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六章 回首當年事

  他們步過石碑,仍向前走,曉梅看似無意,實在有心地揚袖拂向石碑下方,突然冷冷地哼一聲,印天藍越發奇怪,道:

  “這又是作什么?”曉梅竟答非所問說道:

  “這石碑怕有千斤重量!”印天藍道:

  “當年先父也說過這句話!睍悦放读艘宦暤溃

  “果有千斤么?”印天藍搖頭道:

  “沒人試過,不知道!”曉梅竟動了童心,道:

  “我試上一試!”說,轉身而回,將火把插在石碑上,雙臂運力,抱向石碑,石碑被他抱起,但他立刻就松手作罷!印天藍贊聲道:

  “小哥好臂力!”曉梅一笑,突然說道:

  “原來這石碑是活動的!”印天藍道:

  “石碑并非開鑿此洞時留石而刻,自然是活動的!睍悦返溃

  “若事先不知,卻難注意及此!”印天藍聽出曉梅話中有話,問道:

  “小哥有何所指?”曉梅聲調壓低道:

  “霍棄惡人如何?”印天藍道:

  “誠實,坦爽,沉著!”曉梅突出驚人之悟道:

  “如今我更有證據,證明當年霍棄惡是遭人陰謀殺害的了!當年鑿洞者圖碑刻字,標明此處甬道的危險,使人一見而知,但若看不到這石碑的話……”印天藍不由接口道:

  “那自然就不知道前面有危險了!”曉梅一笑道:

  “正是!庇√焖{星眸一轉道:

  “是有人在事前將石碑搬開了?我說過,來這座山洞,是臨時決定的事情,就是我們四個人,在事先也不知道會……”

  話沒說完,曉梅接口道:

  “未必是臨時決定的!庇√焖{小嘴一撅說道:

  “或是當事人……”曉梅沒理會她,卻接著說道:

  “譬如內中有人,先用激將之法,使霍棄惡上當,答應事先不許任何人知道,作出臨時決定的樣子,來一探古洞,不可能么?”印天藍傻了,道:

  “聽小哥分析,棄惡好像真的被人謀害的,可是誰會下這種毒手呢?小哥,你可是認為鳳陽他可疑?”曉梅平靜地說道:

  “除了你之外,其余兩個人都可疑,不過成擎天對‘神兵洞”并不熟悉,因此范場主可疑的成分就大些!”印天藍雙眉深深鎖住了,她在回憶當中種種經過。曉梅接著說道:

  “何況提議‘神兵洞’避雨的又是他,再加上他曾多余地警告霍棄惡,當心甬道內的危險!”印天藍道:

  “好心示警也算多余?”曉梅一笑道:

  “我問你,大妹,當時范場主在作什么?”印天藍想了想道:

  “他在烤只野兔!睍悦酚质且恍Φ溃

  “他若真心怕霍棄惡遭遇意外,就該叫成擎天烤野兔,自己相伴霍棄惡游洞,對不對?”印天藍無言可答,不過她總難相信范鳳陽如此陰險。曉梅當然看得出來,道:

  “好了,事情發生在多年以前,今日霍棄惡的尸骨已不存,我們還提這些干什么!

  印天藍以苦笑為應,心頭卻遮上了一層陰影。別看曉梅話是這樣說,心中卻另有個辦法,她對范鳳陽有說不出究竟是為什么的厭惡和懷疑。突然她記起身旁帶著的一件東西,立刻試探的說道:

  “大妹,究竟這沉黑的絕崖有多深?”印天藍頭一搖道:

  “沒有人知道!睍悦沸Φ溃

  “當年沒人下去過?”印天藍頭一搖道:

  “先父和霍伯父,都曾以火把拋入其中,直墜不停,火把沒落到崖底就已熄滅,人又怎能下去?”曉梅星眸一轉道:

  “我也好奇,到崖邊看看可好?”印天藍無可奈何,微頷著頭,走在前面。她們高擎著火把,走得又慢,因此不慮失足。

  當到達那無底的深淵時,印天藍突自心底生出寒意,全身不由地一陣顫抖,火光下,曉梅看到她臉色全變了,曉梅四顧,找了一塊拳大的石頭,扔進深淵!石頭碰撞滾墜,發出怪聲,久久始停。曉梅微吁一聲道:

  “好深呀!”印天藍腦海中,時正映現著昔日眾人在此尋覓霍棄惡的往事,一點一滴如在眼前,但那人何在,生死成謎。

  曉梅這時探手囊中,取出一只高三寸長余寬的金盒,道:

  “大妹,你想不想很清楚地看這深淵之底?”印天藍怪笑道:

  “當然想,可是誰有這種辦法?”曉梅道:

  “我既然問你,自是有辦法可想!庇√焖{瞥了曉梅一眼道:

  “是什么辦法?”曉梅不答,只說道:

  “有不用的汗巾么,給我一條?”這句話,說的突如其來,竟使印天藍粉頰泛上桃花。汗巾,等于是今日仕女們用的手帕,極為平常?墒窃诋敃r就不同了,女孩子們所用的汗巾,因為它曾貼身收藏,拭過她們的粉頸、雪額、雪膚,又豈能給男人看到?吹揭延X可羞,想要,那……那太“那個”了。不過也盡多有以汗巾贈給男子的女子,并且還十之八九并非贈給自己的家人,而是那恩重情深的心上人!就因為如此,在印天藍心目中俊秀恰逸的曉梅,突然向自己討要貼身的汗巾,這是何等的羞人,又何等的情趣。

  印天藍半羞半欣喜地,探探手,取出那香噴噴、熱烘烘、軟綿綿、滑溜溜的絲巾,垂著頭,悄悄遞了過去。不解風情反倒大煞風景的曉梅,什么時候解釋不好,偏偏就在這個空當,一張臉罩著肅穆,道:

  “你注意看,我用汗巾,緊裹上這塊石頭,再澆上點怪東西,一點就著,會發出熊熊火焰,風吹不滅,拋下深淵,直墜其底!彼呎f邊作,幾乎把印天藍的肺都氣炸了!

  印天藍欲賭氣拖回汗巾來,曉梅業已從身畔取出一只扁圓銀瓶,將瓶中墨般液汁澆在緊裹石頭的汗巾上,頓時一般奇特的味兒沖入鼻中,印天藍退步不迭,并很快地從右袖中,抽出另一條小些的汗巾,掩住口鼻道:

  “這是些什么東西,好難聞呀?”曉梅一笑,沒加說明,只伸手將汗巾包兒就火把點燃,果如曉梅所言,汗巾發出烈火,并絲絲作響。曉梅沒有看印天藍,道:

  “快,注意往上看!痹捖曋,曉梅將火把插于就地,拉著印天藍的左臂走近深淵邊沿,將“火汗巾包兒”拋落后,又道:

  “可要小心點,否則萬一失足,就是當年霍棄惡的故事重演了!边@話,使印天藍怦然驚心!

  她倆小心地注視著那下墜迅捷的火團,因火團的光奇亮,沿途所經,狹谷山內怪壁峭巖,無不看得清楚!!好深好怪的絕崖!終于,火團停了,相隔崖頂,約為箭遠深度!曉梅開口了,道:

  “大妹,看出了怪異的地方么?”印天藍喁了一聲道: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