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情刀|第三十一章

推薦閱讀:、我只喜歡你(作者:步蓮斂) 重啟末世 獵愛(上) 軍事承包商 女神的貼身妖孽 九轉重生 九闕夢華·絕情蠱 純情初體驗 天寶伏妖錄 紅警之索馬里
  后堂靜悄悄,卻有許多女人。

  他昂然直入,舉目四顧。

  七個女人,黑衣黑裙,披下一頭秀發,打扮一模樣,僅高矮稍有差異而已。

  七女手中的劍,也一模一樣,型色光澤完全相同的七星松紋古定劍,連劍穗也是完全相同。

  假使在七處不同的地芳看到一個,一定以為是同一個人。

  七個女人年歲都不大,臉蛋似乎一個比一個美,大冷天不穿皮襖,一個個隆胸細腰體態撩人。

  飛狐也在內,看臉蛋他便認出這位女怪人。

  窈窕淑女他更不陌生,老相好。

  周云鳳的面貌,他更為熟悉。

  這位屢戰屢敗的女強人,還真給他增了許多麻煩,斗智方面他由衷地自認稍欠三兩分。

  七個女人像泥塑木雕的美人,絲紋不動像是釘牢在地上的,看所立的位置,沒錯,是星劍陣。

  可是,七個女人臉上毫無敵意,全都用怪怪的眼神迎接他的光臨,臉上的微笑甚至可愛極了。

  尤其是周云鳳,那雙亮晶晶明眸,因笑意而顯得更為明媚,哪像一個再三失敗的女強人?

  神情不但暖昧,而且詭異。

  看到了他,明眸更亮了,笑意也更濃了,那種眼波,根本就在傳情、挑逗,決不是要拼死活的仇恨光芒。

  他站在陣外,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你知道,老妖巫逃走了嗎?”他向位于開陽星位的周云鳳說。

  “來吧!”

  周云風嘰嘰輕笑,手中劍因而晃動了幾下:“我等你!

  他一怔,這算什么?

  不會是打情罵俏吧?

  此時此地,哪有打情罵俏、傳情撩撥的心情?

  “你想說什么?”

  他惑然問。

  “我們都在等你!

  “憑你們七位姑娘?”

  “太陰七女煞正式外出行道了!

  他心中一震,太陰七女煞,這表示老妖巫已經準備要增加武力至天下各地,大開殺戒了。

  同時,他也疑云大起。

  周云鳳所說的話,一點也不像她的為人,話中之意,也有點文不對題,答非所問,眉目傳情的神態也一直沒有多少變化,詭譎的氣氛越來越濃。

  瞥了眾女一眼,他突然急進兩步。

  七支劍急升,七女的雙腳齊動,眼神一變陰風乍起,陣勢發動了。

  身形一晃,他退回原地,而且多退了兩步。

  陰風徐斂,七女倏然靜止,神情依舊,似乎剛才并沒有發生任何事。

  寶刀一揮,他再次沖進。

  七女齊動,依樣葫蘆。

  他又退回原處,不可思議。

  “好!咱們來玩玩!彼呓。

  他有點醒悟,有些地方不對。

  拔出臂套上的三把飛刀,信手遙扔出一把,飛刀急劇翻騰,飛向天樞星位的女郎。

  “錚”的一聲脆響,幾乎有三支劍的劍尖,奇準地將飛刀擊落,三個女人出手快逾電閃。

  他是信手扔出的,速度不算快。

  “我明白了!

  他游目四顧,喃喃自語:“堂中設有感應的力場,這些女人的道行不淺。好,再試試!

  他雙手一張,左右平舉,雙腳立地生根,右面平伸的寶刀,涌現灼灼紅芒。

  他的臉似乎突然變了,變得肌肉收縮。炯炯虎目像在徐徐內陷,炯炯神光變為陰森冷電。

  寶刀拂了一下,七女的雙腳也同時移動了一下。

  他的目光焦點,最后匯集搖光星位的女郎眼睛上。

  女郎的明眸突然眨動了兩下,似乎在閃避襲向眼睛飛沙。

  這瞬間,左手的飛刀彈出,幻化為光輪,比先前扔出的飛刀快五倍。

  七女齊動,七劍急舞。

  “呃……”搖光星位的女郎,突然屈左膝挫倒,左小腿內側飛刀貫肌、割裂了一條大縫。

  但女郎似乎承受得了,像是腿受到震動,失去重心而挫倒的痛楚似乎并不存在,挺身站起保持陣勢的星位,臉上仍漾溢著可愛的表情。

  “原來如此!

  他收了最后一把飛刀,寶刀也歸鞘:“老妖巫如果把太陰七’女煞遣出江湖作惡,天知道會有多少人遭殃?他真該死!

  他再次拉開馬步、雙手揮拂了幾次,驀地發出綿綿不絕的震天長嘯,閃電似的沖入劍陣。

  劍陣發動慢了一剎那,七女似乎身軀抖了一下,劍向中一聚,但已少了兩把劍。

  是天權天樞兩女,動人的嬌軀猛烈地拋摔飛摜,直拋至堂門附近,砰然摔倒立即昏厥了。

  他的身影在漫天劍影中飄忽如煙,他那雙手真有鬼,不論女郎在他身前或身后,一沾便被他摔飛,甚至抓住人掄動兩匝才放手。

  三五沖錯,七位女郎拋撤在七方。

  有四位不曾昏厥,但掙扎難起,無法穩住重心。

  可是,四女的臉上,臉不曾流露痛苦的表情,依然笑意盎然,不斷掙扎要站起來,簡直不可思議。

  飛狐沒昏厥,但雙腳像是麻木了,仍用雙手爬動拖曳著下身,要拾回自己的劍,臉上的笑意仍然可愛,像小女孩喜悅地拾取糖果。

  堂口出現兩個人,盯著他發怔。

  “老弟,你……你這是什么武功?”

  其中那位手中有劍的人訝問:“你的手像……八爪魚,任何方位的人都會被你纏住、摔飛、摜擲,完全合乎生理,也與力學大相徑庭,可能嗎?”

  他呼出一口長氣,敵意全消。

  他認得,這位仁兄曾經送回他的寶刀。

  “這叫做千幻神手,戲弄人最為靈光!

  他抱起飛狐,點了飛狐的睡穴:“我不能下重手,這位姑娘是我的朋友。如果我用大天龍掌攻擊,一掌一個將有七具尸體!

  “大天龍掌?隱世的一代狂俠霹靂火彭直,一掌可把合抱大的楹柱劈斷,丈外可把一頭牛拍飛……”

  “夸大的話你也相信?”

  “呵呵!有不信的理由嗎?朋友,貴姓?”

  “以后再說,善后要緊!

  “唔!我得找老妖巫逼解藥!

  他將抱著的飛狐晃了晃:

  “我這位女友很不妙!

  “我知道,她是飛狐余瀟瀟,江湖有名的女怪人小搗蛋,你是為她才進來的!

  “老妖巫呢?”

  “他受了重傷,跑不了,我們才能斃了他。沒有你先把他擊傷,誰也奈何不了他。去找個有份量的人問清藥性,才能對癥下藥。這里交給我們處理,如何?”

  正在爬動的周云鳳,突然渾身一震,猛地一蹦而起,飛撲出丈外,抓起一支劍拉開馬步。

  “姓彭的,不是你就是我!敝茉气P尖叫,先前迷人的笑容一掃而空,換上了柳眉倒豎,杏眼睜圓的女強人來面目。

  顯然藥性已消,體內的抗毒性比其他的人強。

  “對,不是你就是我,這一天必須徹底了斷,你不死大亂不止!

  彭剛把飛狐放下,寶刀出鞘:“我承認你很難纏,很了不起,所以必須殺掉你永絕后患,我要公平地送你下地獄!

  周云鳳完全清醒了,環顧四周,只感到毛骨驚然,現在,只有她一個人了。

  有幾個人涌入,其中有如霜姑娘,有江湖秀士,有云裳仙子。

  其他的人,她認出兩個。

  在高郵河堤,這兩人是如霜身邊出現的一個人中的兩個。

  “你……你怎樣?”她絕望地問。

  “永除后患!彼麚P刀逼進。

  她斜退兩步,扭頭回顧。

  “你走不了的!鄙砗蟛贿h處一位中年人冷冷地說,手中的劍隱發龍吟。

  “你攔得住我?”

  她轉身怒目相對。

  “我的確攔不住你,所以從來就不敢挺身而出和你拼搏。但我可以保證,絕對可以接你行功御發玄元太乙真氣之前,所攻擊的十招八招。只要封住你一兩劍,你就走不了啦!”

  中年人話說得謙虛,但流露出的氣勢甚為磅礴:“和你公平了斷,那是彭小哥的事!

  “你是什么人?”

  “無名小卒!

  中年人說:“在江湖沒有我的地位,我也很少在江湖惹是非!

  彭剛揚刀逼近,刀作龍吟隱現紅芒。

  “沖我來!

  彭剛深叱:

  “我給你行動聚氣,以玄元太乙真氣御發撼魂大法的機會。大羅散仙玄真練氣士的傳人,可不能丟他的臉!

  周云鳳拉開馬步,臉上的神情莊嚴肅穆,吸口氣身軀放松,鳳目冷電湛湛,眸子好深邃,先前女性特有的動人神采已消失無蹤。

  她的雙手,開始徐徐上升平舉,劍上也緩緩幻現光華,隱隱傳出奇異的劍吟,森森劍氣開始涌發。

  彭剛也拉開馬步,揚刀凝神待敵,刀上也隱現淡淡的紅芒,整個人像一頭即將撲向獵物的金錢大豹。

  旁觀的十余位男女,神色懔然外退。

  “我體內余毒末清!

  周云鳳的雙手突然下垂沉靜地說:“我需要半個時辰,你能等嗎?”

  “不能!迸韯偞鸬脭蒯斀罔F。

  “你說過,你給我施展撼魂大法的機會!

  周云風抓住他的話柄:“你是個大丈夫嗎?”

  大丈夫不輕于言諾,言出必踐。

  彭剛怔住了,懊惱地舉手柏柏自己的腦袋。

  論機謀,他不得不甘拜現風。

  “詭計!

  如霜姑娘跳起來:“這是什么話?大哥,不要聽她的!

  “你閉嘴!

  周云鳳沉叱:“給我滾到一邊喝西北風去。你不允許他做大丈夫嗎?”

  “那就我和你了斷,這本來就是我的事!

  如霜從斜刺里沖出,亮劍待發:“他還屑殺你,我殺!

  “你配?呸!”周云鳳冒火地聲出劍隨,先下手為強,招發排云馭電無畏地走中宮硬切。

  如霜本來就有點心怯,真才實學差了三兩分,面對猛烈的走中宮狠招,還真不敢硬接,伸劍虛搭,移位爭取空斗、制造進手好機。

  “小心!”彭剛的急喝聲及進傳到。

  如霜對彭剛的心意摸得十人透徹,幾乎到了神意相通境界,虛搭的劍突然下沉,身形也斜飛而起。

  響起一聲猛烈的氣爆,周云鳳劍上的光華突然增強了兩倍,劍氣猛然迸爆。

  如霜下沉的劍向下急沉,虎口幾乎被震裂,斜飛而起的身形,也不受控制加快飛拋,無形爆震之猛,無與倫比。

  周云鳳的玄元太乙真氣猛然爆發,威力驚人。

  余毒末清是假,爭取脫身機會是直,雖然不曾使用撼神大法,神功一擊已是石破天驚了。

  如霜虛搭的劍,如果與周云鳳的劍接觸,不但劍會崩裂散碎,右臂也可能完了,甚至會被后續的一劍擊中。

  彭剛及時傳到急叫聲,她斷然采取撤功的供力技巧,任由太乙真氣的爆發力送出丈外,逃出死神掌心。

  周云鳳白用了心機,沒能出其不意把如霜毀了。身星斜掠快逾電光石火,砰然一聲大震,撞毀了堂右的窗戶,形影俱消。

  沒有人能攔得住她,也來不及攔阻,誰也沒料到她一擊即走,應變的機智超塵拔俗。

  江湖秀士拉住了云裳仙子,搖頭苦笑。

  “誰也追不上這兩位絕頂的高手,幑,我們跟去也毫無用處!

  江湖秀士有自知之明,阻止云裳仙子跟出:“今后可能又得大費手腳,妖女仍會興風作浪!

  周云鳳的輕功非常高明,但她有自知之明,與彭剛相較,她相去甚遠。

  大白天,她如果往宅外逃,決難逃出彭剛的掌心,必須利用房舍脫身。

  彭剛追上屋,她卻為斷然往下跳,三五閃掠,便鉆入房舍深處。

  只有脫出彭剛的視線處,才能扔脫緊迫追躡的危險。

  程家的主宅其實沒有多少人,所以老妖巫把所有的人全用上了,把主力布置在客院、破釜沉舟與彭剛生死一搏,最后受創逃走已是賊去樓空,禁不起二流高手一擊。

  老妖巫也沒料到,另外來了一群武功與江湖秀士、如霜姑娘相等的人,從外圍殺人收拾殘局。

  主宅各處留下不少尸體,是被如霜姑娘一群所擊斃的。

  人群涌入以暗器為前驅,避免近身相搏,一照面便暗器齊飛,主宅留守的殘余哪堪一擊?

  鉆入一處連棟的內宅,她心中大定,重門疊戶,光線幽暗,大白天也難見天日,不辨東南西北,每一角皆可藏匿,追的人根本不可能發現她的形象,在這種地方,一轉折便可將追的人擺脫。

  跨越一具尸體,她鉆入一間幽暗的內室。

  在程宅,她是陌生人。

  程宅的房舍格局也與眾不同,屬于巫門人士的傳統,與一般的豪門大宅迥異,她摸不清方向。

  反正見縫即鉆,身在何處不必計較。

  她完全忽略了程家的真正主人,防險的心態。

  巫門人士的宅院,本來就神秘莫測,任何時候都陰森怪異,目的是制造神秘,增加自己的身價,防備想控秘的人出入,設下機巧禁制有其必要。

  心情惶急,她也沒有選擇。

  鉆入的瞬間,她還向后面瞥了一眼,的確不見有人尾隨,彭剛不知追到何處去了。

  但鉆入時,她的確隱隱聽到熟悉的叫聲。

  “不可亂鉆!”叫聲遙遠,但確是彭剛的聲音。

  內室幽暗,她像被迫急的老鼠,快步急竄。

  還弄不清到底是不是內室,也許是穿堂,也可能是密室,反正地方不大,前面沒有家俱,左右有小戶像是內間。

  驀地腳下一虛,身軀猛然直墮,心向下沉的剎那間,奇冷徹骨的物體,夾住了她的身軀,兩側交夾的壓力無可抗拒。

  脖子上,是從兩側地平面伸出的半月型鐵板夾,下面連著夾住軀體的堅木閘板,恰好將她的頸部夾住,頭露出地平面。

  身軀被夾牢,成了個扁人。

  幸好她的身材嬌小,夾閘是根據男人的規格設制的,身軀沒被夾扁,但也動彈不得,手腳因被夾緊,毫無用勁掙扎的余地。

  力道的輕重,取決于速度和距離。

  一拳攻擊,如果沒有適當的距離,就無法獲得速度,攻出的力道有限。

  身子被緊緊地夾住,只能像蟲一樣扭動,甚至不能動,骨頭快要被擠壓在一起,哪能動?

  尤其是頸上的鐵板,真像一個死囚用的鐵口枷,洞孔小,夾得連呼吸也感到困難。

  一切掙扎的努力完全無功,身軀被夾得變了形,凝聚氣機十分困難,行動困難重重,氣血受到限制無法順暢,事倍功半發不出勁道。

  即使她能運起玄元太乙真氣,也奈何不了夾身的萬鈞重壓,頸枷的鐵閘板,更不可能擠開。

  “我完了!”

  她心中狂叫。

  更兇險的情勢接踵出現,驚得她魂飛魄散。

  前面那堵墻,竟然是活動的。

  耳中,聽到轆轤格格的轉動聲,聲源傳自地底,下面一定另有絞盤室。隨著轆轤格格的轉動聲,那堵墻緩緩地向前滑移,底部與方磚地面摩擦,發出支嘎嘎的刺耳怪聲,令人聞之頭皮發炸,心膽俱寒。

  如果墻滑過,她的頭將刮斷,比斬首更恐怖,緩慢刮斷的痛苦也受不了。

  相距約在五六丈左右,墻緩緩地逐分逐寸向前移,速度緩慢,有意讓接受斷頭的人增加驚駭和痛苦。

  在她的眼中,卻覺得墻滑得好快,好快。

  “救命……”

  她驚怖地狂叫。

  面對緩慢死亡,這位女霸膽落了。

  她有勇氣面對刀劍,面對用命相搏的慘烈搏殺,那畢竟是生死于瞬間的事,對死亡沒有恐怖。

  動手相搏之前,心跳會加快些而已,沒有時間去想牽掛的事,刀劍及體便用不著去想了。

  喊救命只是一種本能反應,程家的人恐怕已經死光了,她看到的尸體便說明了情勢。

  敵人,當然不可能救她。

  一尺又一尺,墻漸來漸近。

  意識中,這堵要命的墻似乎愈滑愈快了。

  她拼命掙扎,毫無希望,身軀被夾得好緊,頭部呼吸愈來愈困難。

  “救……命……”

  她再次厲叫。

  兩側是固定的墻,有兩個小窗,光線朦朧。

  前面那堵堵厚度可能一尺,把人的頭刮斷輕而易舉。

  她的頭已被限制住,看不見任何物體,除了墻。

  她開始想到死亡,想到過去,現在,未來……

  這表示她在后天環境所培養的女豪霸性格,在死亡的威脅下,有了劇烈的改變,改變為感情脆弱期,再變的話,就可能陷入崩潰期了。

  她想活,但活又為了什么?

  她祖父號稱大羅散仙,取方名號為玄真煉氣士,卻又過不慣清苦的辟谷煉丹的生活,反而熱衷于名利。

  在江湖翻云覆雨,先后捧出幾個豪霸,爭取江湖霸一寶座,結果大失所望,捧錯了人抬錯了轎,成為叱咤風去的失敗者,江湖的笑柄。

  然后,把她老爹捧出來扛大旗,捧別人不如捧自己人。

  她老爹像天生的霸才,果然不負所望,花了二十年工夫,從一個闖道者,逐漸羽豐毛硬,打出南都一片天,榮登天下四大天君之林。

  但距江湖霸主的尊榮,還差得太遠,四分天下,哪比得上一統江山?

  要成為號令天下的江湖霸主,尚待努力。

  她老爹已過了盛年,已無力達成統一江湖霸主的心愿。

  她,便成了繼續努力的力源。

  現在,這唯一的力源將中斷,那堵鬼墻……不,那該死的彭剛。

  “我恨你!我……恨……你……”

  她向那堵墻尖叫。

  其實,她也分不清是恨墻呢!抑或是恨彭剛?

  她奔走江湖,收服一些高手名宿,妖魔鬼怪全收,以培植自己的實力,成就斐然。

  妖魔鬼怪,是江湖爭霸的最佳人選,心狠手辣,陰險惡毒,要征服那些桀驁不馴,人人想驚天地的江湖人,用仁義道德以德服人決難如愿,用非常手段才能攝伏群雄。

  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妖魔鬼怪成不了氣候。

  如果她真的從正途努力,便會爭取有聲望的人,不會做出行刺聲譽極隆清官的蠢事。

  她老爹已經有了極高的地位,怎能再使用草莽開創期的手段稱雄道霸?

  現在,未來……她已經沒有未來。

  未來,她傳承乃父南天君的地位,也許倍加努力,成功地成為江湖霸主,那時的她,會呈現哪一種面目?

  把天下的江湖人踩在腳下?

  把天下的男人呼來喝去?

  干脆造反做女皇帝吧!

  天下的人,哪一個不在做皇帝夢?哪一個沒有人出來興兵造反?

  不管任何組合,發展到某一種人多勢人階段,最終會走上興兵造反這條路,情勢所使然,很少例外。

  她像個女皇帝嗎?

  她那能比得上武則天?

  武則天有許多男人,她一個也沒有。

  真做了女皇帝,她能享受得了多久?享受什么?

  她現在的生活,就有點像女皇。

  再用性命去爭取些什么呢?

  再多的珍寶金銀?更高的名位?

  不管怎么取,一個女人希望所得到的,決不是這些東西。

  墻已接近至五尺……四尺……

  老天,這堵墻好高好高,好沉重好有力。

  她的頭露出地面,墻俞近就顯得愈高大愈恐怖。

  她想到貼身的忠心仆婦,勸她改變態度與彭剛周旋的事。

  她曾經心動過,但女霸的性格她改變不了。

  最后想到的是,她一直就在收服妖魔鬼怪上打主意,所接觸的人也以妖魔鬼怪為主,終于栽在陰陽使者這老妖巫手中,把她用奇毒控制住,改變性格充任太陰七女煞,等于當作奴婢使用。這奇恥大辱,比再三被彭剛敗更難堪,更憤恨。

  “我一直就在浪費我的生命!

  她慘然低呼。

  墻已接近至兩尺、一尺……

  刮地的刺耳怪射干內,使她魂飛魄散。

  “那就快些滑吧!”

  她向墻尖叫。

  刺耳的怪聲中,她聽到啟門聲。

  “救我……”

  她狂叫。

  后面傳出扳動某些物體的聲息,墻突然停住了。

  她眼前已一無所見,除了墻。

  冷氣徹骨的石增,已經貼上她的鼻尖,好硬,好冷。

  如果不停住,首先被擠扁的就是鼻尖,然后是……

  她渾身一軟,快要嚇昏了。

  墻又開始動了,刮地聲又起。

  謝謝天!墻是向后退的。

  至少,她的頭保住了。

  墻退的迅速甚快,她聽到耳畔有腳步聲。

  她的心又猛烈狂跳,像要跳出口腔。

  是彭剛,正在附近察看陷坑的控制機關。

  落在彭剛手中,仍是死路一條。

  “有種你就殺了我!

  她爆發似的尖叫。

  “我不殺你,你是我相當佩服的對手!

  彭剛一面摸索一面說:“我要把你帶到清河,交給霸劍天罡。我知道你工于心計,不守信諾詭計多端,沿途可能不穩當,所以正在盤算,要不要先讓你昏睡,或者用藥禁制,帶到山東臨清乘船!

  “我……我跟你到臨清上船!

  她軟弱地說:“我不要到達清河時成了個半死人,我保證沿途……”

  “你的保證不值半文錢,你的信用已經破產!

  “天殺的!我何時向你保證了些什么?你……”

  夾壁開始松動、外移,頸上的鐵葉隨著移動,壓力漸減。

  她不等夾壁退至原位,一蹦而起。

  “你如果想逃,逃給我看?”彭剛及時制止她,她也無法沖出。

  她目下已精疲力竭,感情軟弱。

  而堵在當中的是如霜姑娘,對如霜的電劍頗有顧忌。

  而且,她的劍已掉落坑底了。

  “罷了,你是勝家!

  她沮喪地說:“我不是輸不起的人,而且我承認你很了不起,是我唯一尊重的對手,我心甘情愿跟你走!

  彭剛領著她一陣急走,如霜和江湖秀士一群人在后相隨,最后她發現已返回客院,廳堂中有人在善后。

  窈窕淑女與飛狐神情顯得茫然,其他四位女煞更像白癡,用不著派人看守,安靜地坐在壁根下發呆。

  “我的人?”

  她向彭剛問。

  “只剩下八個,囚禁在內室!

  一位中年人代答:

  “其他的人反抗,只許有一種結果!

  “你們是清河來的人?”堂中多了二十名陌生男女,她有點醒悟。

  霸劍天罡如果查出她的底細、是不會放過她的。

  霸劍天罡有許多朋友任職公門,正是妖魔鬼怪的克星。

  “是,也不是!

  中年人淡淡一笑:“一句話.為防后患,我們必須把你押到清河!

  “是你帶來的人?”

  她向彭剛問:

  “難怪你和電劍飛虹兩個人,在高郵揚州縱橫自如,我們完全忽略了你另有人手暗中活動,栽得真冤!

  “我今天才認識他們!

  彭剛一口否認:“他們已早我一步包圍了程宅,我孤軍深入,他們才迫不及待發動掃庭犁穴!

  “罷了,已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你們把我押回清河,不但不能永除后患,而且是災難的開始,家祖家父將全力以赴,在清河一天做下二三十件血案并非難事,死十個八個人,李知縣的烏紗就丟定了!

  “你不要恫嚇我,我正打算天南京搗南天君的山門!

  彭剛冷笑:

  “斬草不除根,萌牙復又生!

  “何必呢?彭兄!

  她長嘆一聲,霸氣完全消失:“家父保證他的人,不踏出揚州北進一步。我也鄭重保證,確保與南天君有交情過往的人,決不在淮安作案,必要時還得替李知縣擺平困難。我也想開了,把江淮地盤弄到手,我又能得到些什么右以夸耀的成就?而且,彭兄,你還得要求我幫助!

  “什么?你……”

  彭剛要冒火了。

  “飛狐是你的朋友,沒錯吧?”

  她嫣然一笑,笑容居然十分嫵媚動人:“我已經查明,冀南別莊之所以被毀,完全是她在搞鬼,她跟蹤雙怪前來,躲在府城有計劃地散布消息,希望你得到風聲,趕來追緝雙怪。

  窈窕淑女已經知道,與飛狐聯手作弄她的人,正是你這個要命無常。

  但窈窕淑女被雙怪恩將仇報出賣,所以不予揭破。窈窕淑女與李知縣無仇無怨,被騙去行刺后悔無及。再被雙怪出賣,處境十分可憐,你忍心將她押回清河上法場?要救她們,尤其是飛狐,只有我才知道藥性!

  “唔!似乎你又占了上風!

  彭剛笑了:

  “你這壞女孩實在難纏,我算是服了你。不錯,飛狐是我的好朋友。至于你,我得和他們商量商量!

  “彭小哥,不必商量。你可以作主!

  中年人欣然說:“如果周姑娘真的有保證誠意,我愿意相信她,我相信她足以稱當代高手新秀中數一數二的風云人物,她的保證絕對一言九鼎!

  “就是不相信我!

  周云鳳瞪了彭剛一眼,表情豐富。

  “好吧!就相信你一次!

  彭剛臉一紅。

  “窈窕淑女和我第一次見面,我就看出她內心的怨恨,言談中她也透露了玄機,說出老妖巫用改變性情的藥,來修煉太陰七女煞。我暗中留了心,知道老妖巫靠不住,因為七女煞正好缺一個!

  周云鳳說出前因的果:“性情改變,與經脈變異有關,百毒天尊曾經告訴我一些常識,因此我預先服下穩定經脈的藥,可惜不怎么對癥,而老妖巫又加上令人神智受控的巫術禁制。最后巫術失效,我的藥也及時發揮作用,所以幸運地脫出困境。交給我,但你最好不要追究窈窕淑女的過錯,她不但不會再犯錯誤,而且會找雙怪算帳!

  “雙怪已經在宅外被殺!

  江湖秀士拍拍胸堂:“每人給他一枚雙鋒針,干凈利落。妖巫們一個也沒跑掉!

  “那就交給你了!

  彭剛伸手拍拍周云鳳的肩膀:“別胡搞,知道嗎?你是一位可敬的敵人,我不希望你破壞你在我心目中的良好印象。日后江湖上見。姑娘!

  “嘻嘻!日后我會找你拼個真正的高下!

  周云鳳嬌笑:“我一定要弄明白,你是用什么鬼伎倆,輕易地便勾銷了我的撼魂大法技巧的,我真的有點不服氣。彭兄,江湖上見。葉姐,你給我小心了!

  “啐!”

  葉如霜紅云上頰,拉了彭剛便跑:“皮厚,在高郵我就看出你不懷好意!

  周云鳳也臉紅至脖子上了。

  在高郵她接受仆婦的勸解,確是一度對彭剛動了芳心。如霜旁觀者清,只是當時不便點破而已。

  彭剛、葉如霜偕江湖秀士、云裳仙子返回府城,打算南下河南相聚一段時日,在中天君處過年,而后再偕葉如霜遨游天下,積修外功。程家大宅有人善后,不需他們擔心。

  江湖秀士神氣極了,彭剛冒險進入程宅,他便成了司令人。

  葉如霜心中一急,發出緊急攻擊信號,潛伏的人現身,一群人全聽他的指揮發動攻擊,而且攻擊順利,讓他有機會大發神威,想起來就樂上老半天,他可說出足了風頭。

  愛侶相伴,好朗友相隨,難怪他興奮萬分。

  葉如霜倚在彭剛的身畔,并不急于趕上前面昂首闊步的江湖秀士一雙愛侶。

  “那些人都是你帶來的!

  彭剛向她說:

  “你真是霸劍天罡派出的人?”

  “霸劍天罡是我大舅!

  葉如霜知道彭剛并沒生氣:“他派人請我爹相助,我能不佩劍一走嗎?”

  “你這個女獵人……”

  “我才不是女獵人,電劍虹的綽號是胡謅的。我家在宿遷駱馬湖畔,一輩子只到了一次徐州,幾次淮安。所有的消息、都是那些人供給的,我哪知道江湖秘樣武林奇聞?他們都是大舅的朋友,沒有人能禁得起周云鳳一擊.所以寄希望在你身上。他們甘心情愿替你奔走。

  大哥,不怪我吧?”

  “沒有你們默默地供獻心力,成功遙遙無期!

  彭剛搖頭苦笑:

  “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難怪那些大豪大霸們,拼命網羅羽翼,擴張地盤!

  “哥,你說過要和我遨游天下,可不要把我看成女獵人,離開大舅那些人,我什么都不懂,一切得全靠你了!

  葉如霜有意無意地改變親呢的稱呼,紅臉藏在彭剛肩下:“不帶我去拜見你爹娘嗎?”

  “不急,我向爹許諾一年為期,提前成功,正好偷懶遨游天下!

  彭剛攬著她的小腰肢:“心中沒有牽掛,一定玩得盡興。我帶有充足的盤纏,不用涉足扛湖行業賺取盤費,就不會與人發生利害沖突,非必要不必多管閑事,一定可以玩得愉快。

  碰上一些傷天害理的事,不妨扮扮活報應。人在世間,畢竟得做些有益世道人心的事。于心無愧,老來也有可歌可泣的事回憶。如霜,得走一趟宿遷駱馬湖葉家!

  “咦……你……”

  “沒獲得你爹娘的同意,我豈不成了拐帶小媳婦的騙棍?”

  “啐!你……”

  葉如霜狠狠地擰了他一把:“那些人中就有我爹在內,就是把寶刀送給你的人,綽號叫鐵面夫子,對你是越看越順眼,脾氣也相當火爆,日后你小心了。沒獲得他老人家允許,我會跟你走做你的影子?”

  “哈哈!他哪有我爹火爆?我爹面前我也應付裕如呢!哦!你這可愛的影子,你我形影相隨,攜手并肩走遍海角天涯,日后抱著我們的孫兒女,坐在搖椅上敘說一些可歌可泣的老故事,該多好?”

  “哥,該說那多美!

  葉如霜抓起他的大手綿綿地親吻:“我有堅定不移的信心,相信我們會有抱著孫兒女說故事的一到。哥,趕兩步,他們在笑我們了!

  風沙漫天,江湖秀士一雙愛侶,正在前面扭頭向他倆做鬼臉,笑他倆抱在一起舉步維艱。

 。ㄈ珪辏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小女隱于宅 農家仙田 花的日記 超級醫生 凰兮凰兮從我棲 外星人婚后指南 明月照大江 壞心女配角 純禽記者 朕又回來啦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