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頭傻小子|第三十二章 一賭定江湖

推薦閱讀:、朕的伴讀有點兇 植物崛起 戰神,窩要給你生猴子 原來你暗戀我啊 婚心如初:總裁太會撩妻 風里雨里,我在情深處等你 英雄聯盟之榮耀崛起 師妹懶洋洋 雪鷹領主 初戀后遺癥
  恰在這時,郭曉涵已功力行圓滿,驚得脫口低呼道:“啊,圓姐姐你……”

  急呼聲中,他伸手將沈圓圓的嬌軀攬在懷里。

  只見圓姐姐櫻唇微張,鳳目半閉,嬌靨鮮紅如火。

  郭曉涵心中一驚,莫非圓姐姐走火入魔了?心念之間,忙運右掌,平貼胸前,略一運氣,“心機”暢通,又似不是……

  繼而一想,心中頓時大悟,圓姐姐是未即時將“靈石玉乳的靈氣.納入丹田內,于是關切的問:“圓姐姐,你覺得怎樣?”

  昏迷中的沈圓圓,芳心似火,粉面發燒,她只感到焦躁難耐,心施搖搖.渾身乏力,綺念陡生。

  她聽到涵弟弟的呼喚,無力的睜開了奇光閃爍的鳳目郭曉涵看得神志一蕩,心坎中頓時升起一絲蜜意,圓姐姐的這種目光。雖然奇異,但對他卻充滿誘惑。

  他情不自禁的俯首下去,在沈圓圓的耳邊低聲呼喚:“圓姐姐……”

  同時他的右手,也不自覺的撫在沈圓圓那一雙富有彈性的渾圓玉乳上。

  沈圓圓嬌軀一顫,立即發出一聲舒暢的嚶聲,她閃著奇異光輝的鳳目,再度睜開了。

  這時,在她的胴體上,在她的心蕊中,正渴求著暴力的襲擊和愛情甘露的滋潤。

  沈圓圓瞇松著鳳目,微啟著櫻唇,期待的呼喚著涵弟弟郭曉涵癡呆的注視著圓姐姐鮮紅艷麗的嬌靨,他心旌一蕩,丹田中立即升起一股欲火,他猛力吻向圓姐姐的干燥櫻唇……

  沈圓圓渴望的反臂攬住郭曉涵……

  吻已不能滿足她心蕊的渴求……

  郭曉涵得到了啟示,得到了鼓勵,她那醉人而又充滿了誘惑的顫抖嚶聲,使他不能自己……

  室內的紅燈熄了!黑暗中響著解衣的嗦嗦聲……

  這是郭曉涵第一次邁向真正的人生路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郭曉涵謹慎小心的摟著圓姐姐,為她輕輕整理著蓬亂的秀發,為她舉袖拭著鼻尖鬢間的汗水。

  同時一臉惶愧的頻頻輕吻著圓姐姐的香腮、耳朵、櫻唇。

  沈圓圓靜靜的倒在郭曉涵的懷里,雙目微閉,櫻口微張,玉頰緋紅如火。

  她仍不斷的吁吁嬌喘,吹出令郭曉涵沉醉的如蘭氣息!

  郭曉涵回想到方才那陣從未經歷過的甜蜜、快慰,他感到異常的快樂、滿足,令他回味無窮!

  但一想到圓姐姐的輾轉嬌啼痛苦呻吟,他不由在沈圓圓的耳邊惶愧憐愛的柔聲說:“圓姐姐……”

  沈圓圓一陣委屈,晶瑩的淚球,立即由兩道長長的睫縫中滾了下來。

  郭曉涵一見,頓時慌了,不由惶愧的說:“圓姐姐,都是小弟不好……”

  沈圓圓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而流著淚說:“不,這不能怪你……”

  郭曉涵想到那夜圓姐姐和波姑姑的談話,心中一動,趕緊誠懇的表白說:“圓姐姐,小弟愛你的心……”

  沈圓圓未待郭曉涵說完,立即幽怨的說:“我知道……”

  話未說完,轉身偎進郭曉涵的懷里,抽噎的更厲害了。

  郭曉涵不敢再說什么,只是愛憐的撫摸著懷中的圓姐姐,這是第一個跑進他生命里的少女。

  當他想到那夜聽到圓姐姐和波姑姑的談話時,他幾乎絕望了,但如今圓姐姐卻把她最寶貴的童貞都給了他。

  一念至此,他情不自禁的將沈圓圓又摟緊了些!

  他想到去年來送小錦盒時,圓姐姐在他的心目中是天上的仙女,圣潔的女神,他曾發誓,只要他能握一下兒圓姐姐的玉手,也就滿足了。

  如今圓姐姐已是他的妻子,自今夜起,他們將要終和現于共枕,雙宿雙飛,永遠不分離了,想到興奮處,他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倦臥在郭曉涵懷中的沈圓圓,立即仰面羞澀的嗔聲問:“你笑什么?”

  郭曉涵心中一動,趕緊俯首下去,柔聲說:“我想我們要生小孩了!”

  沈圓圓一聽,滿面羞紅,不由嗔聲說:“不害臊!”

  但是她的芳心深處,卻真的浮現出一個白胖可愛小孩的影子。

  沈圓圓將頭埋進郭曉涵懷里,幸福的笑了,偉大母愛的感召,令她一直想著有了孩子的幸?鞓。

  郭曉涵望著懷中的圓姐姐,不意又看到半解香襦的玉體,嘴角一笑,他又忍不住心旌搖搖,绔念復生了。

  因而他又輕巧的將沈圓圓的嬌軀扳正過來……

  沈圓圓微蹙彎眉,緊閉鳳目,她知道又有一陣暴風雨要來了。

  但當郭曉涵看到殷紅斑斑的被面,不由嚇了一跳,面色立變,趕緊拉過棉被,迅捷的覆在圓姐姐的身上。

  他聽得出,他的心臟從來沒跳過這么厲害,他知道他這次是真的闖了大禍了……

  當他緊張的把她放在枕頭上時,圓姐姐已疲憊的睡著了。

  郭曉涵逐漸平靜下來,因為他發現圓姐姐睡得很香甜。而他也安心的笑了!

  就在這時,窗外暗影一閃,一道快速人影,飄地飛出院外。

  郭曉涵這一驚非同小可,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他斷定來人必是輕功已達純青火候的一流高手,不然,由院外欺至窗前他豈能不知?

  因此他斷定那個人已看到或聽到他和圓姐姐燕好的情形。

  一念至此,愈加使他焦急不安!

  于是悄悄飄身下床,匆匆整好衣裝,躡步走至門外。

  他機警的游目一看,附近一片沉寂,除了湖堤傳來的輕微水浪聲,一切都是靜悄悄的。

  根據那個人走時帶起的輕微風聲,斷定他必是奔向正北。

  于是右手一拂,身形如煙,直向正北電掣追去。

  追至村外,一片原野,那里有半個人影了

  騰身飛上一株大樹,游目一看,原野也是靜悄悄的。,郭曉涵覺得奇怪,這人是誰呢?莫非是雙妹妹和古淡霞?

  繼而一想,又覺得她們絕無如此精湛的輕功!”

  驀地星目冷電一閃,面色立時大變,暗呼一聲不好,展開輕功,直向小院電掣撲去。

  他一時大意,竟中了那個人的“調虎離山”之計,這時在睡夢中的圓姐姐,必已生命難保!

  來至院前,飛身進入,舉目一看,脫口一聲輕啊,人已完全驚呆了。

  他原已扣好的房門,這時不知被誰打開了!

  郭曉涵忙一定神,大喝聲中,飛身撲進房內。

  轉首向內室一看,只覺腦際轟然一響,宛如天翻地覆,身形一連幾晃,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只見江姑姑神色平靜,黛眉微蹙,正立在床前靜靜的望著蜷臥在被中的圓姐姐!

  由于郭曉涵那一聲大喝,疲倦睡去的圓圓也被驚醒了。

  圓圓睜眼一看,見立在床前的竟是媽媽,心中一陣惶愧,脫口戚呼,伸臂抱住母親,立即嗚咽的哭了起來。

  芙蓉仙子伸手攬住女兒,慈愛的撫摸著圓圓蓬亂的秀發,她不知道應該安慰她,還是責備她。

  她轉首望著跪在地上的郭曉涵,依然親切的低聲說:“涵兒,快起來……”

  郭曉涵仆伏在地,惶愧的顫聲說:“涵兒不肖,請姑姑責打我吧!”

  芙蓉仙子黯然一嘆說:“涵兒,這是天意,姑姑不怪你們……”

  話未說完,圓圓已抽噎著說:“媽,圓圓不喜歡涵弟弟,我要去觀音庵落發!”

  郭曉涵一聽,面色立變,星目中頓時急出淚來。

  芙蓉仙子不由笑了,知道女兒說的不是真心話,因而忙安慰圓圓道:

  “圓圓,不許胡說,你不是也自認這是命嗎?”

  圓圓聽得一楞,她不知道母親怎么會知道這句話。

  郭曉涵想到方才的一切,已盡被姑姑看在眼里,惶愧的俊面上頓時通紅。

  芙蓉仙子一面為愛女拭淚,一面對郭曉涵說:

  “涵兒,快起來,姑姑還有要緊的話對你說,你再不起來,姑姑要生氣了!

  郭曉涵只好怯怯的起身立在一旁,垂首不敢看江姑姑。

  芙蓉仙子見郭曉涵已經起來,始對懷中的愛女說:

  “圓圓,你也快些起來吧,我去準備一些點心,吃了還要去辦事!

  說罷,隨即走出房去。

  郭曉涵感到非常不解,不由舉目看了圓圓一眼。

  恨在被中的圓圓正微合薄嗔,輕蹙黛眉,不勝嬌羞的向他招手。

  郭曉涵頓時會意,機警的看了廚房一眼,快步向圓姐姐走去。

  圓圓未待郭曉涵身形站好,立即焦急的悄聲問:“媽媽什么時候回來的?”

  郭曉涵茫然搖了搖頭,也悄聲說:

  “小弟也不知道姑姑何時回來的,待我發覺窗外有人,姑姑已經飛出院去,等我回來,她已先在室內了!

  圓圓想到羞人處,立即紅著臉埋怨的說:

  “都是你不好,給我飲下那么多的靈石玉乳!

  郭曉涵立即分辯說:“我怎么知道……”

  圓圓一聽,立即連連揮手,阻止郭曉涵再說下去:“別說好了,你快出去吧!”

  由于江姑姑并沒有責備他們,郭曉涵緊張不安的心,早已平靜下來,這時見圓圓揮手催他走,反而嘻皮笑臉的在床沿上坐了下來。

  圓圓一看,頓時急得粉面通紅……

  就在這時,廚房內已傳來江姑姑的聲音說:“涵兒,來把點心端去!”

  郭曉涵一聽,趕緊起身跑了出去。

  圓圓一看郭曉涵緊張相,不由偷偷笑了。

  她一面匆匆整理著衣裙,一面回憶那種痛苦而又甜蜜的滋味,但一想到涵弟弟的傻勁兒,又不由羞澀的搖了搖頭。

  就在她整理好秀發的同時,郭曉涵已將點心端了進來。

  圓圓一見郭曉涵心中甜甜的,不由深情的膘了他一眼,她在想:“這也許就是新婚小夫妻們應有的感覺吧!”

  郭曉涵一見,立即向她施了個眼色。

  圓圓定睛一看,媽媽已端著香茶走進來了,于是趕緊低下頭去。

  芙蓉仙子老經世故,早將兩小的眼神看了個清楚,只是她佯裝未見罷了。

  而她心中的快樂欣慰,絕不次于郭曉涵和圓圓。

  因為她一直擔心愛女不能為她了卻自己的心愿,現在她總算放心了。

  尤其看到兩小的濃情愛意,更令她感到對得起死去的渭濱哥和卿姐姐了,她總算了卻對渭濱哥的一番愛心。

  雖然她自己因為偶然的不幸,而不能與郭渭濱共偕白首,但是她的親生愛女,能嫁給他唯一的兒子,多少也補償了她的一些遺憾。

  心念之間,愛女圓圓已將她手中的茶接了過去。

  三人落坐,靜靜的吃著茶點。

  芙蓉仙子不先說話,郭曉涵和沈圓圓俱都不敢先問她為何突然回來的原因。

  郭曉涵不時偷看沈圓圓,沈圓圓也不時偷看媽媽,兩個人都有些食而不知其味。

  芙蓉仙子早已看出兩個人的心意,于是沉聲問:

  “你倆可是覺得我回來的太過突然嗎?”

  郭曉涵和沈圓圓相互看了一眼,依然垂頭吃著點心,俱都不敢表示意見。

  芙蓉仙子看了他們倆一眼,似乎不愿再問,繼續說:

  “你們倆快吃,吃完了我們還要去豐漁村蕭老英雄家!”

  郭曉涵和沈圓圓同是抬頭,不解的齊聲問:“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芙蓉仙子一等兩人吃完,故意平靜的說:“有人遇見了古大!

  郭曉涵一聽,星目突然一亮,不由急聲問:“姑姑,在什么地方?”

  邊說邊猛的由椅子上立起來。

  笑蓉仙子望著郭曉涵,平靜的說:“你先坐下來,聽我說完,再去不遲!

  郭曉涵強捺心中焦急,再度坐下來。

  沈圓圓睜大一雙鳳目,也驚異的望著母親。

  芙蓉仙子黛眉一蹙,黯然問:“你們可是以為我去了‘觀音庵’?”

  說此一頓,舉目看了一眼不敢表示意見的郭曉涵和沈圓圓,接著戚聲說:

  “告訴你們,我是去了靈王墓,我要向死去的渭濱哥,和素卿姐姐禱告,祈求他們暗中保佑,讓涵兒此番前去舟山,化險為夷,順利手刃仇人……”

  話未說完,沈圓圓已是鳳目淚下,而郭曉涵早已泣不成尸。

  芙蓉仙子鳳目噙淚,滯呆的望著桌面,繼續說:

  “也許是他們英靈有知,就在我默默禱告的同時,林外遠處驀然傳來一陣衣袂破風聲,根據破風聲的速度,我斷定那人盡是個輕功平平的人。

  那時天已入暮,我即循聲追去,出得松林,才發現那人身影極為熟悉,追至近前一看,竟是蕭老英雄的兒子蕭大呆……”

  郭曉涵一聽,頓時想起今天豐漁村時,果然沒有看到蕭大呆。

  又聽芙蓉仙子說:“蕭大呆看到我時,焦急的面孔上立即顯得很興奮,他當即告訴我,他由估嶺回來,路經河河,偶然發現一艘小船的艙窗內,探出一個蒼發馬臉的瘦削人頭來。

  當時蕭大呆并未注意,但那老人卻在縮頭進內時,曾仰臉察看天色,大呆這才看清楚竟是一個邪眼,缺耳的人……”

  郭曉涵未待芙蓉仙子說完,立即插嘴忿聲說:“沒錯,那就是狠毒的吊客古大海!

  芙蓉仙子依然平靜的說下去:“蕭大呆雖沒見過古大海,但聽他父親談起過,因而心中一動,立即暗中跟蹤下去,小船行至松桃小鎮時,太陽尚未落山,小船便不走了!

  大呆心知有異,急忙向回疾奔,他要把這個消息盡快的告訴他父親……

  沈圓圓黛眉一蹙,不解的問:“照蕭大呆所說的相貌,應該是古大海無疑了,可是古大海為何不退自回葦林堡,而竟悄悄的進入潯河,停泊在一個小鎮上呢?”

  芙蓉仙子說:“這就是令人費解之處……”

  郭曉涵星目一亮,似乎想起什么,不由急聲說:“姑姑,古大海停泊在小鎮上,必是想在回葦林堡之前,再去一次靈王墓!

  芙蓉仙子不解的問:“何以見得?”

  郭曉涵忙解釋說:“古大海在靈王棺前盜得雙劍,但又被恩師暗中截走,他一定心有不甘,墓中珍物,盡被他看在眼中,也許他會趁機再去……”

  芙蓉仙子未待郭曉涵說完,立即插嘴說:

  “這可能只是原因之一,據我判斷,他主要的動機,仍在報仇!

  郭曉涵和沈圓圓不解的問:“報仇?他找誰報仇?”

  芙蓉仙子肯定的頷首說:“一是浪里白條蕭老英雄,一是我們母女!

  郭曉涵一聽,不由哈哈笑了:“那他真是飛蛾投火,自己找死!”

  芙蓉仙子見郭曉涵神情激動,因而提醒他說:“涵兒,古大海陰險狡獪,狠毒無比,他如果敢來找我,必是自信武功有勝我之處,否則,他也不會前來自討沒趣!

  郭曉涵再難強捺怒火,立即大聲說:“他不要找我們,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邊說邊由椅子上立起來。

  芙蓉仙子看了一眼門外的夜空,也立起身來說:“天色已黯,我們可以去了!

  說罷,三個人分別將門窗鎖好,飛身縱出院外。

  芙蓉仙子看在眼里,故意對郭曉涵說:“涵兒,和你圓姐姐一塊兒走吧!”

  說罷,翠袖一拂,身形如煙,沿著湖堤,直向正北馳去。

  郭曉涵滿腹怒火,恨不得插翅飛至松桃鎮,這時一聽姑姑的吩咐,不由轉首一看,面色立變,心中怒火,頓時全消。

  只見圓姐姐黛眉微蹙,纖手撫著小腹,一雙鳳目,正含羞帶嗔的望著他。

  因而心中一驚,急忙走了過去,伸臂攬住沈圓圓,焦急在切的低聲問:“圓姐姐你?……”

  沈圓圓一看郭曉涵關懷焦急的神情,芳心一甜,立即羞澀的搖了搖頭,悄聲說:

  “沒什么,只是有一些痛……”

  郭曉涵既憐愛,又心疼,轉首再看江姑姑,早已走得沒有了蹤影,因而焦急的說:“圓姐姐,讓小弟挽著你走吧!”邊說邊挽起沈圓圓的玉臂,盡展輕功,直向正北追去。

  沈圓圓心中一甜,也不推拒,依偎著涵弟弟,同展輕功,向前疾馳。

  兩人只覺耳邊風聲呼呼,大地旋轉,景物倒逝,速度之快,捷逾電掣風馳。

  沈圓圓驚訝的望著涵弟弟,因為她發覺郭曉涵的輕功至少進步了數倍,也斷定他的功力必然大增。

  郭曉涵也同樣的在驚訝自己輕功,已臻爐火純青之境,因而在忿怒焦急之中,也有著一絲興奮。

  村外一片黑暗,僅僅深藍色的夜空上,閃爍著明亮的星星。

  而前面那一道極速的嬌小身影,眨眼間便追上了。

  沈圓圓定睛一看,正是母親芙蓉仙子。

  芙蓉仙子見郭曉涵身形之快,不由暗吃一驚,心說:“這孩子的功力真是一日千里,駭人聽聞!

  郭曉涵追上江姑姑,身形頓時放慢下來,三道身影,宛如三縷輕煙,沿著湖堤向前疾馳。

  片刻,黑影中的豐漁村,已隱約可見。

  郭曉涵不解的低聲問:“姑姑,我們還要去蕭老英雄家嗎?”

  芙蓉仙子忙回答說:“我們最好邀他一同前去!

  說話之間,已抵豐漁村前。

  三人放慢身形,郭曉涵也松開了沈圓圓。

  來至浪里白條院外,發覺院內漆黑,一片寂靜。

  三人俱都發覺有異,以浪里白條和柳無雙的功力,即使在睡夢中,亦能發覺三人極速的衣袂破風之聲,而出來察看。

  芙蓉仙子黛眉一蹙,故意輕咳了一聲,當先飛上房面。

  郭曉涵和沈圓圓緊跟而上,三人同時游目下看,發現“浪里白條”和柳無雙的房前窗門,俱都虛掩著。

  芙蓉仙子懊惱的說:“涵兒,古大?赡芤呀泚磉^了!

  郭曉涵一聽,眉透煞氣,切齒閉唇,焦急的游目四顧……

  驀然一聲隱約可聞的蒼勁暴喝,逕由西北原野黑暗中隨風飄來。

  接著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郭曉涵一聽,劍眉如飛,星目射電,張口發出一聲直上夜空,震撼四野的忿怒長嘯。

  嘯聲一起,身形一躍數丈,宛如臨空大鵬一般,直向暴喝處飛去。

  芙蓉仙子心頭一震,即對圓圓說:“圓圓,我們快去,蕭老英雄與人對掌了!

  說話之間,挽起沈圓圓,緊隨在郭曉涵身后馳去。

  就在兩人起步的同時,西北黑暗中,已傳來一聲清脆悠揚的長嘯。

  沈圓圓一聽,即對芙蓉仙子說:“媽,不會錯了,雙妹妹在發嘯呼應!

  說話之間,西北黑暗中,摹然響起一陣哈哈狂笑。

  “蕭猛,多年來我們都是棋逢對手,想不到今夜你也居然被我一掌震退了六步……哈哈……”

  笑聲未落。

  再度暴起“浪里白條”的怒極大喝道:“古大海,你少賣狂,今夜你的忌辰到了,你再接老夫一掌試試!

  喝聲甫落,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電掣飛撲中的郭曉涵,舉目一看,只見前面干枯的稻田間,一團滾滾煙塵,疾旋直升半空,一道人影,踉踉蹌蹌的退開了。

  “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那個人是蕭猛。

  煙塵之中。

  驀地暴起一聲大喝:“老匹夫,納命來吧!”

  大喝聲中,缺耳、邪眼、馬臉灰袍的古大海,已飛身撲出,突舉右掌,猛向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蕭猛劈去。

  就聽一聲嬌叱,紅影閃動。

  刺目電光一閃,柳無雙的日華劍已向古大海的身前遞到,快如電掣,一閃而至。

  古大海心中一驚,疾剎沖勢,暴退一丈,一雙邪眼驚訝的望著柳無雙。

  立在一旁的牛奔立即大聲說:“獨耳邪眼賊,你別神氣,我涵哥哥一來,馬上叫你死翹翹!”

  就在這時,郭曉涵已凌空飛到,震耳厲聲大喝:“古大海納命來!

  大喝聲中,早已蓄滿十成功力的右掌,猛然舉了起來……

  說話聲中,芙蓉仙子已嬌聲喝道:“涵兒,留他一個活口!

  “口”字甫落,郭曉涵右掌已經劈出。

  郭曉涵情急之下,硬將掌風壓低了八尺。

  轟隆隆……一陣地動山搖,震人心弦的霹靂暴響,塵砂彌空,勁風激蕩,歷久方息。

  人影閃處,芙蓉仙子和沈圓圓已經趕到,齊向在坐地調息的浪里白條奔去。

  郭曉涵劍眉如飛,星目電射,鐵青的俊面上充滿了殺氣,注定退至二丈以外的古大海,緩緩向前逼去。

  同時他咬牙切齒的恨聲說:“古大海,你這陰險狠毒的狗賊,今夜小爺要將你一掌擊成粉碎,以慰先父在天之靈!

  獨耳吊客古大海被方才那一聲霹靂巨響驚呆了,瞪著地下方圓近丈的大土坑,再看郭曉涵充滿殺機的俊面,直驚得肝膽俱裂,魂飛天外。

  芙蓉仙子急忙由懷中取出一粒靈丹,先讓蕭猛服下調息,同時命沈圓圓、柳無雙和牛奔在一旁小心防護。她轉身向場中走了幾步,舉目一看,發現在面如死灰的古大海身后三丈處,尚立著兩個紅衣老道,和一個彪形大漢。

  那兩個紅衣老道,俱都身背長劍,一個面黃肌瘦,一個禿眉凹眼,一望而知,俱非善類。

  彪形大漢一身褐色勁裝,手持著一對護手鉤,濃眉環眼,方口虬須,也不像個善良之輩。

  芙蓉仙子極快的掃視了全場一眼,只是沒有看到古大海的妻子賽貂蟬,她首先對已逼近古大海的郭曉涵沉聲說:“涵兒,讓他說清楚了再殺他不遲!

  郭曉涵聞聲停止前進,星目望著古大海,不由冒出火來。

  古大海雖知今夜難逃一死,但是他仍希望死里逃生,只要能逃回葦林堡,便一無所畏懼了。

  這時他對自己不回葦林堡而先來尋仇的舉動,感到非常后悔,于是強自一定心神。望著芙蓉仙子冷冷的問:“你們要我說什么?”

  芙蓉仙子冷冷一笑,沉聲說:“古大海少裝糊涂,說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

  彪形大漢和兩個老道已是滿面怒容,緩步走到古大海的身側。

  古大?戳死系赖纫谎,蒼白的老臉上立即掠過一絲獰笑,搖了搖頭說:“老夫不明白!”

  郭曉涵一聽,殺機再起,厲聲喝道:“老狗不說,小爺就殺了你!”

  厲喝聲中,飛身向前撲去。

  就在郭曉涵身形前撲的同時,那兩個老道和大漢已同時拔劍揮鉤,齊向郭曉涵刺來。

  郭曉涵冷冷笑道:“鼠輩找死!

  “死”字剛一出口,身形電旋,右手已屈指彈出。

  就聽三聲問哼,老道和大漢的穴已同時被制,三個人高舉兵刃,張口瞪眼,動彈不得。

  古大海見機不可失,一聲不吭,轉身飛奔,落荒而逃。

  郭曉涵大聲喝道:“老狗回來……”

  大喝聲中,身形如煙,掠過上空,直落在古大海頭前,右袖蓄滿神功“柔”字訣,猛向古大海揮出。

  古大海一聲驚叫,立被一股巨大無比的潛力推了回來,身子像滾繡球似的滾回了原地。

  古大海被滾得鼻青臉腫,滿身泥污,天旋地轉,眼冒金星,他自認為在舟山苦學一年,功力業已大進,沒想到郭曉涵的功力更是高絕的駭人。

  他坐在地上狠命的搖了搖頭,深深喘了口氣,兩手撐地,目光怨毒的望著臉上充滿殺氣的郭曉涵。

  芙蓉汕子微豎黛眉,怒聲問:

  “古大海,你是怎樣發現郭大俠隱身在靈王墓的,又怎樣進入古墓向郭大俠下手的,為何點斃奄奄一息的‘獨角獸’史有余,快快從實說出來,郭曉涵會給你一個痛快,否則……”

  古大海突然轉頭,望著芙蓉仙子怒聲說:“否則怎樣?”

  郭曉涵搶先厲聲說:“要你知道分筋錯骨的厲害!”

  古大海冷冷一笑,故意邪眼望著被點了穴道的老道和大漢,威脅他說:

  “你小子不要得意,你殺了我古大海沒有什么了不起,須知南海怪杰和泅島真的衣缽弟子,今夜被你點了穴道,你已注定死路一條!

  郭曉涵一聽,頓時想起至今毫無消息的恩師來,因而殺機頓起,仰天一聲狂笑,接著叱道:“莫說點了他們的穴道,就是殺了他們,小爺又有何懼!”

  說話之間。

  已飄身至老道和大漢身前,突舉右掌,五指如鉤,掌影過處,叭叭連聲,凄厲刺耳的慘叫聲中,血漿激射,蓋骨橫飛,兩個老道和大漢已同時某倒在地上。

  郭曉涵不躲不避,已被血漿濺得滿臉滿身,益發顯得凄厲怕人,望之令人不寒而栗。

  芙蓉仙子等和聞聲睜開眼睛的蕭猛,俱都看得心中大驚,面色突變。

  古大海沒想到郭曉涵毫不懼怕海外三怪,直嚇得張嘴瞪眼,面如死灰,臉上豆大的汗球,籟籟的滾了下來。

  郭曉涵舉掌擊斃了老道和大漢,再度仰天一陣狂笑,舉步向古大海逼去,同時厲聲問:

  “獨耳賊,你如果再敢支晤半句,小爺便先斷你的一雙手臂!

  古大海知道郭曉涵的神志已近瘋狂,嚇得他急忙顫聲說:“我說,我說……”

  就在這時,兩道嬌小身形,逕由漁村方向電射馳來,接著響起古淡霞的惶恐急呼道:

  “涵弟弟停一停,涵弟弟停一!

  急呼聲中,毒娘子和古淡霞已飛身趕到。

  古淡霞一見畏縮在地上的古大海,身形未停,一直撲了過去,同時情不由己的哭喊著說:“爹、爹……”

  郭曉涵一見,頓時大怒,喝聲暴道:“站遠些……”

  暴喝聲中,突然轉身,振腕劈出一道色猛無濤的潛力,直向飛撲而至的古淡霞卷去。

  古淡霞一聲尖叫,嬌軀已被一股巨大潛力卷起。

  芙蓉仙子、毒娘子、柳無雙、和沈圓圓同時一聲驚呼,飛身撲了過去。

  古淡霞落下的身軀,首先被芙蓉仙子接住,她哭喊一聲“姑姑”,立即偎在芙蓉仙子的懷里哭了。

  毒娘子和柳無雙、沈圓圓一看古淡霞沒有受傷,俱都將一顆緊張的心放了下來。

  而坐在地上的古大海邪眼兇光一閃,一聲不吭,猛然躍起,乘郭曉涵望著傷心的古淡霞出神之際,舉掌猛劈郭曉涵的后背。

  郭曉涵聞風知警,突然轉身,暴喝一聲:“狗賊找死”以掌化劍,閃電封出,直削古大海劈下的右臂。

  古大海自知必死,不如和對方同歸于盡,一見郭曉涵舉掌封來,立將真力運足十成,猛壓下去。

  郭曉涵一聲冷笑,鐵掌一削,克嚓一聲輕響,古大海痛極慘叫,右臂立被削斷,蹬蹬退了幾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古淡霞一見,哭得更厲害了。

  郭曉涵劍眉如飛,眼布紅絲,箕張著右掌,直向古大海身前走去,同時咬牙切齒的問:

  “古大海,你說不說?”

  古淡霞望著渾身鮮血,痛苦萬狀,老臉上汗下如雨的古淡霞,大聲哭著說:“快說吧,你快說吧,嗚嗚……”

  古大海黯然一嘆,痛苦的點了點頭,喘著大氣說:“好,我說、我說……"芙蓉仙子等聞聲俱都圍了過來,僅留牛奔在守護浪里白條。

  郭曉涵見古大海已經答允,立即遙空彈指,止住了古大海斷臂流血處的穴道。

  古大海垂頭喘息了一陣,始抬頭望著古淡霞說:

  “霞兒,你現在和白河寨的‘毒娘子’處在一起,使我想起你并不是我的親生女兒,但我對你總算有十多年的教養之恩,希望你在我未死之前,答應我一個要求……”

  古淡霞知道古大海今夜絕無活命希望,想到自己有記憶以來,就喊他父親,多少總有一點情份,因而立即哭著點了點頭。

  古大海痛苦而又欣慰的看了古淡霞一眼、垂頭繼續說。

  “我對你沒有什么苛薄要求,只希望在我死后,將我的尸體就地埋葬了!

  古淡霞一聽,竟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纖手掩面,顫聲哭著說:“涵弟弟一定會答應我這樣做的……”

  古大海緩緩抬起頭來,陰毒的望著郭曉涵,嘴角立即掛上一絲獰笑,冷冷的說:

  “你大可不必問他,就連罪魁禍首史有余,他尚且找塊破棺蓋將他掩埋好,難道他還真忍心讓老夫曝尸荒野不成?”

  芙蓉仙子和郭曉涵聽了古大海的話,心頭不禁同時一震,芙蓉仙子搶先急聲問:

  “你是說殺害郭大俠的是獨角獸史有余?”

  古大海詭譎的搖了搖頭,僅簡單的說了兩個字:“不是!”

  郭曉涵心中一驚,不由怒聲問:“是誰?”

  古大海冷冷一笑,陰惻輕蔑的說:“就是老夫本人!

  郭曉涵心中一痛,殺機突起,厲喝一聲:“那我就殺了你!”

  厲喝聲中,急上兩步,右掌猛的舉起。

  芙蓉仙子立即低喝道:“涵兒……”

  郭曉涵聞聲止步,知道江姑姑要強忍心中刀割般的痛苦,是要問個水落石出,于是布滿血絲的星目,注定古大海,厲聲喝道:“快說!”

  獨耳吊客古大海由于臂上已止住痛苦,因而態度又猙獰蠻橫起來,冷冷一笑,輕蔑的說:“郭曉涵,你小子別神氣,我今夜固然是死定了,但是你小子的死期也為期不遠,須知你殺了‘海外三怪’的徒弟,他們絕不會放過你……”

  話未說完,郭曉涵仰天一聲狂笑道:“海外三怪,為害武林,一生作惡多端,人人得而誅之,莫說他們三怪不放過小爺,就是他們肯放過小爺,小爺也絕不會放過他們!

  古大海一聽,邪眼輕視的望著郭曉涵,馬臉上立即掠過一絲不屑的冷笑。

  郭曉涵一見,頓時大怒,于是震耳一聲大喝道:“你以為我不敢為武林除害嗎?”

  喝聲甫落,突然轉身,兩臂一圈,注定三丈外的一方巨大紅色砂石,雙掌運足“佛光神功”,振腕同時推出。

  郭曉涵連番飲食靈石玉乳,加之初與沈圓圓纏綿交合,陰陽交泰,身心舒展,功力驟增數倍,只是在場之人尚不知道罷了。

  只見郭曉涵兩手掌心中驟然毫光一閃,立即化作一團滾滾白氣,疾如電射,直向那一方紅紗巨石擊去!

  就聽轟隆一聲霹靂暴響。

  砂石飛射,劃空銳嘯,紅煙激旋,彌漫半空……

  燥烈余聲,久久不絕,夜空之中,繁星盡沒……

  遠處通通連聲,空中石塊如雨瀉落,地面上到處閃著石塊落地相擊的點點火星……

  古大海呆了,芙蓉仙子等也怔了,郭曉涵也傻了。

  盤膝坐在地上的蕭猛,張大了一雙虎目,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同時他也恍然大悟,“獨醒子”何以要在一年后,才命郭曉涵去舟山的原因。

  古大海首先黯然一嘆,神情極為頹喪的說:“看來他們的計劃難于實現了!

  郭曉涵一定神,立即沉聲問:“什么人的計劃?”

  古大海立即警覺自己失言,故意冷冷一笑說:“這不是老夫要回答的問題!

  郭曉涵頓時大怒,厲聲說:“那么你快說如何發現先父隱身在古墓內?”

  古大海依然倔強的說:“你如此疾言厲色,老夫一概不知道!”

  郭曉涵星目冷電一閃,急上兩步,正待戟指去點古大海的穴道,古淡霞已急得大聲說:

  “快說吧,你不要自討苦吃!

  因而黯然一嘆,深沉的說:“方才老夫說白兔湖主‘獨角獸’史有余是罪魁禍首,是因為老夫在那一天中午,偶而看到史有余行動鬼祟,因而發現郭渭濱隱身在古墓中之故!

  芙蓉仙子和郭曉涵一聽,俱都恨透了史有余,果然一切禍源是由他一人引起。

  古大海略一沉思,繼續說:“自從我們‘湖海五獨’得知在那一帶發現芙蓉仙子江女俠的行蹤之后,老夫便日以繼夜的在那一帶搜尋。

  那一天,老夫在靈王墓的松林外面休息,忽然發現‘獨角獸’史有余手中拿著一鐵鉆,悄悄飄進了林內,當時老夫也急忙躡手追了過去,為了免得被史有余發現,不敢縱躍飛奔,是以進入靈王墓地后,史有余已不知去了何處。

  老夫心中一急,立即登上了株高的大松樹了望,四野一目了然,但卻沒有史有余的影子,因而老夫斷定史有余仍在墓地內。

  于是我守株待兔的坐在松樹上暗中等候,一直到太陽快要落西山,仍未見‘獨角獸’再現行蹤,就在這時,墓地中突然響起一陣軋軋的響聲……”

  郭曉涵一聽,知道是父親開啟空墳后門的聲音,同時,他也斷定當時史有余正在隧道中繼續悄悄向前開鑿。

  古大海繼續深沉的說:“……老夫當時頗感奇怪,就在那軋軋聲音停止的同時,墓地左面的一個大墳后面,悄悄走出一個身穿淡黃長衫的中年人。

  那人略顯灰白的頭發上,束著一方淺藍儒巾,當時由于那人背向著老夫,是以不知道是誰。

  等到那人一轉臉,老夫驚得險些由松枝上跌了下來,只見那人入鬢的劍眉,細長的俊目,挺直的鼻子,薄而下彎的嘴唇,嘿,正是失蹤多年的郭渭濱。

  老夫當時又驚又喜,早已忘了方才進入王陵的史有余,但老夫看到四十歲不到的郭清濱,十年不見,居然鬢發灰白,也足見他心靈上積壓著多少情感債!”

  古大海說此一頓,舉目看了全場一眼……

  柳無雙、沈圓圓、古淡霞和毒娘子俱都神色悲凄的靜靜聽著……

  浪里白條閉著一雙虎目,牛奔瞪著兩只大眼睛……

  郭曉涵星目含淚,劍眉微剔,嘴唇已彎成了一個弧形。

  芙蓉仙子微昂螓首,眼望夜空,珍珠般的晶瑩淚珠,一顆接一顆的滾了下來,她略顯蒼白的櫻唇,已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古大海繼續說:“當時老夫自知不是郭渭濱的敵手,因而大氣也不敢出,直到郭渭濱快如鷹隼般的飛出松林之后,老夫才飄下樹來。

  走至那座大墳后,才發覺有一座墳門,當時老夫仍不敢冒然進人,因為我知道郭渭濱的夫人‘燕趙俠女’白素卿也是一個武功厲害的人物。

  待我悄悄走入墳內,除了桌上一盞油燈之外,里面再也沒有其他人了……

  就在這時,墳門方向突然傳來一陣極速的衣袂破風聲。

  老夫心中大吃一驚,閃身躲進桌下,接著如飛進來一人,竟是去則復返的‘金錐銀彈’郭渭濱。

  郭渭濱倉促進來,并未注意,直奔高案去拿‘金錐’,老夫見機不可失,就在郭清濱經過桌前時,閃電推出一掌,當即擊中對方的丹田……”

  郭曉涵聽至此處,星目中血淚俱下,咬牙切齒的緩步向古大海走去,十指箕張如鉤,兩臂格格直響。

  芙蓉仙子依然望著夜空,強抑哭聲,悲痛的說:“說下去……”

  古大海望著逼近的郭曉涵,面色如灰,咬了咬牙,繼續說:“當時郭渭濱一聲悶哼,踉蹌退后三步,老夫趁機竄出,猛然再劈一掌,擊中郭渭濱的前胸……”

  話未說完,驀聞郭曉涵一聲凄厲嘶叫,張口噴出一道鮮血,翻身栽倒,兩掌同時推出——

  轟隆一聲大響,鮮血四射,血肉橫飛,古大海的身體在滾滾上升的塵煙中直向十數丈外片片飛去。

  眾人驟然一驚,紛紛向倒地暈厥的郭曉涵撲去,只有仰首望著夜空的芙蓉仙子,依然停立不動。

  浪里白條似乎已控制住傷勢,也和牛奔急忙走了過來。

  沈圓圓、柳無雙和古淡霞急忙挑起郭曉涵,你哭涵哥哥,她喊涵弟弟,都已嚇得亂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浪里白條雖然沒和毒娘子見過面,但卻知道她的來歷,因而吃力的說:“馬姑娘,請你快些在郭少俠的‘命門’上拍一掌!”

  邊說邊向芙蓉仙子走去。

  毒娘子的閱歷本極豐富,只是被沈圓圓等哭得亂了方寸,現在經蕭猛一提醒,立即分開牛奔和古淡霞,蹲下身去,默運真力,舒掌在郭曉涵的“命門”上拍了一掌。

  但是郭曉涵依然兩眼緊閉,毫無一絲蘇醒的跡象。

  毒娘子不知道郭曉涵已練成了“移穴功”,一看郭曉涵毫無動靜,因而焦急的滲出一身冷汗來。

  就在這時,驀聞浪里白條急聲驚呼道:“。畧A姑娘快來!”

  沈圓圓一聽,飛身撲了過去,近前一面,只見母親微昂螓首,目光呆滯,也早已暈了過去。

  于是心中一慌,哭喊了一聲“媽媽”,忙將芙蓉仙于抱住。

  紅影一閃,柳無雙亦飛身撲了過來,疾伸玉手,纖指已經點在芙蓉仙子的鼻下“人中”

  上,接著又拍了一下“命門”。

  芙蓉仙子輕輕吁出一口大氣,黯然垂首,淚下如雨,扶著沈圓圓緩緩坐在地上。

  就在這時,一聲清嘯起自村中,一道極速人影,直向他們立身處飛來。

  “浪里白條”一看,心中暗吃一驚,知道來人不是普通高手,因而焦急的說:

  “快.你們快些救郭曉涵,快……”

  毒娘子和古淡霞已經看出情勢緊急,但是她們推拿了好幾次,依然推不醒郭曉涵。

  柳無雙頓時大悟,再度飛身縱回郭曉涵身邊,疾伸玉手,連拍五掌,郭曉涵始大叫一聲,再度噴出一口鮮血。

  這時,沈圓圓已看清飛來人影,驚聲道:“來人是賽貂蟬洪丁香!”

  毒娘子和古淡霞聞聲同時一驚,但是她們倆的功力較淺,目力不足,尚不能看清楚是否真的是賽貂蟬。

  即使是浪里白條和柳無雙,也同樣的看不清楚來人的真面目,服了大量靈石玉乳的沈圓圓,功力進境之速,叮想而知,因此,幾個人都不禁有些懷疑。

  來人身法的確奇快,眨眼之間,已停身在五丈以外。眾人一看,果然是賽貂蟬!

  古淡霞一見賽貂蟬,立即情不由己的顫聲說:“娘,霞兒在這里……”

  話未說完,毒娘子柳眉如飛,媚眼圓睜,嬌軀激烈的顫抖,已緩步向賽貂蟬退去。

  賽貂蟬一見毒娘的相貌,心知不妙,但她自恃武功高絕,因而未將毒娘子放在眼里,于是看了一眼地上頭顱已被擊碎的老道和大漢,面色頓時一變。

  古淡霞見毒娘子一言不發的直向賽貂蟬退去,心中已經清楚,當初殺死親生母親的必是賽貂蟬無疑。

  一念至此,心中痛、恨、愧、悔,百感交集,美目中的熱淚,頓時流下來。

  賽貂蟬一定神,面目立變獰惡,看了地上盤膝調息的芙蓉仙子和郭曉涵,脫口厲聲問:

  “是……是是誰殺了泅島真人南海怪杰的衣缽弟子?”

  全場一片寂靜,俱都不屑的望著賽貂蟬,但沒有回答。

  賽貂蟬一見,頓時大怒,還以為眾人對她已起了懼意,而芙蓉仙子和郭曉涵由于急怒現心,正在調息,她誤以為是被老道等打傷的,因而更沒有將在場的人放在眼里。

  只見她畫眉一挑,轉首望著毒娘子,刺耳的厲聲問:

  “你是什么人?可是要自己找死?”

  毒娘子兩掌蓄滿功力,注定賽貂蟬向前逼去,她決心要一掌擊斃這個殺死母親的仇人,這時見問,不由冷冷一笑,恨聲說:“我是誰,你心里有數,想想十多年前的川中鏢師馬又良和穆金娥,你就知道我是誰了!”

  賽貂蟬一聽,面色立變,一聲厲叱,突舉雙腕,兩道寒光一閃,直向毒娘子撲來。

  古淡霞一見,嚇得脫口一聲尖呼!

  一聲嬌叱,紅影閃動,刺目電光一閃,柳無雙身劍合一,搶先撲去。

  毒娘子沒料到賽貂蟬會突撤兵刃,身形一閃,疾退五步,皓腕一揚,嗖嗖射出兩枚袖箭,直奔刀影射去。

  嗤嗤兩聲,袖箭立被擊飛,而仗劍飛來的柳無雙,已經撲至,一招“斬鳳殺羽”,日華劍閃電向滾滾如山的刀影中削去。

  “賽貂蟬”本想出奇制勝先殺了“毒娘子”,沒想到半路里殺出一個程咬金來,只覺對方電光一閃,寒氣已經撲面。

  于是暗呼一聲不好,疾剎沖勢,猛撤雙刀,但是對方出劍奇快如電,已經來不及了。

  但聽叮叮連響、火星四射,一雙精鋼鸞鳳刀,立被削為四段。

  賽貂蟬手中一輕,大吃一驚,尖叫聲中,暴退兩丈,望著橫劍停身的柳無雙,頓時驚呆了。

  柳無雙望著賽貂蟬,冷冷一笑,不屑的說:“丟掉你手中的刀柄,快些和熊夫人決斗,如非你們之間有段血海深仇,本姑娘定然不會放過你!”

  邊說邊翻腕收劍,飄身退回原處。

  賽貂蟬心頭一橫,惡念徒生,兩手一抖,刀柄盡沒土中,已向毒娘子逼去。

  賽貂蟬驀地渾身一顫,面色再度一變,她驚恐的望著毒娘子身后不遠處的一只斷臂,停身顫聲問:“那……那是誰的手臂?”

  牛奔一撇嘴,搶先回答說:“是他的!”

  說著說著,舉手一指數丈外的一顆蒼白帶血,瞪著一雙邪眼的人頭。

  賽貂蟬凝目一看,尖嚎一聲:“老娘和你們擠了!”

  尖嚎聲中,飛身前撲,突舉右掌,猛劈毒娘子的面門。

  毒娘子報仇心切,奮不顧身,左手一撩對方右掌,右手猛擊賽貂蟬的前胸。

  “賽貂蟬”神情如狂,一聲厲笑,閃電旋身,左手一個迎空虛花,右掌快如電光石火一般,擊向毒娘子的左臂。

  毒娘子大吃一驚咱知已經躲不及了,蓬的一聲,心痛如割,賽貂蟬的右掌業已擊中。

  毒娘子強鼓一口真氣,一個扭腰躬身;螓首猛然下垂。

  “蹬”的一聲,一枚毒箭,應聲射出。

  賽貂蟬那會想到對方是出了名的毒娘子,一聲慘叫,毒箭直射進右胸,通通連聲,已和毒娘子同時栽倒在地上。

  事出突然,雙方相距離又近,沈圓圓、柳無雙和古淡霞俱都無法適時援手,而浪里白條又受傷未愈,不能運氣用力,芙蓉仙子和郭曉涵也正在調息。

  古淡霞一見姐姐和義母同時栽倒,哭喊一聲,飛身撲了過去。

  恰在這時,郭曉涵已調息完畢,聞聲睜眼一看,腦際頓時閃過白河寨廳前,屠奢臨死掌斃老太婆的一幕!

  于是心中一驚,震耳一聲大喝道:“回來……”

  大喝聲中,身形就坐著的原有姿勢,直線向古淡霞撲去。

  但由于距離過近,古淡霞已將毒娘子的尸體抱了起來。

  右半邊身子已經僵硬的賽貂蟬,見古淡霞抱毒娘子而沒有抱她,因而殺機頓起,左手閃電抓向古淡霞的面門。

  郭曉涵雖已撲近,但怕傷了古淡霞,又不便施展“鐵袖遙空”和劈空掌,倉促之間,大喝一聲,中食兩指,猛力彈出。

  一縷剛猛指風,直奔賽貂蟬的后腦,“叭”的一聲,慘叫,腦漿四濺,蓋骨橫飛,賽貂蟬上身一仰,登時氣絕。

  但她抓向古淡霞面門的右手,卻在向后一仰之際,將古淡霞的如玉右頰抓了三道血溝。

  古淡霞一聲驚叫,身形騰空躍起,渾身濺滿了賽貂蟬的紅白腦漿,而她的粉處,雖然鮮血淋淋,但仍不知道她自己已經受傷。

  這時芙蓉仙子已調息完畢,和沈圓圓、柳無雙等急步奔了過來。

  郭曉涵目光銳利,他已清楚的看到古淡霞粉頰上的三道血溝,因而古淡霞身形剛剛落地,他已伸臂將古淡霞扶住,掏出手帕,為古淡霞輕拭著粉頰上的血漬。

  古淡霞有些受寵若驚,沈圓圓和柳無雙看在眼里,心中難免有些醋意,只有芙蓉仙子看得面色一變,脫口驚呼道:“啊,古姑娘受傷了!”邊說邊關切焦急的將古淡霞扶住。

  古淡霞倒在郭曉涵的懷里,不停的暗暗流淚,她覺得自己是這個人世間最命苦的人。

  自認為最疼愛她的母親,卻是殺害她生母的仇人,平素關心自己的父親,卻是生性陰毒狡獪的梟雄。

  如今剛與同胞姐姐相見不久,卻又拋下她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里,她實在是一個受盡悲慘命運作弄的人。

  現在第一次倒在心上人的懷抱里,但是她的如花嬌靨上,卻多了三道血溝。

  為她策劃婚事的姐姐死了,原本自認為并不遜于沈圓圓和柳無雙的容顏上,卻多了三道疤痕。

  她看得很清楚咱己雖然癡心癡情的愛著郭曉涵,但郭曉涵卻從來沒有愛過她,更談不上娶她為妻,共偕白首了。

  如今自己臉上又多了三道疤,只怕心愛的涵弟弟看也不會再看她一眼了。

  心念之間,郭曉涵已騰空飛起,直落在浪里白條蕭猛的竹籬院內。

  郭曉涵無心理他,飛身縱入上房門內,將古淡霞放在床上,關切的問:“霞姐姐,你覺得怎么樣?”

  古淡霞輕搖滾首,傷心的說話:“想不到我是如此的命苦!

  說著說著,淚眼望著郭曉涵,悲傷的說:“涵弟弟,我雖然決心想侍候你一輩子,可是如今弄成這個樣子,看來恐怕難以如愿了……

  郭曉涵覺得古淡霞非?蓱z,處境幾與自己相同,因而激起他強烈的同情心,一聽她的話,立刻了解弦外之音,于是親切的說:“霞姐姐,我們命運相同,遭遇相似……”

  話未說完,院中已飄然落一人,繼而人影一閃,芙蓉仙子已飛身縱進室內。

  古淡霞一見,立即坐起身來,悲凄的喊了一聲“姑姑”,接著問:“我姐姐的尸體運回來了嗎?”

  笑蓉仙子連連頷首說:“蕭老英雄正在外面準備棺木,決定明天派人去通知白河寨主!

  這時郭曉涵已燃起一盞油燈,芙蓉仙子立即將燈接過來,湊近古淡霞的傷處一看,略微寬慰的說:“還好,抓在鬢角下面,只要將頭發技巧的這一下,就看不見疤痕了!

  邊說邊根據蕭猛說的地方,在壁櫥內找出一個小白瓶來,先為古淡霞清了清臉上的血漬,又以指甲撒上一些藥粉。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沈圓圓和柳無雙也回來也,接著就是浪里白條和牛奔。

  大家關切的察看古淡霞的傷勢,而古淡霞只是流淚。

  “芙蓉仙子”見古淡霞仍在流淚,立即寬慰她說:“馬姑娘不要再難過了,淚流進傷口,極易影響藥的效力!

  古淡霞一想到玉頰上的傷口,哭得更傷心了。

  芙蓉仙子等心里明白,也知道古淡霞痛哭的原因了。

  沈圓圓和柳無雙由于同情心,和對古淡霞孤獨身世的憐憫,而決心設法成全涵弟弟和古淡霞的婚事。

  因而兩人不時覷目看郭曉涵俊面上的神色,恰好涵弟弟的俊面上也正充滿了對古淡霞的關切之情。

  郭曉涵報了父仇,無異肩頭去了一副重擔,這時一心想著前去舟山為恩師解圍,由于古淡霞受傷,因而擔心的說:“如今姐姐受傷,前去舟山的臥程,只是等霞姐姐傷愈之后再去了!

  古談霞心中一驚,立即不解的問:“為什么?干萬不要因我而誤了行期,‘獨醒子’老前輩的安危,關系著整個武林,絕不能再延期,事久生變,方才擊斃古大海夫婦之事,也許暗中另有耳目,消息一經走漏,伯葦林堡的頭領猜疑,而增加困擾!

  大家一聽,俱都贊許的點了點頭。

  郭曉涵深信數十丈內絕對無人偷窺,因而說道:“有人偷窺,當不致于……”

  芙蓉仙子也深伯行程改期,因而未待郭曉涵說完,立即插嘴說:

  “你敢斷定暗中沒有人,如果心神不靜,即使近在咫尺,也不易發覺有人!”

  郭曉涵和沈圓圓心中有鬼,芙蓉仙子雖是說者無心,但郭曉涵和沈圓圓卻是聽者有意,因而兩個人的臉都紅至耳后。

  沈圓圓更不自覺的低下了頭,郭曉涵也趕緊恭聲應是,但是大家卻是不知道他們倆為何臉紅。

  芙蓉仙子自覺說溜了嘴,急忙又說:“現在我們就依然照原定計劃行事,馬姑娘的傷勢并不太嚴重,馬姑娘一同前去,可以在船上養息……”

  古淡霞未待芙蓉仙子說完,立即插嘴說:

  “不,姑娘,霞兒決定留在堡內,為防患未然計,霞兒不宜隨同前去!

  芙蓉仙子也覺得堡中無人領導,的確是個問題。

  幾經商椎,都覺得古淡霞留在堡中,為最理想人選,一來留在堡中以便養傷,處理堡中事務,最主要的是向堡內各首領級人物溝通,說明古大海與“賽貂蟬”的死亡原因。

  留置人選確定,接下來就是找尋海外三怪,由那些人員前往。

  再次磋商后,始決定芙蓉仙子江橫波、浪里白條蕭猛、郭曉涵、沈圓圓、柳無雙和牛奔一起去島上找尋海外三怪。

  這樣一來,不但人多勢眾,力量集中,而且還可以彼此照顧,無虞后顧之憂。

  所謂兵欲善其事,其先利其器,海上作戰主要工具,當然是戰船。

  長房縮地之術,傳說而已。

  諸葛武候木牛流馬雖然流傳給后人,但也沒有催舟之能,但郭曉涵巧思,居然運用到操舟這方面。

  這種設置是在底艙裝上一口大鍋爐,鍋口密封,只有兩校竹管引出,那竹管接口處用熟牛皮扎起來,可以稍稍移動,但不會透氣。

  使用時,鍋中注入了水,底下加烈火把水煮沸,水氣由竹管中沖出,擠向船后,自然而然地推舟如飛。

  當他將這個偉大設計告訴大家后,大家都不相信,可是試驗之后,確實別具神效。

  這一來,眾人莫不稱贊他巧思。

  戰船終于出發,海上航行的生活是寂寞的,面對的是藍藍的天,一望無際水天一色,能不令惆悵。

  但是,郭曉涵一眾,并不作如是想,因為每個人都懷著一顆復仇的心,抱著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同仇敵汽的壯志,所以,他們全都藉海航時刻各自運功調息。

  唯一令人耽心的,就是對海航地勢不熟悉,恐在航路時遇遇到刮風、暗礁。

  經過三晝夜的航行,幸好未出事故,這天夜晚,終于讓他們看見了陸地。

  碧空如洗,一輪明月高懸。

  冷輝輕灑這座不知名的小島,整個的浸沉在寧靜而柔和的月色里。

  世間每一個有月的夜晚都美,但都美不過這座小島上的夜色,因為它美得不帶人間一絲煙火氣。

  說它是座小島,沒有人為它叫屈,它的確是夠小的。

  島上,除了一間茅舍之外,其他一無所有。

  有霧的日子,海船航經,迷蒙之中,誰都會把它當作一只浮沉波濤之間的大海龜,能說它不夠?

  島上,三面是奇陡如削的悄壁,只有一面,也就是正對著茅舍的一面,有一片沙灘,粒粒白紗如銀,月光灑照下,閃閃生輝,遠處看,令人幾疑銀河瀉落海中。

  久在海中航行的人,只要看見陸地,就如沙漠遇見綠洲一樣,幾個女孩子便爭吵著讓船靠過去,下船呼吸一下泥土氣息。

  郭曉涵拗不過幾個女的糾纏,再加上芙蓉仙子說項,只好點頭答應了。

  不過,他卻命水手帶著桶到島上尋找水源,如果發現,盡量替船上多補充淡水!

  當他踏上小島,登上步入茅舍臺階時,只見茅舍門跟銀光點點的沙灘之間,一塊平滑如鏡的大石上,坐著一個人。

  乍看之下,不由一楞,幾疑自己眼花。

  揉揉眼,不錯,正是自己闊別已久的師父獨醒子,不由脫口急呼:“師父!”

  不錯,此人的確是獨醒子,只是不知怎么會在這孤島上,難道傳聞被海外三怪所軟禁,此傳聞不確。

  獨醒于乍一看,見來人是郭曉涵,也不由一愕,道:“涵兒,你怎么會到此地?”

  “師父!”郭曉涵道:“不但是徒兒來了,柳無雙師妹,牛奔師弟,還有我姑姑芙蓉仙子也來了!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眾人皆如墜五里霧中。

  郭曉涵便將自己一眾前往海外,到海外三怪的巢穴,尋找師父,并欲與海外三怪一了恩怨之想法和盤托出。

  誰料,獨醒子聽后,哈哈一笑,道:“你們看我不是平安回來了嗎?你們不用去了!

  這真是一個好大的變化,郭曉涵不由怔住,道:“師父,您是否認為徒兒等功力不及,力有不殆?”

  “非也!非也!”獨醒子道:“你去把他們一起邀來茅舍,為師作一次說明,免得一人一句,問長問短!

  郭曉涵應聲“是”,轉身離去。

  竹籬茅舍,面對浩瀚海洋,襯合著青空的碧空,幾條白絮似的浮云,是一種多么脫俗超凡的優雅境界。

  獨醒子俟眾人坐定,微帶感喟的道:“自從老夫得知海外三怪返回老巢,便獨自來到海外,準備與三怪作一了斷,結果……”

  “結果怎樣?……”這話芙蓉仙子問的。

  獨醒子道:“老怪提出一項荒唐要求,誰都想不到會有如此結果!

  郭曉涵道:“師父,拜托,別說話留尾巴好不好,到底是什么要求!”

  這是一間特辟的賭室。

  稱之為賭室一點也不為過,只見數丈見方的室內,不僅賭具一應俱全,連四壁的壁畫也畫著“八仙聚賭圖”,一個個在呼哈喝六,神情栩栩如生。

  室中央一張極為精致華麗以紫檀木嵌玉石面的大八仙桌,桌上早已擺著純金鑄造的“寶缸”。

  一旁的象牙盒里,盛放著三十二顆象牙骰子。

  南海老怪、泅島真人、舟山姥姥及獨醒子各據一方,但距賭桌均有三尺左右。

  原來,這荒唐要求,就是以賭來決定勝負,所謂“成敗為王,敗則為定”,他們的決定是贏的獨霸武林,輸了就隱姓埋名,絕跡江湖。

  賭具就是骰子。

  賭的方法由每人各命一題,四人都依照命題擲骰,未達標準者,計輸一場,然后累積的點決定誰勝誰負。

  第一局由南海老怪命題,題目“一統武林”。

  什么叫“一統武林”呢?骰子又怎么擲呢?南海老怪有他的解釋。

  就是把象牙盒內的三十二粒象牙骰子放入純金的“寶缸”,最多只能搖三下,看誰搖的紅色一點最多,多的一方獲勝。

  一名侍女取來一塊看牌,上面寫著四位的大名,一個錦盒內盛有“紅寶石”。

  侍女向四人一施禮,道:“勝者由小婢在他的大名上面鑲入一粒寶石,表示得一分,負者為零分!

  題目是南海老怪出的,由他先開始。

  老怪將三十一粒象牙骰子散亂地倒在桌上,然后袍袖一卷,便將散亂在桌上的骰子丟入純金托盤中,雖是隨手一撒,卻未見一粒骰子“紅么”向上。

  這似乎是故意賣弄手法。

  他微微一笑,將純金罩扣上,伸手捧起“寶缸”,突然兩快一慢連搖了三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桌面,一伸手,道:“獨兄請揭寶罩!”

  獨醒子微微一笑,道:“海外三怪都是武林知名之士,以各位的盛名自然是手法上的真功夫取勝,在下絕對信任,不會在手腳上下功夫,閣下要在下揭杯,全是多此一舉!

  南海一怪歉然道:“是我失言,請諒!”

  語畢,伸手揭開罩杯,呈出在眼前三十二粒象牙骰子,竟然滿堂彩,全都是“紅么”朝天。

  沒有歡呼,沒有喝采,泅島真人與舟山姥姥認為這是當然的結果。

  南海老怪做了個手勢,道:“獨兄,該你了!

  獨醒子強自一笑,將托盤中三十二粒象牙骰子倒入罩杯內,反手一扣,雙手高高舉起猛搖一下,即置于桌上。

  南海老怪詫異道:“好了?”

  獨醒子微微點頭,伸手揭開罩杯,三十二粒骰子如同動都未動過,跟方才一樣,粒!凹t么”朝天,也來了個滿堂采。

  計點侍婢即將紅寶石在二人的大名上面嵌上一顆,表示各得一分。

  第二局是舟山姥姥出題,名叫“攔江奪斗”。

  這是一項高難度的賭技。

  擲骰者以聯珠手法將三十二粒骰子擊中指定目標后彈回至一塊大白綢布上,然后落入貯滿水的盆內。

  這個目標只有酒杯大小,上面涂有墨汁,當它反彈至白布時,即留下痕跡,如果沒有反彈至白布未留痕跡,即扣除一粒的成績。

  所有落人水池的骰子,都要出現“六點”,誰的六點最大,誰就是優勝者。

  武林中人誰都會使暗器,對于“回旋”手法并不陌生,難就難在控制落入水盆點數。

  二人比賽結果,三十二粒骰子都擊中指定目標反彈至白布上,舟山姥姥是二十七粒六點,四粒五點,一粒只有一點。

  獨醒子也是二十七粒六點,其余五粒都是五點,自然是獨醒子獲勝。

  舟山姥姥之所以落敗,并非賭技不如人,而是輸在后力不繼。

  女人在先天上就跟男人有著懸殊,但這種賭賽的方法是她自己提議的,輸了也不能怨天尤人。

  別看這一手賭賽,獨醒子雖然贏了,但也僅僅一股臉勝,也因真力消耗大多,額角已見汗漬。

  記點侍婢立刻為獨醒子加上一粒紅寶石。

  第三局出場的是泅島真人。

  泅島真人道:“前兩局你一勝一和占先,現在我的賭法叫‘不是冤家不碰頭’!”

  獨醒子接口道:“名字雖然難聽,相信賭法一定很別致!

  泅島真人道:“這種賭法,就是各取六粒骰子,由一方先搖,搖畢置于面前,不揭罩杯,然后由對方搖另一副寶缸,搖畢即開寶,再揭開對方的罩杯,后搖的那六粒骰子須與對手的六粒骰子要完全相同,始算獲勝,錯一粒就輸了這一局!

  語音一頓,接道:“為顯示公平起見,雙方各先后兩次,誰也不吃虧!

  獨醒子道:“好,道長先請!”

  他聚精會神地注意泅島真人的動作,更需要全神貫注傾聽骰子在寶缸內跳動聲響。

  這種特殊賂法,絕非單憑內功深厚或賭技手法精湛即可穩操勝算的,而是要兩者兼備。

  這時泅島真人已將寶缸上下搖動數次,置于桌上。

  二人同時揭開,二個托盤中全都是一二三四五六。

  接下來,是獨醒子先搖。

  彼此都是老江湖了,誰有些什么絕活,瞎子吃湯圓心里有數。

  泅島真人會“測心術”,獨醒子當然清楚,所以他在搖骰時,連他自己都不去想,隨便亂搖幾下,輕飄飄地置于桌上。

  泅島真人沒想到獨醒子會來這一手,一時方寸大亂,毫無信心,沉吟有頃,始雙手捧起寶缸,用力搖了三下。

  兩人同時揭開罩杯,獨醒子是雙二、雙四、雙六,泅島真人是六!凹t四’期天。

  三局結果,海外三怪二負一和,他們遵守失敗的承諾走了,所有的恩怨也一筆勾銷了。

  海外三怪已息隱江湖,這舟山之行,已無必要了,一眾輕松的返航,回到葦林堡。

  這天,獨醒子忽然把郭曉涵叫來,大聲嚷道:“無雙、霞兒、圓圓,你們過來!

  三人欣然過來,問是什么事。

  獨醒子把郭曉涵一推,裝成一本正經的面孔,道:“你們三人把他分了吧,我老頭子冷眼旁觀,除了分,誰也別想獨吞!

  此話一出,有那會意的,便把目光紛投向柳無雙、古淡霞、沈圓圓三人。

  一時之間,數十道目光,一齊集中在三女身上,羞得古淡霞低聲罵道:“為老不尊,雙姐、圓姐,咱們走,別理他!

  獨醒子大笑著對芙蓉仙子道:“如何?大妹子,老夫沒說錯吧!”

  笑!哄堂大笑,偷偷的笑,郭曉涵可只能苦笑了。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就這樣遇見你 追夫連環計 旺夫小農婦 萌娘四海為家 ;ǖ男尴筛呤 美人燙手 對壘 神秘之球 漂流教室 我從修仙界來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