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宮:甄嬛傳7(大結局)|尾聲 算來一夢浮生

推薦閱讀:、呼嘯山莊 老師來了叫我喔 權色當道 契約情人要逼婚 法醫穿越記事 機破星河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重生]惡女本性 婚途以南 英雄無敵之十二翼天使
  乾元三十年七月十一,玄凌駕崩,年四十三,謚曰圣神章武孝皇帝,廟號憲宗。

  皇太子于靈前繼位,登基大典便安排在太極殿舉行,登基大典的當日亦是冊封太后的盛典。為避兄弟名諱,潤兒更名為紓潤,眉莊為紓潤生母,被追贈為昭惠懿安太后,作為紓潤養母,我順理成章地成為太后,入住頤寧宮。潤兒是孝順孩子,冊封禮極為隆重,甚至超過了皇帝大婚的規格,普天之下,萬民同慶,大周附屬和鄰近諸國皆派使臣前來納貢相賀,賀紓潤君臨天下,賀我母儀垂范,同時為我上徽號”明懿”,時稱”明懿皇太后”。新帝年幼,本需太后垂簾聽政。我以多病相辭,只以玄汾是至親皇叔為由,命他秉輔政之責;而我,不過是偶然于宮苑重重之內輕言一二而已。

  鳳座高位如能凌云,然而其中冷暖,如人飲水而已。

  鏤月開云館如今已是予涵在宮中的住處,從葉瀾依的綠霓居移植回來的合歡開的極好,枝葉葳莛,密密宛如綠云,蔚成華蓋。

  暮春時節,已有零星粉色合歡點綴綠云間,涵兒正握了筆飽蘸了濃墨,在窗下一筆一畫認真書寫,“客從遠方來,遺我一端綺,相去萬余里,故人心尚爾。文彩雙鴛鴦,裁為合歡被。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

  綿綿輕薄的日光下枝影寂寥,似是淡淡的烙印浮在涵而白凈的小臉上,他似是不解其中意,一邊念一邊輕輕反復吟哦。有清單的風從容吹過,打開的窗輕輕撲棱,發出沉悶綿長的聲音,偶爾有被風吹落的羽毛樣的合歡花,輕輕拂于烏沉沉的紫檀案幾上,那樣輕綿的落花聲聲,卻似擊在心上。

  或許許多年前,玄清也是如此,臨風窗下,書寫他原本應該清雋閑逸,暢然無阻的人生。

  心募地一痛,終至潸然淚下。

  涵兒抬頭恰巧瞧見,忙上前拉住我的心,憂色滿面,”母后為什么哭了?”

  我含笑,“見風流淚而已,沒什么!

  我沾過帕子輕柔擦拭他額角的汗珠,溫和囑咐,”若是累了,便歇會兒吧!

  他搖一搖頭,道:”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兒臣還不明白,既然如膠似漆,是否真能不別離?”他抬頭,天真的眼眸里滿是好奇與追尋,“母后知道嗎?”

  我脈脈垂手,扶著他的額頭,“母后也不明白。你好幾位皇叔里屬你六叔學識最淵博,可惜他已不在了。你應多向你六叔學,旨在博學好思才好!蔽彝R煌,愛憐地撫摸他的臉頰,“母后要你住在此處,意在如此!

  涵兒極認真地答道:“兒臣一定不負母后期望!

  我深深頷首,槿汐輕聲道:“太后,九王妃在頤寧宮里等候!蔽覔嵋粨岷瓋,“母后先回去!

  他答了“是!蔽易哌h,又忍不住回首,花雨點點,花事如煙中,涵兒的神情氣度,越來越像他當年。酸楚的心底漫出幾許溫柔,凄涼,卻又安慰。

  玉嬈嫁與玄汾多年,膝下惟有一女,王嗣無繼,不免有些不豫。

  我欲安慰她,想一想,道:“反正予澈育在平陽王府多年,自幼以你和王爺為父母,不如就繼嗣平陽王府也好!

  玉嬈素來極疼愛予澈,不覺含笑,然而她又憂慮,“如此一來,六哥一脈豈非無嗣!

  我溫靜而笑,“不妨,我已決定讓涵兒入嗣清河王一脈,以承香火!

  玉嬈一驚,大是意外,“趙王是太后膝下獨子,怎可入嗣皇室旁支,斷斷不妥!

  窗外有和煦的風,秾麗的春色一蓬一蓬盛開在金色艷陽下,綠肥紅豐,滿目濃艷嬌嬈。我目光清澈如靜湖無瀾,“父母之愛子,必為之計深遠。潤兒并非我親生,我如今置于太后之位,多少人怕我動了私心來日行廢立之事廢黜潤兒。我已推了垂簾之嫌,更要安置好涵兒,以免來日兩宮生出嫌隙,傷了母子情分,也可免涵兒卷入帝位之爭,畢生不安。只有出嗣旁支,永無繼位之可能,才能保住涵兒永生平安!

  玉嬈深深懂得,頷首贊同。

  午后,我已困倦,在頤寧宮長窗的紫檀榻上輕眠些許,夢見玄清依舊清朗溫和的笑容,他輕撫我的額頭,“嬛兒,已經沒有什么能讓你害怕!

  我在夢中惆悵,“如果那一年在甘露寺我們可以遠走高飛,我并不稀罕太后之尊!蔽彝R煌,不覺含淚,“你可知道,我終于下旨,讓涵兒承你的血脈!

  他頷首,“我一直視他如子!

  他淺笑離去,飛雨逐花。

  我悵然醒轉,眼前是頤寧宮陌生而華麗的殿宇,重重珠簾外,有一雙燕子輕悄悄飛過,低婉一聲。

  外頭有人影一晃,小允子進來道:“昨日半夜,昭陽殿那位心悸而死。宮女發現送進去的早膳不曾動,才發現出了事!彼曇粢坏,“來報的宮女說她身子都僵了,可是眼睛仍睜得的老大,死不瞑目!

  爐中乳白的香煙如一脈游絲幽幽細轉,昏黃的斜陽一抹拂過九龍影壁,落進深深庭院?章渎淞葻o一人,我恍惚浮出一絲笑意,靜靜道:“知道了!

  日光那樣安靜,仿佛時光都烙在了青竹簾上,只暈出淡淡的白影,心深處忽然漫出無聲無息的寂寞,漸漸浸透全身,連她都死了。

  小允子道:“請太后懿旨,如何處置?”

  我望著窗外幽竹,倦意深深,“按先帝意志辦吧,她享了那么多年的皇后之位,還是給她吧!蔽彝R煌,“告訴禮部,謚號‘溫!!

  小允子躬身退去。

  我倦然倚下,窗外有微風泠泠,引來琵琶弦上清歌聲聲,仿佛是朧月的聲音:“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遠道,一日不見兮,我心悄悄。汝心金石堅,**冰雪潔。擬結百歲盟,忽成一朝別。朝云暮雨心云來,千里相思共明月!”

  年輕的女孩子有著年輕的憧憬,仿若數十年前的我,不過是甄家養在深閨的少女,對于人世懵懂而想往。

  殿中光線晦暗,放眼望去皆是翠陰陰一片,像蒙了一層暗色的紗,黯淡無光。這么多年,辛酸浮沉,彈指剎那,不過寂然于塵煙。

  算來浮生,不過一夢。

  我惘然笑了。

 。ㄍ辏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戀上一顆小軟糖 晚安,總裁大人 院長駕到 老公腹黑:豪門寶貝妻 許你一世寵愛 睿王寵妻日常 當上總裁少奶奶 都市護美狂兵 辛有所屬:總裁的禍水前妻 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