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鳳|第六十回 群豪誅元兇

推薦閱讀:、麻煩公主 都市超級神尊 我懷了反派的孩子 逆世才妃傾君心 孟婆的前夫 福晉有喜:爺,求不約 不遇不聚 通往蜘蛛巢的小路 神級風水師 忽若鏡(下)
  只見他向前踢出的一腳,踏落實地,人也向前行了一步。

  金奇大喝一聲,側身攻出了一掌。

  崔五峰右手一抬,硬接了金奇一掌。

  金奇悶哼一聲,向后退了五步。

  左手抱住右腕,滿臉痛苦之色。

  敢情這一掌,竟然把金奇的右腕震斷。

  崔五峰直欺而上,顯然已準備借機殺死金奇。

  雷飛龍及時而上,直搗一拳,擊向崔五峰前胸。

  崔五峰冷哼一聲,也揮拳迎了上去,完全是硬碰硬的打法。

  雷飛龍一咬牙,運集了全身功力,迎擊上去。

  但聞蓬然一擊,雙拳接實。

  有如擊在堅硬的金石之上一樣,崔五峰感覺到心頭一震,付道:這雷飛龍的功力,決不在金奇之下。

  至于雷飛龍,更是吃足了苦頭,但覺骨疼如裂,右手已經無法再行握拳。

  崔五峰縱聲大笑,道:“你們哪一個還有和在下一搏之勇!”

  勞燕飛大步行了過來,道:“我來領教!

  崔五峰道:“勞老三,昔年你非我敵,現在更非我敵!

  展翼也行了過來,接道:“勞前輩,咱們不能和他硬拚,最好是聯手對付他!

  申三娘已放下了白玉蓮行了過來。

  三個人,分站了三個方位,把崔五峰圍了起來。

  古如梅緩緩行了過來,道:“展翼,要不要我幫忙?”

  崔五峰一皺眉頭,道:“古夫人,最好勸住你的女兒,別讓她淌這次混水!

  古夫人笑一笑,道:“你準備和老身談談了?”

  崔五峰道:“好!夫人要什么,只管請說!

  古夫人道:“如梅,聽到沒有,崔總寨主開價了,你……”

  古如梅接道:“娘!你、大姐、三妹、三個人,就夠了,我似乎是用不著參加了!

  崔五峰道:“老實說,加上二姑娘一個人,崔某人并不放在’心上.但如在下失手傷了姑娘,令堂豈不會出手!

  古如梅道:“不!只要你和我娘談好了條件,他們能相信你,就不會出手了!

  古夫人道:“對!崔五峰,問題在,你要我們如何相信你?”

  這時,少林、武當,及各大門派與會的人,都圍了上來,但他們目睹南堡、北寨和崔五峰對掌的結果,心中都已有數,自己思忖,縱然出手,也無法是對方敵手。

  申三娘道:“崔五峰你自信能夠勝我們三人聯手么?”

  崔五峰道:“能!我唯所顧慮的,就是玉蓮那個丫頭,所以那丫頭死定了,當今之世,已無我心存顧忌的人,你如是識時務,帶著保元去吧!”

  申三娘道:“你是說我們在場之人,一起聯手,也不是你的敵手?”

  崔五峰望了古夫人一眼,道:“我沒有么狂妄,不過,就算你們一起出手,也無法困得住我!

  申三娘道:“崔五峰,你聽著,我不是要為死去的丈夫報仇,但公理不容污釁,正邪難以并存,就算我們明知非敵,也要放手一戰!

  崔五峰冷笑一聲,道:“既是你找死,在下倒也只有成全了!

  右手一抬,直推過去。

  他強猛的掌力,實已到了無堅不摧之境。

  申三娘沒有退讓,右手抬起,纖纖玉指迎向崔五峰的掌心點去。

  展翼側身而上,一掌拍向崔五峰左肩。

  古如梅右指遙指,一道黑色的光影,直飛過去。

  鐵線蛇,古氏家族中特有的兵刃。

  崔五峰冷哼一聲,甩肩轉身,一下子避開了展翼的掌攻,和申三娘的指點,左手一探,硬向蛇頭抓去。

  古如梅右手微挫,鐵線蛇突然縮了回去。

  只是一照顧,已使人有險象環生的感覺。

  崔五峰身子一轉,突然疾進二步,沖向了申三娘。

  顯然,崔五峰準備先打倒一個人,再行對付第二個。

  他!選擇了申三娘。

  展翼身軀飄動,一個大拗步,人已到崔五峰身后。

  右掌伸出,印向崔五峰的后背要害。

  古如梅、勞燕飛,還未來得及出手,場中已經有了變化。

  申三娘發覺了崔五峰攻來的情勢中,籠罩了左右的閃避之路。

  這是存心要迫逼申三娘還手,作一招硬拚。

  申三娘沒有使他失望,果然是舉掌對了過去。

  蓬然輕響聲中,四掌接實,右手拒敵申三娘,左手對著展翼,形成了一個僵持之局。

  崔五峰的力量分散,使得展翼和申三娘,都能隨這分散的壓力。

  展翼和申三娘突然間加強了內力,暗勁綿綿的攻了出去。

  這就逼使得崔五峰不得不運集了內力拒敵。

  勞燕飛突然側身而上,一掌劈向崔五峰的背心之上。

  他們昔年是結義金蘭之交,情同骨肉,也正因如此,勞燕飛對崔五峰也特別的了解,知道他陰險、惡毒。

  崔五峰雖然力拒兩大高手,暗較內勁,但他仍然感受身后的掌風襲人,微微一蹲身軀,用右肩迎向勞燕飛的掌勢。

  他目未回顧,但卻取位很準。

  但聞蓬然一聲,勞燕飛一掌正擊在崔五峰的右肩之上。

  崔五峰雙掌突然一收,身子一矮,向后退去。

  展翼和申三娘同時感覺到一股吸引之力,引動了兩人的掌勢,向一起撞去。

  幸好,申三娘和展翼都還未用盡全力,及時收住了掌勢。

  就是這一瞬之間,崔五峰已爭取到殺人的時間,耳際間響起了勞燕飛的慘叫之聲。

  轉頭看去,只見勞燕飛口鼻之間,全都涌出了鮮血。

  展翼呆住了,想不到,崔五峰的武功造詣,竟然已到了如此高明的境界。

  這樣短短的時間,殺了一個第一流的高手。

  申三娘神情嚴肅,緩緩說道:“好!崔五峰,你夠狠,害死了老大,擊斃了老三!

  崔五峰冷冷說道:“我已經警告過你們,但你們不肯聽,那也是沒有法子的事!

  申三娘冷笑一聲,道:“最好,你把我也殺了!

  崔五峰道:“如果你不肯聽從在下的奉勸,這也很難說!

  古如梅突然出手,鐵線蛇有那一道黑芒,直纏過去。

  崔五峰一伸手,竟然把鐵線蛇牢牢抓住。

  蛇口張開,向崔五峰的右腕之上咬去。

  崔五峰左手一抓,把鐵線蛇緊緊的握住,雙手一揉,竟然把鐵線蛇給牢牢的抓住。

  古如梅冷笑一聲,右手一揮,一掌拍去。

  崔五峰疾快的向后退了兩步,大喝一聲,用力向前一拖,竟然把鐵線蛇給帶了過來。

  他神力無窮,這一全力施為,古如梅自非其敵。

  整個人,被崔五峰向前拖去。如若不適時放手,勢必被連人拖了過去。

  那鐵線蛇長有六尺,韌力極強,崔五峰雖然把蛇身扯長了數尺之多,但蛇身并未斷去。

  古如梅口中發出了一聲怪嘯。

  鐵線蛇突然一收身尾,纏在了崔五峰的右臂之上。

  崔五峰雙手中執著蛇身的一半,但另一半卻纏在了崔五峰的手臂之上。

  申三娘側身而上,掌指并施,攻向了崔五峰。

  崔五峰單掌拒敵,擋住了申三娘的攻勢。

  此人,實有著過人的武功,一掌拒敵,竟使申三娘無法攻入。古如梅吁一口氣,道:“展翼,現在,是咱們殺他的時候了!

  當先向前沖了上去。

  展翼道:“好!殺了他,再清除崔家塢!

  雙掌搖動,攻了上去。

  鐵線蛇,緊緊的纏在了崔五峰的手臂之上。

  所以,他只能用一只手掌拒敵。

  但雙腳補助了他的掌勢威力。

  這個人的武功,實在高強,一手雙足,抵擋住三大高手的圍攻。

  這是一場很激烈的搏斗,也看出來了崔五峰的武功。

  這凌厲萬分的搏殺,生死在一發之間。

  展翼一連攻出了數十招之后,輕輕吁一口氣,道:“好厲害的崔五峰!

  崔五峰冷冷說道:“展翼,今天讓你們開開眼界了!

  古如梅疾攻了兩掌,道:“大姐,三妹,你們要不要幫忙?”

  古如萍道:“不幫!

  古如蘭道:“二姐,這件事,要娘決定了!

  古夫人笑一笑,道:“如梅,娘實在看不出,在這一場搏殺中,我們該幫助那一個?”

  崔五峰道:“應該幫助我,我有無窮的財富,如山黃金,只有我,才能使一個人,在片刻之間,由赤貧,成為富豪!

  古夫人淡淡一笑,道:“金銀財富,都是身外之物,老身覺著,絕對不會因為你崔總寨主的死活,而使他改變……”

  崔五峰對開了申三娘兩掌,接道:“只有我,才能支配這筆財富!

  古夫人道:“如果你很不幸的死了,那些堆積如山的黃金,會不會被你帶到陰曹地府之中呢?”

  崔五峰道:“夫人這是什么意思?”

  古夫人笑道:“千百年來,那些黃金、財富,不知道換過了多少的主人,但人生在世,卻又勘不破它,合力去爭取、擁有!

  崔五峰道:“老夫人,你究竟要如何,可以決定了!

  古夫人道:“我是在說明,取得那些無窮財富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你給我,另一種我們自己去取!

  崔五峰道:“什么意思?”

  古夫人道:“你如是不幸戰死此地,那些黃金已成無主之物,誰都能取!

  崔五峰道:“對!黃金人人想要,不過要有很大的實力,才能取得!

  古夫人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我一直猶豫不決!

  展翼借兩人交談之機,突然掌勢一變,利用了申三娘、古如梅對擋住了崔五峰的掌勢,突然一掌拍向崔五峰后背要穴。

  崔五峰在極端兇險之下,仍然避開了要害。

  用左肩承接下一掌。

  他自恃有罡氣護身,所以,不畏掌勢。

  但展翼這一擊,卻使得崔五峰左肩冒出了一股鮮血。

  原來,不知何時,展翼已經在手中,扣了一把短刀。

  鋒利的短刀。

  用強大的內勁,集中于刀鋒一點之上,一下子刺入了崔五峰左肩。

  刀勢深入,直沒及柄。

  但展翼也被罡氣反彈之力,震傷了內腑,一連向后退了五步之后,吐出了一口鮮血。

  申三娘疾攻兩掌,逼住了崔五峰。

  古如梅卻一側身,由崔五峰身側滑了過去,伸手扶住了展翼,道:“你!傷得怎么樣?”

  展翼道:“總該有一個人,要受這些痛苦,而且,范圍很狹小,不是你我,就是申三娘!

  這時,申三娘和崔五峰的搏殺,也暫時停了下來。

  但申三娘一直虎視眈眈的注視著崔五峰。

  刀插在崔五峰的左肩上。

  刀傷處冒射的鮮血,也停了下來。崔五峰雙目中泛動著怒火,冷冷道:“展翼,你好卑鄙!

  展翼道:“崔五峰,你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崔五峰道:“展翼,我要殺你,只有殺了你,才能消除我心中之恨!

  展翼道:“殺我,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申三娘道:“崔五峰,想殺展翼,先殺我!

  崔五峰道:“哦!”

  申三娘道:“崔五峰,你還有什么過人的本領,可以用出來了!

  古如梅突然發出一聲怪嘯。

  那毒蛇突然一掙動,張口咬了崔五峰的左腕。

  崔五峰閃避不及,竟被一口咬個正著。

  鐵線蛇口齒尖厲,一下子,崔五峰竟被它咬入了肉中。

  崔五峰臉色一變,肅立未動。

  他并沒有立刻掙扎,大出了人之常情。

  古如梅道:“你很沉著,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那鐵線蛇口中之毒,可以立刻致命!

  崔五峰道:“我感覺得到!

  古如梅道:“你現在,至少還該有另一種感覺,你已經從江湖上高高在上的寶座上跌下來!

  崔五峰道:“哦!”

  突然吐氣出聲,揮臂一掙。

  堅硬如鐵的鐵線蛇,竟然生生被震作兩斷。

  蛇身雖然斷去,但它咬在手臂上的蛇頭仍然緊咬不放。

  崔五峰右手食中二指,暗運內勁,捏開了蛇頭,緩緩丟在地上,望望左臂上的傷勢,道:“古如梅,你還有比鐵線蛇更堅牢的蛇么?”

  古如梅呆呆的望著崔五峰,神情之間,似乎是還有些不太相信。

  展翼吁一口氣,道:“崔五峰,毒性發作了沒有?”

  崔五峰道:“鐵線蛇咬人立刻致死,但在下,現在卻是好好的!

  古如梅道:“應該發作的時候了,你為什么竟然沒有事呢?”

  崔五峰道:“你一定要知道么?”

  古如梅道:“鐵線蛇的口下,從無不死之人!

  崔五峰道:“現在,你就看到了一個人,他中了鐵線蛇毒,但卻平安無事!

  古如梅道:“你真的沒有事?”

  崔五峰道:“你不是看得很清楚么?”突然冷笑一聲,直向古如梅沖了過去。

  在沖向古如梅的同時,發出了一掌,擊向展翼,像閃電一般的快速。

  那一掌,用心不在傷人,而在阻止展翼的施援。

  果然,展翼已經準備行動,但卻被那一掌,生生給擋住。

  緊接著,響起了古如梅的慘叫之聲,古如梅倒了下去。

  沒有入看清楚,古如梅是受了什么樣子的傷。

  也沒有人想到,一個肩上中刀,被毀了護身罡氣的人,仍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申三娘疾快的沖了上去,拍出一掌。

  崔五峰忽然間,向后退去,退出了七八步遠,避開了申三娘的、掌勢。

  申三娘一掌落空,回頭望去,只見古如梅面色灰白,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展翼蹲下身子,伸手摸去,竟然早已氣絕而逝。

  古夫人冷冷說道:“她死了?”

  展翼點點頭。古如梅全身不見傷勢,而且,口鼻之內,也沒有血跡出現。

  連展翼、古夫人這等高手,都瞧不出來,古如梅死在什么武功之下。

  崔五峰肅然而立,靜站不動。展翼冷冷說道:“崔五峰,你用什么武功殺了她?”

  崔五峰只冷冷的望了展翼一眼,道:“你自己為什么不會看!

  展翼心中一動,道:“夫人小心,他練的是一種很特殊的武功!

  申三娘心中亦有警覺,吸一口氣,向后退了三步。

  展翼輕輕吁一口氣,道:“崔五峰,你不畏蛇毒,想是早已服用過什么藥物了?”

  崔五峰目光一掠申三娘,道:“夫人,這是一種武功,一種很特殊的武功!

  申三娘道:“不錯,只是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武功?”

  展翼道:“不論什么武功,但卻是一種很陰毒的武功!

  申三娘道:“只可惜,咱們竟然認不出這一門武功!

  古夫人緩步行了過來,道:“崔五峰,你用的什么手法,殺了我的女兒?”崔五峰突然飛身而起,掌拍古夫人。古夫人早已有了戒備,右掌一揮,拍了出去。

  但聞蓬然一聲,古夫人一掌,正拍在崔五峰的身上。

  崔五峰人承受一掌,但也只是微微一阻向前沖進之勢。

  古夫人迅速的向一側閃去。

  古如梅的無聲無息的死亡,使得古夫人也有很大的警覺,所以,在拍出一掌之后,立刻向旁側閃去。

  古夫人一躍八尺。但她腳落實地之后,立刻就有了一種不適的感覺。

  一股寒意,由心底直冒上來。

  崔五峰冷笑一聲,道:“古夫人,你怎么回去了?”

  古夫人冷冷說道:“你用的什么武功?”

  崔五峰道:“夫人打了在下一掌,在下連手也未還呢?”

  古如蘭吃了一驚,道:“娘!你怎么樣了?”

  古夫人道:“我覺著身上很冷,很冷!

  展翼道:“冰魄氣功!

  崔五峰冷冷一笑,道:“還是你展翼知道的多!

  展翼嘆息一聲道:“崔五峰,你這人實在是一代梟雄之才,只可惜,沒有用于正途!

  崔五峰道:“夸獎,夸獎!

  展翼淡淡一笑道:“崔五峰,縱然你確有驚人的武功,但今日之局,你也一樣無法逃過這次劫難!

  崔五峰道:“哦!”

  展翼道:“閣下,別忘了你中了鐵線蛇毒!

  崔五峰道:“鐵線蛇毒,如若能夠傷了我,我現在早已氣絕多時了!

  展翼道:“崔五峰,過去,我也為此驚異,現在我明白了!

  崔五峰道:“你明白什么了!

  展翼道:“我明白冰魄氣功,有一種特殊的功能,那就是可以逼毒,止血,但那并不是說明了,你身上的毒性,已然消除!

  崔五峰道:“我自信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維持到殺完你們所有的人,再行離開!

  展翼道:“崔五峰,你的機會不大,我們會用車輪大戰對付你!

  崔五峰道:“試試看吧!焙鋈粨P手一掌,拍了過去。展翼右掌抬起,迎了上去。

  但當雙掌將要觸接之時,突然一側身,收了掌勢。

  但崔五峰卻是準備全力一拚,所以眼看展翼的掌勢迎上來,突然又加了三成勁力。

  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展翼會在雙掌將要觸接之時,突然會把掌勢收住,身軀讓開。

  這使得崔五峰一擊落空,身不由主的向前一撞。

  就借他身子一傾之勢,展翼已然一個大轉身,繞到了他的身后,一掌拍了出去。

  展翼的武功,也許不如崔五峰,但他采用的機智,絕對不在

  崔五峰之下。

  崔五峰忽然抬起右腳,向后踢來。

  他似是自知想避過展翼這一掌,不太容易,所以,索性不避,反腿一腳,準備來一個同歸于盡。

  展翼一側身,避開了要害,掌力一吐.擊中在崔五峰的后背之上。

  這是展翼凝聚全身功力的一擊,掌勢雄渾無匹。

  崔五峰被打的向前奔行了五步。但展翼也被這一腳,踢得向后退了五六步遠。

  展翼跌坐地上,臉上是一片痛苦之色。但他忍住了,沒有發出一聲呻吟。

  崔五峰沒有栽倒,但卻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展翼輕輕吁一口氣,緩緩站起了身子。

  申三娘一橫身,擋住了崔五峰的身前,道:“崔五峰,來,咱們可以動手了!

  古夫人大步行了過來,道:“夫人,這一陣讓給老身如何,如梅尸首未寒,我要替她報仇!

  申三娘點點頭,道:“好!夫人請吧!

  古夫人踏前一步,道:“崔五峰,古氏家族和你們崔家塢一樣,都不是君子人物,做事一向講求效率!

  崔五峰冷笑一聲道:“你認為我一定會敗了?”

  古夫人道:“試試看吧!”手中拐杖一抬,橫里掃去。

  崔五峰突然間,變得很倔強,右手一伸,硬向那拐杖上抓去。

  古夫人手上加力,拐勢更為勁疾。但聞蓬然一聲,一拐杖擊入了崔五峰的右掌之中。

  崔五峰雖然抓住了拐杖,但掌心之上,卻受到了強力的襲擊。

  輕輕吁一口氣,整個人,被震的向后退了二步。但他仍然把拐杖抓住。

  古夫人用力一奪,竟然沒有給奪回來。崔五峰雖然連受重傷,但他的神力未失。

  古如萍突然大喝一聲,一躬身,有如一只怒矢般,直射過來。

  崔五峰道:“找死!庇^一掌,拍了過去。

  但見他拍出的掌心,形如一片金黃之色,用的竟是斷金手。

  古夫人大聲叫道:“孩子,快些回來!

  晚了,晚了。古如萍去勢怒矢,崔五峰的掌勢,也來如驚鴻。

  但聞蓬然一聲,崔五峰的掌勢,擊在了古如萍的頭上。古如萍悶哼了一聲,倒了下去。

  崔五峰也被這強猛的沖擊之勢,震的向后退出七八尺遠。

  古夫人三個女兒之中,對這位大女兒最為疼愛。

  目睹慘局,心中驚痛莫名,不禁一呆,手中的拐杖,也同時松去。

  崔五峰的斷金手,究竟是非常的武功。

  古如萍的鐵頭功,究竟不是斷金手之敵。這一次硬撞,震壞大腦,立刻死去。

  但崔五峰也被這強猛絕倫的一擊,給撞得心頭一震,血翻氣涌,吐出了一口鮮血。

  古夫人大喝道:“崔五峰,你連殺了我兩個女兒,老娘跟你拚了!苯新曋,撲了上去。

  崔五峰手中仍然握著拐杖,揚起一杖擊下。

  古夫人急怒攻心,竟然伸手去抓,拐勢正擊在了古夫人的手腕之上。

  她的武功自然無法和崔五峰相比。拐杖過處,擊斷了古夫人的右腕。

  崔五峰殺性已起,借古夫人斷腕之疼,右手一抬,擊在了古夫人的前胸。

  斷金手可以斷金,勢道是何等凌厲,這一擊,印中前胸,古夫人立刻內臟碎裂,倒了下去,一掌斃命。霎時間,古氏家族三大主腦,全都死在了崔五峰的手下。

  神秘的古氏家族,大半解體,只余下一個古如蘭。

  嚴格點說,古如蘭因下嫁崔五峰,已經脫離了古氏家族很久。

  對古氏家族的神秘,她已經知道的并不多。

  此刻景象,使得古如蘭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

  崔五峰連斃了三人之后,也有著一種吃力的感覺。

  冰魄氣功,似乎已無法再壓制他滿身的創傷。

  肩上的傷口,已開始向外流血。他的心臟,也受到了劇烈的震動。

  古如蘭滿含著淚水,冷冷的說道:“崔五峰,你好狠,好辣的手段!

  崔五峰強撐著,不讓倦態和疲累,透現出來,緩緩說道:“她們找來,怎怪得了我!

  古如蘭道:“我要替她們報仇!

  崔五峰道:“古氏家族,還余你一個,我希望你能多想想!

  古如蘭道:“想什么了!

  崔五峰道:“想想你的機會,能有多少!

  古如蘭道:“我娘,我姐姐,都死在你的手下,我獨生人間,還有什么味道!

  崔五峰道:“好,你一定找死,我只好全成你了!

  古如蘭緩緩向崔五峰逼去。

  這位風流的少婦,似乎是已下定了必死決心。

  她運集了全身的功力,不慌不忙的向前行去。

  臉色是一片嚴肅。

  展翼突然叫道:“古如蘭,停下來了!

  古如蘭停下腳步,很平靜的笑一笑,道:“展翼,古氏家族的人,雖然死在崔五峰的手中,但卻是受你之累,我二姐,為你而死,如若她不死,我娘也不會和崔五峰動手,大姐也不會情急拚命!

  展翼道:“我知道,所以,我才阻止你!本彶阶呓斯湃缣m,接道:“如蘭姑娘,古氏家族,自閉于一座宅院之中,江湖上。對他們的認識不多,傳為神秘世家,但這一場關系武林命運的搏斗之中,貴家族出力最多!

  古如蘭道:“哦!”

  展翼道:“姑娘,請后退一步吧!”

  舉步向前行去。

  崔五峰冷冷說道:“你準備和我動手?”

  展翼道:“對!而且是一場生死之搏!

  崔五峰點點頭,道:“展翼,你看了眼下的形勢沒有?”

  展翼道:“什么形勢?”

  崔五峰道:“全場中人,能夠和我動手一搏的,已經沒有幾個人了!

  展翼道:“至少,我還沒有死!

  崔五峰道:“所以,你有個很好的機會!

  展翼道:“哦!”

  崔五峰道:“我們兩個,如若肯合作,還可以掌握天下!

  展翼道:“合作……”

  崔五峰道:“對!目下能夠動手的,只有一個申三娘……”

  雷飛龍和金奇同聲接道:“我們還可再戰!

  崔五峰道:“敗軍之將,不足以言勇!

  雷飛龍笑一笑道:“要拚命么?至少咱們還有大半條命在!

  金奇道:“我不過傷了一只手腕!

  此時展翼運足功力,呼的一拳,直搗過去。

  兩個人,展開了一場激烈絕倫的搏殺。

  崔五峰的武功,實在強過展翼三分,但內外傷勢,都很慘重,打過了五十招之后,人已不支。

  搏殺中,突聞得展翼一聲大笑,一拳擊中了崔五峰的前胸。

  這一拳勢道極重,實是展翼畢生的功力所至。

  崔五峰身子搖了幾搖,似要倒下。

  但他仍然站穩了。

  申三娘欺身而上,一劍刺出。

  崔五峰護身罡氣已破,冰魄氣功,也因內外創傷,不能提聚真氣,無法閃避,劍由后背,直透前胸。

  這致命的一擊,使崔五峰由迷夢中醒了過來。

  可惜太晚了。身子搖顫了一下,道:“好艱苦的一戰!

  展翼舉步行近崔五峰。

  閉目躺在地上的崔五峰,在展翼近身時,突然一躍而起。

  呼的一掌,直劈了過來。

  展翼萬萬沒有想到,崔五峰還有能作此強猛的一擊,舉起左臂一擋。

  回光返照,死前一擊,用盡了崔五峰最后一點元氣。但也擊碎了展翼肘間的關節骨骼。展翼抱臂而退,面色慘白。

  崔五峰又倒了下去,口鼻間,都涌出了鮮血。

  雷飛龍、金奇、申三娘,都圍了過來,道:“展少兄,你的傷勢怎么樣了?”

  展翼道:“要不了命,至多,斷去這一條左臂!

  雷飛龍道:“我的接骨手法……”

  展翼接道:“我關節骨骼碎了,只怕無法再續!

  目光轉到申三娘的身上,道:“元兇雖已伏誅,但余孽未除,莫奇和那些幽靈殺手,雖然難成大氣候,但也決不可留!

  申三娘點點頭。

  展翼目光轉到雷飛龍和金奇的身上,道:“崔五峰伏誅之后,北寨、南堡,很可能恢復舊觀,所以,我希望兩位能輸誠合作,連同少林、武當等各大門派,維持江湖上的安寧!

  雷飛龍道:“本派中一批人手,已經趕到,而且,各大門派,都愿合作,清除余孽,不致再勞動你展少俠,你休息一下吧!”展翼笑一笑,目光轉到申三娘,道:“夫人,白姑娘的傷勢如何?”

  申三娘道:“已漸好轉,解藥在崔五峰的身上,只要藥物對癥,立刻可以恢復!

  展翼道:“對付幽靈殺手,最好由她主持,代我向她致意!鞭D身向外行去。

  雷飛龍道:“展少兄,你準備到哪里去!

  展翼搖搖頭,道:“我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他們囚禁我很多年,卻暗中使我的武功,在不知不覺中增進了很多,他們囚禁我,也是成全我,總算報答了他們,現在,我心愿已了,不想再留中原了!

  金奇道:“不留中原,你要到哪里去?”

  展翼道:“不知道,也許我會到西天竺雷音寺走一趟!

  雷飛龍道:“那是西方魔教的總壇啊?”

  展翼道:“能到魔教地方瞧瞧,也可一開眼界!

  申三娘道:“他究竟要到哪里去?”

  古如蘭道:“我知道!

  申三娘道:“你知道?”

  古如蘭道:“對!他去找花鳳,沒有一個男人會忘了她!

  金奇道:“不會,他已經把花鳳還給了唐琳!

  申三娘點點頭,道:“由他去吧!以后,總會再見到他的!

  目光一掠古如蘭道:“蘭姑娘,你呢?”

  古如蘭道:“我幫你們對付了莫奇和幽靈殺手之后,就解散崔家塢,唉!我會把那些堆積如山的黃金,一分散給需要的人,古氏家族,以后,永不會再為害江湖了!

  金奇道:“多謝姑娘了!

  展翼去了,元兇已經伏誅,余下的清剿余孽,自由各大門派的人來負責。

  兩日夜的搏殺,崔家塢整個肅清了。各大門派,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白玉蓮清醒之后,聽到了展翼離去的消息,也悄然而去。

  臨去時,留下了一封信說,她要再粗研劍術,江湖上再有需要的時候,她會再出來。

  沒有人知曉花鳳到哪里去了,也沒有人再見過展翼和白玉蓮。

  但北寨和南堡卻重振聲威,雷飛龍和金奇,也成了真正的好友。

  申三娘和古如蘭留在崔家塢,繼續開采金礦,開出的黃金,卻成了那時代中最大的賑災力量。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下堂 當寡婦的古代日常(下) 球狀閃電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大道爭鋒 快意江湖 一覺醒來成了虐文女主[穿書] 我家夫君是首輔 娘娘,前方有詐 重生迷醉香江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