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劍|第三十一回 恩師出山

推薦閱讀:、我等你到風景看透 貼身丫鬟 露濃花瘦 變化的位面 午夜兇鈴 每天都被師父投喂 夢魘游樂園 公子,妾身邀你扛牌坊 非主流宮斗 綠柳
  高空雁道:“至少,他們輕功很高!

  林成方點點頭,運足眼力向前望去。

  高空雁道:“他們很謹慎,現在,還在十丈之外!

  林成方心中明白,夜色中,十丈之外,自己是看不到的。

  只聽高空雁低聲道:“他們來了!

  林成方點點頭,心中暗忖道:“他在劍上的造詣高過我,和師承顫賦有關,但內功一道卻是要時間才行,看他年紀,未必大過我,但內功卻好像高過我很多!

  又過了片刻,林成方聽到了輕微的步履之聲。

  三個人貫行了過來,三人都走得很小心輕著腳步行過來。林成方右手握了一下劍柄,作戒備。

  三條人影,行到了石洞前丈許左右處,突然停了下來,一字橫排。

  居中一人,突然說道:“你們之中,哪一個能夠作主,出來答話!

  高空雁由一個大巖石后站起身子,道:“你是什么人?”

  居中人道:“老夫來自黑劍門……”

  高空雁道:“這個,我們知道!重要的是你在黑劍門中擔任何職?”

  居中人道:“老夫職司和你無關。小娃兒,聽說你很狂傲!

  高空雁道:“我看,這件事不用再說下去,閣下還是說明你的來意如何?”

  居中人道:“除了我們三人之外,后面還有上百號的人,這個說得夠明白了吧!”

  但見火光閃動,不運處,突然亮起了幾支火把。

  高空雁道:“兵刃無限,你們上來的再多的人,也一樣無法抗拒我們!

  居中人淡淡一笑,道:“黑劍門的人手很多,這一點不勞你費心!

  林成方道:“三位是打頭陣來的,可以先出手了!

  十幾道寒芒,直飛過來。

  高空雁長劍一揮,劍氣展布,連林成方也護了起來!

  居中人打出的暗器,盡為劍氣震落。

  奇怪的是,高空雁并未出手攻擊,擊落打出的暗器之后,仍未動。

  林成方道:“高兄怎么劍下留情?”

  高空雁道:“唉!我在想,該不該殺了他們!

  林成方低聲道:“他們人手眾多,咱們要手下留情,這一仗,只怕是很難打下去!

  高空雁道:“你看那燃起的火把之后,最少有數十人之多,咱們是不是都要把他們殺掉?”

  林成方道:“這個……”

  高空雁道:“如若咱們殺死這三個人,后面的是不是要全部殺死?”

  林成方怔了一怔,道:“那是要大開殺戒了!

  高空雁道:“殺死這些人,他們仍有大批的后援人手,要殺了好多,才能阻止他們的攻勢呢?”

  林成方道:“高兄的意思呢?”

  高空雁道:“他們來了很多人,不管咱們殺了他們好多,他們仍然沖上來,前仆后繼!

  林成方道:“不殺他們難道要他們沖入石洞中!

  高空雁道:“我正在想把他們攔在這里!

  林成方沉吟一陣道:“辦法是不錯,如果這里有一道門就好了!

  高空雁道:“我們想到了他們很多的攻擊之法,就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們用很多的人來攻,要咱們殺!

  只聽一個聲音接道:“殺不得!

  林成方轉頭望去,只見余化龍緩步行了過來。這時,三個人又突然向前攻來。高空雁長劍揮去,把三個人又逼了回去。

  余化龍道:“高少兄,林少兄,你們看出來沒有?”

  高空雁道:“看出來什么?”

  余化龍道:“那些來人的服色,有很多的不同!”

  高空雁道:“黑劍門中的人難道一定要穿一樣的衣服?”

  余化龍道:“不一定,不過以老夫在江湖上經驗而言,一眼間就可以分辯出他們不是這個組織中人!

  高空雁道:“不是這個組織中人,他們是哪里的人?”

  余化龍道:“這就是要疑之處了!

  高空雁道:“你是說……”

  余化龍道:“老朽不敢妄作論斷,不過,他們很可能是受到了某種控制,而無法自主的人!

  高空雁道:“他們受人控制嗎?”

  余化龍道:“不知道他們用的什么辦法?”

  高空雁道:“會不會是藥物?”

  斬情女接道:“是……有些藥物,可以使一個人暫時失去神智!

  這時,來人漸近,把火把照射間,已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們的衣著,就是算高空雁也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這是一群雜亂會聚的人。

  年紀有老過六十以上的胸前飄浮著花白長髯。

  也有十六七歲的少年。

  這些人,用著不同的兵刃,遠看他們行動,分兩路而來,似乎行動之間,很有規律。

  但事實,他們腳步零亂,各走各的。

  不過,有一點確和正常人不同,那就是他們腳步落地很輕。這說明了,他們是有著武功基礎的人。

  輕輕吁了一口氣,高空雁緩緩說道:“這是怎么回事?他們由哪里請來了這么一批了?”

  斬情女道:“不是請來的,而是被他們抓來的!

  高空雁道:“他們是……”

  斬情女接道:“這一群,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看他們衣著,形貌,怕是包羅幾十個不同門派的人!

  高空雁道:“我明白了,他們都是黑劍門抓來的人!

  斬情女道:“是,用他們攻打頭陣,要咱們放手殺戮!

  這時,兩行來人,已然逼過洞口,直直地行了過來。

  他們似乎是根本沒有看到守在洞口的高空雁和林成方等。

  斬情女道:“看他們的樣子,似是都已失去了主宰自己的能力!

  高空雁道:“唉!要如何對付這些人呢?”

  斬情女道:“高兄,你能不能點了他們的穴道,而不傷害他們性命!

  高空雁道:“這個,我試試看吧!”

  這時,第一次出現的三個人,反而向后退了下去。

  余化龍疾快地向前行了五步,和高空雁等并肩而方,擋在洞口。

  兩行沖來的人,筆挺地走了過過,既未亮兵刃,也未出手。

  高空雁迎了上去,出指如電,點中了當先兩人的穴道。

  余化龍道:“好手法!

  緊隨著出手義點了兩個人穴道。

  四個人很快地倒了下去。

  斬情女道:“對!這辦法不錯,只點他們穴道,讓他們的人,諸住進路!

  余化龍道:“這些根據就不是黑劍門中人!

  斬情女道:“不管他們由何處來,咱們沒有殺他們就是!

  說話之間,高空雁又點倒四人。

  這時人群中突然閃出了黑衣人,手中單刀縱劈橫掃,疾如流星般攻了過來。

  這人一上來,就攻上余化龍,兩個人立刻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搏殺。

  余化龍不再矜持,也亮出了兵刃。那是一柄寬面短刀。

  這把刀只有一尺五六寸長,但他卻相當的重。

  那黑衣人連攻了十八刀,盡都被余化龍封擋開去。

  但那黑衣人的攻勢,并未紊亂,仍然保持著很猛烈的攻勢。

  這黑衣人的年紀不大,但刀法上的造詣,卻是奇異非常,竟能和余化龍保持個不勝不敗的平局。

  后面的人,不斷地涌了上來,高空雁像泰山一佯,擋在那里。

  他未動兵刃,眼前已經倒下去了二十多個人。

  二十多個人,很大的一堆,擋住了后來者的進路。但很多人,都踏著他們同伙的身子涌了過來。

  倒之下人只是被點中四肢穴道,沒有了反抗之能,但他們的口還能言。

  不少人發出痛苦呼叫。

  高空雁雙手連出,又點倒了十余個人。

  林成方伸手移動,把倒在地上的人,移動成一道人墻。

  斬情女眼看被點倒之人,越來越多,小洞前面,整個要被人墻堵了起來,越堆越高,心中暗自好笑。這事乃武林之中從未有過的事了,和余化龍動手的黑衣人,仍然未見敗象。

  但他心中似是有著很急的事,頭頂門開始滾落下焦慮的汗水。

  向前直涌的人潮,停了下來,幽谷中,暫時有了片刻的平靜。

  只有那黑衣人和余化龍搏殺的金風破空之聲。

  余化龍又封開了那黑衣人三刀攻勢,笑道:“高老弟,這人的刀法不錯,好象是由少林派中羅漢杖法中演化而來!

  斬情女即接口說道:“奇怪!少林一百零八招羅漢杖法,能夠作刀法施用出來,這人定是少林門下人了!

  余化龍道:“不能太過寄望于奇跡,黑劍門廣收天下高手,內中不泛少林弟子!

  黑衣人急攻兩刀,低聲道:“點我穴道:“移入洞中!

  說完兩句話,一刀橫削,斬了過來,余化龍這一次沒有硬封,閃身避開。

  那黑衣人一招使出,前胸突出來一個很大的空門。

  黑衣人身子搖了幾搖,向地上倒去。

  余化龍一伸手,抓住了那黑衣人,帶入了山洞中。

  林成方迅速地移動過來,站在余化龍的位置。

  這時,倒在地上的人,已經堆滿阻攔住了道路。

  后面的,再也沒法向前行來,除非他們踏在那些人的身上。

  但倒在地上的,都是被點中穴道,有些手腳還可移動,人要踏在他們向上,他很可能會劈出一刀,或是踢出一腳。

  一直旁觀的林成方,發覺了那高空雁并非是亂點那些人的穴道,而是早有有一種計劃。

  他們身軀倒臥的位置,也好象是預定的。

  事實上,這是一個可阻敵人的陣勢,林成方輕輕吁一口氣道:“高兄,好象前面這一批人,才是失去自己的人!

  高空雁道:“對!這些人,很可能不是黑劍門中的人?”

  斬情女心中一動,道:“會不會是……”

  只見余化龍勿勿奔了出來,道:“姑娘,那個人要見你!

  斬情女返身行入山洞,只見黑衣人靠在山壁,閉目而坐,身側放著單刀。

  斬情女道:“你要見我!

  黑衣人緩緩睜開雙目,打量了斬情女一眼.道:“你就是斬情女!

  斬情女道:“正是小妹!

  黑衣人道:“你認不認識他?”

  斬情女道:“你是誰,總不能只有一個他字吧?”

  那黑衣人道:“人也他!……”

  斬情女道:“人也他,我也知道這個字!

  黑衣人道:“這個字,代表著人道,同音可謂仁,仁者無敵!

  斬情女皺皺眉頭,道:“你說的是一種暗語?”

  黑衣人道:“這種暗語,姑娘一點也不知道嗎?”

  斬情女道:“我不知道!

  黑衣人道:“唉,這么說來,在下也是白費心機了!

  斬情女道:“你沒有白費心機,至少,你使我知道了,你是黑劍門中人!

  黑衣人道:“那也沒有什么用,你答不上暗語,我無法告訴你什么!

  斬情女道:“有人告訴你來找斬情女,你知道就好了,我是斬情女,如假包換,你已經找到斬情女了,就算我不知道暗語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要找的是斬情女就是了!

  黑衣人道:“就算我確知你是斬情女,但我也不能告訴你什么!

  斬情女道:“你今年幾歲了?”

  黑衣人道:“這是什么意思,我的年齡和暗語有關?”

  斬情女道:“告訴我,你幾歲?”

  黑衣人道:“二十四歲!

  斬情女道:“不是孩子了,應該有是非之分的頭腦,你知道我是斬情女了,那該比什么暗語都好!

  黑衣人沉吟了一陣道:“對!他們要我找你,我已經找到你了!

  斬情女道:“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黑衣人道:“唉!姑娘,我沒有見過斬情女……”

  斬情女接道:“就算你不相信我是斬情女,也該看到我們對抗黑劍門的壯烈!

  黑衣人道:“其實,我已經確定你是斬情女了!

  斬情女道:“哦!為什么?”

  黑衣人道:“因為我早聽他們說過你!

  斬情女道:“說什么?”

  黑衣人道:“說你很美,也很野,很迷人……”

  斬情女接道:“好啦,不用多說了,這些,我自己都知道,說些重要的事吧……”

  黑衣人笑一笑道:“黑劍門中人,把你們困在此地的事,我們已經知道,我們混入了黑劍門中不少的人,但大部分,都被他們發覺了,我是很幸運的一個……”

  斬情女接道:“你先說些重要的事,他們現在何處?準備如何也手?”

  黑衣人道:“我知道,他們就在附近,而且距此不會太遠,至于他們現在何處,那就不知道了!

  斬情女道:“你說了半天,只是證明了你的身份,對我們目前應該如何?那是全無作用!

  黑衣人沉吟了一陣,道:“我想可以有法子和他們聯絡!

  斬情女道:“那就好,怎么一個聯絡法,你是否可以立刻動手?”

  黑衣人回顧一眼道:“姑娘,你是常在江湖上走動的人,你心中應該明白,黑夜之中,聯系的唯一方法就是火光,這個山洞之中,燃不起火光!

  斬情女沉思片刻,道:“一定能和他們聯絡上嗎?”

  黑衣人道:“這個,很難說了要有三分運氣才行!

  斬情女道:“怎么?你心中沒有一點把握!

  黑衣人道:“沒有,除非他們看到了聯絡信號!

  斬情女回顧了狗肉郎中一眼,道:“郎中,你看這件事應該如何?”

  余化龍又返回山洞外面,換了林成方。

  山洞中,只余下了王榮,狗肉郎中,斬情女,和那黑衣人。

  狗肉郎中打量了那黑衣人一眼,道:“丫頭,這小子說的話,可以相信!

  斬情女道:“你怎么知道了?”

  狗肉郎中道:“我不但會看病,而且,還會看相,這小子一團正人君子之氣,不會是一個壞人!

  斬情女道:“哦!”

  狗肉郎中道:“不過,有一點,你要防備,那就是這小子的江湖經驗太少,他想出來的法子,未必合用!

  斬情女道:“郎中,你是說,不能帶他去放火!

  狗肉郎中道:“絕對不能,你們放了一把火,未必能引來叫化子,卻先召來了黑劍門的全力圍攻!

  斬情女笑一笑道:“你是說,現在他們還沒有全力攻來!

  狗肉郎中道:“是!這只不過是一個試探,而且,出手大部份都不是稟劍門中人,就算是,也是三流的腳色,但他們定然派人隱在一側!

  斬情女接道:“干什么?”

  狗肉郎中道:“觀察!

  斬情女道:“觀察什么?”

  狗肉郎中嘆口氣,道:“高空雁的手法,以便找出他的來歷!

  斬情女道:“不知道他們現在瞧出來沒有?”

  狗肉郎中道:“就算他們瞧不出真正的隱秘,也該瞧其一個大概了!

  斬情女道:“咱們應該如何?”

  狗肉郎中道:“黑劍門中兩大頂尖高手,都敗在高公子手下,這件事,在黑劍門中,也是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他們在沒有把握之前,不會輕易出手!”

  放低了聲音,接道:“看樣子,就算黑劍門主未到,亦必有別的高手到此了!

  斬情女道:“郎中,你怎么這樣肯定!

  狗肉郎中道:“他們能調集這么多身受控制的人,那說明了他們有足夠的時間,把自己人調來得更多,所以,這座山谷,應該早已被他們包圍住了!

  斬情女道:“哦!”

  狗肉郎中道:“他們有很多方法對付我們,火攻,煙熏,都是辦法,這片死谷,易守,但也給人以絕對的可乘之機!

  斬情女道:“唉!看來姜是老的辣,你這么說,我倒是有些明白了!

  狗肉郎中道:“明白什么?”

  斬情女道:“他們用心集中在高公子的身上了!

  狗肉郎中笑道:“對,突然冒出這么一個勁敵,他們一定要想法子,找出他的來龍去脈,想出對付他的辦法!

  斬情女道:“他們可以不必如此費事的,能把我們毀在這里!

  狗肉郎中道:“丫頭,別認為你這個想法很對,黑劍門考慮的比你還要周到十分!

  他們的對象只有高空雁,別的人,都不會放在心上,顧慮火攻,煙熏,都未必能謀死高空雁,一旦被他逃走,對黑劍門而言,那該是一個很大的遺憾!

  斬情女道:“郎中,他們究竟要用什么辦法對付高公子?”

  狗肉郎中沉吟一陣,道:“丫頭,你想想看,如若云副門主,和尤五奇加起來,高公子有幾分勝算!

  斬情女沉吟一陣,道:“照我的看法,高公子一分勝算也沒有!

  狗肉郎中道:“這就是了如是再加上別的人,人想想,他們能如何?”

  斬情女道:“我明白了,他們要眼看殺死高公子!

  狗肉郎中道:“不錯,正是如此,他們不看高空雁死了,不會放心!

  斬情女道:“這黑劍門究竟是什么人領導的,當真是難纏得很!

  狗肉郎中苦笑一下,道:“這個人的確神秘,我已經找了十幾年,仍然找不出他真正的身份,不過,除他之外,黑劍門中事,我已經了解個十之七八了!

  斬情女道:“這話怎么說?”

  狗肉郎中道:“黑劍門中主要的人物,大概,我都已知道,不知道的也不過十之一二!

  站在門口的邵文突然接道:“那才是黑劍門中真正的主力!

  狗肉郎中呆了一呆,道:“這話是什么意思?”

  邵文道:“這意思很明顯,那是說,黑劍門主,隱藏一部實力,這些實力,只有門主才知道,別的人,都不了解!

  斬情女道:“哦!”

  狗肉郎中道:“你怎么知道?”

  邵文道:“這件事,在黑劍門中,已不算是什么秘密,大部分人都知道!

  狗肉郎中點點頭,道:“狡兔三窟,這位黑劍門主,當真是一個十分狡猾的人了!

  邵文似乎是還不太敢批評黑劍門主,只好沉吟不語。

  斬情女道:“老前輩,已經洞悉對方的陰謀,不知道是否有應付之策!

  狗肉郎中道:“沒有!

  斬情女道:“那怎么辦?”

  狗肉郎中雙目深注在斬情女的臉上,不發一言。

  但狗肉郎中這一眼,卻看得她低下了頭,道:“老前輩,你看什么嘛,我一向叫你郎中,稱你一聲老前輩,反而叫的你沒正經了!

  狗肉郎中嘆息一聲,道:“丫頭,去!把我的話,告訴高空雁,叫他小心一些,別漏了底子!

  斬情女突然間有些泥羞,輕輕吁一口氣,道:“好!晚輩遵命!

  她一向放蕩,突然問,拘謹起來,自有一股羞意。

  轉身行了出去。

  片刻之后,斬情女重又行了進來,道:“我告訴他了!

  狗肉郎中道:“他怎么說?”

  斬情女道:“他會小心,叫這個人放出暗號,咱們已經泄露了行蹤,也不怕黑劍門知道了!

  狗肉郎中沉吟了一陣,道:“現在,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斬情女目光轉到那黑衣人的身上,道:“現在,咱們什么都談清楚了,你就算心中還有什么疑問,現在也該明白了!

  黑衣人道:“我是有些明白了!

  斬情女道:“那就好,現在,你可以但但白白把你地隱秘說出來了!

  那黑衣人笑道:“我找到了你,斬情女,那就沒有什么隱秘好說的了!

  斬情女道:“你肯定這么合作,最好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們你的出身、姓名?”

  黑衣人道:“我是武當門下俗家弟子,申文貴!

  斬情女道:“原來是申兄,現在,我們已決定,請你放出信號,召來援手!

  申文貴道:“好!在下立刻去辦!

  狗肉郎中道:“慢一點,小伙子,你這信號,是不是一般的放火!

  申文貴道:“除了放火之外,我還帶著旗火!

  狗肉郎中道:“哦!”

  申文貴道:“斬情姑娘,給在下一點時間,找一個適當的地方,才能放起旗火!

  狗肉郎中道:“你看什么地方好一點!

  申文貴道:“自然是越高的地方越好!

  斬情女道:“這座山峰不很高,倒是一個施放旗火的地方。不過,很不容易上去!

  申文貴道:“為什么?”

  斬情女道:“因為,外邊有很多地方,咱們必須要殺開一路沖過去!

  申文貴道:“姑娘,如果就在此地施放,他們看到的機會不大!

  斬情女道:“這倒也是!

  申文貴道:“在下的身上,只有一支旗火,如是施放不靈,那就……”

  斬情女道:“好啦!你不用再說了,我們研商一下,看看能不能想辦法把父達上峰去!

  狗肉郎中道:“不能送上去,上去后他也活不了!

  申文貴道:“老前輩,我不怕死!;

  狗肉郎中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你死了,害我們也要死,那就罪大惡極了!

  申文貴道:“我……”

  狗肉郎中道:“你怎么樣,你一定要想法子把旗火放出去,而且要他們看到!

  申文貴道:“是!所以,晚輩要想法子爬上山頂,把旗火放出去!

  狗肉郎中道:“你這小子,當真是蠢得可以,我就想不通,你如在途中被人宰了,如何還能把旗火帶到山頂上放出去!

  申文貴道:“這個,在下倒是沒有想到!

  狗肉郎中道:“現在,老夫已經告訴你了,你覺得如何呢?”

  申文貴道:“這也容易,在下把旗火放之后,告訴各位,我如不幸死了,還有別的人去放,只要旗火不壞,咱們還有活著的人,旗火總是可以放出去!

  狗肉郎中怔一怔道:“好小子,有你的!

  斬情女道:“好!咱們兩個去,告訴我旗火如何施放!

  狗肉郎中緩緩站起身子,道:“丫頭,這里的事很多,你留下來,我陪他去!

  斬情女道:“不行,你傷勢未全好,要留下養息,還是由我去!

  狗肉郎中道:“郎中的本領,你是不是不知道,我養息這多時間,就算尚未全好,也好了十之八九……”

  斬情女道:“就算好了九成也不行,我不同意你去,高公子也不會同意你去!

  狗肉郎中道:“丫頭,這是什么辰光,生死一發間的時刻,還要這么任性!

  斬情女道:“不是在任性,而是原則……!

  林成方緩步行了進來,接道:“易姑娘說的不錯,我看我還是休息到全好和行,放旗火的事,由我和易姑娘同去就是!

  這時,高空雁也緩步行了進來,接道:“對,老前輩還是養好傷勢要緊,日后和強敵接手還多,又何必急在一時呢?”

  林成方道:“對!你如真要出去,我們心中也是難以平安!

  狗肉郎中沉吟一陣,道:“這個,你們想過沒有?”

  林成方道:“這件事,很清楚地擺在眼前,用不著想!

  狗肉郎中道:“不行,老弟,你現在一個人要當十個用,你們不能離開!

  高空雁道:“老前輩,你不能再受任何傷害,這是鐵則,不可變更,直到你好為止。

  狗肉郎中笑道:“如是我要死,就算養好了傷,也一樣會被人殺死!

  高空雁道:“那不同,至少你傷勢完全好之后,我可以有著很強的保護自己之力!

  狗肉郎中哈哈一笑,道:“高老弟,老朽恢復了八成功力,放眼江湖之上,能夠與郎中一搏的人,也不算大多,如果此刻能夠殺死我郎中的人,就算我功力盡復,也一樣會被人殺掉!

  高空雁道:“武功一道,面臨到一個人體能極限時,進步都會很慢,這時刻,任何一分力量,都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狗肉郎中笑道:“哦!你還知道的真多!”

  高空雁回顧了斬情女一眼,道:“茍老前輩……”

  突然覺得有些不安,低聲接道:“姑娘,大夫究竟姓什么?”

  狗肉郎中哈哈一笑,道:“姓什么都是一樣,你叫我茍大夫,或是狗肉郎中,都一樣!

  高空雁道:“老前輩,你總會有一個姓吧?”

  狗肉郎中道:“忘了,幾十年沒有人叫過我,我自己也沒說過,哪里還會記得!

  也許是傷心人,別有懷抱,狗肉郎中既然不說,高空雁,也不好再問下去。

  斬情女道:“高兄,什么要要吩咐小妹?”

  高空雁道:“我和林兄,保護申兄上山,你和大夫守在洞口他功力恢復了十之八九,我想,足可應付其他的變改了!

  斬情女道:“高兄,為什么不要我跟你上去呢?”

  高空雁道:“為什么你要去,難道,你自覺劍術上的造詣。超過林兄嗎?”

  這幾句話是逼迫,只要斬情女不便自認他比林成方高明,就不會再爭。

  誰都明白,讓人登山,要比守在這里危險十倍。

  只聽斬情女嬌聲笑道:“小妹的唬功,是不如林兄,不過,我也有很多林兄不及地方,也是高兄不及的地方!

  高空雁道:“哦!”

  斬情女道:“第一,我會打暗器,而且是各種各樣的暗器,我會用毒,還有很險損的招術,都不是你們這些君子所能夠會的!

  高空雁道:“這些,有用嗎?”

  斬情女道:“對付你,也許沒有用,但對付我這一流的人用處大得很!

  林成方道:“姑娘,你何必……”

  斬情女接道:“林兄,不用爭,我比你適合一些!

  林成方道:“如論技藝的博難,姑娘自然比我們高明,但如劍術的專精……”

  斬情女道:“我就不如你了!

  林成方道:“姑娘不承認?”

  斬情女道:“承認!

  林成方道:“這么說來,在下是否可以代姑娘登山一行呢?”

  斬情女道:“林兄……”

  狗肉郎中突然開口了,道:“林老弟,不用再爭執下去,你們還沒有行動,人家已經聽到了,你們出山洞,人家已埋伏好了!

  斬情女道:“大夫,你在我們這里,已經是很受敬重了,你說一句話看看,應該是誰去!

  狗肉郎中道:“丫頭,你留下,你如是自己覺得很能干,那就想法子獨當一面!

  斬情女道:“你……”

  狗肉郎中擺擺手,道:“高公子、林少兄,你們快些走吧!”

  高空雁這個人冷做孤僻,但對狗肉郎中卻是十分敬重。

  應了一聲,和林成方,護著申文貴向外行去。

  三個人動作很快,立刻向外奔去。

  這時,余化龍,邵文,已然雙雙行到了洞口處。

  眼看著高空雁和林成方的豪壯之氣,兩個人倒也動了拼死之心。

  狗肉郎中活動了一下雙臂,緩緩向外行去。

  斬情女急急說道:“不要動,高兄交代過,要你不要動,你就別動!

  狗肉郎中道:“想什么辦法?”

  斬情女道:“要你好好地休息,到你復元為止。

  狗肉郎笑中道:“丫頭,你看看目下這局面能夠休息嗎?”

  斬情女道:“至少,你還可以休息,等到了你非出手不可的時候,再出手也不遲!

  狗肉郎中嘆一口氣,又回原位坐了下去。

  斬情女行到洞口,只見余化龍和邵文并肩而立,堵住對方強烈的攻勢。

  兩個人也不求勝,只是堵住不讓人攻入洞中。

  兩人的武功,實在都很高強,這一全力施展,真有潑水不入的感覺。

  忽然間,響起了一聲大喝道:“住手!

  余化龍、邵文覺得那聲音很熟,立刻停手不攻。

  凝目望去,只見來人,正是尤五奇。

  對這位領導他們數十年的頭目,兩個人內心中,都有著無比的敬畏。

  余化龍一欠身,道:“堂主!

  尤五奇道:“你們還知道我是堂主!

  邵文道:“堂主留給咱們很多的教誨,使咱們終身難忘!

  尤五奇冷哼一聲,道:“你們聽著,門主已到了……”

  余化龍道:“邵文吃了一驚,道:“門主到?道:“尤五奇道:“對,門主到了!

  余化龍輕輕吁一口氣,道:“堂主見過門主了!

  尤五奇搖搖頭道:“沒有,但我見到了門主的使者!

  余化龍道:“使者到了,未必門主一定會到!

  尤五奇道:“你該知道左、右使者向來隨侍門主身邊,從不稍離!

  余化龍道:“堂主的意思是說,左、右使者既到了此地,門主也必須到了!

  尤五奇道:“這是必然之事!

  余化龍道:“堂主說的雖然也是,但是我都不大相信!

  尤五奇道:“你不相信門主已經到了!

  余化龍道:“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并未見到上,右使者!

  尤五奇道:“這么說你是不相信老夫的說了?”

  余化龍搖搖頭道:“那也不盡然!

  尤五奇道:“那么你不相信的意思是?……”

  余化龍道:“我想先見到兩位使者再說!

  尤五奇道:“你見到兩位使者之后,便相信門主已經到了!

  余化龍道:“堂主只見到使者,而使者并未對堂主說明門主已經到了。對不對?”

  尤五奇笑一笑,道:“老夫明白你的意思了!

  余化龍道:“堂主既然明白我的意思了就該讓我先見見兩位使者!

  尤五奇道:“你想讓兩位使者親口告訴你們門主已經到了這句話,是嗎?”

  余化龍點點頭,道:“我必須聽到使者的親口證實!

  尤五奇道:“使者親口證實以后,便怎樣呢?”

  余化龍道:“這個……這個……”

  尤五奇道:“這個什么?俯首認罪,是不是?”

  余化龍吸一口氣,道:“這……應該等我聽到使者的親口證實之后,才能決定!

  尤五奇沉吟了一下,道:“如此,你就跟老夫來吧!

  余化龍忽然一笑,道:“堂主,你把我當作三尺童子!

  尤五奇道:“余化龍,你怕什么?”

  余化龍淡淡一笑道:“這問題,堂主應該比我心里明白!

  尤五奇道:“你可是怕這是誘騙?”

  余化龍道:“事實上,堂主一身武學功力比我高了甚多,我只一走出這座洞門,我這條命便算完了十之七八!

  尤五奇道:“你認為老夫是那種卑鄙陰險之人?”

  余化龍道:“我相信堂主不會是那種人,可是……”

  尤五奇接口道:“你既然不相信老夫是那種人,還有什么可是的?”

  余化龍微微一笑道:“防人之心不可無,為了保命,我不能不小心些!

  尤五奇道:“這么說,你還是不相信老夫了!

  余化龍道:“我也是黑劍門中人,在黑劍門中十多年來,對黑劍門的人與事,也有了相當的了解!

  尤五奇道:“你這話的意思是什么?”

  余化龍道:“堂主不明白?”

  尤五奇道搖搖頭道:“要是我跟堂主去了,如果別人要殺我,堂主能攔阻得住嗎?”

  戊五奇道:“有老夫跟你在一起,只要說一句話,大概還沒有什么人敢不聽老夫的!

  余化龍道:“我很明白堂主的身份,在黑劍門中說話也極具權威,可是……”

  尤五奇接口道:“你既明白,那又有什么可是的?”

  余化龍道:“但是堂主也應該明白,堂主的身份雖高,說話雖然有具威威,那只是對福壽堂主的屬下,和黑劍門的一般屬下而言,如果那直接受門主和總護法指揮的殺手,或是和堂主身份,權威相等之人,要殺我,堂主又有什么辦法能攔阻得住他們?”

  尤五奇不由呆了呆,接不上話來了。

  余化龍說得不錯,果真有他所說的這些人定要殺他的話,憑他尤五奇還是真攔阻不了,一點毫無辦法。

  尤五奇眉鋒一皺,道:“這么說,老夫縱然向你拍胸保證也沒有用了?”

  余化龍道:“我說的全是實話,堂主的拍胸保證,有沒有用,堂主自己該比我還要明白!

  尤五奇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余化龍微笑一笑,道:“堂主心中早該想到了,我的意思是請使者到這里來和我面對面地談談!

  尤五奇沉吟了一下,緩緩說道:“好吧,老夫去請示一下,看看使者的意思如何?”

  說罷,轉身邁步走去。

  望著尤五奇走去的背影,邵文低聲說道:“余老大,依你看,門主真的已經到了嗎?”

  余化龍搖頭道:“不知道,這要等見到使者之后,才能確定了!

  邵文道:“門主如是真的已經到了,咱們怎么辦?”

  余化龍一怔,道:“什么怎么辦?”

  邵文道:“如果門主不究既住,要咱們返回黑劍門!

  余化龍道:“你認為有這可能?”

  邵文道:“也許并不是絕無可能?”

  余化龍道:“你這絕無可能,有道理嗎?”

  邵文道:“當然有道理!

  余化龍道:“你說說看,是什么道理?”

  邵文道:“咱們在黑劍門中十多年,縱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余化龍道:“你認為憑這一點點,門主可能會饒恕咱們?”

  邵文道:“追隨了十多年,我想這一點情誼總該是有的!

  余化龍道:“要是門主不原念點情誼呢?”

  邵文道:“這個……”

  余化龍道:“你應該明白,咱們目下所犯的罪嗎?是叛門大罪!

  邵文點頭道:“這我知道,但這是環境所迫,如不是江飛施放那些毒蜂,咱們怎會……”

  余化龍接道:“你說的也是事實雖然全是江飛那小子一手造成的,咱們是被迫不得已,可是你應該想到,江飛他對門主絕不會承認這事實,必須反咬咱們一口,說咱們為保全自己的性命才叛門的,他因為見咱們已投降的敵人,才施放毒蜂的!

  邵文一聽這話,不開口了。

  他知道余化龍說的不錯,江飛為了顧全自己,一定會這么說,門也也一定會相信,使余化龍跟他邵文百口難辯。

  余化龍忽然舒吁了口氣,緩緩說道:“稍時,使者來了,如果傳給門主既往不咎的令諭,如果你愿意回轉黑劍門的意思,你僅管去好了!

  邵文道:“你呢?”

  余化龍道:“我認為過去的錯誤已成過去,從現在起,我要好好地為武林,為正義貢獻自己的辦量,縱然立刻就死,也要死得轟轟烈烈,死得有價值一些!

  他語音鏗鏘,臉上一片堅毅肅穆之色,聽得站立在一旁的斬情女不由目閃異采,暗中不住地點頭。

  邵文似乎也被余化龍的這番話感動了,臉上也現出一片堅毅肅穆之色道:“余老大,你令我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敬佩!

  余化龍道:“難道你過去并不敬佩我?”

  邵文道:“過去雖然也敬佩你,但與現在的卻有所不同!

  余化龍道:“哦……過去你敬佩的是什么?”

  邵文道:“是你的武功,也因為你是咱們的老大!

  余化龍道:“現在呢?”

  邵文道:“現在敬佩的是你所表現的豪氣、正氣!

  余化龍笑了笑,道:“那么你現在還……”

  他語未盡意,卻突然停住了,目視邵文,含著詢問之色!

  邵文自然懂得他的意思,立刻說道:“一切聽你余老大的,我把我這條命交給你余老大了!

  這話夠了,也說得再明白不過了!

  斬情女臉色神情肅然他說道:“貞婦皓首失節,一生清譽全非,妓女晚年從良,與一世煙花無礙。余老,你二位令我衷心敬佩不已,也令我為天下武林蒼生慶幸!

  余化龍微微一笑,道:“易姑娘你令咱們的汗顏臉紅了!

  斬情女笑一笑,道:“二位也別客氣了!

  語聲忽然一低道:“尤五奇回來了!

  余化龍和邵文立時抬眼朝墻外面望去,二人心頭不由都暗暗一震。

  只見尤五奇陪同一個年約四年多歲的中年漢子行了過來。

  余化龍和邵文都認得,那中年漢子,正是門主身邊左、右使之一的左使者。

  尤五奇和左使者走近距離洞門三丈之處停步。

  余化龍和邵文雙雙一欠身,道:“見過使者!

  左使者口中“喂”了一聲,目光敝視了斬情女一眼,然后神色冷厲地望著余化龍道:

  “余化龍,你要見我?”

  余化龍點點頭,“是的!

  左使者道:“你有什么話要說?”

  余化龍道:“尤堂主沒對使者說明白?”

  左使者道:“沒有!

  余化龍道吸了口氣道:“尤堂主說,門主已經到了,是嗎?”

  左使者道:“是又怎么樣?”

  余化龍道:“我想請使者明白告訴我,門主是不是確實已經到了此地?”

  左使者道:“確實已經到了!

  余化龍道:“門主現在何處?”

  左使者道:“離此不遠地方。

  余化龍道:“使者能不能請門主來此?”

  左使者道:“你要見門主?”

  余化龍道:“可以嗎?”

  左使者道:“你要見門主做什么?”

  余化龍道:“在下想和門主談談!

  左使者道:“你想和門主談什么?”

  余化龍道:“這個,使者就不必問了!

  左使者道:“你有什么話直說就是,我可以代你轉顫門主!

  余化龍道:“但是我卻要當面對門主說!

  左使者道:“不行,門不絕不會見你!

  余化龍道:“為什么?”

  左使者道:“你已背叛門主,門主已傳了令諭,殺你以正門規!

  余化龍道:“在下想請教一事,使者可肯奉告?”

  左使者道:“什么事?你說吧!”

  余化龍輕輕吁口氣道:“在下請教,使者可知道在下為什么會突然生出脫離黑劍門之心嗎?”

  左使者道:“這件事,江飛已向門主稟報甚祥!

  余化龍道:“江飛是怎樣向門主稟說的?”

  左使者道:“你們九個人貪生怕死,為了保命,向那年輕人投降妥脅了!

  余化龍道:“門主完全相信了江飛那小子的話?”

  左使者道:“有云副堂主作證,門主當然深信不疑?”

  余化龍目光忽然一瞥身旁的邵文,道:“邵老弟,你都聽見了沒有?”

  邵文點點頭,老弟全聽得十分清楚,余老大果然料事如神。兄弟想想心中先前那一點僥僥的幻想,實在愚蠢可憐得很!

  左使者似乎從二人的話意中聽出了蹊蹺,接口問道:“難道事實不是這樣的,是江飛作了謊報,云副堂主也作了偽證?”

  余化龍道:“事實本來就不是這樣!

  左使者道:“但是你們已背叛了門主,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

  余化龍道:“在下并不否認這事實,可是這也是被逼的!

  左使者道:“被誰逼的?難道是江飛?”

  余化龍道:“當然是他!

  左使者道:“他怎么逼你們的?”

  余化龍道:“使者可知道你們九個人,現在還有幾人活著!

  左使者道搖搖頭道:“不清楚,還有幾人活著!

  余化龍道:“兩個!

  左使者道:“死了七個?”

  余化龍道吸一口氣,道:“三個死于那位武功高不可測的年輕人手下,卻有四個死在咱們自己人的手中!

  左使者一怔,道:“有四個死在自己人的手中?是江飛嗎?”

  余化龍點點頭道:“正是江飛。

  左使者道:“江飛他有那么大的能耐,這話未免……”

  余化龍接口道:“江飛那小子,他雖然沒有那么大的能耐,但有利用機會的聰明!

  左使者道:“你這話怎么說?他利用了什么機會?”

  余化龍道:“毒蜂!

  左使者一怔,道:“毒蜂?!”

  余化龍點頭道:“嗯!他在屋外見咱們九人與敵人動手搏殺,死了三個,六個被困在屋中,就放出那數千只毒蜂……”

  語聲微微一頓,接道:“使者該知道那毒蜂奇毒無比,不分敵我,見人就螫,只要被螫上一口,必死無救!

  左使者道:“哦……”

  余化龍忽然輕嘆了口氣道:“江飛那小子使出這么陰損的一著,有意要將咱們與敵人來個同歸于盡,為了保命,只有和敵方妥協,聯手共同抗拒毒蜂了!

  左使者道:“這么說,那另外四人是死于毒蜂之口了!

  余化龍嘆口氣道:“事實一點不假!

  左使者默然了一下,道:“事實既然如此,那么你該向門主清清楚!

  余化龍道:“在下本來是有這個意思的,可是,現在……”

  忽然搖搖頭,輕吁了口氣道:“算了!

  左使者道:“為什么算了,難道你不打算向門主解說了?”

  余化龍反問道:“事實既有云副堂主為江飛作證,在下的解說能有用門主會相信?”

  左使者一怔,道:“這個?……”

  余化龍笑一笑,道:“背叛之罪名已無可避免,在下又何必作那愚蠢的搖尾之舉,所以……”

  語聲微頓了頓,接道:“在下已改變了心意,將過去的黑劍門的一切當作一場夢幻!

  左使者道:“這么說,你是決心背叛黑劍門了!

  余化龍正要答話,一直默立在一旁的斬情女,突然一聲冷笑,接口道:“黑劍門的手段大過毒蜂螫殘酷,余老和邵老二位過去受了黑劍門的欺騙,如今他二位已經完全醒悟明白了,當然要和黑劍門為敵,周旋到底了!

  左使者目光冷厲地望著斬情女,道:“你大概是那斬情女吧!

  斬情女道:“不錯,我正是斬情女!

  左使者道:“真想不到!為了你這么個黃毛丫頭,黑劍門竟然出動了所有的精銳,連……”

  他話未說完,天空突然爆現出一大蓬旗花火焰,映照得滿天的亮。

  左使者和尤五奇都是老江湖了,臉色齊地霍然一變。

  左使者目射厲芒喝問道:“斬情女!那是什么?”

  斬情女淡淡一笑道:“旗花信號!

  左使者道:“那是你們的人放的?”

  斬情女道:“如果不是你們黑劍門中人放的,當然是我們的人放的了!

  左使者道:“你們在召援手?”

  斬情女道:“眼下我們只有八九個人,你們的人手大多,實力大強,我們不召援手來,如何能夠突圍?”

  左使者道:“你也知道我們的實力太強?”

  斬情女道;道:“已經領教好多次了!

  左使者一聲冷笑道:“你可知道我們目下調來此地的人手有多少?”

  斬情女道:“小妹沒有見到,怎會知道?”

  左使者道:“不下百多人!

  斬情女道:“哦:會有這么多?”

  左使者道:“并且個個都是黑劍門中的一流高手,特級殺手,也是黑劍門的全部精稅!

  斬情女道:“那么,這該是一股很強大的實力了!

  左使者道:“這確實是一股很強大的實力,足可以在一個對時之內,令武當,或者少林那樣的門派滅亡!

  斬情女聽得心頭不禁大大地震動了一下,旋即平靜地說道:“你這話是在嚇唬小妹嗎?”

  左使者道:“我這絕不是嚇唬你,說的全是真的!

  斬情女忽然笑一笑,道:“你知道我們將到的援手有多少人嗎?

  左使者道:“有多少人?”

  斬情女道:“詳細數字我不清楚,但絕不會比你們黑劍門人少!

  左使者道:“也有一百多人?”

  斬情女道:“應該只會多不會少!

  左使者忽然嘿嘿一笑,道:“斬情女,你該知道,雙方敵對轉殺,全憑武功,人多并不一定有用!

  斬情女道:“我知道,我們將到的那些援手,不但個個都是當世武林精銳,武功內力一流,并且都是極具江湖敵對經驗的好手!

  左使者道:“哦!他們都是些什么人?”

  斬情女幫作神秘地一笑道:“他們都是當今世上的奇人異士!

  斬情女這話,收到了攻心的效能!

  左使者和尤五奇聽得臉色都不由微微一變。

  左使者吸口氣道:“這些人都是周千里和老叫化子,多年來各處奔走游說,邀請出來對付黑劍門的人?”

  斬情女道:“大概是吧!

  左使者默然了一下,道:“能說說一些奇人異士的名號來聽聽嗎?”

  斬情女笑一笑道:“閣下何必如此性急,等一會他們來到,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嗎?”

  她這話答得很巧妙,也有點神秘,給人一種心理上的莫測高深的威脅性。

  其實,申文貴所召的他們,究竟是些什么人?有多少人?她根本就不清楚。

  這就是她的機智,她在江湖上闖蕩多年的經驗。

  左使者既然得不到明確的答案,他就不愿多問,嘿嘿一笑,道:“你說的也是,等一會我見到他們時,就知道他們是些什么人了?上А

  語聲一頓,臉上忽然現出濃濃的殺機,道:“你見不到他了!

  “了”字聲落,他身形移動,奇快如電地直朝斬情女撲去。

  他身形撲出之時,本是赤手空拳,但,當他撲到斬情女身前五尺之際,右手突然多了一柄寒芒耀眼的短劍,直刺向斬情女的胸窩。

  余化龍突然一擊,揮手一刀,猛朝左使者攔腰斬去。

  這是攻敵必救的招式,左使者如果不封擋這一刀,他手中短劍固然能使斬情女濺血橫尸,香消王殞當場,但他自己也必難免一刀腰斬的厄運。

  他似乎意想不到,余化龍居然敢對他出手,勿忙中他為救自己的命,手中短劍只好變招易式,改點為封。

  “當!”的一聲,火星四濺,余化龍的橫斬,竟被他短劍一封之力蕩開一邊,震得身形一晃,退后了兩丈。

  因有余化龍的這一刀攻敵必救,斬情女也才能逃過左使者那奇快絕倫的一劍。

  左使者一劍封開余化龍刀招,身形一竄,立即一聲冷喝,道:“余化龍!你的膽子可真不小,竟敢跟我動手!”

  話聲中,突然揮劍,凌厲無倫地直朝余化龍攻去。

  余化龍自己心中十分明白,左使者一身武學功力比尤五奇只高不低,比他高出一節以上,他根本不是左使者手下五十招之敵。

  因此,左使者揮劍向他攻來,他也不開口說話,只凝神一注地運力迎上,與左使者展開了一場快速凌厲的激烈搏殺。

  余化龍雖明知他絕非使者手下五十招之敵,而竟敢與左使者動手搏殺,這是為什么?

  難道他不想活了?

  當然不是。

  因為,他心中另有仗恃,那仗恃就是高空雁。

  高空雁與林成方護送申文貴上峰頂施入旗火,如今旗火已經放出,高空雁與林成方,申文貴當然會立刻向這轉來。

  在余化龍的預料下,只要他能支撐過三十招,高空雁必到,高空雁一到,必然會接替下他。

  他對高空雁這個年輕人,心中已充滿了無比的信心,以高空雁那一劍十二花的至高無上的劍術,左使者絕非高空雁劍下之敵。

  斬情女與邵文并肩站立,目注余化龍與左使者搏戰的情勢,只要一發現余化龍遇險,二人便出手撲救。

  同時,二人也十分留心注意尤五奇的動靜,以防尤五奇突然出手。

  余化龍與左使者折搏殺已過二十多招,這二十多招,余化龍雖未落敗,但卻打來驚險之極。

  突然,一聲清嘯突起,一條人影身如巨鳥般地自峰腰際飛泄射落,喝道:“住手!”

  喝聲雖然不十分的大,卻震得左使者心神為之一震,猛然收劍暴退八遲。

  左使者身形一退,余化龍也立收住刀勢齊立,但胸脯卻在劇烈氣喘不息。

  顯然,這二十多招的持戰,他戰來十分艱苦,也盡出了全力。

  那身如巨鳥自峰腰半空飛瀉射落之人,正是高空雁。

  他身形落地,目射冷電地望著左使者,道:“閣下何人?在黑劍門中是什么身份?”

  左使者雖然不識高空雁,但他從高空雁那凌空飛瀉射落的轉動身法,以及那瀟灑從容的氣度上,心中已知此人就是他們黑劍門視為頭一號大敵的高空雁。

  他深吸了一口氣,道:“黑劍門左使者,閣下何人?”

  高空雁道:“我就是我們黑劍門目下第一個要殺之人!

  左使者道:“哦!閣下尊姓大名?”

  高空雁不答反應道:“你們門主現在何處?”

  左使者道:“請閣下先報出姓名!

  高空雁道:“想知道我的名號,必須你們黑劍門主當面!

  左使者剛要開口接話,笑聞一聲輕笑突起,道:“閣下!我早料到是你了!

  當中一人是位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文士,身后跟著一個身穿打扮和左使者一樣,四個上下的中年漢子。

  中年漢子正是黑劍門主,中年漢子則是右使者。

  左使者和尤五奇一見中年文士現身走來,立即雙雙躬身,道:“屬下見過門主!

  黑劍門主行近立定,招手一擺,目光轉向高空雁,道:“師弟!多年不見了。

  尤五奇、左、右使者、斬情女、余化龍、邵文等人聽得全都不禁愕然一怔,他們做夢也料不想不到,高空雁竟是黑劍門主的師弟。

  高空雁吸了口氣,冷冷道,恩師他老人家猜料的果然不錯,黑劍門主真是你!

  黑劍門主笑一笑,道:“師弟!可是老人家命你來殺愚兄的?”

  高空雁道,老人家令諭我帶你回山。

  黑劍門主道,如果我愚兄不肯回山呢?”

  高空雁道:“格殺勿論!

  黑劍門主道:“師弟自信能殺得了愚兄?”

  高空雁道:“恩師說,我已是九成把握!

  黑劍門主道:“九成把握畢竟還差一成!

  黑劍門主道:“你知道天龍絕脈手法?”

  黑劍門主臉色微微一變,道:“你已經練成了天龍神功?”

  高空雁點頭道:“所以這九成把握已足夠有余!

  黑劍門主臉色再次地變了變,吸口氣,道:“師弟!愚兄想和你作三招之恃!

  高空雁道:“你想試天龍絕脈手法的神奧?”

  黑劍門主道:“不錯,三招之內你如果勝不了愚兄,你就得放愚兄一馬!

  高空雁道:“勝了你呢?”

  黑劍門主道:“愚兄跟你回山去見恩師,聽憑處置!

  高空雁道:“那也好,你動手吧!

  黑劍門主沒再說話,目注高空雁稍頃,身形突然電飄而前,雙掌幻起千重掌影,攻向高空雁。

  高空雁身形凝立不動,直到掌影近身,這才突然招手一揚點出。

  黑劍門主一驚撤掌后退,高空雁地突然一聲輕喝道:“第一招!

  雙掌如電般拍出,他雙掌拍出似輕飄飄地毫無驚人之處,但是,黑劍門主卻接連使用了好幾個身法,才能閃開。

  只此,黑劍門主心中已經完全相信,他一身武學功力雖稱高絕,但絕非天龍絕脈手下三招之敵。

  他心中意念飛閃,猛然一掌攻向高空雁。

  高空雁正欲揮劍相迎,忽覺眼前人影一閃,黑劍門主身形竟然已經騰起,直上夜空。

  顯然,他已知絕非高空雁之敵,要逃。

  驀地,一聲沉喝如電,畜物!你還想逃嗎?”

  黑劍門主頓時如受雷碩,身軀如殞星下墜,落地胸色一片蒼煞,竟然萎頓不起。

  隨同黑劍門主身形飄然瀉落一人,是一位銀髯飄胸,年約九十上下高齡的長袍老人。

  高空雁連忙急步上前躬身行禮道:“弟子拜見恩師!

  長袍老人道:“空雁,辛苦你了!

  高空雁恭敬地道:“雁兒應該的,只是……”

  語聲一頓,道:“只是師兄雖有不是,尚祈恩師格外施恩!

  長袍老人道:“空雁,你別替他說情了,為師的不會要他的命!

  語聲一頓,接道:“黑劍門的后事,如何處理,全交給你了!

  話落,探手抓起黑劍門主,袍袖一揮,身如鳥鶴臨空而起,晃眼工夫,消失不見。

  高空雁抬眼望望空際,天色已將發曉。

  他深深地長吁了口氣。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金牌人生 老公寵妻太甜蜜 美人圖 時代廣場的蟋蟀 折嫡 粉妝奪謀 爺的二手王妃 Hi,傲嬌老公! 至尊來襲之甜妻要翻天 冤家住對門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