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城暖戀|182 筱然情事(番外特贈)

推薦閱讀:、我在B站做菜的那些日子 妖窟魔影 臥聽風吹雨 以愛之名:前妻無處可逃 指父為兄 枕上婚色之天價妻約 他掀了我的紅蓋頭 絕色嬌寵 哈利波特的防御術課教授 冷血總裁放過我
  時針指向了凌晨三點鐘,游戲里,卻因為一場激情廝殺而比白天還要熱鬧,安全區站滿了人,看著那在昆侖冰面殺成了血人的兩個人。

  葉筱然手指頭按著大紅大藍,左手已經有些麻木,但是看著身邊隊伍里,血條隨時可能因為她的離開而倒下的隊友,深呼吸一口氣,又繼續戰斗起來。

  她不知道這樣做有多少意義丫。

  或者說,她這樣做,已經超出了控制,她這樣做,已經出賣了友誼,哪怕在剛剛不久,秋畫暖明明白白的拋棄了韓東城。

  可是她還是這么做了。

  因為她實在看不下去,韓東城那樣一個男人,如此脆弱孤單的樣子,如此受傷而不甘的痛苦。

  也許,她只是這樣陪著他罷了,她并沒有想要渴求什么,哪怕,在這之前韓東城當著秋畫暖的面,對她表示溫柔,她知道那些只是假象,她不過是韓東城的一個靶子罷了。

  以她的驕傲,以她和秋畫暖的交情,她不該答應韓東城什么的,可是,當看著韓東城如同墜入地獄的樣子,她還是猶豫了片刻后答應了。

  【隊伍】我本傾城:韓總,時間不早,休息吧,您這樣吃不消的媲。

  回應他的是地上一堆的尸體,和安全區上看待怪物似的議論。

  葉筱然輕輕的嘆了口氣,說不出來什么滋味,動了動發麻的手臂,選擇了繼續。

  韓東城明明喝了那么多的酒,卻仿佛怎么都醉不了的樣子,那沉沉的目光,就像是一副難以回避的畫面,在腦海里無限的回放。

  就像是當初秋畫暖喜歡慘了韓東城一樣,此時的韓東城也愛慘了秋畫暖吧。

  她忍不住羨慕起來畫暖了。

  她和畫暖認識了好多年,是形影不離的好朋友,在公司的這兩年多,更是給人難以追求的白骨精形象,讓人們對她們敬而遠之。

  甚至有人曾經開玩笑的追問:葉經理,秋美女,到底什么樣的男人才能打動你們呢?

  那個時候,她們但笑不語,沒有回答。

  秋畫暖不好追求,是因為她的心目中只有一個韓東城。

  而她呢,是因為那事業有成的女強人形象,還有一刻輕易難以為誰折服的心,造成了她今時今日的孤家寡人?

  這樣的原因讓她常常懊惱,難道這世上真的沒有一個男人折服了她的心,讓她情不自禁的喜歡嗎?

  腦海里跳出來的一張臉,卻讓她不敢細想下去。

  那是秋畫暖喜歡的人,那是秋畫暖發呆癡狂痛苦幽怨哀愁的對象,她不應該想到這張臉。

  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何第一印象會是這樣一張臉。

  她還記得韓東城在她進公司時,第一次的會議上把所有人訓了一頓后對她‘青睞有加’的教導,她還記得因為他而讓畫暖魂牽夢繞難以自拔的煩惱。

  這樣的一個男人,冷酷,無情,冷血,有什么好?為何畫暖會那么一心一意的喜歡他呢,有一段時間,她甚至覺得畫暖是不是有被虐傾向,怎么會喜歡這樣的男人,有一段時間她是怎么看韓東城都不順眼,覺得他根本就沒人情味,除了第一眼帶給人的震撼,這樣的男人有什么好啊。

  所以在畫暖遇到了紀明川時,她會由衷的勸告畫暖改變目標吧,所以她會盡量的以優秀的業績,證明給這個男人看,少狗眼看人低。

  她一直以為,自己對韓東城是反感的,甚至本能的劃清了她和韓東城之間的界限。

  在畫暖似乎搖擺不定的抉擇中,她一直都覺得韓東城不是良配。

  但就在她為畫暖慶幸,終于不必再對一個無情冷血的男人而癡心妄想,卑微如塵時,事情偏偏發生了變故。

  在韓東城費盡心思知道了‘我本傾城’是誰后,那怪異的臉色和口吻,讓她剎那間明白了自己或許一直陷入了一種誤區。

  韓東城原來是喜歡秋畫暖的?

  可是畫暖選擇了紀明川!

  這樣的事實讓她不知道該慶幸還是該遺憾,為畫暖而慶幸,卻又為畫暖而遺憾。

  當畫暖鐵了心要嫁給紀明川的那一天,她開始觀察到韓東城的行為,他跑到了臺上幫畫暖解圍,他沖進了房間給畫暖安慰,他在畫暖離開的日子,似是有意無意的會向她問訊畫暖的行程。

  她默默的感受著韓東城的變化,默默的感受著韓東城對秋畫暖的在乎,漸漸的,從最初對他的排斥和反感,有一種好奇和驚訝,韓東城這樣的男人會真心實意的愛一個女人嗎?會像畫暖愛他一樣而愛畫暖嗎?

  她一直在觀察著,直到她看到了韓東城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紀明川的提議,費盡心思的讓畫暖做游戲代言人,甚至在拍攝現場,被她抓包時,他有些不太自在的表情。

  她以為韓東城即使喜歡畫暖,還未必有那么大的魄力和霍菱紗分手的,卻沒有料到他不僅不顧一切的分了,而且還將畫暖保護的那么好。

  慢慢的她開始忍不住幫他在畫暖面前說好話,慢慢的她對這個男人忍不住欣賞起來,慢慢的她甚至忍不住會去想,自己為何遇不到這樣一個男人?

  但她很快的熄滅了自己這樣的想法,甚至沒有什么事情,堅決不和韓東城有什么交集,因為那是畫暖喜歡的男人,因為那是她最好的朋友的男人。

  看著他們幸福的走到了一起,她為他們捏了一把汗。

  看著韓東城在和霍家對峙的情況下,依然把畫暖保護的滴水不漏,她已經對這個男人沒有什么微詞了。

  只是,她沒有料到出國了兩周的畫暖,會在韓東城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又選擇了紀明川。

  這樣反復的畫暖讓她看不透了,甚至有些說不出來的失望了。

  看著那樣淡然的仿佛和韓東城再也沒有關系的畫暖,她忍不住為韓東城而不平起來,所以,在韓東城那樣毫無預兆的吩咐她要用她的車子時,她沒有拒絕,所以在韓東城那樣冷酷而絕望的希望她配合時,她答應了。

  她從來沒有懂得心疼一個男人的感覺是怎么樣的,她從來不知道心疼一個人時,會放棄一切的理智,自私的不愿意去想更多,甚至忍不住給自己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那是畫暖不要的男人,那是畫暖不懂得珍惜而放棄的韓東城,那是脆弱的需要人珍惜的韓東城。

  就像是惡魔在地獄里誘惑著自己一樣,當畫暖在溫雅卓爾的紀明川陪同下離開后,她看著仿佛沉浸無盡的黑暗中的韓東城,想要把他拉出來,想要告訴他這世上還有一個人可以守護他。

  但她知道韓東城的眼底里不可能有他,韓東城愛也罷,恨也罷的人,從來不是她,她能做的也只是默默的陪著他而已。

  當韓東城為了刺激畫暖而提出要結婚的話時,她是抗拒的,但當畫暖那樣如石沉大海一樣離開后,當韓東城像是失去了眼睛的盲人一樣看著她后,她還是忍不住答應了那樣一個殘忍的近乎玩笑的要求。

  她穿上了韓東城遞過來的婚紗,她挽住了韓東城的手臂,可惜的是她感覺那不像是一場婚禮,而更像是一場葬禮,從頭到尾她只是一?尚Φ钠遄,她成了韓東城嫉恨畫暖最有用的一枚棋子罷了。

  當她挽著韓東城的手臂在鎂光燈下走上了那紅地毯時,當她發現韓東城的目光越過人群向著會場的門口面無表情的望去時,她知道,韓東城有多愛秋畫暖,愛到生恨,恨到絕望,絕望到期望,期望到瘋狂。

  可惜畫暖沒有出現,而她以為會走到底的紅毯,在韓東城突然間暈倒了的情況下嘎然而止。

  “韓東城,韓東城,你醒一醒,畫暖會回來的!”

  有那么一刻,她不知道是為自己而哭,還是為韓東城而哭,一向堅強的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韓東城,你醒一醒,畫暖會回來的,會回來的!

  或許是這樣的安慰真的有效,韓東城睜開了眼睛,居然露出來一抹笑容,那種笑容,驕傲而近乎偏執。

  “你說,她會回來的?”

  沙啞的聲音,皺眉的眼神,布滿血絲的眼睛,還有雖然西裝革履,卻憔悴不堪的俊臉。

  那個時候,她只想,畫暖,你在哪里,你快回來啊。

  也在這時,游戲畫面里,冒出來一個小號‘我在這里’,她心頭一跳。

  ps:終于結局了,感覺像完成一件大事一樣,渾身一輕啊,謝謝大家一路的支持和厚愛啊,柳會努力加油寫更多的故事,講述不同的愛情,希望大家會喜歡,有興趣的歡迎移駕到新坑《總裁前夫別過分》,柳會快速更新的哈。

  時間不早,群么一個,洗澡睡覺。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重生兒媳婦 皮埃爾和卡蜜兒 靈焚九霄 回到八零之賢妻難為 集外集拾遺補編 重生之原來是太子 菜鳥闖江湖 緊握10:10 他是無意穿堂風 神秘戀人:總裁晚上見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