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閑庭|第 48 章

推薦閱讀:、風流老頑童 心懷鬼胎 撩夫日常 大江大河 包個金主做老公 異能特工:軍火皇后 交易愛情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嗎 總裁的艱難愛情 嬌養心頭寵(下)
  此刻回到天庭,已與離去時大不相同了,處處皆是戒備森嚴,早已格局大變。素來森嚴的凌霄殿前渺無人煙,子澈雖被縛著,視線卻是輕輕一掃,低聲問寒羽:“天樞院都去了碧臨潭么?”

  寒羽一怔,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將我當做了囚犯?”東陵上仙微微仰起頭,如畫的眼角眉梢帶了淺淺笑意,“也罷,天帝在何處?”

  寒羽正要回答,忽有祥云自天上急速而降,卻是靈寶上仙手持著天帝的令牌,急急向寒羽道:“天帝急詔,東陵上仙速至碧臨潭!

  子澈見到師兄,蒼白的臉上浮現淺淺愧疚之色,旋即如常,以師弟之禮示意。

  靈寶上仙卻緊緊盯著這許久未見的師弟,眼眶倏然紅了紅,重重嘆氣道:“快去吧!

  “上仙請恕末將無禮,天帝的旨意是將東陵上仙帶至誅仙臺,并密囑末將,除非是天帝口令……”

  靈寶上仙撫了撫白須,怒道:“你是在說本座假傳旨意?”

  “末將不敢!焙鹱笫忠讶挥|到劍身,冰涼一笑,“天帝令牌實不足信!

  靈寶上仙瞇了瞇眼睛,冷然道:“你這晚輩,甚好,甚好!

  寒羽并不懼,只遣了一人出來,如此吩咐了一番,方道:“上仙莫急。此刻去核實也未晚,東陵上仙乃天庭魔界第一要緊之人,末將實不敢出半點差錯!

  子澈微微一笑,卻是對著靈寶上仙道:“師兄,此事你莫要再插手!

  靈寶上仙掌心一道紅光一閃而逝,卻又強自抑了下來,勸道:“子澈——”

  東陵上仙卻只是輕輕搖頭,似是而非道:“師兄,尚且不到這個地步!

  靈寶聞言一怔,長嘆一聲:“也罷,我隨你一道面見天帝!

  誅仙臺。天帝似乎已經等了許久了。

  當他看到東陵上仙被帶到的時候,眸色中閃過一絲莫測難辨的光亮。他手指輕輕一彈,先將東陵上仙身上的縛仙神松開了,怒斥寒羽道:“誰讓你們將東陵上仙縛來的?這般以下犯上……”

  子澈淡淡打斷了天帝的話語:“陛下急著找我,所為何事?”

  天帝眼睛瞇了瞇:“朕只是聽到一些傳聞,免不得要找你來問一問!

  靈寶上仙在一旁急道:“陛下,既是傳聞,便該當找出散布者,當面對質!

  “靈寶上仙莫急!碧斓鄄患辈痪彽,“朕也只是問問而已!

  子澈攔住了師兄,依然平靜道:“陛下請問!

  “那逆龍融神的速度,照理來說,不會這般迅速。上仙可知此事?”天帝不動聲色道。

  子澈眉宇未皺,直接道:“不錯。濬顏融神的速度快了數倍,是借了清玉缸的緣故!

  天帝沉沉道:“是當日你向朕借的清玉缸?”

  “是!

  天帝頗有興味的聲調微揚:“朕只想知道,這清玉缸好端端的,如何會到了魔尊手中?”

  東陵上仙沉默了片刻,靜靜抬起眼眸道:“是我無意間失落在凡間!

  天帝短促的一笑,那神色顯然是未信。

  “陛下……”一旁沉默的寒羽忽道,“末將有話要說!

  天帝冷冷瞥了那銀甲小將一眼,道:“說!

  “末將奉命將東陵上仙帶回天庭。在凡間卻遇到了一只甚是怪異的小妖!焙鸩患辈痪彽,“初見那小妖,是在東陵上仙的影浮山中。她的氣息甚是怪異,并非我天道所稱‘自然’,卻像是魔界養成的。當時末將覺得奇怪,便請上仙帶她一起回天庭,上仙因此震怒,并帶著那小妖強行離開。而后……”

  寒羽意味深長的一笑:“而后上仙不知為何怒斬兩位龍神,又與魔尊密會。而與此同時,那小妖與上仙的坐騎桀驁一道,隱匿在影浮山中,卻被末將的屬下找到了!

  子澈一直安靜聽著,直到此刻,眼神中波瀾微現:“你可曾傷害他們?”

  寒羽淡淡一笑:“上仙對那小妖,依然如此關心!

  天帝臉色愈發陰沉:“那小妖呢?”

  “末將馬上命人帶上來!焙鹞⑽⒐淼,“只是那小妖懵懵懂懂,倒是說了不少讓人覺得心驚的話!

  話音未落,卻見兩名天將拖著一名纖弱女子過來了。

  誅仙臺上仙風極烈,稍有不慎,便能刮得定力不足的小仙魂飛魄散,更何況是離殤。只見她蜷縮著身子,一陣一陣的顫抖,顯是因為立在此處而十分難受。

  子澈微一皺眉,指尖輕彈,只見一道金色光芒籠罩在離殤身上,她痛苦立時紓解了不少,腰肢亦直了起來,有些茫然的四顧。

  第一眼便看到了子澈立在不遠處,她便努力要掙開身后拉著自己的兩名神將,努力的往他身邊靠去。

  天帝眉心皺得愈發的緊,冷聲道:“放開她!

  離殤甫一得了自由,便直直的往子澈身邊靠去。她牢牢抱緊他的手臂,身子輕輕顫抖著,低聲道:“上仙……他們都好兇!

  子澈微一抿唇,安撫般拍拍她的肩膀,低聲道:“莫怕!

  “這小妖周身氣息如此不祥,定是那逆龍養成?子澈,你為何將她帶在身邊,還如此回護?”天帝強忍了怒氣道,“這般妖孽,留著作甚!”

  離殤身子一抖,愈發抓緊了子澈的衣袖,那一日她穿著天青色長裙,裙角被風掠起,望之楚楚可憐。

  “她的前世與我甚有淵源!弊映壕従彽,“因果輪回,到了這一世,我不能不管!

  一時間誅仙臺上無人開口,就連靈寶上仙都沉默著鎖緊了眉。

  卻聽寒羽道:“小妖,你如何到了東陵上仙身邊?”

  離殤低了頭,一字一句道:“是上仙與魔尊約定……拿清玉缸將我換回來的!

  靈寶上仙輕輕“啊”了一聲,而子澈的神色似是也有片刻的怔然,旋即皺了眉,唇角倒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意來。

  天帝怒極反笑,連聲道:“好!好!好!這便是朕親封的東陵上仙!”

  “你還有何話說?”他怒喝道。

  子澈面無表情,修長的身子卻是強韌不折,依然一言不發。

  “來人!”天帝喝道,“取刑天斧,今日朕要親自斬斷你一魄,以示懲戒!”

  三魄中若是被散去一魄,靈力大減自不消說,而子澈又是身負重傷,到時只怕連散仙都做不得了。靈寶上仙臉色蒼白,閃身而出:“陛下!不可!”

  “怎可因為這來歷不明的一只小妖,就隨意斷東陵上仙的一魄?”靈寶上仙急道。

  “朕還需什么證據?清玉缸在那逆龍手中,小妖親口說了這事實,朕亦問了東陵,他亦默認了——你倒說說,還需什么證據?”天帝陰沉沉道,“刑天斧何在?”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家有小甜心 農女經商記:妝得漂亮 出嫁不從夫 都市之全能民工 郡王以色侍妻 徒弟他就是不吃藥 獨寵催眠小萌妻 見江山(孤要登基) 甲武圣徒 水臨天下之魅女回歸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