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奇俠|第三十二章 贏得美人歸

推薦閱讀:、破滅時空 汽車黑科技 重生之萌娘軍嫂 人參養靈芝 寺是故人踏月來 網游之全職萌神 上品寒士 敗家福晉 絕世神通 火影傳奇之我的寫輪眼
  冷醉陶則全心全意替兩人治傷,一勁把內勁運逼過去,功行三周天后,他已額頭冒汗,身上白氣漸起,他仍不止,再行運功。

  漸漸地,日影西斜。

  星光更黯。

  猝然間,東方已吐白。

  此時三人已運行十二周天,只見白氣罩得三人不見身形。

  那該是登峰造極之神功,方有此跡象。

  冷醉陶忽然喝地一聲,雙手頓收,回掌合十于胸。

  但見白氣不斷從他鼻孔及幾處穴道鉆入,眨眼完全消失。

  他雖汗濕衣襟,卻精神奕奕。

  敢情他不但替兩人治傷,亦利用機會打坐半晌,醒來自是精神不差。

  上官大吉、小被兩人在得知他撤去勁流,亦自行運行,竟然發現內力已恢復八九成以上,傷勢也未再隱隱作疼,當然竊喜不已。

  趕忙運功之下,不知該感激還是痛恨冷醉陶。

  然而掙扎過后,還是選擇痛恨,畢竟這身傷是他所賜予,讓他治好,也只不過功過相抵,其他的帳還有得算呢。

  兩人再運行一周天后,方始收功,立身而起,雖仍鐵鏈纏身,但幾乎已不覺得它的存在。

  冷醉陶但見兩人起身,立即迎身問道:“如何?”

  兩人同是感激拜禮,直道好多了,至于恢復幾成,卻不肯說出,以免對方知道虛實。

  冷醉陶笑容不斷,幾乎已把兩人當作哥們,當下催著冷翠兒送來早餐。

  三人歡歡喜喜吃頓飽之后。

  冷醉陶始說道:“我那神功需要迫開穴道,我已自行迫開前半身,但后半身得兩位幫忙!

  上官大吉、小被聞言這才恍然,憑這老狐貍會無緣無故替自己恢復功力?原是另有目的。

  然而兩人但聞迫穴,簡直是大好機會,只好來個故意閃失,豈非得來全不費功夫?

  兩人不露聲色,登時大呼樂于幫忙,以報恢復功力之恩。

  冷醉陶也不瞎猜,欣笑不斷,隨又傳令找來項尚飛。

  他笑道:“打穴不易,恐怕兩位功力尚不足夠,找他幫忙,勝算較大!

  上官大吉、小被聞言,暗斥老狐貍終究還是老奸巨猾,

  然而都已答應,又能如何?且等機會再說。

  兩人自是笑口大開,歡迎他人加入行列。

  不久,項尚飛匆匆趕來,冷醉陶立即告訴他任務,項尚飛得此重任,登時化解臨陣脫逃之心結,連連應聲表示沒問題。

  冷醉陶始盤坐下來,說道:“待會我說哪穴,你們就往哪穴刺,由于銀針甚軟,就由尚飛主握,上官公子和少幫主再傳功力到他指掌部位,如此亦能收效!

  上官大吉暗斥老狐貍的確防范周到,連讓自己沾身或摸針機會皆無。

  反正已是躲不掉,他和小被已點頭答應。

  項尚飛更以警告眼神瞄了兩人一眼,必要時,他會先宰了兩人,至于功力足不足,那是其次問題。

  兩人亦瞄眼過來,暗示必要時,連他一起作掉。

  勾心斗角之際,亦都走向冷醉陶背后,準備運功。

  冷醉陶不再和藹溫雅,冷目瞄向上官大吉和小被,道:“我已替你們解除禁制,又治愈傷勢,你們應無怨言,但此次行動危險萬分,為了表示你們誠意,一人伸一條腿過來!我好確定你們不;ㄕ!

  上官大吉冷道:“門主那么不信任我們?”

  冷醉陶道:“這不是信任時刻,而是保命時刻,把腿伸過來!

  “好吧!我們本就不誠心,多此一舉又何妨!”上官大吉雖暗罵于心,卻莫可奈何,只好和小被,各伸一條腿到他側身。

  他伸手握住,心情安定許多,笑道:“請兩位原諒,老夫不得不如此!

  上官大吉能說什么?只能昧著良心表示了解門主苦衷。

  他恨不得把人捏死,卻無能為力,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那腳踝被扣,直覺大腿很容易即會被扭斷,兩人哪敢再作怪,只能聽令行事。

  冷醉陶但覺一切就緒,始敢運行真氣以沖穴。

  不久脫口說出:“至陽穴!”

  項尚飛立即運勁把銀針刺去。

  上官大吉、小被則按住他手掌,硬打掌勁逼去,如此功力暴漲三倍,一時白氣滲出,直往穴道鉆去。

  項尚飛照著冷醉陶指示,抖著銀針以擴大穴道口。

  如此千鈞一發之際,上官大吉和小被不禁想及,這么好的突襲機會,現在只要一人敢犧牲,必定足可收拾這老狐貍。

  可是他倆總覺如此犧牲不值得,就算是貪生怕死,貪戀年輕性命吧!白白地喪失無限良機。

  打穴一陣,忽見穴道冒出白氣。

  冷醉陶始哈哈輕笑:“做得很好,現在風門穴!

  三人又往風門穴位置刺去。

  接下來靈臺、陽關、命門、血海、玉樞……甚至頭頂百會要穴都如法炮制地一一打通。

  此時已近黃昏,足足已耗去三人大白天光景。

  他們甚是疲累,卻未得命令,不敢休息,硬是撐下來。

  就在那百會穴被打通之際。

  猝見白氣沖如噴泉,冷醉陶已經哈哈大笑,不等三人抽針,自行伸手揪掉頭頂銀針,整個人盤坐不動,突然蹦高數丈,嚇得三人左右躲閃。

  冷醉陶更是狂笑:“哈哈哈哈……二十一穴全部打通,神功已成,我將天下無敵矣!”

  猝見他身形若流星飛竄左側百丈,那刻有陶生坪三字之偌大硬巖,他猛劈雙掌,轟然一響,天崩地裂般傳來地震,迫得三人紛紛撲地,周遭陶瓷東滾西撞。

  那偌大硬石竟然被炸得四分五裂,直往萬丈深淵落去。

  猝又沉沉轟然一響,山勢更抖。

  冷醉陶仍不自禁,再次騰空,雙手不斷亂耍亂劈,掌勁過處,即見白氣狂龍奔竄,耍至后來,直若千萬白龍亂卷、亂斗,在那十丈方圓極盡狂態地搶著火龍神珠。

  他再大喝,白氣如墻炸開,四面暴竄,射向地面者,竟如炸藥,暴得碎石亂飛,凹洞乍現。

  上官大吉、小被見勢不小,趕忙退躲。

  唯獨項尚飛還勇敢立于當場,猛拱手拍馬屁道:“恭喜門主神功大成!”

  “我的成功,就是你的死期!”冷醉陶突然厲笑,瘋狂撲來。

  人尚未到,凌空一掌冒出自氣,硬是打得項尚飛悶吐鮮血,倒撞一大堆陶瓷,犁出一條深溝,全身肌膚皆被割傷,鮮血再滲。

  他哪想到,看似恩師的冷醉陶會突然向自己下手,他驚惶、不甘,皆目欲裂:“門主你……你……”

  冷醉陶哈哈狂笑:“我什么?你這叛徒,臨陣脫逃,還敢說回來找救兵?你是回來想拐走珠兒遠走高飛,你以為我是傻子,哈哈哈……”

  項尚飛簡直欲哭無淚:“沒有……沒那回事……”

  “下去跟閻王說去!

  厲吼中,他猝又劈打狂勁,奇速無比轟往項尚飛。

  他根本躲不掉、閃不了,悶哼一聲,被打得再吐狂血,連同大堆瓷器噴往數丈外之懸崖,直往下墜去。

  奄奄一息中,只傳來:“你好狠……”三字,他終于昏死過去,跌落萬丈深淵,結束罪惡一生。

  他必定十分后悔,為何沒在打穴之際,一掌毀了眼前這位大魔頭。

  上官大吉和小被此時的確有此想法,當時若拼上一條命,至少有一半勝算,然而現在,恐怕連十分之一機會都沒有。

  那冷醉陶簡直陰險兇狠無比,竟然在談笑中殺了對他不錯,且幫他打穴的項尚飛?

  那種利用怠盡而后宰殺的心性,讓人不寒而栗。

  上官大吉、小被正處于這種局面。

  那冷醉陶的確想要兩人小命。

  他卻不露聲色,輕笑地走來:“兩位別緊張,你們自不同于項尚飛,他是叛徒,人人得而誅之,你們已和我化敵為友,不必那么緊張過度!

  上官大吉瞄眼笑道:“不管如何,門主神功已成,我們任務已了,就此告別,來日再見!

  說完,他和小被突然掙脫手鐐腳銬,抓在手中當兵刃,沒命地轉身即逃。

  冷醉陶見狀哈哈大笑,并未立即追上。

  他道:“你們怎那么不夠意思?我神功大成,總得找人試試身手,兩位正是最佳人選,等等!”

  話方說完,人若閃電,閃閃閃,簡直快得讓人眼花,剎那間已截向上官大吉和小被兩人前頭。

  他笑聲更謔:“少門主不也練過此功?何不借此機會印證一下武學?”

  上官大吉笑道:“不必了,我哪是門主對手,甘拜下風!

  話未說完,突和小被暴喝,身形沖竄,雙手鐵鏈奇快無比猛砸冷醉陶,砸得他始料未及,而驚慌伸手亂劈。

  兩人趁此空檔,四掌猛往他胸腹擊去,砰然一響,冷醉陶倒飛七八丈遠,身形晃動不已。

  上官大吉大喝走,兩人東西方向竄開,心想能走一個是一個。

  豈知冷醉陶挨掌過后,竟然無恙,但見兩人開溜,更是狠怒,厲吼:“一個都別想走……”猛若電閃追撲左側小被。

  一截不中,連閃三次,終見小被,猛一探掌,白勁迫出,打得他悶哼往前栽去。

  他猛又欺來,想制住小被,豈知后頭又迫來一道掌勁。

  原來是上官大吉心想不對,若小被被擒,極有可能被殺,趕忙又沖來救人。

  他猛展太極十八斬絕功,猛劈冷醉陶背脊,叭叭兩斬下去,雖未把人斬死,卻打得冷醉陶皮痛肉痛,不得不丟下小被,反身一掌即轟。

  他厲喝:“看我陰陽倒反神功!”

  那掌勁展出,猝見白勁狂濤駭浪卷來,直沖得上官大吉東倒西歪,唉聲痛叫中,已被卷甩七八丈開外,跌得頭暈眼花。

  冷醉陶則全身二十一孔直冒白氣。

  他雖覺得血氣仍翻涌,但那似乎是穴道孔太小,無法完全泄去,雖是美中不足,但假以時日,自能修正。

  他見上官大吉滾落地面,自是狂態畢現,哈哈大笑:“我得感謝你賜我神功,可惜你是飛馬門之后,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只好把你作了,永絕后患!

  想到殺人,他登時飛勁撲來,那雙手簡直如利刀鋼爪,狠猛無比,就欲撕人于當場。

  情急中,猝見冷家三姐妹急叫聲:“爹,不能殺他!

  冷翠兒、真兒、珠兒全都焦若瘋子奔過來,極力阻止。

  冷醉陶沒相到三女全向著上官大吉,聞聲之下,身形不由一愣,大喝道:“你們懂什么?不殺他,難道讓他來殺我不成?你們難道被他花言巧語所迷?”

  冷珠兒泣聲道:“我們只想叫爹別再造殺孽……”

  冷翠兒道:“他在九月宮已放過您,你就放過他一次吧!”

  冷醉陶怒斥:“胡說,那是他們殺不了我,否則你爹哪還有命在,讓開!”一掌掃得三女兒東倒西歪,卻見上官大吉趁此機會溜得好遠。他猛掠身,又撲前追去。

  上官大吉正沖往小被,兩人喝地一聲,聯手出招。

  一邊是無敵天下的降龍十八掌,一邊是嶄新武功八方歸流,但見那掌掌相疊之下,威力大增,竟然打得冷醉陶沖勢受阻,甚且連退三步。

  冷醉陶不禁哇哇大叫,猝又施展陰陽倒反之法,頓將掌勁往后打去,猛又往回倒拉過來,那狂龍擺旋之際,威勢何等強勁,帶著催枯拉朽之力,盡往兩人罩打過來。

  砰然一響,兩人吃力不住,悶吐鮮血,倒栽十余丈,落身地面已唉唉痛叫,喘息著不已。

  冷酎陶但見兩人落難,笑得更狂:“跟我為敵,只有死路一條!

  深怕女兒又來騷擾,他想速戰速決。

  登時喝躥而起,掠向空中,猝又一個倒縱,蒼鷹撲兔般又狠又準,旋起十數道白氣勁流,支支像利劍,奇快無比刺殺下來,周遭碎物禁不了威力,紛紛彈飛。

  上官大吉和小被已挨掌不輕,此時無力躲閃,勉強運足最后一口拼勁,準備硬拼這局生死關卡。

  就在兩人尖叫,正待卯勁轟去時,懸崖那頭突然射來一篷奇快無比利箭,盡往冷醉陶門面射去。

  冷醉陶縱使武功天下第一,但突遭此變,驚怒中,哪敢以身擋箭,猛地狂怒抽回掌勁,劈向利箭。

  空門卻因此暴露,下頭上官大吉、小被掌勁同時貫來,砰然一響,打得他悶哼一聲,倒彈十數丈,勉強轉身落地,嘴角竟然掛出血絲。

  他驚怒不已,根本不相信自己怎會受傷?

  上官大吉和小被卻喘口大氣,終于暫時逃過一劫,不幸中亦有大幸。

  冷醉陶兀自嗔怒中想再撲殺,豈知一大排利箭又自射來。

  冷醉陶怒不可遏,猛喝一聲,掌勁倒打,利箭受擊,全被逼回,倒縱反射,嚇得上官大吉、小被滾身而逃。

  后頭卻傳來幾聲悶叫。

  一忽聞一聲上,十數道人影掠身而起,竟是狂飆道長和飛馬門,十余位驍勇戰士趕來。

  冷醉陶見狀,大是驚駭:“你們如何突破天狼陣?”

  狂飆道長哈哈大笑:“像你這么狡猾的人,我都能對付,何況只是惡狼畜牲。很簡單,一邊用火燒,一邊放你家傳的煎腸油、千年麝魂香,大概毒得只剩小狼兩三只,接下來是毒在你頭上!

  雖然他未必用煎腸油或千年麝魂香,但如此比喻,最易激怒冷醉陶,自是鬼計得逞。

  冷醉陶果然氣得哇哇大叫,隨又狂笑:“好,有氣魄,狼死幾只,我就殺你幾人……”

  猝然大嘯出口,凝出全身勁道,那八方歸流展得淋漓盡致,風云為之變色,周遭為之狂風大作,嘯耳生疼。

  他猝又化展陰陽倒反神功,那威力簡直狂增無數,四面飛瓦竟自旋飛。

  他猛一嘯吼,似盤古開天欲劈天地那道奇猛閃電,又急又快又猛,簡直無堅不摧,劈轟過來。

  那威力涵蓋,就連左邊二十丈開外的上官大吉、小被皆受波及。

  上官大吉邊運真勁抵擋,邊喝著狂飆道長擋不得。

  豈知狂飆道長竟然猛挺胸脯,硬自抵擋不退。

  嚇得上官大吉想掠前推人,可惜慢了一步。

  冷醉陶對其挺胸不屑似地挑戰,更是兇狂大笑:“我打得你們找不到骨頭……”猝然更狂劈而來。

  砰砰砰……那每掌有若閃電暴劈之威,果然劈得狂飆道長連同十數名戰士悶哼一聲,倒縱數十丈,跌得東倒西歪。

  冷醉陶一招得逞,縱聲狂笑,每以為一掌下去,十余人斃命當場,豈知這群人方自倒地,連轉數圈之后,突又倒彈而起。

  狂飆道長更哼聲謔笑:“什么爛掌勁,再接你十招也沒事!”

  冷醉陶猝見此狀,眼珠差點掉出來:“你們?”不肯相信自己這天下第一神功竟然劈不死人。

  狂飆道長大笑:“我們練了天下第一護體神功,剛好制住你那爛功夫,冷醉陶你納命來吧!”

  “不可能,看掌……”

  冷醉陶豈肯相信,猛又施展陰陽倒反神功,奇快無比,轟向這些人,照樣打得他們人仰馬翻,然而滾身過后,復又爬起。

  雖然他們似有受傷,但狂飆道長仍自彈起喝笑:“不管用就是不管用,纏也要把你纏死!”

  冷醉陶簡直雙目欲裂,怒喝別逃。

  眼看道長往近屋溜去,他哪肯放過?猛地狂追過去,怕有埋伏,一掌打得墻倒屋塌,里頭竟然冒出多一倍戰士。

  一上手就是掌勁齊轟,打得冷醉陶不防迫退三數步,氣得他哇哇大叫,掌勁再展,三十余人又從另一頭轉了出來,把冷醉陶困在中央。

  冷醉陶厲吼,掌勁再劈,戰士立即摔倒,但轉個三四圈,突又彈起,簡直打之不死。

  一連三次無功,已氣得冷醉陶逆火攻心,怒極反笑:“有膽別走,過來些,讓我一掌打得你們成肉醬!

  狂飆道長從暗處又躥出來,斥笑道:“憑你也配,我還想打得你成肉餅呢!上!”

  一聲令下,二十余人猛攻而上,迫得冷醉陶舉掌爛打,情急中,來不及用上陰陽倒反之法,盡管如此,他仍劈退十余位。

  然卻空門暗露,猛吃狂飆道長偷襲一掌,打得他往前踉蹌撞跌兩三步。

  這對他這天下第一高手,簡直奇恥大辱。

  他再也忍不住,自己一直只用八成功力劈敵,此時已是恨火攻心,硬將內功提到十二成功力,務必一掌劈死這些人,尤其是狂飆道長老妖道。

  他猛運勁,猛咆哮:“不怕死的過來……”功力提到十二成,但見無數狂嘯勁氣再現,直往二十一處穴道竄泄。

  他本想顧及穴道太小,泄不出去,此時看來,根本不是問題。

  那勁氣泄處,穴道孔竟擴張,已若魚眼般大小,那急劇嘯勁,使他整個心緒沸騰。

  他猝然大吼:“通通給我躺下……”

  但見十數道暴龍竄出,在那沖天掠地白氣之中漩轉、掠飛、沖竄、狂嚎。匯聚成千層、萬層、數萬層海嘯漩渦般巨流,無與倫比撞向、劈向、斬向周遭無數瘋狂戰士。

  那巨流狂濤過處,砰砰砰,撞人人倒,撞地地裂,撞墻墻塌,來人以摧枯拉朽之勢,轟得二十余人終于忍不住悶吐鮮血,倒噴二十余丈,個個跌得四平八穩,再也爬不起來。

  冷醉陶一擊成功,登時哈哈大笑,正想炫耀天下第一神功之際,猝然悶哼一聲,全身二十一處穴道,本是噴出白氣,此時卻暴出血霧,嚇得他想驚叫不好。

  然而嘴巴一張,怒血頓噴,那全身勁流竟肆無忌憚,毫不受控制地往外宣泄,甚且化血而泄。

  那怒血噴出之際,他悶呃一聲,已自不支,倒栽地面已奄奄一息。

  如此驚變,連躲在一旁的上官大吉、小被皆皆名不解。

  冷醉陶本就神功告成,又怎會吐血倒地?

  他們直覺冷醉陶只是暫時暈倒,待他醒來,可不得了,正待欺前收拾殘局。

  卻見冷家三姐妹撲身上去,泣聲不斷地喚著父親。

  上官大吉見狀,暗嘆一聲,只好作罷,畢竟冷翠兒、珠兒都有恩于自己,怎好再為難她們。

  小被也起身,忍著傷勢說道:“這事透著懸疑,狂飆道長似乎早知對付冷醉陶方法,竟然死命激怒他,而以身抵擋,他們難道學了奇異護體神功?否則怎敢以身抵擋?他們當真早知應對之法?”

  忽有聲音傳來:“不錯,道長早知方法!

  話聲方落,飄來一位蓬頭白頭發老人,表情威嚴,卻顯得游戲人間般,怪異的瞧著上官大吉和小被兩人。

  兩人登時認出而驚喜不已,同時喝道:“八苦老前輩!”

  來者正是八苦老人,他頻頻含笑點頭:“你們表現很好,可圈可點!

  上官大吉苦笑:“這是性命之爭,前輩還有心情說是表現!

  八苦老人笑道:“在我來說,任何精彩之處,都是表現,何況你的確不差!”

  上官大吉嘆笑:“前輩一直在暗處監視?”

  八苦老人笑道:“老夫哪有那么神,老當你跟班,我乃得知冷醉陶入侵九月宮,抓走你們之后,才趕過來瞧瞧,畢竟你是上官家唯一骨肉,我豈能不救,結果,來不及我出手,你就擺平強敵,表現當然好極了!

  上官大吉苦笑:“擺平強敵的是狂飆道長,我只不過沾點邊而已!

  八苦老人道:“他是你屬下,算來算去,都是你的份,不過,老實說,你讓冷醉陶學神功,才是最大功臣!

  上官大吉更不解:“我讓他學神功,竟然是大功臣,我不懂!

  八苦老人道:“你當然不懂,只有我老人家才懂!

  上官大吉道:“前輩可愿詳說?”

  “我現身,就是要說清楚!”

  八苦老人道:“你可知道冷醉陶是你爹的表兄弟?”

  上官大吉道:“這個他在九月宮已自己說出!

  “知道即好!

  八苦老人道:“當時你爹發現有人專跟飛馬門作對之時,就已想到會是冷醉陶,只是苦無證據,而且他又有親戚關系,在未找到證據之前,再怎么樣都不便翻臉,何況亦有可能另有其人。

  于是你爹和我才創下這新秘功,本是要留給你練功,當然,我們也想到那暗中敵人可能會千方百計奪得此秘功口訣,遂故意留下三七二十一之秘訣。

  雖然,這秘訣將可增強功力,但到后來,必定血脈分崩,重者死亡,輕者廢功,冷醉陶果然鍥而不舍追求,亦自食惡果!

  上官大吉怔愕:“我爹早想到以此方法報仇?”

  八苦老人道:“或許吧,不過,以提防較為重要!

  小被道:“那三七二十一口訣根本就是個無用,且有害的玩意?”

  八苦老人點頭:“不錯,它在防貪心人,不過,偶爾也有用!

  上官大吉苦笑:“我爹難道不怕我也練了,而后走火入魔?”

  八苦老人笑道:“他想過,他覺得你若得到此秘功,剛開始,至少要練個二三十年才能登堂入室,到時,仇人可能已死,你學了這幾招,足可立足天下。

  至于那口訣,你若不貪,只練幾回,自知不對勁,想來不會貿然再練,自不會走火人魔,最重要的是,你爹發現那增強功力之法,自是絕學中的絕學,實在不忍看它失傳。

  順便傳給你,看你是否真的改良得毫無副作用,到那時,豈非真正登峰造極,練武人夢寐以求的即是這么回事,這也是我現身的最大原因!

  上官大吉不禁苦笑:“到現在,還要我去悟那玩意兒?”

  八苦老人笑道:“閑著也是閑著,能多想就多想,我得走了,后頭還有一大堆人趕來,我老人家不愿見煩,等你喝喜酒時,自必現身,記住,是月兒公主,那是你爹最后心愿,來日再見!

  說完,他身形一閃,上屋頂,再一閃,如電花般閃失不見。

  上官大吉喂了幾聲,沒結果,只好作罷,苦笑道:“什么嘛,大老遠跑來,下達結婚令!”

  小被笑道:“難道你敢拋棄月兒公主,別說她饒不了你,連飄雨也不會放過你!

  “飄雨不放過的可是你呢!”

  上官大吉斥笑:“我要沒好下場,你也別想好過!

  想及飄雨,小被也不敢多談,急道:“狂飆道長還在喘息,過去看看,兒女私情,以后再談!

  催著大吉,已自掠去,兩人心里自有數,只能笑而不談。

  上官大吉邊掠邊想,其實月兒公主也是一級棒,能娶到她,老實說,死而無憾。

  及掠至狂飆道長那頭,但聞唉唉痛叫,兩人無暇亂想,趕忙扶人驗傷。

  狂飆道長忽見上官大吉,勉強擠出笑意:“總算不辱使命,把少門主救出,且把冷醉陶放倒,快解開我胸脯……”

  他胸口似乎甚難受,上官大吉立即解去,笑罵不斷:“你們吃了什么仙丹妙藥,竟然敢頂著肚皮去擋那瘋子掌勁?”

  突然發現胸口硬東西,而且甚重,上官大吉又怔道:“這是什么?”急抓出來,竟然是塊幾乎三寸厚的大鐵皮,不禁想笑:“這就是你們的法寶?”

  狂飆道長干窘笑道:“全靠它,才挨得過此劫……他們每人亦有一塊!”

  上官大吉嗤嗤笑道:“虧你還想得出這名堂!”瞧著鐵皮凹陷不少掌印,他猛咋舌:“要是印在胸口,真的要變成肉餅哩!”

  小被笑道:“咱忘了到廚房搬個鍋子用用,說不定早收拾了老狐貍!

  上官大吉笑道:“行嗎?鍋子那么大,還沒收拾老狐貍,就被壓死啦!”

  小被笑道:“會嗎?他們幾乎背了三個大鍋重的鐵板也沒事!

  狂飆道長干笑:“那是一位老前輩指點,他說除了這么厚的鐵板,否則不足以抵擋,我半信半疑,還好,還是接受他意見,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上官大吉道:“那老前輩必是八苦老人了!

  狂飆道長點頭;“方才看他現身,已知是他,實是本門之福!

  小被道:“也是八苦老人幫你破去天狼陣的?”

  狂飆道長道:“另有其人,八苦前輩只告知我,冷醉陶已練成神功,非得激怒他,讓他盡展全功,自有奇跡,我瞧他甚有把握,也就照辦,沒想到果然把冷醉陶逼得走火入魔,自傷身體而倒地不醒,實是惡有惡報!

  上官大吉問:“破天狼陣的是誰?”對于那惡狼之兇狠,想來余悸猶存,他特別想知道如何破解天狼陣。

  狂飆道長道:“屬下是以火攻和毒藥宰了不少惡狼,后來丐幫神醫趕來,放出什么迷魂煙,山風一次,惡狼全倒地,霎時瓦解天狼陣,他們可能很快會趕來!

  上官大吉恍然:“對!若用迷藥,任它惡狼多兇殘,還不是一樣東倒西歪!”后悔當時無藥在身,否則也不會吃盡苦頭。

  小被則往四面瞧去,想找尋來了些什么人,可是見之不著,只好大叫:“躲在外頭的,沒事啦!快出來幫忙救人!

  這一吼,果然有效,懸崖那頭山林突然傳出丐醫聲音:“來啦!”

  霎時十數道人影掠飛而至,除了丐醫,另有幾名丐幫弟子,月仙娘娘、哈震天,以及飄雨皆搭上熱鬧,湊了過來。

  小被瞧及飄雨,怔愕道:“你湊什么熱鬧?”

  飄雨眉目一掀,神氣得很:“別忘了,我也是丐幫一份子,前來救人不行嗎?”

  小被呃了一聲,干笑道:“行行行,請便!

  飄雨這才揚長而去,幫著丐醫替受傷倒地的飛馬門弟子解甲、抽鐵板,每抽一塊,她慨驚嘆不已,猜不透冷醉陶武功到底有多高,猜不透這些勇士掛著它,到底有多重?

  她想掛掛看,但比了比,終于還是放棄。

  上官大吉則感激眾人前來幫忙。

  月仙娘娘直道沒關系,那口氣,似乎已將某人當成準女婿,越看越有趣。

  丐醫快速替飛馬門弟子診傷,還好全都有鐵板護體,雖受內傷,卻無性命之慮,喂他們幾粒靈丹,已不礙事。

  這頭飛馬門弟子全治妥后,眾人才有心情注意到遠處那三位孤零零的苦命女,正為父親傷勢而急得手忙腳亂,泣聲不斷。

  上官大吉于心不忍,轉向丐醫道:“前輩去看看如何?”

  丐醫道:“他是你敵人……”

  上官大吉道:“他武功可能已廢,恩怨已了,能救就救吧!”輕嘆不已。

  丐醫點頭:“難得少俠心胸坦蕩,老夫自是奉陪!碑斚滤型穷^。

  冷翠兒、真兒、珠兒似知他是神醫,已讓至一旁,輕泣地祈求丐醫救治父親。

  丐醫頻頻頷首,隨即替冷醉陶把脈,但覺氣息甚弱,立即灌他服下丹丸,再運功催化,直覺冷醉陶功力盡失,穴脈受傷甚重,從此無法再練功。

  他檢視過后,立即請三姐妹抵住冷醉陶背后,并運勁逼氣一周天,他自能蘇醒。

  珠兒不懂武功,只好作罷,冷翠兒、真兒立即照辦。

  功力一運,冷醉陶嘔血,兩人甚驚,丐醫說那是污血,吐盡即沒事,兩人始敢再運勁。

  盞茶功夫一過,終于聞及冷醉陶喘息輕吟聲,看來一條命已然撿回來。

  不久,一周天已運行完畢,丐醫連截數穴,冷醉陶方幽幽醒來,他似乎已蒼老十歲以上,睜著無力眼神,瞧著眾人。

  三女見狀,皆抱他痛哭。

  丐醫道:“你武功已廢,但仍可活命,希望你珍惜性命!

  任冷醉陶往昔多么狡黠、神勇,此時失去武功,儼然已若多病老頭,那還有雄心壯志,恩怨情仇?

  他腦袋一片空白,不斷輕嘆:“全是天意,怪不得人!”眼角已滲出英雄末路眼淚,趕忙拭去,叫人瞧來不勝唏噓。

  上官大吉走近,道:“你我之事,到此一筆勾消,還請閣下多多保重!”為表飛馬門既往不究立場,他必須說出此番話。

  冷醉陶終于露出感激臉容:“多謝少俠不殺之恩!蹦X袋暈沉,千頭萬緒涌得他淚水再滲。

  上官大吉直道往事已了,多說無益,感傷中,他亦拜禮珠兒、翠兒道:“我能活到現在,兩位幫忙亦不少,就此拜禮謝過,你們可留在此,若有任何狀況,只要通知一聲,飛馬門立即前來替你們解危,由于種種,不便久留,還請見諒,就此告辭!

  再拜三禮,恩怨已了。

  他不愿再替三人添麻煩,遂轉向眾人,希望一同離去。

  眾人自覺是該走了,自是同意,當下收拾收拾,撿起兵刃,扶起受傷者,退往崖邊,掠往山林那頭,二三十人,霎時消逝無蹤。

  冷珠兒瞧著消逝人群,心頭升起一陣感激。

  上官大吉果然仁心義膽,不但放過父親性命,還準備保護冷家,如此胸襟,實是叫人終生感恩啊。

  冷翠兒亦自暗含淚水,上次耍弄他感情,他卻毫無恨意,到頭來還說自己對他有恩,那般既往不究,把陰謀救人仍當恩情的胸懷,想來直叫她汗顏。

  她甚后悔,要是當時真的付出,此時說不定已和他結為夫妻。

  那真是一段讓人刻骨銘心的戀情!縱使是因假成真,她仍自畢生難忘矣!

  冷真兒感觸雖較淺,但那股似乎失去初戀情人滋味,仍讓她不勝唏噓。

  三人同是望著上官大吉消逝背影,心頭卻千頭萬緒,暗嘆連連,久久不能自已。

  上官大吉則帶著沉重心情走向山林,縱使收拾了冷醉陶,但拋下三名孤苦伶仃女子,他總是于心不忍。

  行徑中,忽見惡狼昏倒處處,他特別交代丐醫得留下解藥,也好讓山狼蘇醒,當冷珠兒三人的天然屏障。

  丐醫則表示三個時辰,藥性自解,上官大吉始安心不少。

  他順便問問有關華陀婆婆之事,丐醫表示她廢去武功之后,已認命地準備回中原開藥鋪,也好行醫彌補往昔罪行。

  如此下場,眾人皆替她感到高興。

  匆匆走出天狼山,已是明月高掛天空,大地一片銀光,使得眾人心情為之開朗。

  上官大吉不禁深深吸氣道:“今夜月兒真是漂亮!

  有人跟著贊不絕口,有人卻露出曖昧笑容。

  尤其是月仙娘娘和飄雨,那笑容真是若有圖謀。

  飄雨走近上官大吉,黠聲笑道:“當然啦!月兒公主可是個大美人,不漂亮行嗎?”

  上官大吉一愣:“我說的是天空那月兒……”

  飄雨瞄眼:“真的人就不漂亮嗎?”

  上官大吉尷尬直笑:“這……呃……漂亮……”

  “少在那結結巴巴!憋h雨瞪著上官大吉,冷聲道:“回去,你就知道什么叫悔恨終生!”

  “有這么嚴重嗎?”上官大吉莫名想笑。

  “當然嚴重!憋h雨笑得更邪,低聲黠笑道:“告訴你無妨,月兒公主已珠胎暗結了!

  “什么?”上官大吉兩眼差點掉出來。

  飄雨冷道:“要我說第二遍嗎?”嘴巴大張就要喊:“公主已……”

  上官大吉急忙掩她嘴巴:“不不不,不得喊,我怎么辦?”

  飄雨得意一笑:“很簡單,十天之內求婚,一月之內結婚,十月之內生兒育女!

  上官大吉笑得更苦:“那我豈不變成未成年爸爸了?”

  “那是你自找的!憋h雨斥笑。

  眾人也跟著掩嘴暗笑,早知這是怎么回事。

  上官大吉突然意識到眾人怪異表情,老臉已難掛住,猛喝一聲:“回府去啦!”趕忙嘯來銀魂寶馬,掠上馬背,狂奔而去。

  后頭,贊美笑聲不斷,久久不絕于耳。

  十天后,上官大吉跪足三天三夜,終于求婚成功。

  一月后,兩人終于拜堂天地。

  洞房花燭夜那天,聽說上官大吉耳朵紅得發亮,且長了兩寸。

  不知是真是假?

  然而,本該十月后生子,上官大吉卻足足等了三年。

  他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本想找飄雨算帳,幸好飄雨女兒呱呱落地,逃過一劫。

  上官大吉此時卻后悔,怎可競賽輸人!

  此后,他誓言拼命生兒育女。

  直到他六十大壽時,兒女成群不說,竟然還有個三歲女孩叫他爸爸。

  此記錄,獨霸武林,無人能破。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天才萌寶:絕色召喚師 獨裁之劍 限時逼婚:呆萌寶貝快簽字 芒刺在心 影帝的前妻(穿書) 女神當我媽 重生之愛妻入局 武道圣尊 她回來了(娛樂圈) 王爺太妻奴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