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劍情花|第四十八章 情仇了了

推薦閱讀:、夜深閑共說相思 巨星家族 思念超載 最強淘寶系統 尸身棺 千億軍婚:老公,極致寵! 重生八零:這個農媳有點辣 風水大師傅 妖怪管理員 沒錢離婚
  不知是哪一位重男輕女的大圣大賢說的:女生向外。

  因此,天下間許許多多做女兒的,在家庭的地位很少受到平等的尊重,似乎已被認定是家里的叛徒,任何背叛家庭的事故都可能發生,包括背棄尊親在內。

  這觀念在常人的心目中,已根深蒂固,連神簫客這位江湖老怪杰,也認為高嫣蘭在家破人亡的生死重要關頭,跟著公孫云長情奔,將父母的生死置之不顧了。

  局外人怎知其中因果?

  這位老怪杰料錯了!

  江南妖姬也料錯了,她也是局外人。

  高谷主夫婦,帶著十位劫后余生的萬花山莊子弟,正在沿谷北的奇峰細心地搜尋,搜尋一座百丈高、并不是絕壁的陡崖,崖上生有稀疏的草木,不能攀登,但離崖根約五丈,有一根串接的山藤。

  女兒半夜失蹤,生死不明。

  他們必須憑女兒的敘述,來找尋這根救命的山藤,因為他們不知道正確的地方,不熟悉谷中的地勢。

  本來,在他們的計劃中,是半夜隨威靈仙一群人奔向谷口途中,半夜擺脫走狗們,潛伏待機,由女兒帶往山藤垂下處出谷。

  女兒失蹤,這計劃落了空。

  等到天色黎明,仍不見女兒的蹤跡,他們便知道女兒必定已遭到意外,不能再等了,只好去找尋這根救命的山藤。

  他們不能列著隊大搖大擺地找,既怕碰上強敵,也怕碰上威靈仙那些人,所以速度很慢,越找越心慌,最后幾乎要放棄這唯一的希望了。

  他們很小心,十二個人分為三組,一組搜尋,兩組潛伏防范意外,輪流逐段搜尋。

  終于,他們到了山崖下。

  遠遠地,便看到崖根出現一大片奇怪的物體,散落著一些碎枝殘草。

  十二個人先后趕到,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臉上變色,心中生寒。

  那是一堆串連的山藤,盤散在百尺方圓的崖外,墜落的痕跡清晰可見,一看便知是被人從上面砍斷的。

  “完了!备吖戎鲬K然說:“我們的出路已絕。事到如今,我們只有在這里拼死一條路好走了!

  “奇怪!备叻蛉舜蟾性尞悾骸靶涨f的既然對我們的女兒尚未忘情,指引這條明路,為何又將藤砍斷?是籍故報復嗎?”

  “是為了丫頭跟公孫云長逃匿,因而嫉憤斷絕我們的生路!备吖戎骺嘈Γ骸安荒芄炙,只能怪我們的女兒不爭氣!

  “我們該怎么辦?”

  “在這里死拼,或者去與威靈仙會合!

  “不能再和那些人在一起了!备叻蛉藨崙嵉卣f:“那些人鷹視狼顧,時時都在擇肥而噬,我們會全部死在他們手中的!

  “那就在此地死守,走一步算一步!

  “咦!姓莊的來了!备叻蛉俗兩。

  十二個人立即結陣,氣氛一緊。

  怡平與梅英急掠而至,看清了高谷主一群人,更看到散滿一地的山藤。

  怡平先不理會高谷主一群準備拼死的人。冷靜地察看山藤,逐漸接近崖根。

  首先,他看到打入石縫的短木椿。

  “有人上去了!彼蛎酚⒄f:“哦,那些短木椿,密而不規則,是夜間打入的!

  梅英抬頭上望,峻陡的高崖令人望之目眩。

  “上去再砍斷山藤,好自私!泵酚u頭苦笑:“人比禽獸自私萬倍。他如果要死,就希望多拉上幾個人陪死;他活了,卻不愿其他的人活!

  怡平向高谷主走去,在兩丈外背手而立,神目如電,目光灼灼凝視著神色憔悴的高谷主久久。

  “老弟,你要怎辦,瞧著辦好了!备吖戎饔樣樀卣f:“老朽虧待了你,你有權報復。

  我萬花山莊子弟十停折了八停,老弟也應該滿足了!

  “這條山藤,我只告訴令媛一個人!彼淅涞卣f。

  “小女轉告后,只有我高家的子弟知道!

  “公孫云長呢?”

  “這……”

  “他們走了,做得好絕!

  “小女也許年輕少見識,但決不會做出大逆不道、不孝不義的事來,她決不至于自己獨自逃生……”

  “她事實已經不在了,公孫云長也不在了!

  “可是……”

  “如果公孫云長砍山藤,令媛能阻止他嗎?”

  “這……這畜生!”高谷主咬牙切齒:“他連他老爹都不要了……”

  “你女兒也不要你們了!泵酚⒑敛豢蜌獾卣f:“你們都是一丘之貉!

  “姑娘罵得中肯!备吖戎髂樇t耳赤:“老朽一念之私,活該受報。不過,老朽的女兒不……”

  “她戀奸……”

  “梅英,不要!扁胶ψ柚姑酚⒄f出那些不堪的話:“我們走吧,這里已用不著我們了!

  “對,走!泵酚⒄f:“人家的兒女,連自己的爹娘都可以丟下不管死活,我們管人家的閑事做什么?”

  “我女兒不是不孝的女兒!备叻蛉舜舐曊f:“她的武功造詣,比公孫云長相去遠甚,老身知道她是被逼的,不然她就不會將莊爺指示山藤出路的事秘密稟告。老身相信,公孫云長是用可怕的手段擄走她的!

  怡平心中一動,低頭沉思。

  “要不要去看看究竟?”梅英低聲問。

  “你的意思……”

  “我不希望哥曾經愛過的女人,是一個不孝的叛逆女兒。只有看到結果,才知道真象!

  “這……”

  “這一帶我很熟!泵酚⒅钢秆马敚骸皬哪莾耗艿竭^那些地方,我都知道。巫山山區那些地方可以攀越,我了如指掌走錯一步,就會迷失在山區中,無路可走,非走回頭路不可。

  哥,我有把握追上他們!

  “好,我們去看看究竟!扁叫廊徽f。

  其實,他的確放不下心。

  “你們可以丟掉兵刃,由來路出去!泵酚⑾蚋吖戎髡f:“我發出信號,就沒有人會攔阻你們!

  “這……丟掉兵刃,萬一碰上威靈仙那些人……”高谷主心中為難。

  “他們都死了!泵酚⒄f:“我怡平哥幾乎屠光了他們。威靈仙、乾坤一劍、王夫子,我怡平哥都曾經給他們活命的機會,但他們不但不感恩,竟然重施突襲的故技,乘我怡平哥帶他們同行出困時從后面群起偷襲,被我怡平哥臨危反擊殺死了。你們這次來的人中,除了你們高家的十二個人,只有拔山舉鼎的五個人是活著釋放出谷的,他們是這場斷魂谷大屠殺的見證,F在,你們可以走了。請記住,走了就不要再回來,永遠不要踏進巫山山區,我不喜歡見到你們。如果想收尸,可向谷口的人打招呼!

  十二個人默默地丟掉兵刃走了。

  高家死了四十幾個人,高谷主想道謝也說不出口。

  目送高谷主一群人去遠,怡平一把挽住梅英的小蠻腰,在她那紅艷艷的臉頰上擰了一把,笑說:“我怡平哥說得怪順溜的,是有意向高谷主夫婦示威嗎?壞丫頭!

  “當然!泵酚㈡倘恍咝Γ骸澳銢]看到高夫人那雙貪婪的眼睛?哼!一臉要做泰水的丈母娘像。她高家有的是女兒,跑掉一個高嫣蘭,還有……”

  “喲!你想到哪兒去了?”

  “不是想,而是做給她們看,我的臉皮是相當厚的!泵酚⒑翢o顧忌地說:“早些打消他們的念頭,以收防微杜漸之效!

  “油嘴!不害羞!

  “哥,在你面前還有什么好羞的?”梅英嘴硬,行動卻不大膽,明眸緊張地四處張望,深恐有外人在旁偷視:“除非你……你不要我……嗯……”

  怡平突然抱住了她,火熱的嘴唇吻住了她的小嘴。

  她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不知人間何世,一陣電流震撼著她,片刻,躲在那壯實胸膛里,閉上那光彩異常的明眸,癡癡迷迷地呢喃……

  “哥,我……我知道我不是在作夢,我,我一點也不恨高嫣蘭……愛是雙方的,我知你愛我和純純,我……”

  “你是對的,梅英!扁皆谒吳橐饩d綿地低語:“我愛你們。高嫣蘭只是一個影子,影子會消逝的。不要笑我曾經愛過一個影子,人有時是會做出一些蠢事的,那畢竟是了無痕跡的往事了!

  “我才不理會什么往事,我只知道擁有你,這就夠了!泵酚⑿咝,主動的親親怡平的胸膛:“現在,我們去找那個影子,好嗎?”

  萬山叢中,絕大多數地方不能通行,奇峰插天,叢林密布,寸步難行,連一些河谷溪流的走向也攀越困難,能走的地方少之又少。

  有些地方似乎山勢平緩,草木不深可以行走,但走不了三里路,便會發現山勢不是陡升就是陡降,只好回頭再找路。因此,地形不熟的人,攀爬了好半天,最后仍然不得不退回原處。

  已經是午后時光,公孫云長與高嫣蘭,在兩座奇峰之間辛苦地攀爬,方向是東北。

  本來,公孫云長預定向南走的,估計巫峽在山區的南面,找到了巫峽,就可以找得到巫山縣城。

  可是,他們無法保持走向,必須隨可走的山勢而盤折,經常找不到可以攀越的地方?偹闼麄z身懷絕技,輕功提縱術出類拔萃,通過峻陡的地形仍無困難,但所耗的體力極為可觀,吃盡了苦頭。

  “該死的!走了半天,怎么看不到半點人跡?”在前面用棍分枝撥葉的公孫云長咒罵著說:“烏龜都不會在這種地方生蛋,這鬼地方大概除了鬼,決不會有人!

  “沒有人哪有鬼?”高嫣蘭用嘲弄的口吻說:“你如果死在這里,就有一個鬼了!

  “我死,你也得死!惫珜O云長扭頭向她冷笑:“那就有兩個鬼了!

  “不見得,譬喻說,你一腳踏入獸窟折斷了腿,死的只有你一個。你一腳踏在浮草上滑下萬丈深淵,你就得做孤零零的野鬼!

  “我是很小心的,這種意外不會發生。說起野鬼,你希望孤魂野鬼莊怡平趕來救你,是不是?”

  “你說呢?”

  “休想如意,有你在我手中,他決不敢妄動,我有充分的機會殺死他!

  “憑你?你不摸摸你臉上的創口!

  公孫云長猛地轉身,卟一聲一棍敲在她的右肩上,力道恰到好處,疼痛而不會受傷。

  “你盡可冷言冷語觸我的創痕,反正挨揍的一定是你!惫珜O云長兇狠地說:“我要打到你服貼為止!

  “我說過,我不怕你!彼龘崦淮蛱帲骸艾F在,你已經遠遠地離開了斷魂谷,你已經無法再加害我高家的人,你已經無法把我送給威靈仙遭蹋。你只能殺死我,但你不敢殺,因為你既怕莊怡平追來,又怕死在這萬山叢中無人陪死。我不怕你,不怕你,不怕你……”

  “卟卟!”

  她又挨了兩棍,但第三棍她避開了。

  “我不怕你!一千個不怕你,一萬個不怕你……”她發狂似的尖叫,山谷為之震鳴,回聲綿綿不絕。

  “不要說得太肯定,哼!”

  公孫云長不再打她,重新開始趕路。

  不久,降下一條小溪谷。

  公孫云長到達一處山腳,突然看到有人經過的痕跡,不由喜極欲狂。

  “老天保佑!有人跡,有人走過的痕跡,你看!”他興奮地揮舞木棍狂叫。

  身后沒有聲息,他扭頭一看,高嫣蘭不見了。

  林深草茂,到何處去找一個躲藏起來的人?

  他冷哼一聲,回頭小心地搜尋。

  他是個尋蹤覓跡的專家,熟悉人性弱點的老江湖。

  在百步后的一處凹溝旁,他站住了,兇狠地說:“給你三聲數,你如果不給我滾出來,我要不割掉你的耳朵,就不配稱武林一公子。一……”

  草聲籟籟,高嫣蘭從凹溝內的草叢中爬出來。

  “給我把上衣剝掉!彼麉柭曊f。

  “你……”高嫣蘭吃了一驚。

  “剝!沒有上衣,看你敢不敢溜跑?”

  “你……你不要我做人嗎?你……”

  “剝!”他聲色俱厲,“你要我剝嗎?”

  高嫣蘭羞憤得無地自容,但被他那獰惡的神情嚇壞了,無限委屈地脫衣。好在深山里沒有人跡,不脫將更難堪。

  “胸圍子也脫掉!彼坪跻咽ダ硇粤。

  他將高嫣蘭的外衣和胸圍子塞在自己的腰帶上,用棍撥著那令人心動神搖的酥胸玉乳獰笑著說:“這都是你自找的,我公孫云長本來是憐香惜玉的人,這該怪你自己!

  “總有一天!备哝烫m的淚水成串跌落在胸懷:“我會回報你,我會讓你……天哪!”

  “你永遠等不到這一天,因為我是個強者,走!”

  高嫣蘭不敢不走,開始時羞憤難當,不久也就忘了羞恥。人為了活下去,為了仇恨,?扇淌芊侨说耐纯嗪臀廴,度過種種難關。

  她必須緊跟著公孫云長走,那些芒草擦在嬌嫩的肌膚上,可不是好玩的,她得利用公孫云長的身軀擋阻芒草。

  公孫云長他這一招夠高明的,讓她緊跟在身后,不怕她悄悄溜掉躲起來了。

  這些人跡相當明顯,原是拔山舉鼎那些搜山的人留下來的遺跡。

  一陣好趕,山勢眼看將盡,向南一折,卻又看到群峰插天,綿綿無盡。

  “歇歇腿!惫珜O云長盯著那些插天奇峰懊喪地說,在一株大樹下的短草中坐下歇息。

  高嫣蘭躲到樹背面坐下,只感到悲從中來,珠淚潛然,但她忍住不發悲聲。

  “出去之后!惫珜O云長咬牙切齒:“第一件該辦的事,便是帶人到回雁峰,殺絕莊小狗全家滿門!

  “你在做夢!备哝烫m說:“江湖朋友沒有人會聽你的了。南衡將保護莊家,沒有人敢到太歲頭上動土!

  “你等著瞧好了!

  “我還在等你死呢!

  “哈哈!你真的這么絕情?”

  “你對我的情義,已經刻骨銘心了!

  “我還真打算娶你呢!哈哈!”

  “我也打算嫁給你!

  “真的!你不怕?”

  “我不怕你。嫁給你之后,我一定有機會要你威麟堡煙消火滅,化為血海屠場,把你公孫家葬送掉,殺個雞犬不留!

  “哈哈!你有這么狠?”

  “不錯!

  “所以,我不會娶你!惫珜O云長站起,注視著流向叢山深處的溪流:“下游一定有河,河一定可以流入大江。要是溪再深些寬些,就可以找枯樹制木筏沿溪下放?炜,沿溪走!

  繞過兩座山腳,溪流與一條小河會合。

  “妙極了,果然有一條河!惫珜O云長興奮地大叫:“快,找枯木,做木筏,真是謝謝蒼天!

  這條河,正是稱為巫溪的大寧河,流至巫山縣城東面,入大江。假使能用枯木作筏下放,便可以到達縣城平安大吉了。

  有劍砍木砍山藤,制木筏輕而易舉。

  溪口附近就有不少干了的倒木,難怪他高興得跳起來。

  正在收集枯木,高嫣蘭突然丟掉肩上的樹桿,驚叫一聲,一頭鉆入草叢中再也不出來。

  “咦!你怎么啦?”被驚動的公孫云長在不遠處大聲喝問。

  “有……有人,對……對岸……”高嫣蘭躲在草叢中叫著:“求求你,把衣衫給我,把……”

  “有人?”公孫云長向對岸瞧。

  果然有人,兩個穿水怪套的人,并肩站在溪岸上,目光灼灼地盯視著他,目光極不友善,眼神銳利、怨毒。

  “是侯老伯和侯姑娘嗎?”他喜極大叫:“妙極了,兩位請過來相見。小侄公孫云長,正愁水性不佳……”

  “老夫知道你是公孫小狗!蔽搴炢乓а勒f:“狗東西你!你這畜生不如的東西!你陷害老夫的事,老夫都查清了,你好毒的陰謀,你還有臉叫我?”

  “你……”

  “你們的人呢?快死光了是不是?”

  “侯老伯……”

  “閉上你的狗嘴!老夫知道你們的人一定會死光的,因此我父女在各處潛伏等候走狗,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絕不留情。你,老夫知道你厲害,準備在水中等你,你最好趕快做木筏!

  “請聽我說好不好?人生百歲,如駒過隙;老伯活得那么苦,何苦來哉?因此小侄特地想……”

  “你混帳!老夫活得苦,那是老夫的事。老夫活得何等安逸,比替走狗殺人放火強一萬倍,你……”

  “你是狗咬呂洞賓……”

  “老夫必定殺你,你給我等著就是!

  父女倆身形疾閃,退入林中形影俱消。

  “準備走!”公孫云長向躲在草中的高嫣蘭叫,將衣衫和胸圍子丟過。

  “不做木筏了嗎?”高嫣蘭一面穿衣一面問。

  “做木筏?那老狗父女倆,水性號稱天下第一,要送命我也不送在水里,走!”

  兩人向東飛奔,奔入叢山峻嶺。

  五湖釣叟父女的身旁,站著。怡平和梅英。

  “這狗東西已經不是人了!蔽搴炢趴嘈Γ骸翱此迅吖媚镎勰サ贸闪耸裁礃幼?莊小哥,你有何打算?”

  “賢父女只要阻止他從水里逃,小可就有機會救高姑娘!扁秸f。

  “放心,老朽必定不負所望!

  “謝謝,小可得趕到前面去等他!

  “小哥知道路嗎?”

  “小可的女伴知道,再見!

  巫山十二峰,以神女峰最纖麗奇峭。

  那時,神女廟不在神女峰,也不在現在的縣南琵琶峰(十二峰不列琵琶峰),而在飛鳳峰麓。真正的名稱,叫凝真觀,或稱妙用真人祠。峰腳直插入江,廟在臨水的峭壁上,一條羊腸小徑蜿蜒而上。

  至于這座廟是不是楚懷王夢游高唐,與瑤姬相遇而建的朝云神女廟,就無法考據了。反正峰不能泊舟,距城三十余里,真正慕名而來拜神女的人并不多,香火冷落自是意料中事,所以后來有人改建在縣南的琵琶峰上,旅客可以乘泊舟之便,去拜一拜這位西王母之女云華夫人,希望也作一場風流好夢。卻沒有人想到這位神女助禹治水,驅神鬼斬石疏波的功勞。

  人們只記得神女會襄王的云雨巫山枉斷腸風流艷事,誰去注意斬妖治水有益國計民生的俗事?

  總之,那時的飛鳳峰神女廟十分荒僻冷落,確是游客不便往來的地方,香客稀少得很。

  公孫云長先向東溜,再向南逃,不敢再找河流下放,寧可苦了自己的腿。

  五湖釣叟父女的水性,決不是他這種勉可在水里游百十尺的人能對付得了的。

  越過幾座奇峰,不久便接近了飛鳳峰。

  巫山十二峰范圍太大,俗稱九見三不知,恐怕連巫山縣的土著,也很少有人完全了解這些峰的真正所在。

  公孫云長當然不知道,高嫣蘭也糊糊涂涂,雖則她是巫山的近鄰,但平時僅乘船往來于巫峽,那弄得清那一座是什么峰?

  從江上看峰與在峰中看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只有一個人知道:卓梅英。

  她不但知道峰,也知道外人進人山區之后,有那些地方可以走,可能到達某幾處地方。

  天時、地利、人和,她全占了優勢。

  天色不早,眼看要夕陽無限好,必須找地方過夜了。

  公孫云長心中焦灼不安,因為不知身在何處,所攜帶的干糧早已告罄,今晚就得饑寒交迫。

  所看到的飛禽不易捉到,那一群群野猴見人就老遠逃開,想捉猴子充饑也力不從心,因此他腳下越來越快。

  繞過一座山腳,前面兩條山尾林稀草淺,不知該往何處走。

  正遲疑間,卻看到身旁一株大樹上,刻了一根將軍箭,箭頭前到了一行字:凝真觀,十里。

  是用利器刻的,而且刻的時間決不是最近。

  他大喜過望,哪有心情去計較或分辨是新刻的?

  “有救了!”他向高嫣蘭興奮地大叫:“有觀,附近必定有人家,咱們距大江一定不遠了。十里,加快些!

  乘船往來巫峽的人,大多數不曾到過凝真觀,人人皆稱之為神女廟,稱凝真觀反而罕有人知。

  如果他走相反的山尾,不遠處便有種山的人家,有小徑可抵縣城,不足二十里。

  樹上刻的指路將軍箭,指引他走向人生的最后旅程。

  不久,首先聽到峽中澎湃的流水下灘聲。

  接著,看到了小徑。

  他興奮得快要發瘋,自從進入山區追逐怡平,這是第一次發現有人行走的小徑,三不管沿徑狂奔,奔向前面高入云表的插天奇峰下。

  妙極了,看到半山腰上孤零零的小廟。

  也看到了下面奔騰湍急的大江,江流在絕壁飛崖間奔流,江上船只往來不絕。

  “咱們得救了!彼e起只手狂呼:“姓莊的,咱們山長水遠,后會有期,不殺你誓不為人,誓不為人!

  狂呼聲凄厲,殺氣騰騰,聽得高嫣蘭心中發毛。

  “你最好別忘了,他也不會饒你!备哝烫m冷冷地說:“而你根本禁不起他一擊!

  劈啪兩聲脆響,他給了高嫣蘭兩耳光。

  “你也別忘了,他這人死心眼,對你不會忘情,我會利用你來引誘他送死!彼熜,目露兇光:“我的朋友多得很,鄢大人會供給我大量的財力。那小狗蠢得像豬,自以為是情圣,這種人死得比任何人都快,他根本不配和我公孫云長逐鹿江湖?熳!”

  這次,他走在后面。

  小小的破廟,凄涼的破敗殿堂,供著泥胎已現的女神像。唯一可看出氣概的,是廟額上敕建凝真觀五個剝落大字,外貌破舊,但字的氣勢仍在。

  一個穿了破道袍,臉色黝黑病容滿臉的香火道人,與一個骯臟的中年花子,正坐在殿廊下大吃狗肉。

  缺了口的大缽中肉汁香味甚濃,兩只破碗加上樹枝削成的木筷,一葫蘆酒,吃像甚是丑惡。

  看到兩個陌生男女,花子爺一怔,脫口叫:“妙哉,道爺,你這鳥廟真靈。瞧,這位英俊挺拔的老爺是襄王,那位漂亮的大姑娘,豈不就是活生生的神女?可惜你那狗窩似的斗室不配稱陽臺。

  “閉上你的臭嘴!毕慊鸬廊岁庩柟謿獾卣f:“你可不要得罪貧道的財神爺衣食父母!

  公孫云長居然沒冒火,嗅了嗅欣然說:“好香,快餓慘了!

  香火道人并沒站起來迎客,用木筷指指殿堂說:“要拜謁神女嘛,自己來,拜罷可別忘了在錢箱丟下一些香火錢,真人一定會保信你們情場得意,萬事順遂!

  說完,舉起破碗喝酒,不再理睬。

  “鬼老道也會胡謅恭維!被ㄗ映菲沧欤骸澳阋詾槟氵@臭廟是什么?月下老人祠嗎?情場得意?哼!小心人家河東獅打上廟來,有幾個來燒香的男人是正人君子?”

  “在下不是來燒香的!惫珜O云長大聲阻止兩人爭吵:“要吃、要喝,要睡處!

  “還要析夢?要陽臺?”花子薄嘴薄舌:“你瞧,這臭老道如果有吃有喝,還用來搶吃我花子爺偷來的狗肉?他那殿后的狗窩,也許可以養一大堆虱子跳蚤,絕對做不了陽臺,除非這位漂亮標致的大姑娘真是神女……”

  公孫云長怒火爆發,走近猛地一腳向花子踢去。

  花子一聲狂笑,手一挑,一缽狗肉飛起,連肉帶湯潑了公孫云長一頭一臉,在靴尖前貼地斜飛而起。

  “該死的混帳東西……”

  公孫云長厲聲咒罵,手忙腳亂地拭抹臉上的湯汁,幸而貼在創口的膏藥可以防水,不然可就麻煩了。

  就在他雙目難睜中,聽到身后的高嫣蘭驚叫一聲!

  這瞬間,他知道高嫣蘭已被花子帶走了,不等雙目的湯汁弄干凈,他不顧一切向叫聲傳來處一掌吐出。

  雄勁猛烈的內家掌力,以摧山裂石的聲勢向丈外涌去。這才是他的真才實學:無量真氣。

  如果他能一擊而中,不但花子遭殃,被挾持的高嫣蘭也將同歸于盡,在丈二以內的距離,他這一記驟然怒擊,中者必死。憑經驗,他知道花子的身法雖快,絕對快不過他這一掌。他寧可把高嫣蘭也一同擊斃,也不愿被花子把人擄走。因為,他知道花子的身法極為高明,不易對付。

  他眼中雖有肉汁,但仍可看到朦朧的人影,知道自己攻擊的目標距離是遠是近。

  可是,他吃了一驚,掌力吐出,不但沒將挾住高嫣蘭的花子擊倒,反而把花子送出三丈外。

  這時,他的雙目已可清晰地看到景物了。

  老香火道人已經到了廊下,正用雙手在臉上一陣搓揉,臉上的皺紋消失了,病容也不見了……接著脫下了破道袍……

  “卓姑娘……”他脫口驚呼。

  梅英的佩刀藏在道袍內,這時已連鞘握在左手。

  “還有我,孤魂野鬼莊怡平!被ㄗ佑檬衷谀樕弦魂嚹▌,露出本來面目。

  “你們……”他駭極。

  “我們等你很久了!扁叫π,放了高嫣蘭:“高姑娘,請退遠些!

  高嫣蘭像是失了魂,驚低羞慚、恐懼,張口結舌,一步步向外退,退至廟外廣場的側方。

  一聲刀嘯,梅英拔刀丟掉鞘。

  “我知道你具有絕學無量真氣!泵酚⒗淅涞卣f:“我說過你不是本姑娘的敵手,現在你可以報舟中被擒的仇恨了。我和怡平哥不會聯手合擊,隨你挑選對手生死一決。依我看,你是公怡平哥驚破了膽的人,當然不會愚蠢得在他手下找死,對不對?”

  “在下就挑你!彼а狼旋X拔劍:“莊怡平,下一個是你!

  “哈哈!你像是吃定我了!扁脚呐目罩碾p手:“你知道嗎!你面對的是天下第一刀,刀神太虛仙客的孫女兒,家傳刀法宇內無雙,玄門練氣奇學決不次于你的無量真氣,你認為你能有多少全身保命的機會?居然妄想把我列為下一個,我真可憐你。哈哈哈……”

  一聽到刀神的名號,公孫云長機伶伶打一冷戰。

  舟中的情景,依稀在眼前出現。

  那時,雖說他驟不及防,被梅英一掌震出撞得暈頭轉向,但真正被擒的原因并非栽在梅英手中,所以他并不認為梅英的真才實學能比得上他?墒,快活刀的同伴是一回事,刀神的孫女又是另一回事。

  他勝得了快活刀,但對付刀神的孫女……

  他心生俱念,目標轉向怡平。

  真妙,好機會,怡平赤手空拳,沒有劍在手。

  他怕手中有劍的怡平,沒有劍的怡平何所懼哉?

  在怡平忘形狂笑聲中,他人如奔電,劍似狂龍,出其不意身劍合一猛撲怡平。

  “厲害!”

  怡平怪叫,鬼魅似的八方游走。

  他緊迫在后,連攻十八劍,有十劍幾乎得手,但總是差那么一兩寸殺不上部位,任由怡平在劍尖下脫走。

  “怡平哥,這不公平!痹谂缘拿酚⒋蟀l嬌嗔了:“你把他的真力耗盡,叫他累成快斷氣的老牛,我哪有機會發揮刀法的神髓絕著?”

  “這叫做耍猴,不是逗牛!扁介W動著叫:“哎呀!這一劍好險!

  絕望的感覺,爬上了公孫云長的心頭。

  再拖下去,可要真變成快斷氣的老牛啦!

  這種眼看得手卻又落空,每一劍皆凌厲兇猛的攻擊,不但最耗真力,也影響心情的穩定。一招眼看得手,卻又平白落空的情景,最為損傷元氣。因料定得手而狂喜;因絲毫之差落空而激怒;因只差那么一點點而悲哀;靈智一失控制,大事休矣!

  “別玩了,你差得太遠!扁揭幻娑汩W一面說:“以往,在下認為你深藏不露,隱瞞了奇技異學,所以把你列為最強悍可怕的勁敵,現在已經知道,你不過如此而已,還不住手嗎?”

  公孫云長不住手,以狂攻三劍作為答復。

  怡平哼了一聲,突然厲聲說:“不知自愛,你也接我三記劈空掌,看你的劍氣能否震散在下的相成大真力。打!”

  隨著打字聲落,在劍尖前一掌吐出。

  劍芒連閃,異聲動人心魄!

  公孫云長狂亂地連揮五劍,揮一劍退半步,似乎劍被一張無形的網所罩住,所發的勁道劇減,揮動時顯得緩慢遲滯。等怡平的第二掌吐出,他已被無形的暗勁逼退了兩丈,退到廟前的石階下。

  “你還得苦練十年?嗑,你該知道苦字的意思!扁阶∈,背著手后退,冷冷地說:“像你這樣在江湖上時時害人,處處用心機稱雄霸道,練一百年也是枉然!

  公孫云長羞怒難當,卻又無可奈何,一面向廣場旁發呆的高嫣蘭退移,一面明:“嫣蘭,助我一臂之力埋葬他們”

  高嫣蘭向側退,凄然地說:“這時你想到了找,不嫌太過份了嗎?我不計較你的陰毒兇狠,已經情至義盡了!

  他驀地飛掠而上。劍化虹而至。

  人影一閃,刀光排空有如奔雷掣電。錚一聲大震,火星激濺,他被震得斜退八尺,臉色一陣青。

  梅英揚刀屹立,厲聲咒罵:“無恥!你是人間的賤丈夫!

  高嫣蘭驟不及防,被刀風劍氣震得仰面倒地,狼狽爬起發狂似的尖叫:“云長,你……

  你怎能這樣待我?你……你你……”

  梅英徐徐欺進,沉聲嬌叱:“沖上來!”

  高嫣蘭以手掩面,哭泣著撒腿狂奔,一面慘然尖叫:“天哪!冤孽綿綿,此恨綿綿!”

  劍影漫天,刀光似電,一刀一劍兇猛地纏上了。

  是梅英發起的搶攻,以雷霆萬鈞泰山壓卵的聲勢奮勇攻擊,一刀連一刀空前猛烈,她恨透了這個人間賤丈夫。

  攻到第十五刀,驀地刀光漫天徹地,聲勢劇變。劍山在萎縮,公孫云長的防守圈子,似乎被刀網壓迫得無法張開,越縮越小,刀劍的接觸聲又急又狂,馬步已亂。最后一聲震爆,龍吟聲中人影乍分,刀光劍氣突然靜止。

  兩人相距丈余,斜向而立,兩雙大眼狠盯著對方,刀斜舉劍上升。

  公孫云長的右胸衣裂了一條小縫,有些少血跡沁出,說明他剛從鬼門關里進出了一次。

  “我必定殺你!泵酚⒑樥f,徐徐迫進:“你害死的人已經夠多了,連你的老爹也間接死在你手中,你只顧自己逃命,把他留在斷魂茶送了命。高嫣蘭對你情深似海,把什么都給了你,你竟然逼她背棄父母,死到臨頭你仍想殺死她。像你這種不仁不義的人,留在世間將是一大禍害,殺!”

  刀光似奔電,刀氣壓體。

  錚!劍封住了第一刀,第二刀似乎來自冥冥之中,光芒一閃即逝。

  雙方再次拉開,公孫云長側飄丈外,穩不下馬步,踉蹌再返三步。右外膀,血如泉涌;左脅,血跡逐漸擴大。

  “我必定殺你!泵酚⒌谌瓮Φ侗七M。

  公孫云長突然身形一晃,眼中兇光一斂,右膝一軟,向下挫,趕忙用劍支地撐住了。

  刀光如潮,像是死神伸出的手。

  “請不要殺他……”奔出山坡下的高嫣蘭尖叫,踉蹌回頭向上奔來。

  刀光斜掠而出,險之又險地掠過公孫云長的頂門。

  公孫云長終于支撐不住,腿一軟,被凜冽的刀風震得向下挫倒。

  “云長……”高嫣蘭狂叫著奔來。

  怡平想伸手攔阻,但卻又頹然抽回手。

  梅英刀鋒一轉,刀尖指向奔來的高嫣蘭,臉上罩了一層濃霜,厲聲問:“賤婦,原來你是甘心情愿背棄你的父母的?事到如今,你仍然心向著這個斷送你萬花山莊的人?”

  高嫣蘭如中雷殛,踉蹌止步。

  “梅英,不要管她了!扁綈砣坏卣f。

  “不!我要她講明白!泵酚嗳痪芙^:“她先陷親于不義,然后戀奸情熱,生死關頭棄父母于絕境偕奸夫逃生。我們以為她真是被迫的,眼巴巴趕來救她。你瞧,她是怎樣感謝我們的?她為陷害她一門老少的奸夫求情!

  “我……我是被……被迫的!备哝烫m淚下如雨:“我……我只是不……不忍見……見他死,畢……畢竟我……我曾經愛他一……場……”

  “現在呢?”

  “恩斷……情……絕,我……我好……好可憐……”

  “你知道有多少人因他而死嗎?斷魂谷死了將近兩百人,那些人家中的孤兒寡婦,不可憐嗎?”梅英聲音俱厲,刀隱作龍吟。

  “天哪……”

  公孫云長向側飛躍而起,遠出三丈外,再折向飛掠,向山下逃。

  “你走得了?”梅英怒叱,躍出就是一刀。

  “錚!”

  公孫云長全力對架,身形立被震起斜飛。真不巧,方向飛錯了,飛落廣場外的陡峻山坡。

  “啊……”

  慘號聲搖曳,人向下滾落。

  下面,是更峻峭的崖壁。

  更下面,是奔騰澎湃的滾滾江流。

  人往下滾滑,劍已先向下飛墜,滾下百十尺,已成了血肉模糊的軀體。

  “云長……”高嫣蘭連拖帶爬到達人墜處,被怡平跟來一把抓住了。

  她聲嘶力竭哀叫,聲如中箭的哀猿:“我……我已經沒有機會親手殺你了,沒有機會殺你全家報復了……你不該這樣死的……”

  梅英收了刀,搖搖頭苦笑說:“我抱歉,我錯怪了你。高姐姐,你殺不了他的,不管是武功、心計、手段,你都不是他的敵手,相差太遠了,不要再做傻事!

  怡平扶起哭泣的高嫣蘭,往廟門走。

  “回家去吧,高姑娘!扁饺崧曊f:“你爹娘已經動身返回萬花山莊,剩下一共十二個人。

  “謝謝你,莊爺!备哝烫m凄然地說:“我哪有臉回家?我已是天下同最孤獨的人!

  “那就到卓家暫住一段時日……”

  “謝謝你的好意,莊爺,我會找一處地方修來生,高嫣蘭從此算是不在紅塵中了!

  “高姑娘……”

  “我知道你對我好,莊爺。只怪我意志不堅,福薄孽深,辜負了你的深情,愿來生……

  祝福你們,我要走了!备哝烫m向西走去。

  暮色四起,滿山煙嵐,晚霞的余輝,灑落在她慪僂凄涼的身軀上。怡平深深嘆息,感慨萬千。

  身邊依偎著臉色凄然的梅英,溫柔的語音在他耳邊撫慰他洶涌的心潮:“哥,她會找到她該走的道路,你已經為她付出大多,我相信她已經了無遺憾了。我們先到縣城住一宵,明天趕回太虛幻境,純純妹在等著我們呢?”

  “是的,對一個自始就不曾愛過我的人夾說。我付出的確是太多了。梅英,不怪我吧?”

  “怎么會呢?哥,這就是人生!泵酚⑶橐饩d綿地依偎在他的懷中:“我們將珍惜未來。比起他們來,我們已是非常幸運,非常幸福了,是嗎?”

  “是的,我們將珍惜未來!彼舐曊f:“我們的確是非常幸運,非常幸福的人!

  一雙愛侶依偎著,踏著落日余輝下山。

 。ㄈ珪辏

  掃描,bbmmOCR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民國諜影 我家將軍多嫵媚 九億紳士的愛慕[娛樂圈] 萬古武神 末世重生之至尊冰王 本周戀愛中 借月繪新顏 極品殺手房東 從開始到現在 電影世界冒險王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