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269.意外懷孕(番外二)

推薦閱讀:、世界與我三觀不合 愛你的橋,通往毀滅的牢 憐心清蓮 惡魔的愛情游戲 出租 等你圖謀不軌 這個電影我穿過 超級無敵收荒匠 老子是癩蛤蟆 至尊丹帝
  “潘醫生,氣色真好,被愛情滋潤的女人,就是不一樣,瞧,怎么看怎么有味道!”

  某同事羨慕不已的看著妍雅,妍雅頭也不抬,正在認真的檢查著幾顆牙齒的材質,確定它們的真偽。

  “潘醫生,聽說,你老公,哦,不,你前夫為了和你復婚,天天在外面蹲點呢!你到現在還涼著他?你不怕唐歡歡見縫插針,那女孩還沒死心呢?”懶

  妍雅眉毛微微動了動,拿著拍出來的底片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同事,無辜的道:

  “身份證沒找到!沒法復婚!”

  但是那同事怎么相信呢,而是看著妍雅平靜的臉,發現新大陸似的。

  “可真有你的,天天‘摸爬滾打’一起,還不趕緊復婚,萬一有了孩子再復,多倉促呀!”

  妍雅順著那女同事的目光,干凈收了收自己的衣領,但是那枚鮮紅的草莓,還是被人發現,臉上微紅道:

  “靜操心沒有的事,快去工作了!”

  妍雅趕走了同事,不由想到了韓律的身體,最近他生活規律的很,飲食上更是特別將就,人也略微胖了一些,比起冷峻而略微消瘦的他,更有一份霸氣和力度,每一次抱著她時,都能夠感覺到他的胸膛,厚實如鐵一般,扎的她渾身又熱又疼。

  現在誰人不知道韓律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提前半小時下班,接兒子,接老婆,哦,不,是準老婆!蟲

  妍雅收拾好東西,關了電腦,照例看著坐在了休息室等待的父子倆個,正在玩著倆人經常玩的猜猜看游戲。

  “四個在左邊~”

  “一個在右邊~”

  牛牛頑皮的就要鉆到爸爸的懷里,去掰開韓律的大手,但是后者濃眉一皺道:

  “不許走捷徑,用腦袋想一想!”

  和妍雅一起參觀的還有其他幾位女同事,直到韓律抬眸,別人都紛紛的散去,妍雅才拍了一下韓玨的小屁股道:

  “小懶鬼,每次都看到你偷懶!”

  一向嚴格冷酷嚇倒一大片下屬的韓律,卻制不住孩子,真是讓人頭疼,牛牛掰開了韓律的手,看著五顆亮晶晶的水晶球,無辜的看著媽媽道:

  “因為爸爸欠我一個人情!”

  人情?妍雅哭笑不得看著兒子,這么小,就知道人情是什么東西了?

  不由看著韓律一眼,好奇的問道:

  “你欠了他什么人情,我怎么不知道?”

  韓律卻不顧大庭廣眾之下,突然間把她摟入懷中,順口就是一吻,然后兩眼泛著凜凜的光芒,笑得無比邪魅道:

  “天大的人情!”

  妍雅更是好奇的想知道:

  “說來聽聽!”

  但是回答她的人,更顯得邪惡的道:

  “回家晚上在床上再告訴你!”

  妍雅臉上一紅,揮起拳頭就去捶打那硌手的胸膛道:

  “韓律,你這個色~”

  看著一邊眼巴巴的兒子,狼字死活沒有吐出來的妍雅,決定把復婚事宜再拖后,誰讓他總是吃定了她會回到他身邊似的。

  夜晚,床上,旖旎的夜色下,那輕薄的睡衣,不禁狼爪的蹂躪,白嫩的肌膚泛著粉紅,有幾處被啃的通紅,眼波迷離的人紅唇不自覺的喘息著奇妙的感觸,隨著那壞笑的俊臉的貼近,嬌軀自然的纏上有力的腰部,四年后他們在房事上的融合,更密切,更徹底!

  “阿律~”

  她的聲音柔軟無骨的棉花一樣,塞在他的胸口,害的他喘息急促。

  “潘妍雅,你這個色女,這么喜歡我,什么時候復婚?”

  他說著故意的用身體力行證明著她的喜歡,看她還能僵持到什么時候。

  “這是自然反應,誰讓你技術棒~身份證丟了嘛,啊~”

  妍雅不知道是那句話惹得某男的勃然大怒,結果倆人折騰了將近一晚上才睡覺,妍雅閉上眼睛時,心底里卻在想,最近韓律是不是吃了什么什么的藥!

  數天后的早晨,妍雅被一個可怕的事實給驚住。

  “潘醫生,怎么了,臉色不太好?”

  看著妍雅從衛生間里走出來的女同事,好奇的看著臉上忽紅忽白,忽氣忽驚的妍雅,而她本人顯然沒有從某種情緒中清醒過來。

  “哦,沒事~只不過你某時候的語言成真了!”

  愣了大半天后,發現面前還有一個人好奇的看著自己,妍雅方才咬牙切齒的說著,換來女同事摸了摸鼻子,她說了什么有預見性的話嗎?

  仔細一想,頓然大喜,頃刻間,辦公室里的同胞們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

  “潘醫生,第二胎都有了,還堅持什么呀,你看人家韓先生每天都來接你,快把你捧到天上去了!”

  “是啊,有錢真好,想生幾個生幾個~”

  “潘醫生這個送給你,孕婦吃了有好處的!”

  當妍雅一張俏臉嚴肅而氣惱的看著坐在那里無動于衷的男人時,終于忍不住發飆了。

  “韓律~”

  緩緩的放下了報紙,看著妍雅滿臉憤怒,韓律的俊臉上多了一份往常沒有的沉穩和狡黠。

  “韓玨被媽接走了,所以我一個人來的!”

  “怎么了?寶貝?”

  “身體不舒服么?早上我看你往衛生間跑去吐?吃壞了肚子?”

  “還不舒服?我幫你揉一揉?”

  不理會走出門時,遠遠的有個橘黃色的迷你車子,二人一前一后,前者面孔冷漠,后者一臉的緊張和關心,眼眸里卻滲透著寵和笑。

  “韓律~”

  突然間扭身,撞在他的胸口,鼻子都撞疼了,妍雅瞇起眼眸,揚起臉看著韓律那似乎一點兒都不知道情況,卻是已經透露了某種訊息的臉,氣的想不出來什么辦法將他碎尸萬段。

  “嗯,你今天情緒很不對!”

  他順手將她禁錮在懷里,任由她發火,任由她瞪死人不償命的噴火,卻心情愉悅至極。

  “你又騙我~”

  妍雅可以聽到自己磨牙的聲音,而他卻皺眉而緊張的道:

  “我騙了你什么?”

  妍雅瞇起眼眸,看著他的眼底里那不似裝的誠懇,而是疑惑的道:

  “你是不是根本沒有做什么絕育手術~”

  韓律確實被這個問題問住,而是面容冷峻的道:

  “如果你因為這個懷疑,我們可以現在去醫院檢查~”

  妍雅再度吃不準的看著他,心底里卻是有些驚疑了,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漏網之魚,但是又臉紅的想到,他那日夜操勞,有漏網之魚,也是可能的事。

  “算了,我懶得和你計較!”

  轉身,轉不動,已經在他的懷里了,他卻已經聞著她的發香,不依不饒的問道:

  “到底怎么回事,寶貝,我想幫你!告訴我!”

  妍雅被他蹭的一身燥熱,又推拒不開,煩躁的嘟囔了一句:

  “拜你所賜,一個小蝌蚪不小心跑進去了!”

  說完,臉上已經紅透的她,將腦袋埋入了韓律的懷中,心底里在想,這難道也是一種緣分嗎?

  “小蝌蚪?!”

  下一刻,韓律的吻已經排山倒海的落在了她的臉上,鼻子上,嘴上!

  唐歡歡兩眼冒火的看著倆個人,躲在車庫邊吻的如火如荼,手上一擰,腳下一用力,車子已經如同是吃了火藥的槍子兒一般,嗖的離去。

  “韓律,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妍雅看著韓律那雙充滿火一般的眸子,想氣,可心又軟了,他對她如何,她不需要再去懷疑,就差沒有捧在手心里了。

  “嗯,我想那個腦袋比較硬的唐家小姐,這一次該死心了!”

  他答非所問,卻被她一把揪住了耳朵,矯正了他的俊臉,一字一句的開口道:

  “我說我懷孕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韓律卻突然間露出來一個魅惑的笑道:

  “駱驍斐說,那個手術還有點兒小漏洞~我就試一試~”

  眼看一張紅唇又要說出來什么話,高大的身形,即刻俯下,含住了她的唇,不給她發飆的機會,這么氣沖沖的,小孩子的脾氣肯定會大的。

  當懷孕事宜被公之于眾后,某天。

  “奇怪了,找不到身份證了!”

  妍雅正在臥室里翻著東西,并自言自語,皺眉的想著那天明明從牛牛手里拿回來了身份證,怎么會找不到呢?

  “找什么呢,未婚媽媽?”

  慵懶的身形,剛剛沐浴完畢,渾身散發著男性的魅力,一把將懷孕了一個月的小女人攬入懷中,不自覺的撫摸著她的小腹,眼底里充滿了心疼,這一次,不能讓她和孩子再委屈半份。

  “沒什么,找點兒以前的東西!”

  妍雅臉上羞赧,不好意思說出自己也曾壞心捉弄這個霸道的男人。

  “嗯?寶貝,我發現你越來越漂亮了,到時候肯定是個漂亮的未婚媽媽,三十歲看起來像二十歲!”

  妍雅警覺的從韓律的話語里猜到了什么,他最近好像不急著復婚的事情了?

  “你想要孩子出生就沒有爸爸?還是想讓我孩子跟我姓潘?”

  她故作冷靜的追問著,掰開他的手,就繼續準備去找另外一個箱子。

  “那怎么辦呢?身份證又找不到!

  妍雅回眸看著韓律那眸子里的邪惡氣息,腦海里卻越發清明,韓律欠韓玨小朋友那個天大的人情!

  “拿來!”

  他不理會她那冷靜的深情,而是伸手過去道:

  “拿來什么?讓我抱?”

  妍雅卻是白了他一眼道:

  “那就讓孩子姓潘好了,反正我又不是沒有自己養過,韓玨也很健康!”

  果然韓律的臉上如同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的僵硬,恨恨道:

  “潘妍雅,你就欺負我吧!”

  妍雅看著他那一副唯我獨尊的模樣,居然還說她欺負他?也不作聲,扭身,將箱子放好,準備好眠。

  “潘妍雅,你這個女人,什么時候學的這么冷靜了?”

  “喂,寶貝,身份證在這里~”

  “潘妍雅再不理我,我要動手了~”

  眼看睡衣就被大手撐起,灼熱熨燙著那越來越豐滿的山峰上,妍雅赫然睜開了眼睛,伸出小手,毫不客氣的扯過來了那張證件照,然后拿開他的大手,扯上睡衣,蜷縮一團道:

  “別影響孩子休息!”

  咯吱咯吱,第二天整個韓朔大廈似乎都可以聽到總裁咬牙齒的聲音,可是明明生氣的不得了,怎么又詭異的笑出來,整個大廈魂飛魄散,有驚無險的渡過了一天后,有人披露道:

  “別擔心,總裁夫人又添新丁,你們老板有點兒受刺激,最近估計會不正常!”

  娃娃臉帥哥感覺披露這一消息的時候,感覺愛情真是一件神奇的東西,連大沙豬都變成了抑郁男,而從前那個很吃不開的乙方,此刻正在悠然冷靜的享受著下午茶,一邊看著兒子學習漢語入門知識。

  韓律,潘妍雅,韓玨,還有一個名字牛牛不會寫,那是因為還沒有確定該是什么名字,但是韓家上下對這個即將出生的‘漏網之魚’,格外期待。

  end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天神學院 千金一諾(冷情總裁:纏綿終老) [快穿]全能女友 冷面男禍 天姿國色 合浦珠 重回九零好生活 重生之農女當自強 我的專屬錦衣衛(重生) 仙鼎煅神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