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情劍|第九十章 一劍還情

推薦閱讀:、時光微暖 兼差神算 盜墓筆記4 云頂天宮 紅色11 黃金好情人 名媛不敗金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重生之星外孕 農家小碧玉 修真直播系統
  蘋兒目光望著方秀,口中卻問君中鳳,道:“姊姊你真能對付他們么?”

  君中鳳道:“那是自然了,我如不能對付他們,咱們豈不早被方秀殺死了?”

  蘋兒點點頭道:“對姊姊的沉著,小妹真是敬佩無比!

  君中風淡淡一笑,道:“好妹子,你怎么不罵姊姊不知羞恥呢?”

  蘋兒道:“這個小妹不敢!

  君中鳳輕輕嘆息一聲,道:“我歷經滄桑與險惡太多了,適才所經,那也不算什么了!闭f話之間,韓濤已醒了過來,挺身立起。

  蘋兒道:“方秀為人陰險,不可不防,咱們要先走一步!

  君中鳳道:“不用怕,我這些年來歷經險境,有了一個很大的經驗!

  蘋兒道:“什么經驗?”

  君中鳳道:“你不怕敵手兇惡,他們就怕你!

  但聞方秀問道:“韓兄弟,你傷勢如何了?”

  韓濤站穩身子,道:“不礙事啦!”

  目光轉注到君中鳳的身子,接道:“大哥,不能讓這丫頭離開!

  蘋兒低聲道:“怎么樣?姊姊,咱們剛才應該沖出去!

  君中鳳笑道:“不用怕!”舉步行近方秀,接道:“怎么樣,兩位是否還想再試看看?”

  方秀伸手攔住韓濤,一面對君中鳳道:“在下一向是言而有信,兩位姑娘請吧!”

  君中鳳手牽著蘋兒,一面笑道:“你把門打開!狈叫惆釀訖C關,開了石門,接道:“兩位請吧!”君中鳳一推蘋兒,道:“你先出去!

  蘋兒閃出石門,卻不見君中鳳跟隨出來,心中大奇,隱于門側,向里望去。

  只見君中鳳和方秀低聲交談,似是在商量什么.兩人聲音很低,低得連蘋兒聽不出說話之聲。

  蘋兒心頭大駭,不敢多聽,急急到墓外。片刻之后,君中鳳穿著方秀寬大的衣衫,行了出來。

  蘋兒望了君中鳳一眼,本想問她和方秀談些什么,話到口邊改了心意道:“咱們是否要回去?”

  君中鳳道:“自然是回去了!

  蘋兒啊了一聲,轉身向前行去。君中鳳加快了腳步,追上蘋兒,道:“蘋姊姊,我想請教一件事!碧O兒道:“請說吧!如是小妹所知,自是言無不盡!

  君中鳳道:“你在方家在院長大,而且和那韓繼信也有過一番交往,對韓繼信自然十分了解?”

  蘋兒道:“你說是哪一方面?”

  君中鳳道:“他的為人和武功!

  蘋兒沉思一陣,道:“他的武功博而不純,而且,他分心于五行奇術及建筑方面,武功受了不少影響!

  君中鳳道:“他的才智呢?”

  蘋兒道:“才智么?那就非我所能預料了。他似乎知道很多,而且有過目不忘之能!

  君中鳳道:“他是否是個很富心機的陰沉人物?”

  蘋兒道:“就小妹觀察而言,他應該不是一個壞人,是人間難得的奇才,只是,他不幸生為韓濤之子,一點孝心,使他成了武林中的大患人物!本续P道:“父債子償,那也是沒法子的事了!

  蘋兒長長吁一口氣,道:“那韓繼信替方秀、韓濤早巳安排了逃命機會,可惜他們竟不知珍惜……”

  一面說話,一面暗中查看君中鳳的反應。

  只見她神色鎮靜,若無其事。

  蘋兒接道:“如若方秀、韓濤不起貪念,他們或許早就逃遠了!本续P微徽一笑,道:“他們舍不下那一呼百諾,人人敬慕的名利!蓖蝗煌O履_步,道:“蘋姊姊,你先走一步吧!”

  蘋兒怔了一怔,道:“怎么姊姊不走了?”君中鳳笑道:“我這一身衣服太難看!

  蘋兒道:“那不要緊,我陪姊姊到一處民家,換上衣服再回去!

  君中鳳道:“不用了,回去見著俞姑娘和李寒秋時,代我說一聲就是!

  蘋兒道:“你要到哪里去?”

  君中鳳道:“該和諸位見面時,我自會和他們見面,蘋姊姊請回去吧!”

  蘋兒呆了一呆,道:“姊姊既是堅持,小妹也不便多勸,我這里告辭了!”放步向前行去。

  她步行極速走約里許之后,閃身一棵大樹之后,回首望去,早已不見君中鳳的行蹤。

  蘋兒一皺眉頭,暗道:“這丫頭,不知鬧得什么把戲,此事非同小可,必得早些告訴娟姑娘去!

  四顧了一陣,轉身而去。

  君中鳳并未離開,卻隱身在一處雜草叢中。

  她早已想到蘋兒可能回頭查看,只是她料敵機先,棋高一著,蘋兒的一切舉動,反都落在君中鳳的眼中。

  蘋兒去后,君中鳳才由草叢中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灰塵、枯草,轉向正南方奔去。

  且說蘋兒放步奔行,希望早把此事告訴李寒秋、俞小娟,趕來救出鐵劍道長和那位少林僧侶。

  原來方秀、韓濤下車之后,放火焚燒之前,告訴君中鳳等,本是他安排的一條疑兵之計。

  是以,蘋兒醒來之后,只見到了鐵劍道長和那少林僧侶。蘋兒趕回天王廟,見著李寒秋說明內情,李寒秋立時要親率人手,趕往亂墳場去,但卻被俞小娟攔住,說道:

  “方秀、韓濤不會等著我們去。明日就是和韓繼信決戰之期,勝過此陣,方秀和韓濤都如網中之魚,倒是那君姑娘舉動有些怪異!

  李寒秋道:“我逼死了她父母,殘其兄長,但她卻數度救我之命,我又允殺了方秀、韓濤之后,任她處置,我們之間恩怨糾纏,很難算得清楚!

  蘋兒接道:“我瞧她與方秀交頭接耳,只怕和方秀有所勾結!

  俞小娟道:“君中鳳那點武功,實不足畏,倒是她那些鬼鬼祟祟的活毒物,倒叫人有些頭疼。最叫人不解的一件事,是她告訴我的,早巳在方家大院四周布下了人手,咱們卻一個未見,不知她耍得什么花招?”

  蘋兒道:“在方家大院中,咱們一度陷入了極為險惡的處境,那君中鳳本要施放毒物挽回敗局,但她卻一直未有所為!

  俞小娟略一沉吟,道:“君姑娘去向,實有可疑。好在,我爺爺今晚即可趕到,聽說他約請的人物中,有一位善制各種毒物的奇人,明日對敵之時,分出一部分人物,防備君姑娘就是!

  第二日,黎明時分,李寒秋和俞小娟帶領著雷飛、蘋兒,和少林、武當等各大門派高手數十人,趕往會戰之處。

  這地方是韓繼信指定的所在,距離方家大院約有五里左右。前面是一片空廣荒涼草地,后面是卻是一片很大的竹林,地上荒草,已被人工剪去,但還留有一寸多高。只見韓繼信頭戴方巾,身著藍衫,坐在一張太師椅上.身后一排十二具白木棺材。四周一片寂然,除了韓繼信之外,再未見其他的人。

  俞小娟示意群豪停留在五丈以外,自己和李寒秋緩步行了上去。

  兩人一路行去,一面查看地上的草物泥土。但聞韓繼信高聲說道:“諸位放心,在下并未在地上布設火藥、雷炮!

  李寒秋冷冷笑一聲道:“閣下也不用裝模作樣了。如是你人手到齊,可以叫他們出來動手了!表n繼信道:“這一戰,早經約定,在下自然不會逃避!

  李寒秋道:“那很好,閣下如有意動手,咱們先分一個生死。其實,別人多屬無辜,你為父母,我為親仇,咱們才是真正的點子,先決生死,可少去一些無謂死亡!

  韓繼信點點,道:“可以。但在下有一要求,閣下如是自忖能夠答應,并能使在下相信,在下愿代父一戰,以你我生死,決定今日結局!

  李寒秋道:“我要答允不難,難的是韓兄如何使在下相信?”

  韓繼信舉手一招,道:“俞姑娘請過來!

  俞小娟和韓繼信相處過一段相當日子,并轡郊游,聯袂賞花,對這位才氣縱橫的少年,私心中早有一份敬慕。

  但那時,她心有所謀,這情意一直深藏內心,縱是她本人,也并不知曉。

  此刻,鋒鏑相對,生死一搏,那潛伏于心中的情愛,也突然破由而出。

  她似是突然間變得全無氣力,緩緩行前兩步,茫然說道:“什么事?”

  韓繼信道:“勞請姑娘作個見證保人!蹦抗廪D注李寒秋,接道:

  “李兄,如是咱們這一戰之中,我死于李兄劍下,李兄是否能放過家父呢?”

  李寒秋沉吟了一陣,道:“我不會放過他們,但你不會死!表n繼信道:“如是李兄敗了呢?”

  李寒秋道:“我棄劍受戮,任憑處置!表n繼信突然一抬雙目,望著俞小娟,道:“俞姑娘有何高見?”

  俞小娟怔了一怔,道:“我……我怎么樣!”韓繼信道:“如若李寒秋能放棄追殺家父之愿,如若俞姑娘能擔保我們這一戰之后,武林恩恩怨怨,盡化輕煙,在下愿和李寒秋比劍決勝,我死他劍下,算代父償債……”俞小娟黯然接道:“你不是李兄的對手!

  韓繼信道:“那倒不用姑娘擔心!

  俞小娟道:“我爺爺和各大門派中首腦人物,都巳趕到,我也作不得主。唉!我一個小女孩子家,誰肯聽我的話?”

  韓繼信突然仰天大笑三聲,道:“他們如是真逼我非打不可,鹿死誰手,那也是難說得很!

  俞小娟輕輕嘆息一聲,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但卻為父拖累,他們已經走了,你孝心已盡,內心中再無憾咎,你可以走了!表n繼信目光冷峻,四顧了一眼,垂首說道:“血債血償,善惡有報,在下埋骨于此,也是罪有應得,但姑娘可否退出今日之戰呢?”俞小娟道:“我不能,但我可放你離此!表n繼信臉上涌現出肅殺之氣,緩緩說道:“那么姑娘請后退幾步!

  這一次,俞小娟極為聽話,緩緩向后退了五步。韓繼信緩緩伸出右手,取過太師椅下的長劍,站起身子道:

  “李寒秋,家父雖是作惡多端,但七絕魔劍,也不應在世間流傳,一個人如是習練了邪惡武功,其為人必受影響!

  李寒秋肅立不動,道:“你放心,我不會活得很久……’突然間,響起了一聲狂吼,瘋劍馬湘,仗劍直奔過來,沖向韓繼信。俞小娟急道:“老前輩,我們還有話說!

  她忽然間愛情橫溢,希望能說服韓繼信早些逃離此地.如若等南天一公和各方雄主趕到,自己就作不得主了。

  但聞瘋劍馬湘大笑道:“不用和他說了,老夫殺了他就是!

  唰的一聲,直向俞小娟劈了過去。他有瘋劍之稱,行事素來少思考,不分輕重,看俞小娟攔住他的去路,不自禁就攻出一劍。

  俞小娟看他劍勢凌厲,被迫得閃向一側。

  韓繼信道:“就算他是好人,但這等瘋癲舉動,留他何益!

  長劍一探一挑,一具棺木蓋子應手而起。

  但見棺木這中,忽地坐起一個人來,韓繼信長劍一指瘋劍,低聲發出一種奇異怪嘯之聲。

  棺木中的怪人,忽然間飛躍而起,電光石火一般,撲向瘋劍馬湘。

  馬湘長劍疾探而出,在身上幻起了一片劍影,以阻來勢。但那撲擊之人,似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競對幻起于前胸的劍花,視若無睹。只聽嗤地一聲,馬湘的劍勢,穿過了擊來之人的前胸。

  但那中劍人雙掌揚動,五指箕張,仍然抓向馬湘。江湖上不少剽悍之人,有著同歸于盡的打法,但卻從沒有過這樣不要命的拚法。

  馬湘一劍穿透了那人的前胸,但那人的雙手五指,卻也抓中了馬湘的左肋前胸。但聞馬湘冷哼一聲,長劍一抖,把那中劍人摔出了一丈開外。

  但馬湘也突然棄去了長劍,摔倒在地上。俞小娟心中大急,蹲下身子,叫道;“老前輩、老前輩……”

  馬湘雙目圓睜,望俞小娟,卻說不出一句話。

  只見他身子顫動了一陣,緩緩閉上了雙目。

  俞小娟伸手去扶馬湘,卻聽韓繼信冷冷說道:“不要動他!焙舻囊宦,劈了過一掌。

  俞小娟縱身而起,避過一掌,道:“你要和我動手?”

  韓繼信冷冷說道:“馬湘已中劇毒,你如扶他,也很可能中毒而死!

  俞小娟想到以那馬湘功力的深厚,竟然在片刻中死去,知道他所言非虛,不禁一呆。

  韓繼信道:“十二棺木中,有一十二個毒人,全身都為劇毒所浸,只被他們碰中了一下,就可能毒發而亡,今日之戰。就是這樣一個打法,動手之人,全為玉碎!

  李寒秋冷笑一聲,道:“如若是馬老前輩早有防備,也不致為毒人所傷了!

  韓繼信道:“希望兩位不要忽略了他們的武功,除了他們全身劇毒之外,他們都有著人所難及的飛撲身法!

  俞小娟道:“你就是憑仗這十二具棺木中的毒人,和我們一決勝負?”韓繼信道:“不錯,彼此之間,既無議和之意,只有一決死戰了!

  俞小娟望了李寒秋一眼,道:“李兄為我掠陣,我要試試毒人的飛撲身法!

  李寒秋一橫身,攔住了俞小娟,道:“要試要由在下來試,姑娘請為在下掠陣!

  韓繼信神情冷漠,道:“兩位何妨一齊試試!

  長劍揮動,挑開了兩具棺木,但見棺中人影一閃,坐起兩人。

  李寒秋道:“姑娘請向后退開,在下先擋一陣!币阅钳倓︸R湘的武功之高,竟然死于這毒人手下,李寒秋哪里還敢大意?提聚真氣,蓄勢待敵。

  韓繼信并未使用棺木中的毒人立時飛出傷敵,卻長劍連揮,又挑開所有的棺木蓋子。但見人影連閃,每一具棺木中,都坐起一個人來。

  李寒秋沉聲道:“姑娘快些退出,招呼他們用暗青子對付!

  忽然間,響起了一聲佛號,竹林中轉出了十二個身披黃色袈裟的僧侶,十二個僧侶一色衣著,看上去特別莊嚴,每人手中,握著一把戒刀。

  緊接著林中的人影閃動,八個青袍開髯的中年道人,提劍而至。

  這些僧道,正是武林中一向被人尊仰的少林,武當兩大門派中人。

  只聽那為首僧侶,道:“阿彌陀佛,施主在竹林的埋伏,都已經被南天一公俞老施主率領的幾位前輩奇人,下手破除……”

  韓繼信道:“有這等事么?”

  那帶頭僧侶道:“如若林中埋伏未除,老衲如何能夠和幾位道兄通過?”

  韓繼信臉色一變,道:“俞白風現在何處?”

  那帶頭僧侶笑道:“俞老施主,和本兩位長老及武當幾位前輩,都已離此而去!

  但離右首一個中年道人,接道:

  “方秀派出的對各大門派施襲之人,大部就殲,少數遭擒,你林中的埋伏,也被破去,你已毫無仗恃!

  韓繼信冷冷說道:“俞白風那老匹夫……”俞小娟厲聲道:“你罵我爺爺,我要打落你一口牙齒!

  韓繼信嘆息一聲,未再出言。那帶隊僧侶,接道:“施主惡跡不彰,如若肯棄劍而降,貧僧可保你不受傷亡!

  韓繼信黯然說道:“我如在這林中埋伏一把毒火,使你們全場人無一生還,想不到我一念仁慈,竟落得一敗涂地!

  俞小娟道:“我爺爺武功,強你又何止有十倍,你好像敗得不服氣?”

  韓繼信道:“你爺爺也許武功強過我,但他如和在下斗智……”

  突然一陣朗朗笑聲,由林中傳了出來,道:“好大的口氣!

  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皓首銀髯青布長衫的老者,緩步行了出來。

  俞小娟高聲叫道:“爺爺……”

  俞白風搖搖頭,轉向韓繼信道:“我想告訴你幾件事!

  韓繼信道:“什么事?”

  俞白風道:“譚藥師苦心研究配制的毒藥,目下已經有了解救之法,方家大院中派出幾路人馬,大部被我等生擒,賜以解藥,除了幾個惡名顯著的兇徒,押往少林寺囚禁察看之外,都已被釋放回家!

  韓繼信道:“這話當真么?”

  俞白風道:“老夫為何騙你?聽娟兒說過,你為人尚無惡述,老夫不愿你死于此地!

  韓繼信道:“我有毒人還可作最后一戰!

  俞白風道:“他們也不足恃!

  韓繼信道:“但瘋劍馬湘被譽三大奇人,卻一樣死于毒人之手!

  俞白風神情肅然地說道:“那是他疏然大意所致,你如不信,不妨要他們和老夫試試!

  韓繼信道:“他們動作如電光石火,快速絕倫,老前輩……”俞白風道:“你指揮他們出手吧!”

  韓繼信心中暗道:“如能把俞白風傷在毒人手下,可能威震全場,使他們消失再戰的勇氣!

  心中念轉,長劍一指俞白風,口中發出一陣凄厲的低嘯。

  但見人影一閃,兩個毒人同時飛起,撲向俞白風。

  俞小娟心中大急,暗道:“這韓繼信陰險得很,竟然下令兩個毒人合攻我爺爺!毙闹袑λ媪舻囊环輴垡,頓然消退。

  但見俞白風雙掌齊出,兩個飛撲而來的毒人尚未近身,巳為俞白風掌力震得摔落地下。

  他一擊得手,不容韓繼信再指示其他毒人出手,飛身接近棺木,雙掌連環拍出,九個坐于棺木中的毒人,各中一掌。

  韓繼信長劍連擰,口發怪嘯。

  但棺木中毒人,盡為俞白風由百佛圖中悟出的般若掌力震死,那里還能聽命行動。

  韓繼信呆了一呆,俞白風已近身側,點出一指,韓繼信舉劍封擋,劍勢舉到一半,穴道已被一股暗勁點中,不自主地棄去長劍。

  俞白風回顧了十二僧人一眼,道,“你們把他押回少林寺,此人無惡跡,還望貴寺方丈能夠從輕發落!

  十二僧人應了一聲,帶起韓繼信自回嵩山而去。

  俞白風下令群豪,火焚十二毒人,命群豪各自歸去。場中只余下娟兒、蘋兒和李寒秋、雷飛等四人,才對李寒秋道:“令師是好人,但他劍法太毒,身遭死報,這也許是天意!

  李寒秋道:“晚輩明白!

  俞白風道:“那很好,方秀、韓濤善后,老夫為之處理,關于你們私人間一些恩怨,老夫不便多管了……”語聲一頓道:“娟兒,三日后,你回家見我!币膊淮陜捍鹪,轉身一躍數丈,隱入竹林不見.俞白風剛去不久,君中鳳右手執劍,押著方秀、韓濤,由林中轉出,左手抱著父母的靈牌。江南二俠,雙手被捆,身上作痕累累,似是吃了不少苦頭。

  君中鳳一身孝服,緩步行到李寒秋身前,道:“李兄,我替你生擒了方秀、韓濤,希望你能遵守諾言!崩詈锏溃骸拔颐靼住本従徟e起長劍一揮,方秀、韓濤兩顆人頭,飛滾出一丈開外,血冒三尺,尸體倒地。

  雷飛重重咳了一聲,道:“君姑娘,你……”

  君中鳳道:“不要替他說情,他要替父母報仇,難道我爹我娘,都是白死了么?”

  李寒秋道:“君姑娘說的是,在下欠姑娘數番救命之情,應該是以命相償!保

  只見俞小娟雙目眨動,閃動著智慧之光,忽然拔劍向君中鳳刺去,口中道:“如果你死了,那就沒人再殺李寒秋了!

  李寒秋大吃一驚,道:“俞姑娘!庇冶垡簧,橫向劍上攔去。

  俞小娟劍光一閃,齊肘間,斬下了李寒秋的右臂,口中卻失聲叫道:“她要殺你,你還幫她!边劍入鞘,轉頭疾奔而去。

  這一下變出意外,場中人臉上,都不禁大變,望著俞小娟的去向出神。

  李寒秋左手抱著斷臂,盤坐地上,運氣止血。

  蘋兒卻蹲下身子,撿起了李寒秋斷去的小臂,黠然垂淚。

  雷飛沉思了一陣,忽有所悟,暗施傳音之術,道:“蘋姑娘,如若你不愿讓李寒秋死,那就跟我一齊走!

  蘋兒心中還未會過意,雷飛已大聲說道:“這李寒秋逼死人家父母,咱們不用管這閑事!币焕O兒。轉身大步而去,片刻間,走得蹤影全無。

  君中鳳目者三人去遠,緩緩蹲下身子,道:“很痛么?”

  李寒秋苦笑一下道:“姑娘放心,在下會留著這條命,任憑姑娘宰割!本续P道:“唉!算啦!逼死我父母的,是右手之劍,如今連右手都沒有啦!也算我報了仇。何況,我爹爹作惡半生,受報也是應該!

  取出絹帕、藥粉,替李寒秋敷傷,接道:“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養傷!狈鲋詈锵蚯靶腥。

  走約里許,突然停下腳步,道:“我中計了……”

  李寒秋茫然道:“中了什么計啊?”

  君中鳳道:“俞小娟欠你得多,這一劍還了你的情!蹦樕戏浩疴钼醯奈⑿,扶著李寒秋向前行去……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妃臨九天 終卷·夫榮妻更貴(上) 兩種微笑的女人 黑帝的七日愛情:買來的妻子 獵妻手冊:我的腹黑老公 深海迷航 絕色千金逃婚記 重生之王爺妻管嚴 糖心蜜意(美食) 超級全能控衛 都市王牌霸主(我的23歲美女老婆)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