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如夢(夢回大清)|番外 胤禛篇

推薦閱讀:、天涯海角跟定你 合成 女神總裁愛上我 花都特工 畫皮美人 重生之寵愛一身 悍女馴夫 惡郎勾心 絕情十三郎 重生未嫁時
  番外胤禛篇(上)

  翻飛挺落葉初開,悵怏難禁獨倚欄。

  兩地西風人夢隔,一天涼雨雁聲寒。

  驚秋剪燭吟新句,把酒論文憶舊歡。

  辜負此時曾有約,桂花香好不同看。

  我寫著詩句,心中卻忽然煩亂起來,重重的將筆放下,墨汁點點,濺在桌上。

  又是中秋,月到中秋分外圓,可惜我不喜歡中秋,因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

  康熙五十一年,元壽一周歲生日,抓周的時候,按照慣例,云珠他們給這個小人兒準備了各式各樣的玩意,到我去的時候,元壽已經有些等得不耐了,在奶娘懷里掙個不休。

  桌子的大托盤里,放著天下人能想到的各種物品,奶娘剛將元壽放在桌上,這小家伙就搖搖晃晃的過去了,一屁股坐在托盤前,也不動手,卻看著我,露出幾顆雪白的乳牙傻笑。那一刻,我心中一痛,為那笑容,天真的,毫無城府的笑容,過去她也常常這樣笑,只是,對著我的時候不多,她的眼中,也許從來就沒有我吧。

  元壽眨著大眼睛看我,于是我走過去,不意外他搖晃的站起來,撲到我懷中,用口水幫我洗洗臉,他是我最愛的孩子,我從來不在意讓任何人知道,于是李氏黯然,云珠卻微微一笑。我一直知道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她把元壽照顧得極好,所以,我不介意給她任何東西。是的,我愛元壽,同時,我不喜歡弘時,這都是沒有理由的。

  片刻之后,元壽又掙扎,我于是放開他,看他重新坐回去,然后兩只小手伸出,屋子里的人都圍了過來,大家都想知道,我最愛的孩子,將來的志向如何。

  結果,元壽的小手沒有伸向托盤里的任何一件希奇花哨的物事,他只是,抓住了托盤,用力拖起些,轉身遞到了我手上。

  屋子里一時寂靜無聲,抓起托盤,據說,當年世祖章皇帝周歲時,也曾抓過同樣的東西。

  他要天下間所有的一切,婉然,你知道嗎?我們的兒子,他要這天下呢,我答應過你,給你們最好的,你既然不要,我就統統給我們的兒子,我保證。

  胤禛篇(下)

  每隔一個月,我的書桌上,就會端端正正的出現一封信,信里沒有稱呼,沒有落款,甚至沒有一個名字。

  這樣的信在別人眼中,大約充其量只能算做是一篇流水帳,但是在我這里,卻是最珍貴的。

  九月初一。

  卯時在巷尾井中打水,回去煮飯。

  辰時給巷口張家送洗好的衣服,并收走臟衣衫件。

  午時……

  九月初二……

  每天,事無巨細,逐一詳盡的記錄下來,這是當時我吩咐的。

  我知道你并沒有遠離京城,只是我不知道你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為什么卻沒有遠走他鄉,是這里有割舍不下的人嗎?十三弟還是我呢?

  每每想到這里,我只能自嘲的笑笑,怎么會是我呢?若是你舍不下我,又如何能走得那樣決然?

  我知道我最應該做什么,你的存在,是我該去抹殺的,從我決定要你,從你決定離開我,但是我不能,這個念頭我連想都不敢多想一下,因為心中無法言語的痛和愧疚。

  婉然,你何其的狠心,我早該明白的,你能割舍十三弟,你自然也同樣可以割舍我,但是我仍舊懊惱,我弄糟了一切,如果不是調換了元壽,那么,你還可以多留一陣子吧?我知道的,從你對弘昌的愛和痛中,我就明白了,我終將失去你。

  但是,我并不后悔,因為,我有了元壽,一個你我血脈相連的證明。

  貪婪的翻看,眼前晃動的都是你的影子,只是,你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當你在那個雪夜逃走時,我曾經懷著怎樣的心情,在高處看著你走遠。

  愛你,所以放你離開,因為我不忍心看你日漸凋零;愛你,所以不敢再靠近你,雖然你距離我并不遙遠,但是我怕再次靠近,我會瘋狂的繼續禁錮你,直到我們攜手黃泉。

  所以,走吧,我只要時時刻刻知道,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就好了。

  夜寒漏永千門靜,破夢鐘聲度花影。

  夢想回思憶最真,那堪夢短難常親。

  兀坐誰教夢更添,起步修廊風動簾。

  可憐兩地隔吳越,此情惟付天邊月。

  這樣的詩篇出自我手,若是你在時,多半要笑我吧,因為我從前最討厭那纏綿悱惻、傷感斷腸的情詩,但是,如今卻為你寫的一首又一首,只是,這些詩寫了又如何呢?我并不能對你吟頌,只能一個人,在你曾經住過的地方,徘徊惆悵,任時間流逝如水。

  這些年中,我做了很多事情,忙碌是忘記你的惟一方法,忙碌,也是實現我的諾言的方法,然而,這些忙碌只在私下。父皇面前,我越發的沉靜,討論佛學,清凈無爭,有了太子和老八的前車之鑒,我明白,欲擒之,先縱之的道理,既然,在父皇心目中,我不是他最中意的兒子,那么,至少我可以做他最滿意的兒子。

  如果說這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的話,那么,惟一的意外依舊來自你,婉然,你大約也想不到吧,元壽這個孩子,是這樣的出類拔萃,就是同他眾多的叔伯兄弟站在一起,那種卓然不凡,也難以遮掩。

  皇阿瑪喜歡他,幾乎時時要帶他在身邊,那年木蘭秋狄,父皇射傷了一只黑熊,卻叫跟在身邊的元壽去補一箭,我知道,這是父皇疼他的方式,將來父皇就可以在天下臣民面前說,朕的孫子元壽,歲就能獵熊。

  元壽走過去,照著熊的腦袋放了一箭,然后回身在上了自己的馬,馬剛走到皇阿瑪跟前,那只本該已經死掉的熊卻猛然又站了起來,人立著,撲向離它最近的元壽。

  當時的場景幾乎不是能用語言描述的,皇阿瑪舉起火槍,果斷的射殺了大熊,而咱們的小元壽,穩穩當當的騎在馬上,神情鎮定而自若。

  皇阿瑪說他,“是命貴重,福將過予!

  而我只想把這一切與你分享,看看,我們的兒子,是多么的出色。

  只是,婉然,你這時卻走遠了,東北,江南,接著是大漠,我派出的人跟著你,幾乎走了大半個國家。

  我知道你吃了很多的苦,但是我卻不能幫你更多,不是我不想,也不是我不能,只是,我想讓你過自己選擇的生活,知道你無悔而快樂,我就也感同身受。

  只是,思念從來沒有自我的心底拔除,我知道,我努力做的這些,很大一部分還是為你,為了又一天,能夠光明正大的擁有你。

  那一天就快到了,到時候,請你不要責怪我的自私,即使你已遠在天涯,我依舊會把你帶回到我身邊,永遠,所以在這之前,你繼續走自己想走的路吧,然后,等著我,等我有足夠的能力,坦然面對天下,坦然的擁有你。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別愛我的人 波謝洪尼耶遺風 吸血鬼殿下別吻我 學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老衲要還俗 女老板的絕品護衛 毛盾天師 刀塔死亡學院 罪小說 悍妃天下,神秘王爺的嫡妃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