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八章 智勇伏魔王

  曉梅突然冷哼一聲道:

  “那你為什么堆柴投火想燒死我們?你只為自己活命,在根本不知道是為什么以前,叫你殺人,你就殺人,要你放火,你就放火!蓖鯊V道:

  “是……是的!睍悦窋嗪鹊溃

  “那我殺你是最公平的了,第一,殺了你,你就不會再聽惡徒的命令,去殘害無辜,第二,殺了你,你就再也不用怕那些壞人,第三,這么大的一個人了,連是非還分不清,好歹不知道,活著豈不可嘆而又可憐,所以說你該死,死了,最好!蓖鯊V傻了,不知該如何答話才好。

  曉梅這番怪論,說得印天藍掩口笑個不停。曉梅又轉向費虎道:

  “費虎。你大概也愿意死是不?”費虎立刻搖手又搖頭道:

  “不不不,小的想活,想活!睍悦放读艘宦暤溃

  “那很好,剛才我問王廣的事,你告訴我!”費虎應了一聲,道:

  “你老問的事,小的有知道的,也有不知道的!睍悦防淅涞卣f道:

  “撿你知道的說!辟澔⒄f:

  “小的從錦州來,是奉了這位現在不能動的常爺的吩咐?埋伏在神兵洞,待機下手。至于到哪里去,就不知道了。常爺只吩咐小的隨他走,小的不敢多問……”曉梅手一揮道:

  “好了,我再問你,除了這個姓常的老兒之外,你還見到什么人?他們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模樣?”費虎想了想道:

  “還見到過其他的兩位,一位是年紀很大的白髯老者,另外一位蒙著臉,看不出年紀,他們都沒提名姓!庇√焖{接話問道:

  “姓常的老鬼,對那兩人的態度如何?”費虎立刻答道:

  “對那老者和那蒙面人,都十分恭敬,尤其是對那蒙面人,簡直就象小的們對他一樣,大氣都不敢喘!”曉梅黛眉一挑道:

  “那老者對蒙面人呢?”費虎又想了想道:

  “也很恭敬,不過老者卻敢說話,而那蒙面人對老者所說的話,則在考慮一下后,或聽或是搖頭!庇√焖{不由瞥目曉梅道:

  “看來蒙面人是最高的負責人了!”曉梅沒有答話,仍對費虎道:

  “你好好地想想,然后再回答我最后助一個問題,在神兵洞中陰謀暗算我們的時候,那老者和蒙面人在否?”費虎道:

  “那老者在,沒見到蒙面人!”曉梅點點頭,轉向另一個叫許忠的漢子道:

  “我們一視同仁,也留了幾個問題問你,還是那句對他們說過的老話。想要活命,最好實話實答!”許忠在三名大漢中,長的最矮也最胖,外表看來,模樣兒蠢笨并有些忠厚,其實,卻是個陰險淫兇的惡徒!王廣和費虎,雖然也是惡行重大,但他們兩個人,卻是這一集團中名符其實專施殺人的兇手,的確是聽命行事,不解內情。許忠可不然了,他與這個集團的關系不同,盡管地位也高不及參與機密,但已算得是登堂的人物。

  許忠的武技,高過王廣和費虎不少,和常裴慶足能相當,不過他善于藏拙掩飾,使王、費等人誤認他只能充個數兒罷了。

  如今曉梅問及他,他貌像看來就十分忠厚,再加上有心的矯飾做作,未語之先,身顫語抖道:

  “是……是是,我懂……懂!睍悦拂烀家惶,尚未開口詢問,印天藍已眉頭一皺道:

  “你叫什么名字?”許忠惶恐地答道:

  “我姓許,叫許忠!庇√焖{冷冷一笑,對曉梅道:

  “看他們這幾個人的窩囊樣兒,哼!”曉梅別有用意地說道:

  “此一時彼一時也,當他們面對那些可憐蟲似的礦工時,卻像五殿閻羅,拘魂之鬼,兇狠無比!”許忠聞言,心頭暗自一凜,立即思忖著應付的辦法。曉梅話鋒一轉,轉對許忠道:

  “許忠,在神兵洞中……”許忠慌不迭地接了口,道:

  “有我,我是奉命取柴、掃地……”曉梅嗯了一聲,接話問道:

  “你們是從錦州來的?”許忠頷首道:

  “不錯,早你老一程路!睍悦放读艘坏溃

  “那是說,還有人盯在我們的后面了?”許忠搖頭道:

  “這個小的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們常爺每到一個地方,總是撇開我們三個人單獨出去,回來之后,就諭令我們走,或是等!”曉梅看看印天藍,問許忠道:

  “你殺過多少人?”許忠全身一抖,道:

  “沒有,一個也沒有!”曉梅怒聲道:

  “說老實話,別當我查不出來?”許忠哭喪著臉,手指王廣和費虎道:

  “不信你問問他們,我們是早就藏在神兵洞內了!睍悦放读艘宦暤溃

  “怎敢斷定我們一定會去?”許忠道:

  “這我不明白,常爺也許知道!睍悦粪帕艘宦暤溃

  “現在你們要到哪里去?”許忠道:

  “常爺說,前面有個站,能休息,有吃喝,并且說還有我們出乎意料之外的東西;是什么東西,我們問他,他又只笑不說!睍悦拂烀季o鎖道:

  “這地方你們從前沒來過?”許忠搖頭道:

  “沒來過!庇√焖{這時說道:

  “甭問了,咱們找下去看看就知道!睍悦窉吡嗽S忠等人一眼,道:

  “怎么樣發落他們呢?”印天藍想了想道:

  “放了這姓許的,其他……”費虎聽出話兒不對,忙接口道:

  “印場主你們行行好,那時候我們奉令行事,又有人監視在一旁,是身不由主,現在我們問什么答什么,場主何不開恩……”曉梅接口道:

  “住口,我不會殺你們的!”一聽說“不殺”,費虎、王廣臉上都現出了喜色!曉梅沒有開口,凌虛彈指,擊中了王廣和費虎的穴道,然后才說道:

  “我已毀了你們的功力,去吧!”費虎和王廣就是幺魔小丑,只要得到活命,心愿已足,立刻轉身奔向旁拴的馬匹,印天藍適時喝道:

  “站!”王廣和費虎,聞聲停步,王廣道:

  “場主,您難道……”印天藍怒目而視,手指冰雪來路上道:

  “不準騎馬,可以取些烤熟的鹿腿,帶一袋酒,步行回錦州,否則你們就干脆不用回去了!”王廣和費虎不用多說,只好割取了約一兩斤重的鹿肉,拿了一皮囊酒,徒步踏著堅滑的冰雪而去。他們業已失去武技和功力,此時更弱過常人,一小段山路,就滑倒了三次,掙扎奔爬行,摔得鼻青臉腫。曉梅此時轉對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