榮的東西,我不會教他活著再去害人。不過,我想借你們這個地方,問他幾句話,再處置他!眽褲h魂已歸竅,忙道:

  “我叫賀誠,種莊稼的,只因印記參場上的人,對我們鎮上全有照應,所以姓崔的來借房……”曉梅見他心里仍存俱意,急作剖白,接口道:

  “你不用解釋了,我全明白,不會連累你們,問他幾句話就走。那張條子給我,放心睡覺去吧!迸d兒忙把信管和字條,給了曉梅,仍不放心,道:

  “天亮不把鴿子放出去就壞了,我能幫你什么忙,不會有事么?”曉梅道:

  “那么寫張假的,把強盜頭誘到站上去,一起除掉,你們鎮上就不會再有事了!迸d兒喜道:

  “我愿意……”賀誠接口喝道:

  “小孩子家,懂得什么,認識幾個字……”曉梅笑道:

  “我是試試他的膽量,不會真叫他寫。你們父子如愿睡覺,請便,否則,聽我問他口供,多知道一些有關的事情也好!

  說完,不再管賀家父子去留,拍開崔士豪暈穴,點破氣海,往地下一慣,自顧自地在椅子上坐了下去。崔士豪發覺武功已廢,心已涼透,翻身坐在地上,目光怨毒地一掃屋中三人,定在曉眉臉上去,恨道:

  “是誰,老子與你何仇何恨,廢了大爺的武功?”曉梅雙目暴射粗光,威嚴地斥責道:

  “死到臨頭,還敢惡言相問,是不是還想多吃一點苦頭?”

  崔士豪哪會想到煞星照命,獨自恨毒地說道:

  “除死無大難,老子怕什么,有種的先報一個萬兒?”曉梅冷哼一聲,道:

  “你反正死定了,告訴你,也好叫你到閻王那里去告狀,月魄追魂聽說過不?”崔士豪如遭雷殲,全身一顫,駭然說道:

  “你沒死?”曉梅恨哼道:

  “小爺命長,火窟其奈我何?”崔士豪兇威盡斂,頹然說道:

  “你干脆把我殺了算啦!痹捯褵o力,頭更是抬不起來了,宛如耗子見了貓,再也兇不起來;這情形,看在賀家父子眼中,納罕異常。曉梅道:

  “沒那么簡單,死與死不同,我問你答,如果實在,死便毫無痛苦,如敢謊言欺騙,哼哼,你該知道我的厲害!贝奘亢赖溃

  “我知道得不多,看你問什么了,可不能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