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第三十章 美術館里的神秘盜賊

推薦閱讀:、天王 超級高手在校園 平安傳 佛系民國女配[穿書] 刁蠻小嬌妃:誤惹腹黑邪王 陰魂貼吧 首席老公好心急 嫡女絕色:攝政王的小嬌妃 詭公交 在竹馬的書包里發現了姨媽巾怎么辦?
  此刻,羅馬的豪華酒店套間內。

  米蘭特少爺正懶洋洋地仰靠在柔軟的法式大床上,手拿著一杯龍舌蘭酒在眼前輕輕晃蕩,金色的液體在橙黃色的光線下漾出碎金般的絢麗光芒,浮光瀲滟,似乎為他那玩世不恭的的表情平添了幾分迷離之色。

  他就像是位天生的捕食者,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難以抗拒這種誘惑而如飛蛾投火般投入到他織就的陷阱中。

  門忽然被推開了。

  佐拉不慌不忙地走到了他的面前,將一個小巧透明的玻璃盤放在了床邊的柜子上。盤子里放著一些白色的鹽末和幾片新鮮檸檬。

  “這就對了,沒有鹽和檸檬怎么讓我喝龍舌蘭酒。亂七八糟的喝法可是會影響酒的味道的!泵滋m特邊說邊從床上坐起了身子,熟練地在杯口抹上了一層細鹽。

  佐拉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架,“可是聽說墨西哥人的傳統喝法是把鹽抹在自己的虎口上……然后舔……”

  “誒,舔自己有什么好舔的!泵滋m特飛快打斷了他的話,促狹的笑了起來,“如果佐拉你是個美女,我倒是會考慮一下!

  佐拉也顯然習慣了他的胡言亂語,輕咳了兩聲轉移了話題,“少爺,還有幾個星期就是政府決定投標工程的日子,你接下來打算怎么做?”

  米蘭特斜睨了他一眼,“最近EE在這件事上有動靜嗎?”

  “看起來好像沒什么動靜,不過他們應該不會這么安分!弊衾。

  米蘭特點了點頭,“我們的實力雖然還不如EE,但如果是競爭投標的話,誰都有勝算。不過Don和A是一定想要抹煞這種可能性,所以他們一定有所謀動!

  “那么,少爺你認為他們會怎么做呢?”佐拉的目光在他眼角下的那粒淚痣上停留了一瞬。

  “既然我們不退出,那么誰擁有最后的決定權,誰就是這場競爭的決勝者。我看他們多半會打佩拉議長的主意!泵滋m特的唇邊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所以我們也要跟上他們的腳步!

  “但是據說佩拉這個人極難收買,要讓他妥協恐怕有些難度吧?”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彼难壑虚W過一絲冷冷的光,“昨天姐姐和我聯系過了,還透露給我一個信息。這位佩拉議長最疼愛的就是他新娶的法國妻子,而這個女人是個狂熱的藝術愛好者,尤其熱愛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據說她最喜歡的一副畫就是——提香的花神!

  “你的意思是賄賂這個法國女人?但身為議長夫人,也私藏了不少名畫,想要打動她也并不容易!弊衾偸潜憩F出謹慎的一面。

  米蘭特重重咬了一口檸檬片,將杯子里的龍舌蘭酒一飲而盡,“其他的畫我不知道,但是提香的花神一定能讓她有冒險的勇氣!

  “什么?”佐拉的眼睛在鏡片閃動著奇異的光澤,“聽說這副花神是在洛倫佐伯爵的私人美術館里。但也只是聽說而已,因為沒有幾個人親眼見到過那副畫。就算有,伯爵也一定不會把這副畫賣給我們的!薄

  米蘭特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誰說我要買?”

  佐拉終于吃驚了,“少爺,你的意思——”

  “借用一下而已!泵滋m特一臉無所謂地笑了起來。

  “可就算你“借”出來,“佐拉特地加重了這個字的讀音!澳且彩勤E物,你認為那個女人會接受嗎?”

  他又笑,“放心,在送她之前,我會摘掉那頂贓物的帽子!

  “但是,洛倫佐家族算起來也是羅馬的名流,丟了畫也不會善罷甘休吧!

  “佐拉,你也太操心了吧!彼樖钟衷诒永锏沽税氡埳嗵m酒,“正因為是名流,所以才會更害怕和我們扯上關系啊。到時我一定有辦法讓他們收聲,不會有麻煩的!

  “那少爺你打算什么時候行動?”佐拉頓了頓,“我是說什么時候去借畫?”

  “嗯,就明天晚上吧!彼恼Z氣聽起來就像是去街上散個步那么輕松,“我查過了,明晚正好有公司去檢查美術館的保安報警系統!

  佐拉望著他,心里不由涌起了一種難言的情緒。原來少爺早已經策劃好了全盤計劃。雖然很多人都認為少爺只不過是個花花公子,但在他的心里,少爺無疑是位心思縝密機智敏銳的人物。

  “好,那就明天晚上!彼恍。

  米蘭特將杯子往空中舉了舉,嘴角泛起了一絲弧線,“那么,敬我們偉大的花神!

  羅馬很快又迎來了新的一天。

  流夏一早就接到了阿方索的電話,對方說是會離開兩天,讓她這兩天就不必去上家教課了。

  托托還是和以前那樣,每天都給她發些信息,但她一個也沒有回。在這段冷靜期內,她覺得彼此還是保持一些距離會更好。

  或許是因為心境的關系,往日里美麗的羅馬景色也顯出了一種異樣的悲傷。那種悲傷就像是寒冬里凝結在樹葉上的霜雪,一點一點在她的胸口融化成冰冷的雪水,冷卻了一切激蕩的情緒,也留下了無法形容的失落和惆悵。

  不知不覺中,暮色漸漸降臨。

  這時,她的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屏幕上顯示來電號碼被隱藏……但她還是接起了那個電話,從那一頭傳來了一個熟悉的女子聲音,“流夏,我是艾瑪!

  半個小時之后。

  羅馬的一個不起眼的小餐館內。

  因為還沒到晚餐時間,所以店里幾乎沒什么客人。布置精巧的餐桌兩邊,各坐著一個年輕女孩。這兩個女孩似乎各懷心事,各有所思,也完全沒有眼神之間的交流。

  “你放心,這是我朋友的餐廳,不會有什么記者的!卑旐樖纸舆^了侍應送來的兩杯咖啡,將其中一杯放在了流夏面前。

  “如果是談你和托托之間的事,我沒有興趣!绷飨牡膽B度極為冷淡,不露痕跡地推開了那杯咖啡。

  艾瑪看了她一眼,“說真的,你倒是很特別,一般女人首先會質疑對方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先生的骨肉。你卻一直沒有問起這件事!

  “我想這個世界上絕大母親都不會利用自己的孩子。艾瑪小姐,我雖然不喜歡你,但我仍然相信你作為一個母親的誠信!绷飨牟]有隱瞞自己的想法。

  “不過為了證明我沒有說謊,我已經去抽取羊水做了DNA化驗,”艾瑪頓了頓,“我希望請你成全我們一家人!

  一家人?這個詞無異于一把鋒利的匕首在流夏的心臟上割了一下,火辣辣地疼痛著。她忽然覺得有些呼吸不過來,急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讓自己的心情稍微平靜一些。

  “艾瑪小姐,這是你和托托之間的事,和我說并沒有用。你們的事,你們自己去解決,不要把我扯進來!

  “但是你不退出的話,托托是不會和我在一起的。我的孩子即使生下來,也不會得到父愛。流夏小姐,難道你就忍心這個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父親嗎?這不是太殘忍了嗎?”艾瑪說著說著就流起淚來。

  流夏緊緊握著咖啡杯,骨節漸漸發白,“艾瑪小姐,如果這是個因為愛而誕生的孩子,那么我一定會退出,我還會祝福他幸福成長。孩子不是貓貓狗狗,既然決定生下來,就要對他的一生負責,讓他在愛里成長。但是,現在的這個孩子,他只是因為一次意外而誕生。在這種情形下你覺得對他公平嗎?你能對他的人生負責嗎?”

  “你的意思是要打掉這個孩子?”艾瑪止了哭聲,有些惱怒地看著她。

  “我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希望你能考慮清楚而已!绷飨奶鹧鄱⒅。

  “你就是這個意思!卑斃湫σ宦,“你當然最好我打掉這個孩子,然后遠離你們的生活,讓你們能繼續親親我我。不過讓你失望了,這個孩子我生定了!只要有這個孩子,托托就會屬于我。我都不信他會這么狠心!”

  流夏什么也沒說,只是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她。

  “我之前也說過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托托,你連灰姑娘都算不上。我真不明白托托到底喜歡你哪里,我有哪里一點比你差?論名氣,容貌,身材,我有哪一點不比你更強?”艾瑪似乎有點激動起來,“感謝上帝,這個孩子來得多么及時!”

  說著,她伸手拿起了那杯咖啡想喝一口。

  “孕婦還是不要喝咖啡比較好!绷飨恼酒鹆松,從她的手上拿下了那杯咖啡,隨后拿起了自己的包,“我看今天的對話也可以到此為止了。艾瑪小姐,孩子是上帝的禮物,并不是用來要脅的籌碼。如果你沒有明白這一點,那么你就已經輸了!

  “宮流夏,這么說來你是不會退出了?”艾瑪霍的站起身來,目光陰郁地看著她。

  流夏并沒有回答她,轉身徑直走出了那家小餐館。

  “宮流夏,你會答應的。一定會!彼穆曇衾锫犉饋懋惓5钠届o,可不知為什么,卻包含了一種輕微的,難以察覺的詭異。

  離開那家餐館之后,流夏開始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游蕩。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發現自己居然游蕩到了洛倫佐私人美術館附近。她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此時此刻,或許只有那些無與倫比的繪畫作品才能讓她感到快樂一些吧。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不遠處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流夏!”

  這個聲音……她有點不敢相信地回過頭,無比驚訝的發現路旁的一輛出租車上居然坐著——瑪格麗特大小姐!

  “瑪格麗特,你怎么會在這里?”流夏大吃一驚,急忙走了過去。

  還不等瑪格麗特回答,那個出租車司機已經粗聲粗氣地開了口,“這個小姑娘讓我拉她到這里,結果居然沒帶錢!正好,你認識她吧?那就幫她給錢吧,一共90歐!

  流夏的眉毛微微抽動了一下,堂堂伯爵小姐居然坐霸王車?

  “好的好的,我來幫她給好了,真是對不起!彼泵腻X包里掏出了90歐遞給了司機。司機接過錢一數,這才一邊嘟噥著一邊開車走了。

  “謝謝你!爆敻覃愄匦÷暤卣f了一句。

  “好了,那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了吧?”流夏彎下了腰,“不要告訴我你是偷偷溜出來的哦!

  “我……”瑪格麗特扁了扁嘴,“我是趁爸爸不在溜出來的,因為一直都好想來這里看看,可是爸爸就是不準!

  “那麗莎她們一定擔心死了,好了,我送你回去!绷飨囊话牙鹆怂。

  “不要!彼鋈谎廴σ患t,“我不要回去,爸爸的美術館有我媽媽最喜歡的畫,我真的很想看……我忽然很想媽媽……”她忽然就蹲下了身子,很沒有儀態地哭了起來。

  流夏也不知該怎么辦,再看她哭得傷心,不由心里一軟,“那好吧,那一看完畫我就送你回去!

  “真的嗎?瑪格麗特止了哭聲,從指縫里偷偷瞄著她。

  “真的,走吧!绷飨闹缓美佬g館走去。

  而此時,羅密歐在去城堡的路上也接到了麗莎的電話!澳阏f什么?瑪格麗特不見了?”

  他不禁一陣懊惱,要不是之前辦事的時候遇到了一點小阻礙,害得他晚到了一些,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好了,你別著急,我馬上就去找!彼袅穗娫,加大了油門。香檳色的保時捷跑車如箭一般飛了出去。

  流夏本來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誰知一到了美術館的門口,上次見過的兩位保安就熱情地將她迎了進去。

  “上次伯爵先生和我們說了,如果是您來,我們這里的門就要為您而開。不過這位小姐……”其中一位保安笑道。

  瑪格麗特在旁邊輕哼了一聲,將頭扭到了一邊。

  流夏不禁啞然失笑,這也難怪,伯爵小姐深居簡出,保安也根本不知道她是伯爵的女兒。不過阿方索先生居然說過那樣的話,真是出乎她的意料。

  “那你要看那副畫?看完就趕快回去了!彼叽僦@位大小姐。

  瑪格麗特看了她一眼,慢吞吞地說了一句,“我要找找……”

  流夏忽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不會又上了她的當吧?不過當務之急,應該先打個電話給麗莎,免得她們著急。

  她拿出手機的時候,看到美術館外來了幾個穿工作服的男人,他們每個都戴著工作帽,將帽沿壓得低低的,幾乎遮出了半張臉。為首的那個男人往這里飛快瞥了一眼時,目光似乎短暫地在流夏身上停留了一瞬。

  “請問這些人是……?”流夏覺得為首的那個男人好像有點眼熟。但剛才只是匆匆一瞥,所以也沒看清他的容貌。

  “哦,這是之前預約過的來檢查保安系統的公司,我們和他們已經合作了很多年了,是他們的老客戶!北0残χ鸬。

  流夏點了點頭,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麗莎,我是流夏,敻覃愄匦〗悻F在和我在一起。我一會就把她送回去。什么?現在在哪里?哦,我們現在在美術……”

  “啪!”她的手機忽然被一腳踢飛,接著太陽穴就被一柄堅硬冰冷的東西給抵住了。一種強烈的,幾乎能將人的呼吸也抑制的恐懼感忽然在空氣中彌漫開來,她的背脊上緩緩爬起了一陣幽幽的寒意,令她全身都難以動彈。

  她小心翼翼用余光掃視了一下周圍,瑪格麗特臉色慘白地跌坐在一旁,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而那個保安也已經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她只看到那幾個穿工作服的男人全都戴上了白色的面具,除了那個拿槍指著她的男人,其余一些人似乎都在匆匆忙忙地找著什么東西。

  糟了……怎么會遇到搶匪……

  “少爺,哪里都找不到那副畫!边^了一會兒,其中一人上前低聲道,“那個暗房我們也破了密碼,但是里面也沒有那副畫!

  接著流夏就聽到那個用槍指著自己的男人開了口,“時間不多了,警報器會再次啟動。十分鐘后就算找不到,我們也要及時撤走!

  盡管那人壓低了聲音,但流夏還是覺得好像在哪里聽到過……而且,少爺這個稱呼,聽起來也有點耳熟……

  收到指令之后,幾人又過去繼續找了起來,這里就只剩下了流夏,瑪格麗特和那個男人。流夏本來就不是打算坐以待斃的性子,她一見有了機會,心念一轉就想趁那個男人不備偷襲他。

  誰知還沒等她想好,那個男人就像是洞悉了她的心思似地悠悠開了口,“別和我玩花樣哦。你要是動一下,我就開槍!

  現在的情形她是完全處于下風,被人用槍頂著額頭,就算有少林功夫也用不上吧。流夏不得不嘆了一口氣,尋思著接下來該怎么隨機應變。

  “少爺,我們該走了,這兩個女孩……”

  就在其中一個人在詢問那位少爺時,瑪格麗特似乎回過了神來,對著流夏喃喃叫了一聲,“老師……”

  那位少爺頓時眼前一亮,“小妹妹,你是伯爵的女兒嗎?”

  流夏立即感到不妙,忙答道,“她不是!她只是我的學生!我是伯爵的朋友,所以才帶著學生來這里看畫!””哦?小妹妹,你回答我。是不是伯爵的女兒?”少爺又問了一遍,語氣里平靜無瀾。

  流夏急忙朝著她使眼色,讓她千萬千萬不要承認自己的身份。不然的話,這些搶匪一定會利用她來做出更可怕的事!

  瑪格麗特顯然是看到了流夏的眼色。她側過了頭,像是在思索什么,忽然抬起了頭來一字一句道,“對,我是爸爸的女兒!

  流夏無力地嘆了一口氣,不知該說些什么。

  那位少爺笑了起來,“好極了,帶她走。既然這副畫不在這里,那么就用她來和伯爵先生交換!

  “那,這個女孩……”有人指了指流夏。

  “這個女孩……也一起帶走!鄙贍數囊粽{里透著一種讓人心驚肉跳的興奮。

  流夏被帶到車子上時,立即有人將她的雙手綁了起來,像是生怕她會做出什么反擊似的。就在這時,那位少爺也坐到了她的身邊,漫不經心地開了口,“說起來,我和你還真不是一般的有緣呢!

  “請別傷害瑪格麗特小姐!”她怒視著那張白色的面具,恨不得咬死他,并沒有留意到這位少爺的弦外之音。

  “怎么會呢?我還要用她來換花神呢!彼坪跏窃谛。

  “提香的花神?”流夏心里一驚。

  “你知道。那么這副畫果然是在伯爵這里!彼⒖虖乃谋砬槔锟闯隽硕四。

  “我什么也不知道!彼ら_了頭。

  “唉,難道你就不想知道誰和你這么有緣嗎?”他用指尖勾起她的下頜,將她的臉扳了過來,以便能讓她直視著自己的臉。

  然后,用另一只手以一個極其優雅的動作慢慢摘下了面具。

  在他拿開面具的一剎那,流夏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地獄中魔神阿斯莫德的臉。那張絕色的臉仿佛沾染了只屬于黑夜的顏色,妖冶,魅惑。邪惡。

  怎么……會是這個人?

  她的大腦停止了轉動,血液在瞬間凝固,整個人就好像沉到了海底,四周沒有空氣,令她根本無法呼吸。

  “少爺,我們接著去哪里?”

  “去奇韋塔維基亞,那里有我們的人!泵滋m特得意地笑了起來,望著流夏的那雙灰色眼眸中充滿了報復的快感。

  車子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暗夜之中,連綿濃重的夜色伸展開去。

  前方的路,看不清來源,也看不到盡頭。

  (第一部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跟總裁甜蜜去 錯上賊船:欠揍!這女人 重生之訣少的軍醫妻 少爺霸愛小丫頭 明朝那些事兒4 重生奇跡 娘子生一打 美人如畫 就愛克你! 巫山女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