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七章 絕處出生天

  黑袍人哼了一聲,突然說道:

  “你是走不走,若不想走,可以開啟身后那道門戶再出去!”印天藍忍不住了道:

  “你這個人怎么這樣的說話呢?”黑袍人竟不答話了,霍地轉過身去道:

  “我走了,你們愿意留在這里,只好由你們去,不過再難走出,休怪別人!闭f完這句話,黑袍人不再等待,一步步地遠去。

  曉梅和印天藍無奈之下,彼此看了一眼,頭一搖,苦笑一聲,緊隨著黑袍人的腳步向前行去,再不開口。好長的通道,左轉右旋走了半天!黑袍人又停下步來,冷冰冰地說道:

  “這里有兩塊厚厚的黑布,你們要自重,自己把雙目包遮起來,然后可以牽著手,走在前面的人,抓住我的黑杖,快!”印天藍不由問道:

  “這是干什么?”黑袍人道:

  “送你們出去!”印天藍哦了一聲道:

  “那又何必蒙上雙目?”黑袍人冷冷地笑著道:

  “不這樣就別想我送你們出去!”曉梅盡已洞悉原因,道:

  “大妹,人家是不愿意讓我們看明白門戶,免得今后多事,我們聽話吧!”黑袍人哼了一聲道:

  “這是你們不守信約,問三問四找出來的麻煩,請快些,我的事很多,不能久候著!”印天藍和曉梅賭氣戴上了面巾,曉梅抓著黑袍人的黑杖在前,印天藍緊握著曉梅左手在后,又開始前行。她倆像瞎子般由黑袍人領著往前走,曉梅固有黑杖憑籍,不必旁顧,于是提聚真力于右足尖,巧施智謀!

  突然,耳邊響起話聲,那是有人以“傳音入密”的功力所發,聲調熟悉,正是持杖前導的黑袍人!黑袍人傳聲道:

  “她夠可憐的。我看出她對你十分癡情,你該好好地照顧她,別多顧忌那陰狠惡毒的惡賊!”曉梅聞聲心頭一怔,誰是“陰狠惡毒的惡賊”!這黑袍人又是哪一個,此處究竟是何所在?她正思忖間,突然手中一松,所握黑杖突然被人抽去,傳聲又起道:

  “筆直前行,十步停下,即可摘落面巾!”曉梅心中暗覺奇怪,步履卻沒停下。十步時,曉梅停步,邊解面巾,邊對印天藍道:

  “大妹可以解下面巾來了!”話止,她倆幾乎是同時摘落面巾,因此四目相對,雙雙迅即掃視四外,也同時同聲驚咦出來。

  原來她倆竟稀里糊涂地,又回到“神兵洞”進口處廣大石廳之內!她倆在愕愣下,相顧片刻后,印天藍苦笑一聲道:

  “眉(梅)哥,這簡直像是作了一場惡夢!”曉梅指著先時在角落上所燃的火堆道:

  “嗯,夢!看見了吧,這堆火是我們作夢前親手所燃的,走,咱們再回到那絕崖甬道看看!”印天藍當然不反對,這啞謎是非解開不可的!何況她倆留在石廳中的馬匹已失,包括行囊雜物也沒留絲毫,這種種事端的詭譎怪異,也勢必揭開不可!于是重燃火把,雙雙并肩而行,走向絕崖甬道。走著,曉梅悄聲道:

  “大妹可要當心!”印天藍低沉而恨怒地說道:

  “我曉得,鼠輩們一定在!要不那黑袍蒙面的怪人也不會帶我們重回石廳了!”曉梅嗯了一聲道:

  “我不相信他們走得如此快法!”印天藍道:

  “當他們認定我們業已葬身崖下火海中時,還有什么道理逗留不去,自是越早走越好!”曉梅頭一搖道:

  “我的想法偏不同!”印天藍哦了一聲道:

  “不同,是怎樣不同法?”曉梅一笑道:

  “和你的想法恰正相反!”印天藍瞠目道:

  “你這想法真怪!睍悦氛溃

  “大妹,我敢斷定,他們若不是在這‘神兵洞’中藏了起來,那就是不顧風雪急急地離此而去!”印天藍撲哧一聲笑了,道:

  “瞧,你真聰明!”曉梅雙眉一挑道:

  “大妹注意地上,看可有什么怪異的事?”印天藍黛眉微蹙道:

  “沒有什么怪異的事呀?”曉梅一笑道:

  “他們用無法計數的干柴枯枝引發烈火,在搬動的時候。

  不會絲毫無遺落吧?可是現在地上……”印天藍恍然大悟,接口道:

  “對,有人打掃過了!”曉梅頷首道:

  “正是如此,想這‘神兵洞’是廢置的一座石洞,若無其他必須理由,他們何必如此費事?這就是我們要費心偵索的事了,不過有一點十分明顯,他們不想留下絲毫破綻與痕跡,引人心疑!”印天藍似乎更聰明了,接話道:

  “就像當年暗算霍棄惡一樣!”曉梅未置可否,舉高火把,低頭向絕崖下探視,發現崖下仍然有火星余燼,計算了下時間,暗自點點頭。這時印天藍突然問道:

  “眉(梅)哥,那黑袍人……”曉梅回顧一笑道:

  “是個有心人,很關心你!”印天藍一愣,道:

  “這話從何說?”曉梅又一笑道:

  “他曾以傳聲對我說,要我好好的照顧你,聽那口氣,不但對你十分關懷.并且還該是個熟人!”印天藍早有所疑,聞言不由說道:

  “眉(梅)哥你看,他會不會是霍……”說到這里,印天藍自動停下話來!曉梅反問道:

  “你是說霍棄惡?”印天藍微吁一聲道:

  “不會是他的,他早就死了!這多年了,若他還活著,或者黑袍怪人就是他,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到礦場去找我呢?”曉梅突作驚人之語道:

  “怎知他沒去過?”印天藍愕然道:

  “我再沒見到過他,自然他是沒去!”曉梅一搖頭道:

  “不一定,就算換上我是他,當意外脫險,重回礦場后,探知佳人已屬別人,也會含悲而退的!”這話對,更合乎霍棄惡的習性,所以印天藍閉口無言了。曉梅瞥了印天藍一眼,道:

  “大妹,譬如說這黑袍朋友,果然是霍棄惡,又假設有朝一日,揭發了當年元兇是范場主的話,大妹何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