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斷腸刀|第一章 古剎南北二霸天

  兩株高可參天的古槐樹,遮住了一座半塌古廟的部份山墻,陰影使這座半塌古墻,顯得越發陰森。

  秋風秋雨,天地間一片蕭煞凄涼!人夜,月隱,人靜。只有高插在古廟墻頭上的那七盞燈籠,隨風搖曳。

  燈籠排列如同北斗七星,雖然談不到如何明亮,卻能使人在老遠的地方,就看到這座古廟的部份輪廓。

  是誰在這凄風苦雨的秋夜,高插燈籠?燈籠以北斗七星插排,是巧合?抑或有心?!這時,直對古廟那條深草坪沒人腰的泥濘小徑上,傳來了單調但極沉穩的步聲,越來越近。驀地,從兩株古槐樹的巨干后面,閃出兩名大漢,左邊那名大漢,濃眉一挑,沉聲對小徑上喝道:

  “來人停步報名!”小徑上有人答了話:

  “落魄書生,夜行遇雨,遙見此處燈光,所以……”話還沒有說完,右邊那名大漢,已接口叱道:

  “這條路今夜不通,回去!”大漢的叱喝聲,十分嚴厲,來人卻似沒有聽到,而小徑上深草內,已現出了來人的上半身,果是個落魄書生。書生步履未停,仍然朝前走著,左邊大漢,急又喝令“停步”,并且大踏步迎了上去,準備攔向小徑出口。

  豈料書生腳下倒是很快,就在此時,已跨出了小徑!書生體態,看來文弱,映著七盞燈籠的光色,他那張臉,蒼煞略黃,好像有病在身!

  一襲雪衫。肩頭及胸背部份,已經被雨打透,雪衫因久經風霜日曝,白色不白,灰又不灰,顏色奇特。白襪子,變作灰黃,福字履,白底兒只剩了薄薄的一層,整個人,看來是落拓而孤凄,令人挽嘆書生無用!

  書生左肩頭下,搭垂著一只竹笈,色呈碧綠。竹笈另一端,因在背后的關系,看不清是什么東西。此時,書生被左邊大漢那聲急喝的“停步”聲所驚,嚇得身軀一顫,停步不敢再前,呆立著像個傻瓜。左邊大漢,上下打量了書生幾眼,道:

  “你的耳聾了,告訴過你,這條路今夜不通,你沒聽到?!”

  書生顫抖伸出右手,指向古廟右側的大路道:

  “路還通呀!再說我也沒想趕路,是要避避風雨,這廟……”右邊的大漢,嘿嘿一笑道:“真是書呆子,天沒塌,地沒崩,好好的路怎么會不通?!聽明白,今夜大爺們在這路上有公事辦,所以不準通行!”書生應了一聲“是”,以笑臉相對著兩名大漢道:

  “那正好,我避雨……”右邊大漢,不容書生把話說完,已接口問道:

  “哦!你想進這古廟里避雨?”書生“噯,噯”兩聲,這名大漢把眼一瞪,頭一搖道:

  “辦不到,這座廟太小了,怕委屈了尊師!”這種江湖嘲諷話,書生怎會聽得懂,竟接口道:

  “在下和‘寧遠府’的黃師爺是朋友,貴差既然是辦公事,想必……”話沒說完,已惹得兩名大漢,哈哈地大笑起來。書生劍眉一皺,道:

  “此處不屬‘寧遠府’管嗎?!”右邊大漢笑聲一停,道:

  “不錯,只是大爺們卻不買他寧遠府的賬,你要是來自‘地府’那還差不多!”書生聽出受了調侃,臉一板道:“你們好大的膽?”右邊大漢,濃眉一揚道:

  “說了這半天的話,只這一句說對了,告訴你,天有多大的膽,大爺們膽就有多大!”左邊那名大漢,心性似乎善良些,接上一句道:

  “書呆子,爺們是江湖道上的綠林朋友,不是什么官差,你要是還沒活夠,現在趁早從什么地方來,回什么地方去!”書生犯了迂勁,抗聲道:

  “要是我不呢?”右邊大漢獰笑一聲道:

  “要不,你就別想活著!”話聲中,這名大漢揚起了右掌,就待切下!適時,左邊的大漢出聲相勸道:

  “老莊算了吧,和這種書呆子斗的那門勁頭,人家也許三房守著這么個寶貝兒子,轟他走遠點也就是了!”老莊才要接話,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凄涼長嘯,嘯聲起時,聽來尚遙隔里余,嘯聲落處,已不足箭遠。老莊聞聲色變,驚慌失措地急聲對左邊大漢道:

  “三爺就要到了,若是看到這個書呆子,怕不一死三口才怪,老田你快說,這件事可該怎么辦?”老田,田耕九,老莊,莊泉生。他倆在這遼東地帶的江湖上,算得是夠份量的人物。

  但當嘯聲傳到時,卻都嚇得手軟腳麻變了臉色。老莊情急之下,問老田討要主意,老田急中生智,不答老莊的問話,驀地縱身而前,出指點封了書生的穴道。然后挾起書生和那書笈,一個虎躍縱進深草叢中,隨即飛身而出,看了老莊一眼,老莊皺了皺眉頭。這辦法,莊泉生是深深不以為然,萬一不幸,若被他們最凜懼的三爺發覺,沒別的話說,等著剝皮好了!所以莊泉生皺眉之后,就要開口,田耕九卻突然肅立,神色極為恭順地對著老莊身后道:

  “屬下迎接三爺!币宦暋叭隣敗,他老莊要說的話,又蹩回腹中。

  三爺,身材修長,一張馬臉,鷹鼻,鷂眼,八字眉,白凈臉,臉上冷冰冰陰森森沒有半點熱和氣,難惹難纏。今夜八成是事情辦得順手而愉快,所以那張馬臉盡管還是拉得極長。卻有一絲絲人氣!因此對莊泉生背對他,也沒稱呼他“三爺”,更沒有施禮,竟未降罪,只是用那對鷂眼掃了莊泉生一眼!就這樣,也幾乎嚇出莊泉生的膽汁來,急忙躬身道:

  “屬……屬下給三爺您請安!比隣旉幧剜帕艘宦,揮手道:

  “大殿可都打掃干凈了,大爺就要來啦!”莊泉生和田耕九,慌不選的恭應說已打掃好了,三爺微微一點頭,揚掌擊滅了墻上那七星北斗燈,莊、田二人推開山門,恭候三爺進出。

  三爺將走過山門的門檻時,突然止步說道:

  “玩意兒可全準備好了?”莊泉生低聲下氣的答道:

  “全準備好了,黃矮子就到!比隣敽吡艘宦暤溃

  “他要有福氣,最好比大爺早到!”說著,自顧自地大踏步走進那半坍的正殿。

  莊泉生伺候這位三爺有年,在三爺性子好的時候,算得上是三爺的親信,因此現在他悄悄的跟進了正殿。殿內漆黑,伸手難見五指,豈料三爺竟能在暗中視物,那時鷂眼閃著碧芒,一掃正殿道:

  “很好,原來你們早就打掃干凈了!鼻f泉生嘻嘻地一笑道:

  “屬下豈敢偷懶!比隣斷帕艘宦暤溃

  “這里事了回去以后,我會記得提升你和田耕九的!鼻f泉生立刻恭敬地一禮道:

  “謝三爺栽培,事情是不是已經辦妥了?”三爺今夜心情好,竟答了話,道:

  “這活冤家著了道兒,如今……”話沒說完,已經想起來不該和屬下談此事,遂沉聲道:

  “還不到外面去候著大爺!”廟外己傳來田耕九的話聲:

  “大爺有諭,亮燈!”莊泉生高應一聲,正殿內亮起了燈籠火把!移時,不聞人聲,卻傳來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