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船|第九十一章 恩怨從此消

推薦閱讀:、變形的陶醉 分不開戀人 演講與訪談 御寵萌妃:召喚妖孽毒王 我有花,你有盆嗎 魔舞日月 金屋寵:絕色冷帝的呆萌后 夢幻西游之神坑系統 老婆不準無理取鬧 純情涮涮鍋
  話音一落,五人同時下樓而去!

  這已是蕭夢梅約定的第十天正午!

  泰山日觀峰的“石船谷”里,聚集了百多名當代武林的第一流高手!

  就在那“石船”前面十丈遠近,擺下了足足有廿桌酒宴!不過,每一桌都未曾坐滿八人而已!

  廿桌酒宴,擺成了個半圓形!

  半圓的中央一桌,只坐了史太君、過曉梅、卜窺宇、李化雨、蕭夢梅、伍仇六個人!

  左側的四桌,是“長山七魔”中的幾位,蟠龍谷的五絕,“金面天尊”金如幻,積石山主夫婦等九人。

  右側的四席,則是坐的十二門派的掌門和十君子后人,每桌是六位!

  依次下去,乃是坐的各派高手,或是獨霸一方的豪客!

  此時,酒菜已由“長山七魔”找來的打雜人送了上來!

  酒過三巡,卜窺宇舉杯笑向史太君道:“二嫂,小弟拜別二嫂,已有十多年了!今日重睹二嫂慈顏,真令人興起恍如隔世之感!”

  史太君冷哼一聲道:“卜窺宇,你有臉說這種話么?”

  卜窺宇依然笑道:“二嫂,小弟對于昔日所為,深感疚歉,而且,小弟正在設法懺悔……”

  史太君冷笑道:“卜窺宇,你說得好輕松!人死了,就憑你一句疚歉就可以活得回來么?卜窺宇,你想過沒有?”

  卜窺宇長長一嘆道:“依二嫂之見,又該怎么辦呢?”

  史太君道:“萬死難辭其疚!”

  卜窺宇道:“小弟縱然死了,于事又有何補呢?”

  史太君冷笑道:“殺人償命道理極其簡單!卜窺宇,你懂么?”

  卜窺宇道:“二嫂要小弟一死償命?”

  史太君道:“你可以自己想想……”

  卜窺宇忽然笑道:“二嫂,你可能錯看了兄弟了!”

  史太君道:“不錯,若非看錯了你,十君子又怎會有今日這等后果?”

  卜窺宇長嘆一聲道:“二嫂,兄弟只怕是永遠說不清了!”

  史太君冷冷地應道:“卜窺宇,今天當著天下精英,你究竟有什么打算,我希望你馬上說出來,否則,可莫怪我無情!”

  卜窺宇大笑三聲道:“二嫂可是要我向天下英雄認錯?”

  史太君道:“認不認錯,主權在你自己的了!”

  卜窺宇哈哈一笑道:“二嫂既要兄弟認錯,兄弟焉敢違命?”

  卜窺宇話音一落,史太君不禁一怔!

  她可沒曾料到,卜窺宇真會答允!

  此時,卜窺宇已站了起來,舉杯向全體英雄道:“老夫卜窺宇,昔年承蒙蕭大哥引介,列身十君子行列,內心十分感奮!”

  話音至此,史太君不禁怒道:“廢話!你也懂得感激?”

  卜窺宇低低的嘆息了一聲,不曾理會史太君,依然向群雄道:“卜某此后由于一時之誤,鑄下終身之恨,而致十君子中的八位,喪生兄弟手上,一身血債,實在是萬死難辭其咎!”

  他說到此處,頓了一頓!

  坐下諸人,無不為之變色!

  卜窺宇目光一轉,續道:“兄弟也曾思及,一死而報諸兄于九泉之下,但兄弟大錯既已鑄成,縱然一死,又有何益?

  因此,乃率領六絕中的五位兄弟,打算退居林下,暗中做些善事,而為昔日之誤,尋求化解……”

  少林掌門心禪合十道:“施主此心,不失智者之志……?”

  卜窺宇苦笑道:“大師莫要過譽,卜某隱居以后,卻才發現自己,又犯絕大的過失了!”

  史太君冷笑道:“錯在何處?你莫非還想殺人?”

  卜窺宇搖頭道:“二嫂,兄弟隱退之后,忽然發覺了一樁十分可怕的陰謀,正在武林之中激蕩,是以,兄弟才前往南海,駕走那艘‘黑石船’……”

  蕭夢梅聞言一怔,大聲道:“難道那‘黑石船’會成了怪物來為禍武林?”

  卜窺宇搖頭道:“賢侄,‘黑石船’本身雖非什么怪物,但如落入了兇人之手,可就要成為武林人物禍患的了!”

  話音一頓,卜窺宇又道:“幸而老朽搶先一步,將那‘黑石船’駛出海外,并在青島海面,予以鑿沉,以絕后患……”

  史太君大怒道:“你把‘黑石船’弄沉了?”

  卜窺宇道:“二嫂莫要發怒,兄弟鑿沉此船,實因此船如若被壞人取去,駛進內河江湖,定必要掀起滔天大禍!”

  史太君道:“笑話!你以為我沒上過‘黑石船’么?這條船有什么禍患,我不會不比你清楚吧!”

  卜窺宇笑道:“二嫂的話,我懂!但是,二嫂可知道這‘黑石船’的艙底,藏了多少隱秘之處么?”

  史太君怒道:“鬼話,老身不信!”

  卜窺宇笑了一笑,自懷中取出一黃色的絹幅,笑道:“二嫂請瞧瞧,這是誰的字跡?”

  史太君接過那尺許黃絹,看了一眼,不禁失聲道:“這是蕭大哥的手筆!”

  卜窺宇道:“可不,正是大哥手筆!”

  史太君道:“你是在哪兒弄來的?”

  卜窺宇回手指了那身后的“石船”道:“二嫂,兄弟是在這個‘黑石船’洞中找到的!二嫂不妨仔細瞧上一瞧,就明白兄弟為何要將那條船弄沉了!”

  史太君有些不信地向手中黃絹望去!

  卜窺宇向蕭夢梅道:“賢侄不妨看上一看!”

  蕭夢梅、過曉梅全都湊過頭去!

  只見那黃絹之上寫著:

  “余身為‘黑石船’主十年,方始發現此船暗藏兇險,鐵木真人昔年為余畫下藍圖,即由余親自前往‘蟠龍谷’向谷主喬逸群索取‘鐵石木’百根,并在玉環鳩工建造,而委請熟知‘鐵石木’之喬谷主主持其事,孰料喬谷主心懷叵測在造船之際,暗將此間絕毒之天蠶蛹,納入船身‘鐵石木’心之內,此蠶蛹在‘鐵石木’心之內,潛居二十五年,即可成蟲,而且身生六翅,可以飛行絕跡,據余無意之中發現的一只成蟲,其口吐之無法以肉眼辯認的銀絲,一噴之下,可及三丈,而且沾人身膚,即成不治絕癥,以余夫婦之功力,竟然也只能勉力自保,不過當時余夫婦并不知此蠶來自船身的木料之中,只以為‘鐵石木’有吸引此種毒物特性,故將‘黑石船’封存于南!币舳础,不過是想利用‘潮音洞’中的天然化毒石乳,使那等絕毒之物不再出現而已!直至余夫婦退隱之后,偶來泰山,與鐵本真人敘舊,方始知悉那種毒蠶,必須寄生于‘鐵石木’心,尚能生存,至此,余夫婦方知喬逸群用心惡毒,但適時余夫婦知道那石船只要留在‘潮音洞’內,則永遠不怕天蠶出現,是以,余夫婦遂書下此一事實,會同鐵木真人,同往泰山‘石船谷’內,將此絹存放這座天然‘黑石船’洞之中,并傳言武林,將來武林盟主,如要尋找那‘黑石船’,必須先找天然‘黑石船’,就是深恐一旦那船駛離‘潮音洞’,就將使天下蒼生蒙禍!余夫婦深盼見到余夫婦留字之人,心知戒惕,莫要妄動真船!戒之,戒之!”

  絹后的署名是“黑石船”蕭慕天!

  這“黑石船”原來有這么些古怪,可真是大出一干人意料之外!

  史太君皺眉道:“卜窺宇,你把那船真的鑿沉了?”

  卜窺宇道:“兄弟怎敢瞞騙二嫂?”

  史太君道:“你可知道,大哥說不能駛離潮音洞么?”

  卜窺宇道:“這……兄弟自然明白!”

  史太君道:“那你為何明知故犯?而且,那些天蠶雖是沉在海底,但豈不依然有出來的一天么?”

  卜窺宇笑道:“二嫂,這一點兄弟就想到了!”

  史太君道:“難道你會比蕭大哥更有辦法?”

  卜窺宇道:“兄弟怎敢妄比大先生?兄弟只不過知道那‘黑石船’縱然鑿沉,也無法保證那天蠶不有出木之日,因此,在青島的一處海邊,將此船的內外兩層,都鑄上了一寸厚的黃金,想那天蠶縱可穿透木石,但它卻決無穿透純金的力道!”

  史太君道:“這……算你沒有錯!”

  卜窺宇大喜道:“多謝二嫂夸獎!”

  史太君道:“卜窺宇,你別高興,僅僅這么點事,還不足贖回你的罪!”

  卜窺宇笑道:“二嫂,兄弟明白二嫂的意思!不過,二嫂今日如是堅持要兄弟一死謝罪,兄弟一定遵命!”

  史太君道:“你說的倒很輕松!”

  卜窺宇道:“兄弟乃是實言!”

  史太君道:“卜窺宇,如果真是這樣,你為什么要勾引‘長山七魔’乃至于這些魔子魔孫們與老身作對?”

  卜窺宇忽然哈哈大笑道:“二嫂,這一回你可想錯了!”

  他忽然目光向六絕中的五人一轉道:“五位兄弟,你們可曾準備好了?”

  劍大立起身來,笑道:“早已準備妥當了!”

  卜窺宇喝道:“動手……”

  劍大、刀二、拐三、鉤四和筆六五人,忽然飛身向那石船洞前一字排開!

  史太君目光一寒道:“怎么?卜窺宇,你想動手么?”

  卜窺宇道:“二嫂,你錯了!兄弟不是要跟你動手!”

  話音一頓,向劍大道:“取出來吧!”

  此時,那“長山七魔”忽然人人變色!

  只見那五絕忽然人人揮手自袖中取出一根短小的鐵鏟,迅快的向地下挖去!

  霎時,每人手中已多出了一根火藥的引信!

  這引信是自地下挖出來的!

  史太君心中明白了不少!

  蕭夢梅、曉梅也想出來了一部分!

  但是,此時李化雨卻已變色而起,大聲道:“卜兄,你這是什么意思?”

  卜窺宇大笑道:“李老弟莫非還不明白么?”

  李化雨忽然大悟般叫道:“這么說,蕭、金兩人也是你放他們出困的了?”

  卜窺宇笑道:“那倒不一定,老夫只是在那石棺上做了點手腳,使那早已停止了三百年的機關,重新又可以運用而已!他們聰明過人,竟未能觸及那道機關,脫困而出,本是合理得很!李老弟,這怎么會是老夫放的呢?”

  蕭夢梅聞言,不能不表示了!

  他抱拳道:“多謝卜老丈攜手之德!”

  卜窺宇笑道:“賢侄,你不是聽到了么?這功勞老朽不敢當!”

  李化雨已然氣的兩眼冒火道:“卜窺宇,你原來吃里扒外么?”

  卜窺宇大笑道:“老弟,你怎么忘了?老夫乃是十君子之一!”

  李化雨嘿嘿一笑道:“很好?你既是十君子,那就是李某的不世大仇!老夫對于十君子后代,到是興趣不大……”

  卜窺宇笑道:“老夫很高興閣下這么想!”

  李化雨雙眉一豎道:“姓卜的,老夫先敲了你再講!”

  卜窺宇大笑道:“李化雨,這話只怕說的太滿了吧!”

  他掉頭向史太君道:“二嫂,兄弟昔日雖然鑄過大錯,但為了免除蕭大哥等的后人受到災禍,不惜與‘長山七魔’共赴,二嫂想必能夠原諒兄弟的了!”

  史太君悻悻地道:“卜兄弟,你的心情,老身多少明白了些!”

  此時,李化雨已然走向桌前空地,大吼道:“卜窺宇,長山七魔要向十君子討還三十年困居之仇,你還不出來受死么?”

  卜窺宇笑道:“老夫正要試試你們三十年來的火候!不過老夫告訴你一句,你們今天,除了靠那真才實學以外,一切暗中的布置埋伏,老夫都已經與陳飛兄先行毀掉了!留下這五處炸藥當場毀去,只不過是要你們好看而已!”

  這時,不但李化雨已經氣的兩眼冒火,“長山七魔”中的另外六魔,已都閃身而起,走了出來!

  史太君嘿嘿一笑道:“卜兄弟你不必動手了!”

  轉頭向蕭夢梅道:“賢侄,這些事應該由你出面才是,人家找的是十君子,卜窺宇當年雖也名列十君子,可是,他并未真個與他們為敵過,你知道么?”

  蕭夢梅笑道:“徒兒明白!”

  身形一閃,已搶到李化雨身前!

  這時,伍仇、過曉梅、雷嘯天、木頭僧、古存文、尚自強六人,也飛身奔向那另外六魔!

  這六位小俠,連半句話都沒有講,就各自找上一魔,動上了手!

  蕭夢梅究竟是盟主身份,他到了李化雨身前,抱拳一笑道:“李天王,蕭某只怕要得罪了!”

  李化雨冷笑道:“很好,老夫正要取你而代天下盟主之位!”

  話音一頓,揮手一拳擊出,又道:“小子,你準備讓位吧!”

  呼呼拳風,顯然功力不弱!

  蕭夢梅淡淡一笑道:“不一定!”

  揮手一推,擋開了李化雨拳勢,回手攻了五招!

  李化雨冷笑一聲,一霎時連連攻出八掌!

  但蕭夢梅卻宛如行云流水一般,從容讓過!

  史太君笑向卜窺宇道:“卜老弟,這孩子果真不差!”

  卜窺宇道:“蕭賢侄功力之高,可謂世無其匹!”

  話音一頓,忽然凄然一笑道:“二嫂,你可是寬恕了兄弟了?”

  史太君默然良久,長嘆道:“兄弟,人已死了,老身還能怎么辦?”

  卜窺宇知道,伍夫人果然變了心意,寬恕了自己,不禁大喜道:“二嫂,老兄弟真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他話音未已,忽然谷外飛身奔來一人!

  是抓五!

  只見他滿頭大汗,如飛而來!

  一眼瞧見了史太君和卜窺宇,立即直趨二老面前!

  史太君笑道:“抓兄弟,老身以為你可是失蹤了!”

  抓五長長地吸了口氣道:“老太太,這回可真把抓五急壞了!”

  卜窺宇笑道:“五弟,什么事這等匆忙?”

  抓五抱拳道:“大哥,還不都是為了小爺!……”

  卜窺宇雙眉一揚道:“是天齊那蠢子?”

  抓五道:“可不是?”

  卜窺宇有些不解地望向史太君道:“二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史太君笑道:“兄弟,老身要抓五弟去找那艾天齊!因為,老身很想化解他跟蕭賢侄的恩怨!”

  卜窺宇點點頭道:“兄弟明白了!”

  一轉頭向抓五道:“五弟,艾天齊呢?”

  抓五道:“已在谷外不遠?”

  史太君道:“他來了么?”

  抓五道:“來了!不過,他卻是存心要置谷內一干人等于死地而來!”

  史太君聞言一怔!

  卜窺宇道:“五弟,你怎么不阻止他?”

  抓五擦著汗道:“大哥,我怎么阻止得了?他……

  他……”

  卜窺宇道:“他怎么樣!”

  此時劍、拐等五絕也已走了過來!

  拐三的性子極暴,聞言大聲道:“五弟,你怎么搞的?連個小爺都斗不過了?”

  抓五搖頭道:“拐兄,如果換了你,只怕你也沒有辦法對付呢?”

  拐三恨聲道:“三爺不信,我這就去!”

  說走就走,身形一晃,已沒有影兒!

  抓五大吼道:“去不得!……”

  但是,拐三已經走了!

  卜窺宇霍然立起,大聲道:“五弟,究竟那天齊在弄什么鬼?”

  抓五道:“大哥,這孩子不知從哪兒弄來了三!煦缰椤谑种,試想那‘混沌珠’何等威力,所以,兄弟不敢觸怒于他!”

  卜窺宇聞言不禁呆了!

  “混沌珠?”

  史太君脫口道:“五兄弟,那‘混沌珠’可是當年‘蟠龍谷’妖女宋玄玄用來炸開‘蟠龍洞’的那東西?”

  抓五道:“正是此珠!其威力之強,足可摧三十丈內一切!三!煦缰椤缭谶@谷內爆炸,只怕今日與會之人,將要無一幸存了!”

  卜窺宇忽然大笑三聲道:“好!老夫去瞧瞧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子!”

  話音一頓,人已拔天而起,直向谷外奔去!

  接著,五絕也騰身趕向谷外!

  此時,坐在另一面的“金面天尊”金如幻也躍起三丈,流星一般搶向卜窺宇的先前!

  就在他們甫抵谷口之際,谷外已傳來一聲“轟”然暴震之聲!

  金如幻叫了一聲不好,一吸氣,飛一般貼地掠出!

  卜窺宇則雙目噴火,大叫道:“三弟一定遇害了!”

  隨在卜窺宇身后的五絕,也無不心中慘然!

  他們幾乎是忘了自己般,向前奔去!

  山谷不足三里,只見那金如幻與艾天齊正隔著兩丈距離對立答話!

  艾天齊一眼瞧見卜窺宇等人趕來,心知不妙,雙眉一揚,抖手發出一!盎煦缰椤毕蛄藫羧!

  金如幻身形忽地暴射而起,大聲道:“艾!你別再想傷人了!……”

  只見他手中忽然射出五股白絲,恰好將那顆“混沌珠”

  網!

  可是,那艾天齊心腸之毒,可謂世無其匹!

  金如幻身形騰起之際,他竟將另一!盎煦缰椤币捕妒职l了出去!

  金如幻縱有克制此珠之寶,卻也無法一上一下的兩頭兼顧!

  眼看卜窺宇等六人已將遭劫,只恨得金如幻一揮手將那被白絲卷住的“混沌珠”,就待將向艾天齊拋去!

  適時,

  那卜窺宇大叫一聲道:“艾天齊,你這禽獸,老夫是錯養了你了……”

  喝聲未已,老人忽地拚出全身超絕功力,人如離弦之箭,直向那射來的“混沌珠”撲去!

  金如幻人形此時已然落地!手中的“混沌珠”也正在要發未發之間!

  但他一眼看到卜窺宇那等形狀,就只有長長一嘆,收回了將要發出的“混沌珠”!

  而且,他霍地轉身,大袖卷起一股狂飆,向奔來的五絕揮去,同時口中喝道:“快退!”

  他話音出口,人也向五絕沖去!

  就在他們退出約莫十丈之時,身后又傳來一聲“轟”然大震!

  碎石飛塵,灑了他們-身!

  五絕同時失聲道:“大哥!……”

  金如幻冷哼道:“五位不必哀痛了!這是卜兄自食惡果!但也救了你們五人!”

  敢情,方才卜窺宇眼見艾天齊如此狡猾,趁著金如幻飛身而收取上空方向的“混沌珠”之際,竟然將最后一!盎煦缰椤睆碾x地尺許的位置,向自己等人擊來,不禁心中大慟,一橫心施展了絕頂的功力,身如電掠的迎向那顆炸珠!

  他不想讓五絕兄弟也死!

  是以,他在疾射七丈的地方?用自己的身體抱住了那顆“混沌珠”!

  而且,利用那頃刻的時機,直向艾天齊沖去!

  就在他左手抓住了艾天齊天靈的剎那,“混沌珠”也忽然爆烈了!

  這位十君子中的唯一活著的老人,終于和自己一手扶養大的義子,同時被炸得血肉橫飛,沒有一塊完整的骨骼了!

  金如幻長嘆一聲,掉頭出谷而去!

  在離開卜窺宇喪身之處的五十丈以外,拐三爺的碎骨和那燒焦了的草木,仍在地上冒著輕煙!

  五絕兄弟跪在卜窺宇身旁嚎啕痛哭!

  那凄涼的哭聲,直把谷內的人全都驚動了!

  此時,谷內的戰場,也正好結束!

  “長山七魔”死了五位!只剩下了兩位向來被人目為不算魔星的“黃泉醉道”和“北邙寒生”!

  “蟠龍谷主”喬芳霞根本沒有敢吭氣!否則,她大概也不可能活著離去了!

  ※※※※※※

  五絕哭的死去活來!

  忽然劍大爺拔出了劍,刀二爺拔出了刀,鉤四爺撤出了金鉤,抓五揚起了巨靈之掌,筆六則倒握了鐵筆!

  五人互看了一眼,忽然竟大笑了三聲!

  劍大爺長劍一擺,大聲道:“大哥、三弟,等我們一步……”

  劍芒一閃,竟然向自己胸前刺去!

  適時,刀、鉤、抓、筆四人,也各各效法劍大,自己斬向自己的六陽魁首!

  谷口,數十條人影正如飛而來!

  “神通雙俠”狂吼一聲道:“五位不可輕生……”

  然而,他們遲了!

  五絕的義氣,只能令“神通雙俠”長嘆而已!

  史太君老淚滴在曉梅姑娘的玉手之上!

  雷嘯天則恨得咬碎了三顆鋼牙!

  只有蕭夢梅既未哭,也未笑!

  他呆呆地瞧著滿地血肉,和五具流著熱血的尸體,仰天大吼道:“蒼天何其不恕悔罪之人……”

  少林掌教忽然一把抓住蕭夢梅,低聲道:“盟主,卜施主既已種因,就難逃自食其果!這才是真正的天命!盟主,莫要岔了真氣,恩怨本是可有可無之物,而卜施主因果兩償,已告大解脫,你如為他怨天,豈不令他九泉不安了么!”

  蕭夢梅愣了一愣,終于點了點頭道:“大師一語驚醒區區!區區這廂拜領至德盛情!”

  ※※※※※※

  五天后,石船谷中起了八座新墳!

  其中的一座寫著“無名孤兒、絕代兇徒之墓!”

  另外的七座中,有六座也未寫姓名,只寫著“義人劍拐……”之墓!

  而最中間的那一座墳,卻大書“石船谷主人,九悟舍身大俠卜窺宇”之墓!

  豎碑的時候,史太君更親自率領了“武林盟主”及各大掌門恭拜!而且,留下了狄家叔侄!永遠住在谷中照應!

  卜窺宇的罪惡和仁慈,終于得到了他應有報答!而本書的一切恩仇,也到此結束了!

  全書完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黑臉丑姑娘 我的土豪同學 888號房的婚禮 龍傲武神 公主的誘惑 每天都在和金主交換身體 夜色下的代駕女郎 彩虹劍影 低維游戲 不掛名情婦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