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山血淚情|第三十二章

推薦閱讀:、厲鬼們都喜歡喝我做的奶茶 特種兵公主:本妃天下無雙 灰姑娘的幸運星 把繃帶還給我!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嬌妻如蕓 丐世神醫 長生劍 女神 不良農女之盛世田園
  白素貞沒有說話,顯然她也認為剛才說那句話的時候,她不像她。

  “你承認了?”

  白素貞仍然沒說話。

  “是不是?”

  白素貞說了話:“殿下只在乎屬下承認不承認?”

  “不,你承認不承認已無關緊要,事實明擺在那兒!

  “那殿下又何必非讓屬下承認不可?”

  白衣年輕人臉上閃過了一陣輕微抽搐:“我究竟那一點不如他?”

  “殿下還是要聽真話?”

  “當然!”

  “真話會傷殿下!

  白衣年輕人兩眼一瞪:“你說!”

  “殿下那一點都不如他!

  白衣年輕人臉色陡然一變:“你……”

  “殿下,這只是在屬下眼里!

  “我在乎的也只是你!”

  “殿下原諒,屬下不得已!

  白衣年輕人沉默了一下,臉色也漸趨于正常:“你這種看法,恐怕已經不容易改變了!

  “不是不容易,是根本不可能!

  “我忘了,你就是這么一個人,這才是你!

  “是的,殿下!

  “你就是我喜歡的那種……我為你深陷,我為你不能自拔,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甚至愿意為你生,為你死,而你卻……”

  “屬下很感動,殿下原諒!

  “感動?原諒?”

  “我邦女子多得很……”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那只能說,屬下跟殿下沒有緣份了!

  “你跟姓燕的就有緣份,兩地相隔千里……”

  白素貞香唇翕動,欲言又止,但她還是說了話:“殿下錯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

  “可是你們這叫什么緣份?人死了什么都沒有了!”

  “殿下……”

  “忘了?你只是個身犯重罪,只有死路一條的人?”

  “殿下的意思是說,不管屬下了?”

  “那是當然!”

  白素貞忽然笑了:“殿下真現實!”

  “我是我,我不是你,也不是圣賢!”

  白素貞又淡然一笑:“其實殿下不必如此,就是屬下能不死,也不可能留在南朝跟他廝守!

  白衣年輕人一怔,忙凝目:“是么?”

  “殿下請想,南朝容得下屬下么?他會要屬下么?”

  白衣年輕人呆了一呆:“這我倒沒想到,你早就想到了!”

  “是的,殿下!

  “那你還……”

  “這是沒有辦法,不能阻攔的,人在這時候,都傻,有的人更會為這一股傻感到甜美、滿足,而不是抱怨,不是悔恨!

  “既然是這樣,那你我……”

  “殿下,屬下就是那有的人之一,既感到甜美、滿足,又怎么會改變?”

  “你……”

  “殿下原諒!

  “你的意思是,怎么樣都輪不著我?”

  “殿下原諒!

  白衣年輕人突然仰天大笑!

  白素貞為一怔!

  白衣年輕人他笑什么?怎么笑得出來?

  這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不,白素貞也知道了,因為他很快的就告訴了白素貞。

  轉眼工夫之后,白衣年輕人停住了大笑,他臉上仍帶著笑意的望著白素貞:“你以為我真會要你?”

  白素貞又一怔:“殿下……”

  “我跟你逗著玩兒的,你怎么當了真?”

  白素貞定過了神:“是么?”

  “我得不到你的心,要你的人有什么用?”

  “屬下沒有想到殿下會這會想!

  “現在你知道了!

  “殿下能這么想,屬下愿為殿下賀!

  “我卻為你感到惋惜!

  “殿下為屬下惋惜?”

  “像你這么樣一個人,空有絕代的容貌,空有絕世的武功,年輕輕的就得死了!”

  “殿下不必為屬下惋惜,屬下是罪有應得!

  “你就不為自己叫屈?”

  “屬下不屈,屬下只有甜美、滿足!

  白衣年輕人臉色一變:“那你就甜美、滿足吧!”

  他轉身開門出去了,還砰然一聲帶上了門。

  白素貞閉上了一雙美目,嬌靨上的神色是一片泰然、安祥。

 。

  夜色降臨,這座宅院里透著幾點燈光。

  兩條人影落在了這座宅院的一處屋頂上。

  那是燕翎跟路英。

  居高臨下,望了望陸大人的書房,書房有燈.光外透,那表示陸大人人在書房。

  燕翎道:“兄弟在這兒等我!

  路英欣然答應。

  現在找到那張自供狀了,燕翎殺官的罪名可以除掉了,“金”邦“敢死軍”也會被朝廷驅逐,甚至進而消除其他的賣國賊,心情還能不好么?當然是欣然答應。

  燕翎一個人下去了。

  陸大人府仍然沒有禁衛,書房的門窗也仍然沒有關,燕翎逕自走了進去,至桌前躬身:

  “草民見過大人!

  書桌后的陸大人抬眼望燕翎:“你仍是從屋上進來的?”

  “是的!

  “到老夫這兒來,你大可不必如此!

  燕翎反倒有點不好意思:“草民記住了,下次登門求見!

  “你找到那張自供狀了?”

  “大人怎么知道?”

  “不然你那有下次?”

  這位陸大人高明。

  燕翎道:“托大人的福,草民確實找到那張自供狀了!

  他取出那張自供狀,雙手遞上。

  陸大人打開那張自供狀,燈下細看,臉色不住變化,看完,他怒容滿面,砰然拍了桌子:“該死,殺得好!這種亂臣賊子要是不殺,愧對朝廷,愧對百姓!

  燕翎微欠道:“多謝大人!”

  陸大人抬眼凝目:“這張自供狀,你是在‘兵馬司’找到的?”

  “是的!

  也差不多了,等于是在“兵馬司”找到的。

  “足證‘兵馬司’也該死……”話鋒忽然一頓,接道:“幸好‘兵馬司’還沒有毀掉這張自供狀,不然你就難洗刷你的罪名了,老夫也得辦一個忠義之士,那會是老夫為官幾十年

  來最大的苦痛!

  這話似乎……

  不知道燕翎怎么想,他沒有說話。

  “燕翎,你放心,老夫保證洗刷你的不白!”

  “謝謝大人!只是,草民以為,洗刷草民的不白,倒不頂要緊!

  “你的意思,是說頂要緊的該是驅逐‘金’邦‘敢死軍’,清除朝中的賣國賊?”

  “是的,草民正是這個意思!

  “既然已有確鑒罪證,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

  “是,全仗大人!

  “老夫應該的!

  “草民是不是可以告辭了?”

  “當然可以,留下你在京的住處,馬上可以走!

  “大人要草民留下住處?”

  “老夫怕還有什么事找你,燕翎!在江湖上你是個俠士,俠義之士不會不再管朝廷的事了吧?”

  “只要朝廷有用得著草民的地方,草民隨召隨到!

  “所以老夫要你留下在京的住處!

  “草民在京人生地不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大人只要有事召草民,只在城門口貼上一紙告示,或在市井間傳話出去就行了!

  “好吧,你走吧!”

  “草民告辭!

  燕翎恭謹一躬身,轉身外行。

  像陸大人這么一個官,值得他躬身,更值得他恭謹。

  騰身到了那處屋上,路英含笑相迎:“燕大哥,怎么樣?”

  燕翎道:“咱們上路說!”

  兩個人騰身而起。

 。

  剛打完了三更。

  一燈如豆,白素貞在燈下靜坐。

  有個人推門進來了,又是那白衣年輕人,這回他端個盤子,盤子上一把酒壺、兩個酒杯。

  白素貞仍然靜坐沒動,也沒睜眼。

  白衣年輕人道:“我都到了你跟前了,你會不知道么?”

  白素貞仍然閉著一雙美目:“殿下還在十丈外,屬下就已經聽見了!

  “我記得你說過,禮不可廢!”

  “殿下要是講禮,就不該這時候到這兒來!

  “我是來給你賤行的!

  白素貞猛然睜開一雙美目:“六王爺要把屬下遣送回去了?”

  “明天一早!

  白素貞依然平靜、安祥:“這么快?”

  “夜長夢多!

  “六王爺跟殿下都錯了,不必任何人救,屬下自己就可以出去,屬下自己不愿出去,任何人也救不走屬下!

  “是么?”

  “六王爺跟殿下應該信得過!

  “早走遲走,總是要走,是不?”

  “這倒也是……”

  “不要怪我,我沒有攔我爹!”

  “屬下罪有應得,怎么會怪殿下?又怎么敢?”

  “那就好!”

  “殿下怎么會給屬下餞行?”

  “我一點心意!

  “屬下不敢當!

  “怎么說也是相處一場,你就不要拒絕了!

  “屬下受之有愧!

  “也不要這么說,我都能來給你餞行,你又何心耿耿難釋!”

  “那屬下就謝謝殿下了!

  “不要客氣,這一刻,希望你把我當朋友!卑滓履贻p人放下盤子,倒了兩杯酒,一杯遞給了白素貞:“一時間找不到什么好酒!

  “在心意,不在酒的好壞!

  “說來好笑,咱們這位朋友,官不小,家里竟一壇好酒也沒有!”

  “他節儉!

  “會跟咱們做朋友的人,不是節儉的人!

  “殿下說得好!

  “湊合喝吧!”

  白衣年輕人舉了杯。

  白素貞道:“小嫦、小娥回來了么?”

  “回來了!

  “六王爺有沒有責罰她們?”

  “錯在你,不在她們!

  “謝謝六王爺!”

  “喝了吧!”白衣年輕人又舉了舉杯。

  白素貞仍沒動:“小嫦、小娥是不是跟屬下一起走?”

  “沒聽我爹說!

  “萬一她倆不走,還請殿下多照顧她們!

  “你放心,我自會交待!

  “謝謝殿下!卑姿刎懻f完了話,舉起杯來一仰而干。

  白衣年輕人兩眼之中閃過異采,臉上也閃過了抽搐,他也舉杯仰干。

  白素貞詫異的望白衣年輕人:“屬下不明白,殿下為什么要喝這杯酒?”

  “給你賤行,你喝了,我怎么能不喝?”

  “殿下要喝,也應該在屬下之前喝,屬下已經喝了,殿下實在沒有必要再喝了!

  “你認為沒有必要!

  “是的!

  “為什么?”

  “因為屬下已經喝了!

  “為什么你已經喝了,我就沒有必要再喝了?”

  “因為屬下沒有懷疑,殿下不必為取信屬下而喝那杯酒了!

  “懷疑?取信?你以為我給你喝的是什么酒?”

  “斷魂酒,倒稱得上餞行!

  白衣年輕人神情猛震:“你知道……”

  “是的,屬下知道!

  白衣年輕人驚得失手摔碎了酒杯,他失聲叫:“知道你還喝?”

  “殿下賜,屬下不敢辭!

  “你……”

  “跟殿下開個小玩笑,其實是屬下自己想死!

  “我不信,要是想死,你不是沒機會!”

  “那得自絕,如今屬下藉殿下之手死,不是很好么?”

  “那有什么分別?”

  “有,屬下遂了殿下的心愿!

  “我的心愿?”

  “殿下一定恨屬下!”

  白衣年輕人往后退了一步,驚聲道:“你真是……”

  “已經到這時候了,屬下沒有必要騙殿下!

  白衣年輕人定過了神:“那么已經到時候了,我也不瞞你,我不否認我恨你,可也是因為我太喜歡你,我不愿意你死在別人手里!

  “不管怎么說,我謝謝殿下!

  “你謝謝我?”

  “像屬下這樣,就算能命大不死,活著又有什么意思?不如早一點得到解脫!

  “你真早就知道……”

  “不然屬下怎么會托殿下照顧小嫦、小娥?”

  “那么你也該聽我說了,‘我會交待’!

  “屬下聽見了,怎么樣?”

  “你以為我喝的是什么酒?”

  “這把酒壺應該是把鴛鴦壺,殿下喝的酒跟屬下喝的不一樣!

  白衣年輕人掀開了壺蓋,把壺送到了白素貞眼前。

  白素貞可以看見壺里頭,一覽無遺,那里是鴛鴦壺,分明只是一把普通的壺,她神情猛震,失聲驚叫:“殿下……”

  “現在你知道了,我喝的酒跟你喝的一樣,現在你也知道,為什么你喝過以后,我還要喝了!”

  “為什么?殿下!”

  “生不能跟你廝守,跟你一起死,也差可安慰了!

  “殿下,你上有爹親……”

  “我爹是我爹,我是我,我爹并不指望我孝順,他也指望不上!”

  “六王爺一定會很傷心!

  “你錯了,我爹會生氣,他會暴跳如雷!

  “當時也許,氣過之后呢?”

  “他要是真疼我、愛我,他該高興!

  “怎么說?”

  “他這個兒子生不能如愿,死總算如了愿!

  “殿下這是何苦?”

  “你又何苦?”

  “屬下?”

  “你不也是生不能如愿么?”

  白素貞神情震動:“殿下……”

  “想想自己,就知道我了!

  “屬下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那就什么也不要說!

  白素貞沒說話。

  白衣年輕人卻問她:“你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是的!

  “你一點也不感動么?”

  “屬下感動!

  “為什么不說出來?”

  “有些事,說不如不說!

  “我不這么想……”

  “殿下現在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白衣年輕人沉默了一下:“我有個要求!

  “殿下對屬下,何言要求?”

  “我想坐在你身旁!

  “為什么?”

  “我剛說過,生不能跟你廝守,死……”

  “殿下,不可以!”

  “不可以?”

  “都已經到這時候了,不要讓屬下再傷殿下!

  “都已經到這時候了,你就不能……”

  “不能!

  “你說過你感動!

  “這就是屬下為什么沒說出口的道理所在!

  “我還是知道了!

  “殿下,感動是一回事!

  “你好狠!”

  “這跟狠不狠無關!

  “我要是非坐在你身旁不可呢?”

  “殿下,已經到了這時候了,屬下不怕出手!

  “你……”

  “屬下記得殿下說過,得不到屬下的心,就不要屬下這個人!

  “你的心如今……”

  “只望早死!”

  “噢?”

  “早死早投生,屬下只盼來世投生南朝!

  白衣年輕人臉色猛然一變:“你至死還……”

  “要不然屬下何必死?”

  白衣年輕人低下了頭,片刻之后他抬起了頭:“我的時候差不多了,你呢?”

  “屬下還沒有,可能是因為屬下的修為比殿下好一點!

  “是么?”

  “殿下,屬下剛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

  “等明天早上,六王爺發現之后,最好盡快撤回去!

  “為什么?”

  “到那時候已經沒人能攔燕翎了!

  白衣年輕人一怔:“你是說他會向我爹他們下殺手?”

  “他一定會!

  白衣年輕人有驚容:“姓燕的他有重罪……”

  “拿到了那張自供狀,南朝朝廷不會再問他的罪了!

  “咱們這位朋友,難道護不了咱們?”

  “南朝朝廷拿到了那張自供狀,一定會清查叛臣,到那時候咱們這位朋友自身都難保,他還能護誰?”

  “這我倒沒想到……”

  “但愿六王爺能想到!

  “我爹應該想得到!

  “就怕六王爺悲痛之余亂了方寸!

  “這都是你……”

  “殿下親手毒殺了屬下,這不是懲罰了屬下了么?”

  “可是對咱們的傷害,卻已經無法彌補!”

  “好好的,誰又叫咱們覬覦人家的錦繡河山?”

  “你……”

  “都到了這時候了,應該可以說句實話了,就算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

  白衣年輕人沉默了一下:“真的,不然咱們也不會到南朝來,你也不會碰上那個姓燕的!”

  他還是真忘不了這件事。

  也難怪,他死是為什么?

  白素貞沒有說話。

  白衣年輕人道:“我要坐下了!

  他席地坐下。

  想必是毒酒的藥力已經發作了,他受不了了,支持不住了。

  白素貞還是沒說話,她閉上了一雙美目。

 。

  轉眼兩三天過去了。

  這兩三天,燕翎那兒也沒去,只偶而在附近走走,賈秀姑從早到晚陪著他,這兩三天燕翎的心情是輕松的,但是面對賈秀姑,還是免不了會有一點沉重。

  為什么會這樣,只有燕翎一個人知道。

  照說,燕翎他可以回去了,他之所以還沒有走,是因為他想知道結果。

  他并不太在意自己的“結果”,他要知道的只是朝廷如何清除賣國賊,如何對付“金”

  邦的“敢死軍”。

  所以陸順還是照常帶著弟兄們進城,為的是打聽結果。

  但是,久久不見結果。

  燕翎有點納悶。

  這一天,燕翎跟賈秀姑正在說話,路英回來了,進來就道:“燕大哥,陸大人找你!”

  燕翎跟賈秀姑站了起來,燕翎道:“城門口貼告示了!”

  路英道:“沒錯!

  “正好!毖圄岬溃骸拔乙舱肴ヒ婈懘笕!

  “燕大哥著急了!

  “這么些日子了,怎么會一點動靜都沒有?”

  “燕大哥一定想得到,這種事朝廷一定秘密進行!

  “這個我知道,只是,秘密進行瞞得了一般百姓,瞞不了你們諸位!

  “不然,朝廷真要秘密進行,我們也摸不出來,當初打聽老人家落在那個衙門,不就是一個好例子!

  這倒是!

  燕翎沒說話。

  路英又道:“不管怎么說,陸大人這不是找燕大哥了么?一定就是為告訴燕大哥這事!

  燕翎道:“但愿如此了!

  賈秀姑道:“有沒有說讓三哥什么時候去?”

  路英道:“沒有,不過恐怕還是得等到晚上!

  賈秀姑望燕翎。

  燕翎道:“這么些日子都等了,那在乎多等這一會兒!

  等是最讓人著急的,不過還是等到了。

  日落西山,陸順跟弟兄們陸續回來了,燕翎帶著路英走了。

  上燈時候到了陸府,仍然在書房見著了陸大人,也仍然是燕翎一個人見他。

  一進書房,燕翎就覺得氣氛不大對,再看看陸大人的臉色,燕翎證實了自己的感覺。

  怎么回事?

  燕翎欠身見禮:“大人召喚草民?”

  “是的,你坐吧!”陸大人抬了抬手,示意燕翎坐在桌前,今天陸大人的書桌前放了把椅子。

  燕翎沒動:“謝謝大人,大人面前那有草民的座位?”

  “今天你也該坐坐了,從今天起,老夫跟你一樣,是百姓了!

  燕翎一怔:“大人……”

  “老天已經辭官了!

  燕翎忙道:“好端端的,大人怎么……”

  “老夫只能這么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燕翎有點明白了,心神震動:“大人……”

  陸大人抬手攔住了燕翎的話:“老夫做不做官,沒有什么,只是對你,老夫至感歉疚……”

  “草民不敢!

  “老夫說,只有了那張自供狀,老夫保證免除你的殺官罪,但是老夫沒能做到……”

  燕翎雙眉一揚:“有那張自供狀,朝廷還不認可?”

  “朝廷無法證明,那張自供狀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

  燕翎臉色一變:“大人,確是……”

  “燕翎!人已經死了,無法查證!”

  這是實情。

  燕翎沉默了一下:“這也就是說,草民的殺官罪……”

  “不能免除!

  燕翎沒說話,他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

  “所以老夫至感歉疚……”

  “不,草民不敢,這不是大人……”

  “跟你當面保證的,是老夫……”

  “可是大人也沒有想到朝廷不認可那張自供狀!

  陸大人微點頭:“這倒是……”

  “大人,是朝廷之上的那一位……”

  陸大人兩眼猛一睜:“燕翎,你想干什么?”

  燕翎沒說話。

  “難道你還想殺官?難道你想罪上加罪?”

  “大人!”燕翎揚起雙眉:“罪上加罪又如何?草民已經不在乎了,朝廷還能讓人死幾回?”

  陸大人一雙老眼瞪得更大:“難道老夫看錯了你?當初你殺官是為朝廷、為百姓,如今你要殺官卻是為自己,該么?能么?”

  燕翎道:“大人,草民冤屈……”

  “難道只你一個人冤屈?你的義父冤不冤?屈不屈?以他的能耐,殺官、脫身,是不是更有理由,更易如反掌?”

  燕翎心神猛震,默然未語,這位陸大人說的一點也不錯,他讓燕翎沒說話。

  “不管怎么說,你絕不能再殺官!”

  燕翎說了話:“草民知道!”

  陸大人神情微松:“老夫知道你是個一言九鼎的人,這老夫就放心了!”

  燕翎沉默了一下:“草民斗膽,以為大人不該辭官!

  “老夫不該辭官,為什么?”

  “朝廷之上,像大人這樣的官,本就不多……”

  陸大人又抬手攔住了燕翎的話:“燕翎!你那里知道,他們不但不聽老夫的,反而要老夫緝拿你,老夫只好辭官!

  燕翎臉色一變:“原來大人辭官是為了草民!”

  “也不全是,老夫也有點心灰意冷!

  “這些禍國殃民的……”

  “燕翎”

  “大人……”

  “真說起來,他們也不是沒有道理,事關重大,他們的確不能查證,那張自供狀究竟是出自何人手筆?”

  仔細想想,還真是!燕翎沉默了一下:“草民的罪能不能免除,無關緊要,清查賣國賊的事,他們的怎么說的?”

  “燕翎,他們既然不認可那張自供狀,又那來的賣國賊?”

  可不?燕翎呆了一呆,火往上冒:“那么,‘金’邦‘敢死軍’……”

  “燕翎,王法不禁異邦人士往來,既不認可自供狀,沒有人賣國,‘金’邦人士往來何妨?”

  燕翎火往上沖:“大人!”

  “燕翎!

  “這是逼得人殺人!”

  “老夫又何嘗不氣,只是,像老夫剛才說的,想想你的義父!”

  燕翎沉默了一下,把火往下壓:“草民什么也不說了!

  “老夫也一樣!

  “草民告辭了!

  “打算回家去了?”

  “是的!

  “還種莊稼去?”

  “是的!

  “也好,記得老夫還勸過你,為朝廷效力,現在想想,老夫自己都覺得好笑,走吧!回家去吧!老夫也要回鄉去了!

  燕翎沒有接話,他的心情很沉重。

  “燕翎,你要小心!

  “大人……”

  “老夫不緝拿你,自有別人緝拿你!

  “多謝大人,草民省得!

  “走吧!”

  “草民告辭!毖圄嵋还,轉身外行。

  “燕翎!”

  燕翎停步回身:“大人……”

  “你不該生在這個時候!

  “大人保重!毖圄徂D身穿了出去,直上屋頂。

  路英仍在屋頂等他:“燕大哥,怎么樣?”

  “路上再說!”燕翎騰身而起,路英跟著騰身。

  兩人剛出陸府,四面八方燈光亮起,刺眼,隨聽有人高聲叫:“停住,不然要放箭了!

  路英也叫:“燕大哥,這是……”

  燕翎沒讓路英多說,拉著他落在了鄰近一處屋面上,往四面八方看,只看得見刺眼的燈光,看不見人,路英又叫:“燕大哥……”

  燕翎道:“我該剛才告訴我你,現在恐怕沒工夫說那么多!

  路英一拉燕翎:“燕大哥,咱倆爬下來!

  燕翎聽了路英的,跟著路英一起爬伏在屋面上。

  路英道:“這樣他們除了上來,否則奈何不了咱們,我料一時半會兒他們不敢冒然上來,有工夫說!”

  想想還是真的,路英不愧經驗老到。

  燕翎告訴他了,路英聽完就叫:“燕大哥,咱們別是上了那位陸大人的當吧?”

  “你是說,他是布好了陷阱才召我采,還裝好人!”

  “對!”

  “不會吧?”

  “燕大哥……”

  “以我看,他們是知道我遲早會來,預行理伏等著我,陸大人也不知道!

  剛說完這句話,只聽下面傳來一個帶著怒氣的話聲:“是誰在這兒?”

  燕翎一聽就聽出來了,是那位陸大人。

  隨聽另一個語聲應道;“陸大人,下官在此!笔莿偛藕爸偶哪莻人。

  “你這是什么意思?”

  “陸大人,下官奉命緝拿重犯!”

  “為什么跑到我的家里來抓?”

  “陸大人明鑒,下官是等他們出了您這陸府,才下令亮燈的!

  “那有什么兩樣?”

  “陸大人應該知道,這已經有很大的不同了!

  “你……”

  “外頭黑,一切動起手來,刀槍也沒眼,陸大人還是快快請回吧!”

  “不行,你不能在我家抓人!

  “陸大人,下官是奉命行事,再說下官也是執行王法,陸大人就是沒辭官也管不了,何況陸大人已經辭了官了!

  “你……”

  “陸大人,你要是個明白人,就不該再說下官是在你的府上拿人,這要是讓朝廷知道,對陸大人你可是不大好!”

  “你這話什么意思?”

  “陸大人,下官等他們從你府上出來才下令亮燈,已經是幫了陸大人你的忙,也給了陸大人你面子了,來!送陸大人回府!

  接下來是那位陸大人的驚怒叫聲:“你們敢……放開我,放開我……”

  顯然,陸大人已經被“護送”回府了。

  陸大人原本是何等一個大員,一旦辭了官,也就什么都完了。

  靜聽至此,燕領才道:“兄弟,聽見了么?”

  路英道:“該死!差點冤枉了陸大人!

  只聽剛才跟陸大人說話那人叫道:“姓燕的,是姓燕的么?”

  燕翎道:“叫我了……”一頓,揚聲:“不錯,正是燕某!

  “是你就好,現身說話!

  燕翎要站起,路英伸手拉。骸把啻蟾,不能!別上他的當!

  燕翎道:“兄弟,我還怕這個?”

  真是,燕翎還怕這個?路英道:“燕大哥小心!”他松了手。

  燕翎站了起來:“看見燕某了么?”

  “看見了!

  “有什么話,說吧!”

  “你身邊是不是還有個人?”

  “不錯!

  “不管他是誰,他不是你,朝廷網開一面,讓他走!”

  還不錯,燕翎道:“聽見了么?兄弟!”

  路英冷笑:“燕大哥,告訴他,好意心領,我不走!”

  “不,兄弟,你走!”

  “燕大哥……”

  “萬一亂箭齊發,我或許可以自保,只怕顧不了你!

  “燕大哥,你怎么能信他的!

  “兄弟是說……”

  “他這個引出一個來殺一個!”

  “兄弟,他沒有必要這么做,他不會不知道我,他應該知道,放你走,對他只有好處!

  這倒是,他若傷了路英,那是自找殺身之禍,燕翎絕饒不了他。

  路英道:“不管怎么說,我絕不走!”

  燕翎道:“你留下來又有什么意思?你走了以后,接下來我也是走!

  燕翎的意思是說不打不殺。

  “燕大哥,就這么算了?”路英聽明白了。

  “陸大人讓我多想想老人家,我得聽他的,再說,眼下這些人也不一定是亂臣賊子!

  只聽那人又叫:“姓燕的,你聽見了么?”

  燕翎應聲:“等一等……”一頓,壓低了話聲:“兄弟!”

  路英道:“燕大哥,還是讓我跟你一起走吧!”

  “兄弟……”

  那人大叫:“姓燕的,他到底走不走?”

  路英大叫:“不走!”

  燕翎要攔已經來不及了,道:“兄弟,你真是……”

  那人怒叫:“不走那是你的事,朝廷已經仁至義盡了,姓燕的……”

  燕翎道:“燕某在這兒!”

  “你們已經被團團圍住了,這次說什么也逃不了了,你是束手就縛,還是要我下令動手!

  燕翎道:“要是我跟你說我沒有罪,恐怕沒什么用!

  “你不失為一個明白人,陸大人說你沒罪都沒有用,何況是你自己說!”

  “那恐怕就要你下令動手了!闭f完了這句話,久久沒聽那人說話,也不見動靜。

  路英道:“他不敢冒然派人上來的,射箭也沒有用,看他怎么辦?”

  “兄弟,我不打算等著看他怎么辦!

  “燕大哥要走?”

  “不走等什么?”

  “燕大哥,怎么走法?”

  “我說走,你就騰身!

  “行!”

  燕翎俯身揭了一塊瓦,抖手向那人發聲處打去,只聽下面傳來一聲慘叫!

  燕翎道:“兄弟,走!”一聲“走”,燕翎、路英同時騰身而起。

  那聲慘叫之后,下頭一陣亂,就趁這一陣亂,燕翎跟路英雙雙飛射而去,等下頭發現不對,人已經不見了。

  燕翎跟路英一口氣奔出了城,出了城,路英忽然道:“燕大哥,等一等!”

  兩個人停子下來,燕翎道:“兄弟,什么事?”

  路英道:“照陸大人的說法,朝廷是不會管‘金’邦敢死軍這檔子事了,是不是?”

  燕翎痛惜的一點頭:“不錯!”

  路英道:“燕大哥,朝廷不管,咱們管!”

  “兄弟的意思是……”

  “朝廷糊涂,咱們不能任‘金’邦覬覦咱們的錦繡河山,咱們找到他們,把他們趕走!

  燕翎沉默了一下:“兄弟,這么些日子了,咱們不是一直找不到他們么?”

  “燕大哥,只要找下去,我不信找不著!”

  “就算能找到,又如何?王法不禁,朝廷不管,反之我倒是天下緝拿的重犯,到時候他們往官里告上一狀,官里緝拿的還是我燕翎,甚至于是你們這些弟兄!”

  路英呆了一呆:“會是這樣么?燕大哥!”

  “兄弟,你想想看是不是?”

  “燕大哥,難道就這么算了?”

  “陸大人這種官辭官,老人家自絕,祖大哥、侯三哥被害,我則成為天下緝拿的殺官重犯,不算了又如何?”

  路英往空猛揮一拳:“這算什么朝廷?我看它是氣數盡了,要完了!”

  “走吧!兄弟,這個地方我算待傷心了!

  “其實,他是不知道白素貞的事,否則他會更傷心,路英低下了頭,沒再說話!

  回到了那處山洞里,賈秀如、陸順跟弟兄們都沒睡,都在等兩人回來。

  一見兩人回來,都圍上來問情形。

  燕翎說了,大伙兒聽得個個悲憤,一名弟兄道:“咱們反了……”

  陸順沉聲道:“不許亂說!”

  “我不是亂說……”

  “不許再說了!”

  “大哥,你受得了么?”

  “我受不了,你們燕大哥怎么受的?”

  這一句,聽得那名弟兄不說話了,但是他哭了,低下頭哭得很傷心。

  陸順拍了拍他:“兄弟,不用這樣,這就跟爹娘縱有不是,可還是咱們的爹娘,總不能不要的道理一樣!

  燕翎道:“兄弟,陸大哥說得是!”那名弟兄好點了,哭得沒那么傷心了。

  陸順望燕翎:“兄弟打算怎么辦?”

  燕陸道:“我打算回去了,明天就動身!

  “也好,不過,以我看,兄弟這一路之上恐怕不得安寧!”

  燕翎陡揚雙眉:“他們最好……”他倏然住口不言,沒說下去。

  誰都知道,他是怕刺激這些血氣方剛的年輕弟兄。

  路英遲疑了一下:“燕大哥,我看你原來住的地方,恐怕也不能住了!

  燕翎道:“不要緊,那個地方偏僻,不過,真要是不行,到時候再說!

  哭得沒那么傷心的那名弟兄,突然又痛哭起來,當然,他是為燕翎悲憤。

  這一哭,哭得大伙兒心情更沉重,更不好受。

  隱隱令人窒息的靜然中,陸順道:“我出去站站,你們誰來?”他出去了。

  這幫弟兄都是聰明人,陸順一出去,路英也出去了,跟著,弟兄們都出去了。

  只剩下燕翎跟賈秀姑了。

  這,燕翎跟賈秀姑還不明白!

  賈秀姑道:“他們讓咱倆說說話!

  燕翎沒說話,這叫他怎么說?

  賈秀姑低了低頭:“三哥,你真要回去?”

  “該回去了,不回去又能怎么樣?”

  “明天就走?”

  “是的!

  “三哥,我呢?你帶不帶我走?”

  燕翎沉默了片刻。

  “三哥!”

  燕翎不得不說話了:“小妹,你也回去!

  “就剩下我一個了,回去干什么?再說,那兒地近‘金’邦,我能回去么?”

  燕翎又沉默了一下:“你不回去怎么辦?”

  “你不能帶我走?”

  “小妹,剛才路英說的話你聽見了,從現在起,我自己恐怕都要居無定所……”

  “我不怕,你走到那兒我跟到那兒,你也不能沒個人照顧!

  這個“人”,當然是指“女人”,燕翎沒說話,他不是沒話說,而是不好開口。

  “三哥,我知道你心里只有白姑娘……”

  燕翎心頭一震:“小妹……”

  “難道不是?”

  燕翎不好承認,可又不愿否認。

  “三哥,你跟她,能成么?”

  燕翎仍沒說話,他不能說“能”,又不愿說“不能”。

  “明知道不能成……”

  “小妹!”燕翎不讓賈秀姑說。

  “不要緊,三哥,我不求什么?只要你把我當妹妹就行了!

  燕翎為之一陣激動,忍不住道:“小妹,你這是何苦?”

  “我說的是實話!

  “小妹……”

  “真的,你既然心里沒我,我只好退求其次,求只求能跟著你!

  “跟著我有什么好?”

  “三哥,你不是我!”

  “小妹……”

  “三哥,你還要我怎么說?”

  燕翎沉默了一下,雙眉微揚:“你不用再說什么了,我說,小妹!明天咱們一起走!

  賈秀姑真的什么都沒說,可是她哭了,低著頭,捂著臉,香肩聳動。

  燕翎臉上浮現了不忍色,他的手撫上了賈秀姑的香肩……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首席老公,太悶騷! 不適任老公 走不進婚姻殿堂的女人 HELLO!王子殿下 黑道女傭兵:我本張狂 天價婚約:早安趙先生 撩與被撩的關系 我男人只有臉 異界之魔武流氓 第一名門:總裁,試婚嗎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