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十章 火劫慶余生

  令下如同山搖動,雪泥合作碗大的濕彈,一丸丸一粒粒,飛射挺進了火口,十粒無功,百粒生效,千粒之后,平下了火蛇!再千粒,封死了柏樹中腹,不見絲毫火星沖冒了。

  可是那濃煙雜著雪泥的濕氣,如巨大蒸籠開鍋般,在嗤嗤作響下,散布于整個密林間,竟似迷天大霧!不錯,是迷天大霧,云低而沉,天冷而濕,熱氣難向高處竄行,于是萬千河蟹,各伸鉗爪,橫里展開。老者,金衣蒙面人,一干黑衣人物和印天藍,都已隱身在這人造大霧中,彼此伸手難見五指!

  一聲“吭”!接著一聲“哎喲”!老者沉厲的話聲揚起,道:

  “速點起火把,快!快!”迭聲催快下,火把一支支點燃起來,可惜熱氣煙霧太大,除看到點點紅星外,仍然看不清其他!老者急惱之下,再次喝道:

  “剛才是誰看守姓印的賤婢的?”怪也,竟沒有答話的人!金衣蒙面人已料到有變,又喝道:

  “答話,剛才看管印天藍的人,叫什么名字?”這次有人接話,道:

  “是沈琪和周光!”金衣人喝道:

  “沈琪,周光何在?”突然,有人答了話道:

  “不好了,沈、周兩位兄弟已經死啦!”聲音來自兩丈外,那里有點紅星,老者和金衣蒙面人,身形好快,聞聲而至,已到了近前。如今煙霧小了許多,人又隔得極近,火把照明,看得分明,地上橫躺著兩具尸體,正是沈琪與周光!老者殘眉猛地一挑,環顧四外的星光紅點道:

  “爾等火速散退林外,嚴加防守各處要道,快!”星火紅點隨身散動,剎那遠去,老者雙袖猛地向外拂去,他好高的功力,獨發神功,如同狂風,將煙霧送上樹梢!煙霧一淡,看清了一切,哪里還有印天藍人在!老者連連跺腳,金衣蒙面人卻道:

  “她走了就走了吧,您老人家也別生氣了,反正她跑不掉的,什么時候抓她回來都沒有問題,如今……”老者怒哼了一聲道:

  “住口!都是你,早宰了她豈不太平了?”金衣人陪著小心道:

  “不是弟子敢有私心,若不是想從她的身上,一網打盡公孫兄弟和其他能人的接應,弟子又何必這樣費心!崩险呦诵,道:

  “反正你總有話說,現在這秘密地方,已經被她和那‘月魄追魂’公孫梅(眉)發現了,看你該怎么辦?”金衣人一笑道:

  “您老人家萬安,她們既然來了,還跑得了嗎?”老者掃了金衣人一眼,道:

  “跑不了,哼,人呢?”這老兒真是蠻橫到了家,印天藍在煙霧中突然失蹤,他也在場,現在竟把責任完全放到金衣人身上了?墒墙鹨氯瞬⒉恢鴲,道:

  “現在人雖然逃掉,但卻沒有關系,他們要是一去不回,根本毫無所得,反之,那就還會飛蛾撲火!”老者想了想,嗯了聲道:

  “有道理,那就吩咐他們小心點戒備著,別耽誤了老夫的大事,而功虧一簣,現在叫他們備馬!”金衣人忙應了一聲,立即吩咐下去,稍待馬備好,老者和那金衣人胯馬揚鞭而去,竟沒再搜索失蹤的印天藍。

  自老者和金衣人走后,其余一干黑衣高手,也沒再出現,相信他們除有些人回轉該守防地外,仍有幾個隱在暗處。不過這片密林中,卻是再沒了他們密密的影子了。

  當煙霧起時,印天藍觸動靈機,想起逃走!但是她穴道被封,無能為力,空自憤恨!煙霧由淡轉濃,并開始向四處擴展,漫過了印天藍和押監她的那兩個黑衣人,印天藍耳聰未失,突有所覺!隨即聽到發覺那兩名黑衣人,身形抖顫時的衣袂聲,接著背后有人以掌力托著自己的腰,低低地說道:

  “場主請莫出聲!”印天藍果然沒出聲響,其實她也無法作出聲響來。她知道,有人救了她,不過話聲陌生,想不出這人是誰。她不能動,心中有些焦急,莫非救自己的這人,想抱著自己逃生嗎?否則又怎樣能救自己突出重重包圍呢?正思忖間,耳邊話聲又起,道:

  “場主,我的功力有限,只能拍開場主的麻穴,但場主被封的經脈仍然不通,因此還以不動真力為是!”話聲中,印天藍突覺腰際一陣奇疼,要不是早就有防,急咬著牙關,幾乎忍不住出聲呼痛!麻穴被解開了,手腳已能挪動,但因經脈仍然不通,渾身無法使力!

  印天藍由于解穴人手法的拙笨,了然果是一個武技平平的人物,不過她暗中有些奇怪,以此人武技,又怎會被列入對方黑衣高手隊中的!

  印天藍大膽假設,這人是黑衣高手,并沒有錯,因為目下除了那老者和金衣人外,所余盡皆黑衣人物。

  她人雖已自由,卻不知躲向何處是好,這時,右臂被人挽住,拖向一側,煙霧中,印天藍只有悄悄隨行,不敢出聲!走未多久,耳邊輕語又起,道:

  “這樹也是空的,場主可以暫時藏身,相信他們不會再搜索這些已經搜過的地方了,我要走啦!庇√焖{一著急由不得悄聲道:

  “慢走慢走!”那人急忙壓低語調道:

  “場主別叫,這不是鬧著玩的!庇√焖{道:

  “我有話問你,你是誰?怎會認得我?和我一起來的那位公孫公子,會不會逃出這場大火?告訴我,告訴我!”那人猶豫了一下,道:

  “場主,現在我實在不便告訴你我是誰,說出來場主也不會知道,至于公孫公子,我看十有八九是活不了了!”印天藍明知這是事實,卻偏不相信道:

  “為什么?為什么?下面可還有通道,要有都是通往何處,請指點我,我永不會忘記你的恩德!”那人似乎沉思著,剎那之后,才開口道:

  “下面有通路,通到很多地方,也通場主這藏身的大樹,等一會兒我拚著危險,把通道開關打開,希望公孫公子命夠大,能逃過此劫,場主,我非走不可了!”印天藍在濃霧中要拉住這人,哪想被這人一掙掙脫,印天藍又不敢出聲,只好悄悄爬進樹干里。過了久久!人去了,煙霧散了,平靜過去!還虧蓋板開后,煙霧寬廣了許多,不久后印天藍仍然動不敢動!移時,突然自腳下冒起絲絲煙霧,印天藍不由大驚失色!她深藏樹腹之中,無法視物,直到絲絲濃煙,由足下冒起,順著氣流向上涌,她突感呼吸困難,始行發覺,她無法忍耐那種氣味,不能呼吸并且直想咳嗽,逼使她冒險從樹洞中爬出,出洞之后,視力自比洞中好得多了。

  她看清四外一切,證明林中果然再無半個人影子,此時那被雪塞住的樹孔,仍在蒸發熱氣煙霧,不過淡了許多。奇怪的是另外在不少地方,有遠有近,仍是在株株巨樹的樹干間,也正置若絲絲煙霧,這情形楞住了印天藍!半晌之后,印天藍才恍然大悟!

  她記起那個仗義冒險救自己的人來,那人曾經說過,為了自己稍待他要找個機會,將樹洞下各處通道開啟!此時大概是那人得空開啟了通道,火穴口兒業已封閉,深煙遂自各通道中順氣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