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九章 悄然間強敵臨陣

  也不知樹下的火堆,是大意抑或是太累的關系,竟沒有來得及熄滅,本來這沒有什么,積雪數尺,當然不會成災。她們睡了,卻不知道非但已走近了目的地,更已進入了敵陣。她們睡歇時間,約在初更以前,三更稍過時候,被話聲和步聲驚醒,曉梅先醒,輕輕推醒了身畔的印天藍。話聲尚遠,約在二三十丈外,但因對方已然入林,時在深夜,聲音傳遠,所以聽來十分清楚。再加上腳踏覆雪,吱吱作聲,自更聽得分明。首先是個沙啞的嗓音,道:

  “老崔,我說你是活見了鬼不是,咱們走了半座樹林,也沒有一點火星,你他媽的放著好酒不喝……”另一個聲音接了話,是那姓崔的道:

  “你這小子遇事就只會嚕嗦,我老崔這兩只眼,出了名的尖又亮,絕對沒看錯,那是火堆!”

  曉梅一聽,暗叫不好,輕輕啟身往下面掃了一眼,睡前忘記熄滅的火堆,這時早已沒了火星。不過曉梅知道,當火堆尚未熄滅的時候,被這姓崔的無心瞥見,才跟同伴搜了過來,萬幸這時火堆全熄,使對方失去了準繩。事實雖然這樣,曉梅仍然不敢大意,暗暗附在印天藍耳邊,以極低的聲音,很慢地說道:

  “悄悄起身,準備寶劍應變!庇√焖{和曉梅,此時恰是“耳鬢廝磨”,在曉梅來說,毫無感覺,但印天藍就不同了,心波潮涌,生出異樣感受。

  她們臥睡的地方,本極窄狹,睡熟后,誰也難保誰的形態不變,你玉臂縱橫,我粉腿緊壓,此乃意中事。

  現在她們剛醒,被人聲步聲驚醒,一切形態如睡時相同。

  印天藍一條左臂,正在曉梅頭下,曉梅附耳低語,湊得極近,印天藍感受異樣,由不得左臀一曲,恰將曉梅摟個滿懷。

  曉梅自知身份,又在如此情形下,除深覺好笑話,別無奈何。

  印天藍在緊摟住了曉梅后,情?駶,幾難自制!人是世間的奇特動物,所以古人才有那句:

  “人之異于禽獸者幾希!”的話,F在,印天藍既然已沖破了自己內心的樊籬,當然無法再加收斂,索性臉兒相偎,人兒相依,心靈兒……

  曉梅耳語又起,道:

  “大敵當前,人已近了,大妹當心!”這十二個字,如同“當頭棒喝”,使印天藍恢復了神智。神智恢復之后,善惡羞恥之心油然而生,她倏然松脫了左臂,一張臉兒漲成了紅云,羞假在毛毯里面。這時,沙啞的嗓音又說了話,道:

  “崔明,也許我老汪人笨,可是眼卻不瞎,這松林內有沒有火亮還看的清楚,你一定說有,那你來找!”崔明哼了一聲,道:

  “我當然找,豈有中途而廢!”說著,人聲步聲又近了許多!曉梅此時業已準備妥當了,印天藍也暫時收起羞恥,悄悄坐起,準備崔明和那姓汪的再若走近,立即撲下,剎那,步聲停在兩丈以外,崔明似在顧盼,汪姓漢子汪成,卻哼了一聲,冷嘲地說道:

  “說你是活見鬼你不承認,現在呢?”崔明也冷哼一聲道:

  “別忘了,還沒搜完這片松林!”汪成呸了聲道:

  “現在我們已深入林中二十丈了,什么也沒發現,再搜下去除非鬼幫你的忙,生上一把天火,否則……”崔明在汪成嚕嗦的時候,又往前走了幾丈,目光瞥處,似有所見,哼了一聲,大踏步奔向印天藍和曉梅存身的樹下。

  好個大膽的崔明,他那柄厚背的九環鋼刀,尚未出鞘,竟敢步近了險地,除非他自信武技功力勝人!汪成人粗,遇事可粗中有細,他緊隨崔明身形,但卻探手解下腰插的一對鋒利匕首,嚴加防范。到了,崔明到了那堆火前面,他又哼了一聲,這才探手拔出九環鋼刀,刀尖兒一指已滅火堆的灰燼,道:

  “汪成,你過來看看!”汪成也看到了,卻不認錯道:

  “這算什么,說不定是前夜或昨夜自己人留下的……”話未說完,崔明已怒哼出聲,俯身探手撿起火堆中的一塊枯炭,往汪成的臉前猛地一遞,甩一種教訓的口吻道:

  “對,凡是你汪成說出的話,總有道理,永遠沒有錯,現在你摸摸這半段枯炭試試,然后再說!”崔明說著,半段枯炭已遞給了汪成。汪成握住了枯炭,立刻試出枯炭尚有微溫,并且十分干燥,沒有錯,火堆在不久前方才熄滅。于是他尷尬地笑了。這一笑,自是承認錯誤的意思,崔明仍不算完,冷面相對汪成,九環鋼刀指著地上道:

  “你再看看地上的腳跡,它……咦?”他話聲突停,發作一聲驚嘆!汪成不解,馬上追問道:

  “是怎么回事!贝廾鳑]有答話,兇眉一挑,倏忽飄退丈外。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汪成一跳,也慌不迭隨之后退。

  他倆突然倒縱而退,使樹丫上的曉梅暗暗點頭,別看這兩個大漢外表魯蠢,原來有身很夠分寸的武技!印天藍從對方倒縱的迅捷和輕靈上,也看出汪成和崔明技藝不凡,轉念想到此地已可能是敵者的前陣了。

  兩個守于前陣值夜的漢子,已經有如此一身武技和功力,以此推斷,這般人的幕后主腦,豈不是令人可怕!崔明和汪成暴退之后,并未離開,汪成始終如丈二金剛?摸不著崔明因何突然后退,不由問道:

  “老崔,究竟是怎么回子事?”崔明悄聲道:

  “剛才你沒有注意地上?”汪成苦笑一聲道:

  “還沒有來得及注意,你就突然后縱……”崔明接口道:

  “地上腳跡分明,但卻十分奇怪,只有三五丈內來往的跡印,沒有遠去的腳痕,老汪!你看這是什么道理?”汪成略加思索,道:

  “你是說對方并沒有離開?”崔明頷首道:

  “不錯,極可能是我們的話聲,已驚醒了對方!蓖舫蓺埫家惶,目光向四外高處一掃,悄聲道:

  “如此說來,人在樹上?”崔明也悄聲道:

  “有此可能!”汪成冷笑一聲道:

  “咱們是遍搜,抑或發出信號?”崔明想了想道:

  “應該先仔細搜上一遍,否則信號發出,老頭兒率人趕到,萬一敵人已去,那我們又怎樣交待?”汪成嗯了一聲,匕首悄指曉梅和印天藍存身的樹頂,向崔明施個眼色,崔明點一點頭,二人倏忽分作兩處。崔明在東,汪成于西,重新逼近了大樹!樹上的曉梅,這時以傳聲對印天藍道:

  “你別動,這兩個東西十分刁滑,我要引開他們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