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下)|番外 Amor,一生的愛

推薦閱讀:、我變成了女精靈 緣來緣去:無敵狂妃 嫁個王爺是廢物 農家小媳婦(種田) 冷婚熱愛 逆天廢材:腹黑邪王心尖寵 都市兵王 我來自新東方 他的小尾巴 [紅樓]權臣之妻
  花神的精裝已經上市了。這是精裝本里的番外,熊窩連載的比較快些。為了讓買過平裝的同學也看到這個番外,所以也會發在博客上,這樣買過的同學就沒必要再買精裝了:)另外,花神的連載在熊窩繼續進行中——

  走出那家醫院時,天色已近正午。流夏抬起頭望了望天空,暈黃的日光在云層后若隱若現,像是拼命想要沖破流云的束縛卻又無能為力。

  “宮小姐,你已經懷有三個月的身孕了!贬t生剛才的話還在她的耳邊嗡嗡回響著,仿佛蜜蜂在空氣中撲騰翅膀所發出的聲音——

  這是那個人的孩子。

  所以流夏,在可以離開我的時候,千萬不要回頭。

  絕對——不要回頭。

  這是那個人對她說的最后一句話。是的,她沒有回頭。即使預感到自己會失去他時,她也沒有回頭。飛機離開羅馬上空的那個瞬間,她以為所有和他相關的一切從此都會被埋葬在心底。

  可是,此刻出現的這個小生命卻將她再次卷入了時間的漩渦之中,早已被封存的往昔種種重新如潮水般奔涌而來。攜帶著快樂,痛苦,傷害,感動,攜帶著生命中失去而無法挽回的珍貴,攜帶著一個人能夠付出的最真摯的愛意,攜帶著那些她還來不及細細體會的情感。

  波西塔諾森林里在藍天下認真畫著雛菊的俊秀少年;

  雛菊盛開的花園里和她暢快談論著古典藝術的名門紳士;

  沖入爆炸的廢墟中和她緊緊而擁的那個率性男子;

  為了她的夢想不惜下跪求人的高傲伯爵;

  以及,為了得到她而不惜使用強迫手段的——黑手黨首領。

  有時連她自己也分不清,她所認識的他究竟是哪一個。就像是透明的鉆石,看似堅硬冰冷,可每一面都會隨光線不同而散發出各異的色彩。即使是黑暗也無法遮掩它本身具有的真正光華。

  他的愛,正如同蝕骨的毒藥,在不經意間一點一點將她蠶食。毒藥永遠都有華麗的外表,魔鬼往往比高貴的天使更能引誘世人。

  她也不例外。

  只是,在被他誘惑的那一刻,失去他的命運之輪也同時開始啟動。

  或許,在這一刻,她就已經明白了。

  人生的種種,不過都是按照著命運的軌跡而行。

  命中注定她會和他相遇,所以命運安排了她再次來到意大利;

  命中注定她會和他相識,所以命運安排了她來到那座城堡;

  命中注定她會和他相離,所以命運安排了朋友手足的相繼消逝;

  命中注定她無法和他相忘,所以命運又安排了這個孩子的來臨。

  所以,她要留下這個孩子。

  這個只屬于她和他的孩子,這份上天所賜讓她永遠都不能忘記他的禮物。

  就在她快要走到小區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忽然在她身邊停下。車子里的人搖下了車窗,朝她露出了一個友善的笑容,“是宮流夏小姐嗎?

  流夏用警惕的目光打量著這個說著一口流利英文的外國青年。他有著一頭漂亮的金色頭發,但那種金色,并不是提香筆下的暖金,而是一種泛著冷冷光澤接近于銀色的淺金色。他的那雙墨綠色眼睛彎成了好看的形狀,笑起來令人如沐春風。

  “你好,流夏小姐。我是馬修!毕袷窍胍嵝阉裁,他又笑著補充了一句,“西西里的馬修!

  她的瞳孔微微一縮,身體驀然僵在了那里。

  從阿方索和羅密歐的口中,她曾經不止一次聽到過這個厲害角色的名字。

  只是沒想到,對方會這么年輕。

  更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出現在中國。

  “流夏小姐,能不能上車聊聊?”馬修的笑容說不出的清爽明凈,甚至有種讓人覺得拒絕了他就是在犯罪的負疚感。

  盡管不知對方的來意,但逃避總歸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流夏只是稍稍猶豫了一下,就打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以前我也曾聽老大提起過你,不過見面倒還是第一次!彼虮蛴卸Y地朝著她伸出了手。

  聽他突然提起那個人,她的心沒來由地一痛。但出于禮貌,她還是一臉平靜地握住了他的手。青年的手非常有力,就像是要將一切權力都緊握在手里那么的有力。

  車子開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地下車庫。這個車庫因為收費昂貴,所以平時并沒有什么人光顧,無疑成為了一個談話的好地方。轎車的深色玻璃遮擋住了外界所有的視線,更是相當于雙重防護。

  “老大的事,我很抱歉!瘪R修在沉默了幾秒后開了口。他標準的倫敦口音帶著一種獨特又奇妙的韻感。

  她迅速垂下了眼眸,“馬修先生,我想你專程來中國,并不是只為了說抱歉吧!

  馬修的眼中飛快掠過一絲微妙的神色,“不錯,我這次前來是為了另一件事!闭f著,他從車后座拿出了一個油畫筒,“老大出事前派人將這個交給了我,說是將來一定要轉交給你!

  她用顫抖的手指打開了那個油畫筒,只展開了一點點,就立即將它重新放了回去。

  那是提香獨有的暖金色。

  那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花神。

  一瞬間爆發的悲傷洶涌而來幾乎要吞沒了她的全部意識,無可遏制。無法逃避。原來悲哀的極致不是在于令人失去了什么東西,而是在失去后才真正明白那樣東西對于自己的意義。

  如果時間可以倒退到那天清晨,如果當時她像羅得的妻子一樣回頭……即使知道自己會像那個女人一樣變成鹽柱也要回頭,一切是不是會改變呢?

  或許悲劇之所以成為悲劇,就在于它的無可挽回。

  “對了,還有這個!彼诌f過來一個牛皮紙信封。

  她遲疑了一下,緩緩地拆開了信封,只見里面是一份厚厚的文件。

  “這也是老大讓我轉交給你的!彼馕渡铋L地笑了笑,“是希臘米洛奧斯島的轉讓文件。這個小島,現在屬于你了!

  她的目光定定落在了那個產權擁有人的名字上——LiuxiaGong。

  不知為什么,腦海里忽然想起了某一天她和瑪格麗特聊天時的對話。

  “老師,將來等你成了一個大畫家之后想要做什么呢?”

  “我啊,就把賺到的錢用來買一個地中海邊的小島,夏天的時候就去島上度假,每天就吹著海風曬太陽,什么事也不干!

  “真是個讓人聽了沒動力的理想!

  “喂,別打擊我好不好……”

  “流夏小姐?”馬修那帶著倫敦腔的英文一下子將她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她動了動嘴角,扯出了一個悵然的笑容,“他倒是……將一切事情都交待的清清楚楚!

  “或許很多人都認為這次老大太過沖動。但接二連三失去最重要的人,自己又偏偏無法為他們報仇,這種痛苦和絕望不是常人能夠理解的;蛟S老大覺得,這才是最有效的方式!八D了頓,“而事實證明,包括米蘭特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料到老大會采取這么極端這么直接的方式!

  她抬起了頭盯著他,像是費盡了全部力氣才擠出了一句話,“那么他的后事……”

  他的目光微微閃動,沉吟了幾秒才低聲道,“這次的爆炸實在太過慘烈,所以現場的很多尸體都無法分辨……不要說老大,就連米蘭特也……我們這邊是不可能向警方提供DNA對比的,相信瑪德琳娜她也同樣會這么做,所以那些警察無法得知更加詳細的情況,更加不清楚雙方死亡的究竟是哪些人。那么洛倫佐伯爵的身份就不會暴露……”

  “我知道了!绷飨娘w快打斷了他的話。她怕再聽下去,自己故作鎮定的偽裝就將不復存在。

  “那就請收下這樣東西吧!彼麑⑽募f到了她的面前,“就算是為了讓他能了無牽掛地去接受審判!

  “接受審判?”她那如黑色蝶翼般的睫毛劇烈顫動了一下。

  “我們這樣的人,死了之后難道還奢望上天堂嗎?自然是去地獄接受應有的審判!彼p輕笑了起來,“也許不久,也許明天,也許就在下一秒,我就會步他的后塵!

  他那清爽明凈的笑容似乎隱隱有些無奈,有些惆悵,但更多的是無法回頭的執著。

  “謝謝!彼焓纸舆^了那份文件,“那么,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先走了!

  他笑著點了點頭,“老大交待的事情,我也算是完成了!

  流夏沒有再說什么,默默將文件放進了包里,就在這時,她忽然感到一股強烈的惡心感瞬間襲來,不由捂著嘴干嘔起來。

  “原來你……懷孕了?”他的聲音非常柔和,可不知為什么卻令空氣瞬間變得微冷。

  流夏猛的抬頭,只見他的那雙墨綠色眼睛就像是深不可測的潭水,讓人無從捉摸他此刻的情緒。她心里一驚,驀然想到了一件被自己忽略的事,F在阿方索不在了,眼前這個男人多半已經替代了阿方索的位置?扇绻@個時候出現了阿方索的孩子,那么對他來說或許也會成為一個潛在的威脅……想到這里,她整個人仿佛都沉入了深冬的湖水里,一股寒氣從心底冒出,迅速漫延到了四肢百骸。

  像是感覺到了她的變化,他的臉上掠過一絲不明意味的笑容,“懷了身孕的女人更要好好照顧自己。請早些回去休息吧,流夏小姐!

  流夏半信半疑地看著他,確認他并沒有什么舉動后才小心翼翼打開了車門。

  就在她下車的時候,聽到他那溫和的聲音再次傳來,“再過兩個月,我的妻子也會為我生下一個女兒!

  她轉過頭,在那雙墨綠色的眼眸里看到了無法偽裝的喜悅,和充滿希望的光芒。

  緊張的心情就在那一瞬間釋然,她放下了自己的戒備,頭也不回地朝著出口走去。

  因為她知道,身后的那個男人——

  此刻,只是一個即將成為父親的男人。

  ***

  時間總是如指縫的流水般匆匆而過,一轉眼寶寶已經在流夏的肚子待了五個月了。身材嬌小的她穿上寬松的衣服,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個孕婦。

  像往常一樣去醫院做了例行檢查之后,她就讓陪同的母親先回家了。在坦白懷孕這件事前,她以為必定會被父母嚴厲指責一番,沒想到父母那么輕易地原諒了她,并且當仁不讓地承擔起了照顧她的職責。

  比起這些,身為父母更關心的是女兒的身體。

  或許,這就是血濃于水吧。

  路過花店的時候,流夏被窗前擺放的那一大束藍色鳶尾吸引了。這種花在這座城市里并不常見,倒是在意大利的時候,她偶而會在花市里見到。代表著宿命中的游離和破碎的激情的藍色鳶尾并不是適合送人的花,也因為花期的短暫,更是難以得到大多數人的青睞;蛟S越美麗的東西,就越容易消逝。

  “Estate,這種花不適合你!币痪淞骼囊獯罄暮鋈粋魅肓怂亩。

  這個熟悉的聲音……怎么可能?她猶如被瞬間電擊似地轉過身來,難以置信地望著那個出現在陽光下的年輕男人。

  四周仿佛一下子變得寂靜無聲,就連風吹過樹葉的聲音都消失在了空氣中,剩下的只有彼此之間輕輕淺淺的呼吸。

  他的身上穿著初次重逢時的那件淺紫色E.Zegna襯衣。這么挑剔的淺紫色,穿在他身上卻讓人想起了凌晨時分被朝霞染成淡紫色的天空,美得猶如一場幻夢。他那深咖色的頭發依然柔軟,眼神依舊明澈,容貌依舊清秀逼人,只是臉上多了幾分她看不明白的東西。

  他美好的是那么不真實,似乎并不屬于這個俗世。

  “你……還好嗎?流夏!彼穆曇粲行┹p微的顫抖。

  她的眼眶微微酸痛起來,灼熱的液體順著眼角失控地滑落,“托托……”

  或許只有在這個人面前,她才能真正做到無所保留。此時此刻,喜怒哀樂,她都不必再繼續偽裝。

  “托托,現在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參加歐洲足球先生的頒獎嗎?怎么會來這里?”在花店旁的小茶館坐下了后,流夏才想到了這件事。

  他的眼中閃動著喜色,“流夏,你還是一直在關注著我!

  她點了點頭,“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關注你!

  他似乎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恢復了常色,“我一直都在國外封閉集訓,所以回了意大利才知道發生了那么多事!彼D了頓,“如果我沒猜錯,其實阿方索就是EE的……對不對?那么當初你和他在一起,一定是有苦衷的。他是不是用什么來威脅你就范?”

  “托托,”流夏打斷了他的話,“他是誰已經不重要了。那些事,也都不重要了!

  他微微一愣,立即轉移了話題,“我知道你回國以后,恨不能立刻就趕過來,F在好不容易有時間,我就趕緊趁著去德國參加頒獎禮的中途來找你了!

  流夏彎了彎嘴角,“這下你可有麻煩了。說不定教練會不許你參加世界杯哦!

  他笑得像個孩子般天真,“那可不行,我還要奪回大力神杯給流夏裝冰淇淋呢!

  她的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心里百感交集,托托那明媚的笑容仿佛將自己又帶回到了孩提時代純真無憂的歲月。

  “流夏,將來我也像金童羅西一樣帶領意大利隊拿到世界冠軍,舉起大力神杯!”

  “大力神杯是什么東西?是大力水手專用的杯子嗎?那一定很大嘍?”

  “唉……那是世界杯冠軍的獎杯啊。好吧好吧,那是挺大的。反正將來流夏你一定要為我加油哦!”

  “嗯,那我們到時就用那個杯子裝好多好多冰淇淋……”

  “流夏……唉……”

  溫柔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射在了清澈的茶水上,輕輕蕩漾起一個又一個金色的漣漪。多少青蔥歲月,就在這樣的漣漪里漸漸流逝了。在人的一生之中,有些人有些東西注定會離開,但那些美好的情感和回憶卻永遠不會消失。

  永遠銘刻在彼此的心底。

  “流夏,我們……還能重新開始嗎?”他冷不防地握住了她的手,眼中是滿滿的期待,“我已經告訴過艾瑪,我和她之間是不可能的。至于那個孩子,我會付給她足夠的贍養費。你看,我們之間的阻礙都已經消失了。所以,流夏,給我一個機會,一個照顧你的機會好不好?”

  “我……”她剛開口,那股強烈的惡心感又涌上了喉嚨,令她不得不失儀地干嘔起來。

  “流夏……難道你……”他的目光落在了她微隆的腹部,臉色頓時一變,像是意識到了什么,卻又不知怎么說出口。

  “是他的孩子!彼纱嗟爻姓J了,“我會生下這個孩子!

  他的手握得更加緊了,聲音竟有些哽咽,“那么你就更該給我一個照顧你和孩子的機會。就算……是那個人的孩子,我也會視如己出。是男孩子的話,我們把他培養成足球運動員,是女孩子的話,我們就讓她當畫家,流夏,你說……好不好?”

  “謝謝你,托托!彼难廴ξ⑽⒁患t,“但是對不起,我不能讓你承擔起這并不屬于你的義務!

  “流夏……”

  “放心吧,我會一個人養大這個孩子。是男孩子,我就把他培養成足球運動員,是女孩子,我就讓她當畫家!彼男θ菘雌饋硎悄敲礈厝,“他一定會比他的父親幸福!

  托托的心里突然一個激靈,“流夏,難道……你愛上了那個人了?”

  她有一瞬間的遲疑。

  而這一瞬間,他心明如鏡。

  這個問題,她已經沒有回答的必要。

  “可是流夏,那個人已經不在了!毕氲剿粋人自己走接下來的漫漫人生之路,他的心就像是被利刃割成了碎片,疼痛得難以呼吸。

  “托托,有些人,有些事,雖然消失了,卻還是無法被忘記的!彼鹧劬o靜盯著他,“一個人真正的死亡,并不是他心臟停止跳動的時候,而是他被忘記的時候。所以,只要他永遠存在于我的記憶之中,那么就算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也不過是暫時的離開而已!

  “Estate,我明白了!彼裆鋈坏卮瓜铝搜酆,“真正愛上一個人,并不只是因為覺得喜悅才留在他的身邊,而是即使他讓你覺得痛苦,你還是不舍得離開。因為,只有你最愛的那個人才能傷害你,才能讓你痛徹心扉!彼蛔忠痪涞卣f著,“對你而言,這個唯一的人就是他!

  “托托……”

  “但是流夏,如果你改變主意就馬上告訴我。我會在羅馬等著你。一直等著你。因為,對我而言,這個唯一的人就是你,流夏,只有你!

  或許,他和她是無法重新再開始了。但是,有一種只存在于他們之間的情感是永遠不會結束的。無論怎樣也好,那種情感都不會結束。

  五個月后,流夏順利產下了一個健康的男孩子。

  他有著和他的父親一模一樣的水綠色眼睛,那是一種極清極淺的綠色,仿佛春天冰雪融化后,透明薄脆的冰層下微微蕩漾的湖水。

  “多么可愛的孩子啊,”母親抱著小家伙直笑,“流夏,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嗎?”

  她出神地望著窗外,微眩的情緒猶如被驚擾的鳥群,忽而飄散,只余惘然。

  “就叫——阿莫爾吧!

  阿莫爾,Amor.

  一生的愛,一輩子的愛。

  只要一直記得他,那么他就不會消失。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重生太子妃來襲 異能農場主 千金輕狂:叫我女王大人 法神之怒 紙暴君 鳳棲梧 爆笑俠侶 吻安顧先生 美女總裁的全能助理 世上第一親哥[快穿]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