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情侶|第三十六回 吒叱風云 拚戰群魔同竭力 功成名立 家書一紙遽飛來

推薦閱讀:、小師妹她哪里不對 大俠惜字如金 青春流年 寸寸銷魂 農家小寡婦 貧道有病 貝姨 仙碎虛空 綠衣彩虹劍 至尊邪凰:魔帝溺寵小野妃
  再說,玉山樵者、段化鵬等一班老俠與札倫寺幾個主事大喇嘛,獲王紫霜傳知于志敏已窮追茅士亨往寒崖之后,立時飛檄各派,邀請重要耆宿到札倫寺共議進攻方策,博迦大喇嘛也向阿古巴活佛請諭行事。

  經過了個多時辰,才決定分作四路同時進攻,由右翼算起,因為寺僧熟路,所以,以博迦大喇嘛為首,率同札倫寺兩名羅漢,四名伽藍,以及昆侖、苗嶺兩派作為第一路;以盤陀大喇嘛為首,率同兩名羅漢,四名迦藍,與及邛崍、青城兩派作為第二路;以諾迦大喇嘛為首,率同兩名羅漢,四名迦藍,與及天師、正乙兩派作為第三路;以慶賓葉嘆喇嘛為主,率同兩名羅漢,四名伽藍,與及武當、全真、天山等派為第四路。

  阿古巴活佛見東西英雄俠義濟濟一堂,也打破慣例,親降知賓殿,和玉山樵者等老俠商討,又決定他自己率全寺僧侶,和玉山樵者、郭良、喬楚、羅戴二女等,居中策應,并星夜頒詔遠近各族,多攜帶鼓角鐃鈸以壯聲威。

  玉山樵者和中原俠義見阿古巴活佛居然降貴紆尊,親與滅魔善舉,不禁高聲歡呼,遠達數里。玉山樵者連忙請阿古巴活佛發號施令,阿古巴再三謙辭,仍由玉山樵者主持一切。這一來,聲勢雖然壯大,卻又耽擱了大半個時辰,才能夠出發,浩浩蕩蕩,各奔預定的路線,待到達于志敏派人把守那些山口時,天色已是微明,諸女早就帶了金眼隼和金蜈蚣前往寒崖,山口這邊空寂寂并無人跡。

  但是,博迦大喇嘛這一路將進山口的蹬道時,崖頂上忽有人“呔!”一聲喊,接著喝一聲:“來人止步!”一條高大的身形隨聲而落。

  博迦大喇嘛見來人蓬頭散發,鶉衣百結,正待發話詢問,苗嶺派的康健生已搶過前面,朝來人一揖道:“來者莫非是金蜈蚣干正明老哥么?”

  來人愕然還禮道:“兄臺是誰?怎知老朽賤名?”

  康健生見來人果是干正明,不禁笑容滿面道:“老哥大名震耳,在下康健生已聞于志敏小俠說起!”

  干正明聽康健生說和于志敏有淵源,已是一喜,再詢明來意,更是喜極歡呼道:“我干正明也有報仇的一天了!列位是那一路的英雄?煩康老弟替我引見!”說著抱拳作揖不迭。

  康健生忙替他引見幾位首腦人物,并邀請同行。

  干正明英說一句:“老朽正苦待有這一天,豈有不作馬前小卒之理?”朝空中嘬嘴一噓,忽見千萬條金線從天而降。

  康健生諸人早到一天,曾聽段化鵬說及金蜈蚣的事,雖不見得驚訝,但看到這么多金蜈蚣,仍免不了摘咕,心想:“誰與此老為敵,那怕不給金蜈蚣活活咬死?”

  那成群的金蜈蚣頃刻之間已飛臨干正明頭上,干正明朝魔宮方向一揮破袖,又“噓──”地一聲,那金蜈蚣竟分成十幾隊,有行有列地,朝魔宮方向飛去。

  干正明滿意地笑道:“老朽苦苦地把金蜈蚣操練多年,這回拿來對付魔崽子,叫它做開路先鋒,倒是十分有用,老朽曾經深入魔宮一趟,輕車熟路,先走一步了!”說畢,朝博迦大喇嘛一拱手,就要起步。

  康健生忙呼一聲:“老哥且慢!”接著道:“在下聽于小俠說有一位歸正的武壇主,為何不見?”

  干王明笑道:“他不便和魔崽子正面對敵,我們且休等他了!”一個飛步,掠出十多丈遠,各人見了不禁咋舌。走進了這個山口,又接連爬過兩道嶺脊,軌遙見左翼兩條長龍似的人群已到達一塊廣大的高原,二三十里外的魔宮,屋宇連云,此時也有一隊一隊的人馬,如蟻群出窟,由魔宮蜿蜒出來,兵刃耀日生光,閃爍不已,由高處望去,看得十分清楚。

  因為第一路要通過不少崎嶇的山道,所以比起其余三路要緩慢得多,惟有干正明是獨自趕程,此時已超過中間兩路很遠,但看他那金蜈蚣在空中金光閃閃,就知他距離魔宮不過十多里了。再朝這邊山腳一看,卻見黃羅傘若由第三路那邊山口涌出,知是阿古巴活佛和玉山樵者一行,也快和這邊齊頭并進;然而左翼的第四路人馬,卻仍不見蹤影。

  博迦大喇嘛說一聲:“不好!”接著道:“這樣一來,我們中央兩路要變成孤軍挺進,受敵包圍!”急傳令后隊的土著疾走,自己率同本門和兩派的高手飛奔。約莫經過炊許時間,已堪堪趕上當中兩路后隊,忽見天空上的金蜈蚣猛可朝高原那邊一落,立刻響起一片慘叫,接著又聞到呼喝喊殺的聲音。博迦喇嘛情知前面已經接觸,高呼一聲:“由右翼包上去!”說罷一聲長嘯,奮勇當先。

  玉山樵者在中路的后面,已見一二三路一齊向魔黨進擊,立時吩咐放起流星,隨侍的僧侶把流星放起,“蓬!”一聲,三四丈的高空上,霎時花雨繽紛,九顏十色,那些土著一見流星爆開,立即群起鼓噪,鼓角鐃鈸齊鳴,紛紛挺起虎叉,舞著扁桃,掮著鋤頭……不要命地朝高原那邊飛奔。

  郭良見這些土著竟是恁般勇敢,也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態,點頭咨嗟,忽又想起這干人拿這般莊稼用的家伙來做兵刃,豈不是羊入虎群,平白送命?忙對弘緣大師道:“請大師代稟活佛,發令叫藏民停下來罷,這樣平白送命,有點不值哩!”

  弘緣大師搖搖頭:“多謝檀樾好意,但烏斯藏各族已把教匪恨入骨髓,看這上好的報仇機會,那有不力求泄憤之理?此時恐怕縱使活佛傳諭退回,他們也不肯哩!”

  中原諸伙聽弘緣大師這番解說,不禁嗟傷,只好飛步沖前,以圖策應,札倫寺的數千僧侶,也擴展成一字長蛇陣,在前隊的后面,如潮水般擁上。

  玉山樵者和后隊的人上了高原,卻見前隊卻不知被什么阻擋不前,兀在那邊吆喝。急催隊上前,并親與郭良、喬楚、戴、羅二女和幾名羅漢伽藍上去助陣。

  因為前隊一停,后面一趕,眨眨眼已經到達最前面,和中央兩路的俠義會合,這時才知被阻的原因,是地上有成千累萬的蛇虺,疾如颯風在地面穿梭急走,看來這些蛇兒必然奇毒無比,縱使武功再高,也不敢給毒蛇咬上一口。

  可是,蛇群的上空,又有成千累萬的金蜈蚣,俯沖飛掠,隊形齊整,動作一致,然而蛇虺的數目太多,金蜈蚣雖然厲害,一時也不容易把它盡殲。叩問經過,果然第二、三路一上來,就被蛇虺咬傷了十幾人,幸有金蜈蚣由側里飛到,先把傷人的毒蛇咬死,遂走的逐走,這才挽回均勢。

  彼此把經過一說,耽擱了不少時間,金蜈蚣已把蛇虺趕成一堆一堆結陣自守,在場俠義,無不盼望金蜈蚣立刻得勝,好待直逼魔宮。但在此時,卻聞左后方四路那邊,殺聲隱隱傳來,回頭一看,果見嶺頭上人影橫飛,玉山樵者大驚道:“難道魔黨竟由地道出擊?”正待命人趕往救應,忽見一彪黑衣隊伍,由正東的山口蜿蜒而出,盡目力望去,發現那一彪隊伍的前頭,擁著一個高大的十字架,不禁又歡呼一聲道:“大秦教也來了!”

  郭良笑道:“他那掌教的蘇約翰和我有幾面之緣,待我去招呼他們快來!”

  玉山樵者笑道:“你還怕他們不會來么?倒是第四路那邊需要接應!”

  郭良笑道:“你再看看梢!”

  玉山樵者偏頭一看,見左翼又整齊地成為一個大隊伍,奔出山口,愕然道:“他們那有這么多人?”

  諸俠義也不勝駭異,猶恐是敵人由后面上來,阿古巴活佛已頒令隨侍的金剛、羅漢、伽藍,率領僧兵向后列陣。

  這一彪隊伍漸來漸近,敢情看到高原上諸俠義嚴陣以待,忽然樹起一面大纛,郭良首先叫起來道:“原來是軒轅教也到了!你們看看他那兒八卦!”

  玉山樵者感嘆一聲道:“他們散處各方,得聚集這么多人到來助戰……”

  阿古巴活佛見來人都是自己的友軍,也動了七情之外的感情,為他們合十念佛。

  正乙派的謝品如突然朝西北方一指道:“伊斯蘭教的人也來了!”各人一看,果見又有一面大纛飄出。

  郭良循聲歡呼道:“果然是那些回回,今天非敲他們一頓好牛肉羊肉不可!”

  玉山樵者笑道:“郭老弟不愧酒中仙之名,原來隨時都記著要吃!”

  郭良笑道:“民以食為天,萬物以食為生,難道你能夠不吃?”取下背上的酒葫蘆,——地喝了幾口。

  羅鳳英忍不住道:“但愿天氣再冷,把酒結成冰,看郭老前輩怎么喝法?”

  郭良笑著罵道:“但愿婆婆兇惡,棍子無情……”話未說完,羅鳳英已掩耳跑開。

  玉山樵者也笑道:“我們不如等待各教派來齊,再一同進攻,這時輕松點兒也好!”卻見一條身影由右側奔來,連呼幾聲酒香。

  各人看那人次裳襤褸,長相難看,雖聽于志敏說過,所以知是干正明,仍然不免一怔。

  惟有郭良已把葫蘆一拋,喝聲:“接著!”那人一手捏住葫蘆口子,——地直灌,郭良不禁驚呼一聲:“干老哥!我還未過癮哩!你難道要把酒根兒喝斷了?”

  干正明哈哈一笑,隨手把葫蘆向郭良一撩,郭良雙手一接,腳下卻不由得后退一步,忙道:“干老哥過來!”

  干正明哈哈笑道:“我沒空!”一躍十數丈,趕到金蜈蚣后面,只身騰起,“絲──”

  一聲,把喝下去的酒噴向一堆毒蛇身上,那堆毒蛇不禁各自把頭一縮,立被金蜈蚣乘隙上前,咬得那些毒蛇肚子翻身。

  郭良不由得鼓掌喝采,飛身上前,依樣噴酒。

  干正明哈哈一笑道:“這邊交給你了!”又趕回第一路的前面。

  玉山樵者不禁笑道:“此老行逕真怪,郭老弟可遇上對手了!”

  這時,新來的各教隊伍,相隔這邊不過里許,幾條身影朝這邊飛奔,瞬間已經來到。各人一看,認得是大秦掌教蘇約翰,回回教大力尊神馬常軌,軒轅教的王赤心和慶賓葉嘆大喇嘛等四人。

  慶賓葉嘆一到達,先向活佛施體,立即稟報道:“門下來時,被火神教中途截擊,幸賴軒轅教多人趕到,才把他們擊退,聽他們的口氣,還有逐鹿中原的雄心哩!”

  段化鵬氣憤憤道:“我好意邀請他們相助,不來也就罷了,竟敢故意作梗,這群無知黑鬼,能有多大氣候?”因為邀請各派是段化鵬的事,這時忙將在場各人向新來的貴賓引見。

  恰好郭良用酒霧幫忙蜈蚣驅逐毒蛇,已經酒盡葫蘆空,毒蛇也被蜈蚣咬得差不多了,趕將回來,一見三教人物,不由得好笑道:“洋和尚!你們的上帝打架了!”

  蘇約翰本來和郭良也很熱絡,笑道:“郭大俠別開玩笑!”

  郭良一本正經道:“那是開玩笑?今天一共有四個上帝在此……”

  羅鳳英詫道:“上帝只有一個,那有四個?”

  蘇約翰也接著道:“對呀!只有耶和華所奉的上帝才是真神!”此話一出,大力尊神馬常軌登時滿面怒容。

  郭良瞥他兩人一眼,暗道:“不好!這馬兒和洋和尚可是冤家,別要惹出禍來!”忙笑道:“你別胡扯了!你奉有個上帝,馬回回也奉有一個上帝,王軒轅也奉有一個上帝,赤身魔女拜的是羅剎教,也有一個上帝……”

  蘇、馬、王,三人都同聲罵道:“任可夫奉的是魔鬼!是假上帝之名,行魔鬼的事!”

  郭良笑道:“我管你們誰假誰真,總之你們的上帝已和魔女的上帝打起來了!”見各人都面呈笑容,又道:“可是,你們的上帝卻都是由我家借去的!”

  蘇約翰愕然道:“你這話怎說?”

  郭良笑道:“這還不簡單?你有的是‘割的’……”又笑指馬常軌道:“馬回回有的是‘阿拉’,那里跑出個上帝來?”

  蘇約翰怒道:“割的就是上帝,你別亂說!”

  郭良笑道:“你先別急!我且問你那上帝幾歲?”

  蘇約翰道:“他是造物之神,誰能知道他是幾歲?”

  郭良又笑道:“你們知道上帝有幾年了?”

  蘇約翰和馬常軌同聲答道:“一千多年了!”

  郭良笑道:“可不是嗎?你們知道有上帝,不過是千多年,而我中華在三千多年前就有過一位冥天上帝,說起來我家里的上帝資望比你們的要深、要老,將來你們的上帝敢情還要歸宗哩!”

  眾人不禁一陣哄笑,蘇約翰和馬常軌被郭良說到哭笑不得,氣憤憤罵一句:“真是詭辯!”

  玉山樵者恐怕鬧僵了不好辦,忍笑斥道:“郭老弟恁是胡鬧!蘇、馬、王,三位教宗遠道趕來,正宜齊心破敵,你卻徒逞口舌作甚?”

  郭良笑了笑,朝他三人一揖到地道:“上帝降臨,於穆不已。請大施仁慈,休得震怒!”

  三位教宗都因他這一怪做作,笑了起來。王赤心笑道:“郭大俠!我們是熟人,不怕你說,你去干你的罷!”

  郭良正色道:“干我的那就錯了!我要是干我的,現在不懂得得躲在家里喝酒,何必來此賣命?這是干大家的事,所以躲也躲不了!你們看著我干罷!”一個回身,就朝魔宮急奔,三位教宗被郭良一激,各由懷里取出令旗一揮,三條長龍似的教徒,競朝魔宮猛撲,玉山樵者也急忙下令總攻,號角齊鳴,尤其是三教的三枝號角更是凄厲壯烈,端的令人起一種“只見一義,不見生死”之感。

  這時,毒蛇已被金蜈蚣咬得蛇尸遍野。加各路英雄刀劍齊施,上萬的豪杰棍棒交擊之下,無不變成爛泥臭肉,不消多時,已把魔宮圍個水泄不通。

  但是,魔宮的宮墻,高達十丈,上面又埋伏有不少火器手和毒箭手,只要進攻的人一近宮墻,立即有一陣火光射出,“轟轟”巨響,打得地上沙石紛飛。郭良因為夸下大口,立心拚命,幾次反撲,都被火器打退,而且衣側還被燒破兩個窟窿,端的是蔗險萬分。

  玉山樵者見猛攻無效,只得召集各派各教的負責人聚集在距魔宮大門兩節之地,商議對策。正在呶呶不休的時候,又聽到宮墻上一陣巨響,慌忙舉頭一望,卻見一條身影捷如飛鳥般掠出宮墻,起落之間就是十幾丈,看看只距半箭之地,忽被一溜火光打中他背上,撲地就倒,各人不禁一聲驚呼,天山二老、郭良等都急撲上前。

  羅鳳英因為面對宮墻,看出那人是個少女,以為是王紫霜被火器打中,竟哭奔上前,把來人一抱,待看清臉孔,卻是陌生,又見宮墻上火光一閃,急把人抱起一躍數丈,身后已是煙塵飛滾。

  這時,那少女已經星眸緊閉,氣若游絲,羅鳳英著急呼道:“那一位老前輩來救這位姑娘呀!”

  各人見這位少女雖被泥沙污面,仍然貌美如仙,背上一處傷口竟有杯子大小,鮮血把她一件衣裳染成了紅色,急忙各掏出傷藥,交了上去,又使羅鳳英不知道用誰的比較好。

  戴文玉見她學棋不定,深恐誤了救治的時刻,急道:“你不是帶有師弟給你的傷藥?”

  羅鳳英“哎呀!”一聲道:“我急得發昏了,傷藥在我腰間的瓶子里,快點給這位姑娘半敷半吃!”

  戴文玉見她抱著傷者坐在地上,轉側不便,忙就她腰間取出小瓶,倒出六!捌邔毘局蝹ぁ,把三粒塞進傷者的嘴里,另外三粒以手指研成粉末,散布在傷者的傷口上。

  各派老俠無不自信本門傷藥靈效,還舍不得拿出來用,只因這位小姑娘由魔宮出來,不知是敵是友?為了探聽重要的消息,才忍痛取出僅可茍延傷者性命的小許丹、膏、丸、散,那知這位大姑娘卻摒棄不用,反而找出幾粒沒有芝麻大,使人看不起眼的小丸,無不顯出錯愕的神情,暗想:“縱使是仙丹,這么小一點藥也不中用!”

  那知,論也奇怪,藥粉剛一和血接觸,還未待戴文玉替那小女撕下衣衿來包扎,傷口的血已停止不流,血的表面結成薄薄一層藍膜,在日光照耀之下,蔚然生彩。

  過了半晌,那少女動了一動,輕輕說一聲:“于……”

  羅鳳英急問道:“姑娘!你說于什么呀?”

  那少女敢情神志未清,才說了一個“于”字,這時又緘口無言。

  羅鳳英急得無法可想,只好讓她仍然伏在自己的腿上。

  白云通聽到羅鳳英問那少女“于什么”,急排眾上前道:“羅女俠!請你把這姑娘臉孔側放過來,待我認一認!”說畢,即蹲下身軀。

  羅鳳英輕輕把那少女的臉孔朗上一扳,白云通端詳了片刻,跳起來道:“正是那位丁姑娘!”

  羅鳳英忙道:“那一位丁姑娘?”

  白云通急道:“她和于小俠王姑娘有舊!”這句話說得太大聲了,竟把那少女驚醒,星目一展,嬌喘道:“你們快走,替我告訴于相公,我不行了!”

  戴文玉忙道:“于相公快來了,小妹妹安靜些罷,你身上有傷哩!”

  那姑娘急道:“快走,快走!此地要炸!”這幾聲說得十分有力,看來是用力過甚,背后傷口的薄膜又再度裂開,“哎呀”一聲慘叫,又痛暈了過去。

  各人聽那少女說“此地要炸!”俱各大驚。

  玉山樵者大喝一句:“快走!”各派高手紛紛向四周逃散。

  羅鳳英抱著那少女接連十幾個起落,沒命的往后面飛奔,約莫有半里之遙,忽聽到身后天崩地裂一聲巨響,沙石沖霄而起,煙塵蓋滿天空,飛起的沙石,又如兩雹般落回地面,幸有戴文玉揮劍擋石,不然,傷者和羅鳳英都要被石雹打死。

  這一個巨響,把那位受傷的姑娘再度震醒,斷斷續續道:“你們集中全力由山上打下來就行了!……哎呀!……于相公!……王……”最后的聲音,幾乎微弱到不可聞,羅鳳英心里一慘,珠淚籟籟地涌出,滴在那少女的背上。

  還是戴文玉比較鎮定,忙把剩下的十幾顆降毒治傷丹拿了出來給她服用,并撕下她自己一幅衣衿,把少女的傷處連帶胸圍扎緊,嘆一口氣道:“如果她傷口再度破裂,只有祈于小俠早點來治了!”隨著也流下幾滴珠淚。

  這次的炸力真是不小,經過了好半啊,石雹雖停,灰塵仍然不斷地降落,諸俠義獲那少女一語,幸免當場炸死,仍有不小人因為藝業較差,防護不周,致被石雹石雨打傷幾處不重要的部位,在濃煙籠之下,一面療傷,一面也得防魔黨乘機出擊。

  約莫經過炊許時光,煙塵漸散,才聽到郭良高呼幾聲“羅女俠”,戴文玉忙代她答了,不需多時,郭良挽著喬楚飛奔而來,身后還跟著玉山樵者一干老俠,一見面就問起這少女的傷勢,活佛也在四大金剛拱衛之下趕來慰問,戴文玉都一一回答,不料就在此時,那少女忽地“惡──”,吐了一大堆黑血,粉頸無力地垂下。

  羅鳳英不由得又哭又喊,戴文玉也跪在旁邊輕輕拍著喊著但已是回生乏術。

  各人見這位舍生救人的大恩人竟是這樣無言地死去,個個都忍不住淚滿衣襟。

  阿古巴活佛雖然宿根深厚,也免不了陪眾人垂淚,喃喃默祝。良久良久,阿古巴活佛才收淚對慶賓葉嘆說了幾句梵語,慶賓葉嘆凄然勸慰各人道:“各位檀樾請止悲戚,這女檀樾建此莫大功德,自己投生極樂世界!”

  羅鳳英聞言更是痛哭不已。

  蘇約翰也在他自己胸前虛畫十字架,默禱完畢,勸慰道:“這姑娘已為我們背起罪惡的十字架,奉主召歸天堂,各位不必悲戚了!”

  羅鳳英氣得在心里罵一句:“誰聽你們那些鬼話?”可是,卻不好說出。

  惟有郭良天性滑稽,本來也在老淚縱橫中,聽到慶賓葉嘆這么說,蘇約翰那么說,不禁心里好笑,揚起臉道:“你們休折磨我這位大恩人了,一個叫她投生西方,一個叫她登上天堂,到底她要往那里報到?”

  幾句話說得各人想笑不敢笑,要哭又哭不成,忽聞一聲長嘯,劃空而到,羅鳳英正氣憤憤地說一句:“叫女孫子替他償命的人來了!”于志敏的身形已朝圈子里一落。

  郭良嘆一口氣道:“小師叔來遲了一步了!”

  于志敏跪在那少女身邊,抓遇她的右手一診,羅鳳英再也忍不住,罵道:“還診什么?

  人都咽了氣了!”

  于志敏依然一本正經,診了一會,面露喜容道:“還有救!”立刻由貼身胸衣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紙包合在掌里,默祝一會,才打開那紙包取了僅有的一粒丹藥,納進那少女嘴里,并盤膝端坐,把那少女翻個仰臉朝天抱了過來。

  羅鳳英急道:“她背上有傷!”

  于志敏笑了一笑道:“不要緊!”

  各教派幾十名俠義,眼珠瞬也不瞬地看著于志敏這一舉動,只聽他說“還有救”,大家都色然心喜,可是,誰也不敢相信。惟有酒中仙郭良對這位小師叔確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戴、羅兩人見他取出的紙包僅有一粒丹藥,也知非同小可。過了半晌,那少女喉里又“-”

  了一聲,似是丹藥下咽的微響。

  于志敏才喜笑道:“羅師姐!她快要醒過來了,你替我抱著她!”

  羅鳳英粉臉有點羞紅,微笑道:“這姑娘是誰?”

  于志敏道:“她叫做丁瑾姑,原是赤身魔教的人,后來棄邪歸正,霜妹和我叫她在魔教里作內應……”又改口問道:“她怎會受傷的?”說到這里,又覺得丁瑾姑的身子微微一動,急把她往羅鳳英手上一遞。

  羅鳳英只得接過丁瑾姑,然后把她受傷的經過一說,于志敏一雙秀目也禁不住滴下幾行熱淚。

  郭良不禁笑道:“小師叔!你剛才取出丹藥的時候,是不是向人間上帝默禱?”

  于志敏愕然道:“什么人間上帝?我不懂?”

  玉山樵者忙一扯郭良的衣袖,意思叫他別惡作劇,郭良那里肯聽?尤其在這時候,丁瑾姑的胸脯已經微微起伏,他更不肯放過嘲弄別人的機會,當下咭咭笑道:“這還不好懂?”

  回頭對慶賓葉嘆和蘇約翰笑道:“你們兩位都說錯了!一個叫往西方,一個叫往天堂,到底還是人間較好,俗話說:‘好死不如惡活!’所以丁姑娘選了一條人間的路!”

  慶賓葉嘆和蘇約翰都被他說得老臉發紅,怒目瞪著。

  郭良卻微微大笑道:“丁姑娘醒了,我們也該走了!”

  各人一看,果見丁瑾姑朝于志敏招招手,于志敏上前蹲身道:“你覺得好一點么?”

  丁瑾姑點點頭道:“我道等不到你回來了!室女司的人。多半存心歸正,她們守在后面,你們可由山上攻下來,必定有人響應!去罷!做個女孩子好苦!”

  于志敏點頭道:“我們現在就去,你在十二個時辰之內不可動氣,請戴師姐和羅師姐陪著你好了!”立即請戴羅二女陪著瑾姑,自往和玉山樵者等老俠商議進攻魔宮的方法。正在商議中,王紫霜紅花婆婆相繼趕到,紅姑和諸女也先后到達,眼見瑾姑受了重傷,雖說是已服靈藥,大事無礙,王紫霜到底于心不忍,又給她服下兩!皻w魂丹”,紅姑穗姑更是淚流滿面,要陪瑾姑在一起。

  還是瑾姑覺得破魔宮的事情重大,雖然室女司有不少姐妹存心歸附,但是群龍無首,如果有紅姑穗姑登高一呼,更可堅定姐妹的信心而陣前歸正,所以再三婉辭盛意,催促她們速行,這一來,老少俠義無不大受感動。

  當時決定高手分作兩路混入人叢,向魔宮的后面移動,以玉紫霜為首率同歸正諸女先招降室友司的女魔徒,然后直撲魔宮中心的玄秘閣。

  紅花婆婆和她門下乘虛直攻同歡殿,天山二老和郭良博迦等直攻曙光樓,蘇約翰率領他大秦教中的高手攻略洗心殿解救罪犯,馬常軌率領伊斯蘭教的高手攻略忠義殿。

  至于行人司、禁治司、布祥司、招募司、巡察司和室女司的議事所在,則分別由軒轅教和苗嶺、邛崍、昆侖、青城、正乙、天師等派擔任。

  武當、全真兩派來人最少,但能手卻比其他各派多,便由玉山樵者率領,擔任會攻玄秘閣時,防備魔黨漏網之責。

  阿古巴活佛在金剛羅漢拱衛之下節制土著及僧侶,待攻破魔宮然后發令掃蕩。

  于志敏獨自掃開正門魔黨,放人進入魔宮,然后會攻魔女,干正明則指揮他的金蜈蚣飛臨魔宮上空,防敵脫逃,待魔女出現,再加入陣團,各派到達準備進攻地方之后,候這邊玉磐頻敲,同時發動。

  這一次的分派,因為已在魔宮近郊,并有紅姑指點,所以各教派對于本身應該進攻那些地方,都一一看得明白,當下各派開始混入人群。

  阿萄卻從腰間取出拾得茅士亨那枝八尺長劍和魔笛交給于志敏道:“相公!你看可用得著?”

  于志敏大喜,接過手來先問紅花婆婆要不要,紅花婆婆登時默然,于志敏忙道:“翁前輩大仇已報,何必傷感,魔頭這枝寶劍確非凡品,更可作為誅滅魔教之用,因為赤身魔女還未知寒崖已破,給她們看到這枝劍,也可使她們心寒!”

  紅花婆婆再三推辭,急得粉臉發起紅來。

  于志敏無可奈何道:“本來翁前輩既然不要這枝寶劍,就該給阿萄使用才是,但她此時功力不足,不能使用,帶著又是累贅,怎生是好?”紅花婆婆仍是默不做聲。

  紅姑忽然插嘴道:“我用這劍不知行不行!

  于志敏望她一眼道:“也好!你暫時和阿萄交換著用好了,反正要阿萄緊跟著你,也不怕璇光鋏被人奪去!”

  阿萄卻道:“我現在不用這劍,讓紅姐替我帶著!”

  紅姑笑起來道:“你這丫頭好刁!好,好,就暫時寄在我身上罷!”老實說,她真舍不得那柄璇光鋏哩!

  這時,若干高手已走到指定發動攻擊的所在,紅花婆婆和王紫霜也急帶所要的人,走往自己的地方。

  魔宮里一干魔酋,敢情想讓敵迫近,然后“聚而殲之”,所以反而靜悄悄不聞人聲,只有疏疏落落一二百人露出半個腦袋在宮墻上面;曙光樓上八面紅旗隨風飄蕩,一群群的金蜈蚣和金眼隼,盤旋在魔宮的上空。

  玉山樵者瞥見幾個女子的身影已快到魔宮后面,即笑對于志敏道:“小友!你準備好了!老朽就要發令了!”

  于志敏笑道:“前輩請便!”一點腳尖,已躍登魔宮的官墻,接著就見幾個身影被拋出墻外。

  玉山樵者見由這邊到達宮墻,最少也有十一二箭之地,中間還隔有被炸成的一個大坑,于志敏居然一躍而越,連到人家怎樣上去,都看不清楚,不禁一面咋舌,一面急敲玉磐催兵,待磐聲傳達宮墻,那邊的大門已經洞開,這邊的人群,潮涌而入。宮墻上面,雖有火光閃閃,但正北、西北這邊角上,卻不聞響聲,惟是正南、東南那邊響了幾響,也就寂然。

  原來那些火器雖然厲害,但點火燃引尚需時間,響過之后,又需持鐵管冷刮,才可以再裝填火藥。

  于志敏身法如風,那容許魔黨從容裝藥?一登上宮墻,掌打腳踢,眨眼間已把首當其沖的幾十名魔黨打翻出墻外,開了宮門,沿墻疾走,雙掌連番打出,那些火器手連頭都來不及回,不是被隔空點穴,呆若木雞;就是被掌風掃中,飛入空中。

  他由正北門打起,西西北,而正西,而西南,看到愛侶已和諸女攻進正南門,他又轉往東南。

  忽地,一條白影像飛鳥般在東南宮門上方一落,魔黨就慘叫連聲,倒下墻去。

  于志敏不禁愕然,暗道:“這些人是誰?看來身法不在紅姑之下!”他在這一瞥間,已看出那人身形婀娜,分明是少女的身裁,但由札倫過來的俠義當中,卻沒有發現這人,立意要上去看個明白。

  但是,那少女像是故意避開于志敏似的,于志敏剛起步撲將過來,那少女又趕過正東門那邊。

  本來以于志敏的輕功,不難把那少女追上,卻因那少女并不把宮墻上的魔黨全都打死,也不打開通往外面的大門;所以,于志敏不得不替她撿首尾,接應外面的俠義進來,以致始終追她不上。

  不消半刻,那少女已打通了東北門,折了一個方向,直撲曙光樓。這時魔宮里面,已殺聲四起,八個大門盡被攻破,僧侶、土著,如潮水般擁了進來。

  于志敏本待也追往曙光樓,但他一瞥間卻見西北角同歡殿那邊,紅花婆婆和小佩小玫兩人被一大群魔黨圍著廝殺,急拔出“金霞”“白霓”兩劍,一聲長嘯,身起空中,一個“天馬行空”已到達群魔頭上,大喝一聲:“龍卷風來也!”雙劍一招“金龍取水”身隨劍落,金碧兩道光華一罩,十余名魔黨己身首異處。

  群魔只聽到“龍卷風”三字,還未及打算如何是好,已見血雨橫飛,接著才聽出“來也”兩字,登時驚得魂飛魄散,紛紛向玄秘閣那邊逃跑。

  于志敏急欲殲敵,以便會師玄秘閣,瞥見幾名藝業較高的魔黨兀自和紅花婆婆師徒力拚,當下也不避忌諱,高呼道:“高前輩!我們先毀了這幾個,好趁天色未黑之前攻下玄秘閣,晚輩不客氣了!”

  說畢,身形已和旋風般沖了過去,左手那枝白霓劍朝一名魔黨后心便刺,右手金霞劍擲往五丈外容小佩那邊,把兩名魔黨同時刺個對穿。

  容小佩也乘另一名魔妖驚愕的瞬間,手起一劍把他宰了。

  于志敏右手一招,平空把金霞劍招了回去,劍柄剛接觸掌心,又橫里一拋,恰把和蔣小玫廝殺中一名魔黨斬成兩段,立刻縱步過去,接了寶劍,呼一聲:“翁前輩!請你放火把這殿燒了!”說聲仍在空中搖泄,他人已飛去無蹤。

  再說王紫霜率了諸女剛一到達魔宮的正南門,就聞磐聲傳來,她嬌叱一聲,已由人叢中縱過南門的宮墻里面,反身一揮雙臂,十指的氣勁齊發,守在宮墻上的魔黨火器手個個被點中穴道。

  紅姑穗姑出各揮兵刀躍上,眨眼間,魔黨又被殺了幾人,紅姑又高呼一聲:“我是紅姑!室女司的姐妹快點歸正!”話聲一落,阿萄三女已躍過墻來,斬鎖開門,迎進外面的人潮。

  在正南門這邊,除了守在宮墻上面的人,是武藝低劣的火器手之外。第二層第三層都是室女司的人把守,一聞紅姑穗姑相繼高呼招降,立即有十幾名少女隨聲附和,高舉兵刃跑了過來。

  紅姑諸人正在大喜,側里忽有一個破鑼般的聲音喝道:“賤人瞻敢扒外!”聲到人到,一枝烏油油鐵杖橫掃過來。

  紅姑輕輕一躍,避開來杖,認得來人是室女司副監巫全貞,冷笑一聲道:“巫婆子!須知我不怕你!快點隨眾姐妹降了,有你好處!”

  巫全貞怒喝一聲:“賤婢先接我三招!”揮杖如風,又橫掃過來。

  紅姑罵一聲:“不誠抬舉!”璇光鋏往杖上一削,“卡嚓”一聲,那鐵杖已被削成兩截;杖尾那半截橫里飛去,幾乎打著遠在十丈外的穗姑。

  穗姑正要認清新降的姐姐,好待區處,忽感到側里風聲,忙用劍一擋,“當!”一聲,竟震得劍尖晃了一晃,猛一回頭,卻見一條身影由紅姑那邊飛來,立即喝一聲:“往那里走?”身形縱起就是一劍。

  那飛縱過來的,正是巫全貞被紅姑削斷她的兵刃,急忙逃命,這時被穗姑一攔,登時怒喝一聲:“你敢欺我?”將手上半截斷杖向穗姑打來。

  那知穗姑此時大非迥昔,喝一聲:“去你的!”劍尖一抖,點正了巫全貞右腕,痛得“哎呀”一聲,連這半截短杖丟了,一個飛縱,逸出七八丈,仍被王紫霜縱步追上,粉臂一伸,抓住她后頸皮順手一摔,把她摔得五內崩裂,登時死去。

  室女司諸少女眼見一個武藝高強的副監竟受不了一摔,無不大驚失色,群呼愿降。

  王紫霜喝一聲:“既是愿降,回頭殺賊!”諸女聞言,那敢不轟然齊應?

  在這時候,同歡殿那邊火舌已起,王紫霜素來好勝,呼一聲:“紅姐照顧她們!”急急飛奔玄秘閣,將要到達的時候,猛看到一條少女的身形撲上曙光樓,只見她接連幾劍,砍落懸在樓頂的八面紅旗,還沒有躍回地面,立見幾名魔黨也上了樓頂,那少女雙劍舞成一團銀光,異常勇猛,王紫霜恐那少女有失,急飛縱過去,一看那人,不由得喜道:“閔丫頭!原來是你!”

  原來那人正是曾經為了搶奪于志敏,而和王紫霜在楊柳樹打過一場的閔小玲,這時聽王紫霜親熱地稱她為“閔丫頭”芳心大慰,吃吃一笑道:“是我又怎的?”

  王紫霜手起一劍、把一名魔黨劈成兩半,綠虹劍一揮,-尾過處,兩名魔黨又倒了下來。敢情她因和紅花婆婆談得投機,所以這時對于閔小玲的挺撞不覺得如何重要,邊打邊呼道:“少說廢話,快殺絕這魔崽子,好去玄秘閣會師!”

  閔小玲“哦”一聲道:“你何不早說?”雙劍一緊,把一名抽身要走的魔黨斬成三段,一個“大鵬雙展翼”又同時點中了兩名魔黨的肋下。

  其余魔黨見這兩名貌美心狠的少女,舉手投足間就殺死六名同伴,真驚得屎尿齊流,由十幾丈高的樓頂滾落,身形剛達地面,正遇上天山二老、郭良和博迦等俠義趕到,一陣亂殺,半個也活不了,并還攻進樓中,乘機放火。

  這時,魔宮的房屋已是間間起火,處處冒煙,惟有玄秘閣周圍,沒有火舌濃煙,甚至于殺聲也聽不到半點。

  王紫霜見曙光樓的魔黨俱已滾落,天山二老一行俠義趕到樓下,縱有少許魔酋,也難抵擋俠義進攻,立即朝閔小玲說一聲:“閔丫頭跟我走!”腳尖微動,人已騰起。

  閔小玲雖因她盡是丫頭丫頭地叫,而在心里感到不大舒服,到底因為心有成竹,也一聲不響地跟了過去。

  由曙光樓到達玄秘閣并不太遠,眨眼間,二女同時到達,只見一大群俠義男女雖已把玄秘閣圍得水泄不通,但一個個竟忘了身在險地,兵刀下垂,如醉如癡地仰觀閣上,連到紅姑等人也不例外。

  王紫霜暗道:“他們看些什么?”走近紅姑身旁舉目一望,不由得羞個臉紅耳赤。

  原來這座玄秘閣的門窗墻壁,俱是透明的水晶砌就,此時正有一大群赤裸裸的狗男女在捉對兒婆娑起舞,老蚌含珠,怒蛙昂首,已是不堪入目;另有幾對狗男女斜倚云床,或作老漢推車,或作觀音坐蓮,浪語淫辭,竟達戶外。

  王紫霜那等深厚的功力,在一瞥間,也覺得怦怦心動,回頭一看閔小玲,已見她睜大眼睛,喜孜孜地凝視殿內,再看紅姑諸人,個個都是同樣的神情。到底她功力深湛,靈明未失,知道這玄秘閣厲害,大喝一聲,由各人頭上一掠而前,綠虹劍銀霜劍同時朝那晶壁劈去。

  那些晶壁雖堅,卻擋不住兩劍齊落,嘩啦一聲,已被劈倒不少。

  但王紫霜因為要劈晶壁,雙眼自然前視,這一看,又見淫戲更加真切,而且晶壁倒后,淫聲更是清晰,她本是過來人,竟也被那宇宙間至妙的聲色吸引,心里面起了一種遐思,雙劍也緩緩垂下。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危機中,身后忽然起了一聲霹靂,接著聽到于志敏大喝道:“這是人魔幻景,你們快跟我攻進去!”

  各人正在神思恍惚中,被那聲霹霹震醒,同時驚呼起來,王紫霜猛一回頭,于志敏已道:“霜妹怎地不吹簫?害我要以毒攻毒!”

  王紫霜因被那幻象吸引,想起來已自臉紅,此時再被個郎詰責,不禁犯性叱道:“誰知道?”

  于志敏一聽愛侶口氣,心說:“不好!”忙道:“我們就攻進去罷!”卻聞身后“噗!”聲笑,回頭一看,卻是那閔小玲正在抿嘴低頭,臉上的肌肉,遠在抽搐未止,又笑道:“剛才上曙光樓和魔欺交手的人,想必是閔姑娘了?”

  閔小玲本是笑得好好地,這時卻扳起臉孔道:“誰要你問?”

  于志敏又碰了一個釘子,心說:“不好!看來是時逢赤口(注,。赤口主口舌,小六士卦上有這安說)。不然,就是這干人全著了魔!”喝一聲:“我們就殺!”一個反身撲向晶壁,金霞白霓一陣亂劈,一口氣攻進了三層晶壁,卻又抽出魔笛一揮,一聲霹靂,震得那些人魔幻影無影無蹤,晶壁又倒了一層。

  閔小玲先前聽到于志敏說:“我們就殺!”還道是要找她來殺,嚇得后躍一步,嗣后知道他說殺魔黨,眼看王紫霜已由于志敏攻破的晶壁進閣,也急忙隨后躍進,那知剛進達第二層晶壁,就被那聲霹靂嚇得她往后一縮,恰巧和跟在她后面的紅姑撞個滿懷。

  紅姑“噗哧”一笑道:“閔姑娘當心哪!”

  閔小玲回頭瞥見這少女正是在楊柳樹那夜,被眉己由她懷中奪走于志敏那人,不禁嫩臉一紅道:“沒把姐姐撞傷吧?”

  紅姑輕輕搖一搖頭,說一聲:“不要緊!苯又溃骸拔覀兛旄M去!”

  經過了這一下子的耽擱,穗姑、阿菩、阿莎、阿萄也都到達,一同進達里層,卻見這十五六丈寬廣的大廳上,金壁輝煌,宮燈高掛,遍地鋪設磁磚,幾乎是滑不留步,仔細一看,仍認出有多少燒焦的痕跡,紅姑當然知是前個晚上,于志敏造成的結果。

  這時于志敏和王紫霜一時還找不到赤身魔女躲在什么地方,因為這座廣殿除了正中央立有一個圓筒形的大鏡,和頂上高懸十幾盞琉璃宮燈之外,簡直是空無所有。

  忽然間,地底下傳來一聲磐響,正中央那面圓筒形的大鏡倏地向上一起,露出一個兩丈左右的圓形地窟,四五對赤裸裸的壯男壯女各持兵刃由窟下縱出。廣廳后墻同時向左右敞開,現出一座兩丈來寬的大門,赤身魔女和另外一位滿臉胡須,身軀高大的魔頭并肩走出,她兩人身后各自跟有十來個赤裸裸的男女,攜手抱腰,邊走邊扭,那股淫相騷勁,確令人不敢迫視。

  這時候,閣外殺聲又復大震,于志敏回頭一瞥,原來是數以百計的魔黨,卻由地道走出閣外,把尚未入閣的僧侶、俠義、土著,反包圍起來,并和中原諸俠混戰?囱矍暗膽B勢,如果不先把閣內諸魔毀滅,諸俠也必難取勝。

  但是,王紫霜和諸女一見任可夫和諸魔赤裸而出,個個羞得后縮思逃。

  于志敏固知生死存亡在此一舉,忙一揮魔笛,發出霹靂一聲,震得群魔面面相覷,然后大喝道:“你們仗以撐腰的魔頭,已被小爺殺了,這里除了任可夫,勞斯民兩人之外,一律準你們投降……”

  話聲未了,男子隊中當先那老人一躍而前,只見他雙手往背上一搭,一對薄如指甲的寶刀,已持在手上,桀桀一陣怪笑……。

  于志敏一看他那付尊容,生怕羞了諸女,喝一聲:“霜妹!你們對付那班女的,這邊讓我一個人來!”魔笛往腰間一插,白霓短劍拔在左手,一招“玉龍吐珠”直取怪笑中的魔頭;右手金霞劍一招“鐵煉攔江”,直如黃綾卷地分取那魔頭身后的幾名老者。

  紅姑到底是在魔宮打混過一段時候,對于赤身裸體早就司空見慣,這時雖羞,比起王紫霜、閔小玲諸女略為鎮定,一眼認出那怪笑的魔頭,正是總教副教主勞斯民,猶恐夫婿不識,致被他漏網逃去,忙高呼道:“相公!頭一個就是勞斯民!”璇光鋏展開絕招,和諸女伴并肩向魔女猛攻。

  因為諸女所攻這邊,正是赤身魔女和他貼身侍婢,大家都是女人,只覺得魔女暴霹得可惡,不覺得有什么可羞,所以個個奮勇爭先,嬌聲叱耳。

  赤身魔女雖然不認識王紫霜是誰,卻認得綠虹劍厲害,一開始就喝令四婢齊上,自己也從旁邊協力猛攻,敢情認為只要把這為首的少女纏得下來,其余就不堪一擊。

  那知王紫霜雙劍如龍飛鳳舞,二三十招之后,芙蓮就被綠虹劍斬為兩段,瑪那也被銀霜劍刺個對穿。

  更糟的是赤身魔女估低了紅姑諸人的藝業,把高手圍攻王紫霜,不料紅姑,閔小玲,穗姑,連帶阿菩三人都非弱者,只殺得諸魔女慘叫連聲。

  赤身魔女見勢頭不好,一個“翻江倒!鄙硇瓮蠹采,同時雙腿叉開,一鼓內勁,“絲”一聲響,玉門中一股騷水朝王紫霜臉上噴來。

  這一手絕技,真個出了王紫霜意料之外,只聞得那股騷水腥臭異常,只得往旁邊一挪,赤身魔女卻藉這一瞬間,躍進來時的門里。

  王紫霜見赤身魔女要跑,那里肯舍,嬌叱一聲,左手一揚,一道精虹飛出,只聞“啊呀”一聲尖叫,魔女一條粉腿已被綠虹劍斬斷,人也倒了下來。

  王紫霜正要再上前給她一劍,卻見一條身形掠來,叫一聲:“王姑娘留給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干正明及時趕到,只好收回綠虹劍笑道:“給你瞧著辦罷!”猛一同身,卻見于志敏那邊,仍殺得人影翻飛,不禁眉頭一皺,覷定方向,一縱過去,閉起眼睛就殺。

  這時四劍合璧,非同小可,這十幾個老魅被四劍一絞,立刻有四五人斃命,其余紛紛奪路逃進后門。不料干王明恰在門內,掌風頻揮,群魔被他一擋,于王兩人又已追到,眨眼間,群魔個個身首異處。

  但是,玄秘閣外面,戰況仍然慘烈,雙方都傷亡枕藉,于志敏忙道:“霜妹帶各人搜下面的鏡殿,待我去助他們一臂!”又對干正明道:“干前輩抓那魔女出去招降群魔!”

  順手一劍,割下勞斯民的腦袋,飛步出殿,一聲長嘯,拔起身形,一揮魔笛,發出一聲霹靂,震得雙方同時住手,又在空中大喝道:“勞斯民伏誅,任可夫已擒,降者免死!”

  群魔懾于霹靂之威,驚于小俠之勢,再看于志敏竟是懸空發話。手中提著勞斯民的腦袋,秀目光芒四射,知道大勢已去,心下懔然,群呼一盤:“愿降!”叮叮當當一陣兵刃落地的響聲,登時個個矮下半截。

  于志敏見玉山樵者和中原諸俠都在當場,忙按落身形,上前笑道:“如今大事已畢,新降諸俘,有勞玉山前輩和各位前輩發落了!”

  玉山樵者和各教派首要都謙遜一番,然后進入玄秘閣計議一陣,再分別征詢諸魔志愿,多半愿意歸附各教派滌洗前非,少數卻愿意洗手歸隱,都一一依照他們的志愿分別帶開,因為天色已晚,只好暫借魔宮一宿。

  這一夜,中原俠義,西藏僧民,就在鏡殿,玄秘閣,與及玄秘閣四周歡談慶賀,杯觥交錯,談笑風生。

  王紫霜忽然取出一包東西給于志敏道:“阿敏!你看這些東西,是不是夠石亨那廝死的?”

  于志敏打開一看,赫然是忠國公石亨自曹吉祥被斬后,感到自己也是好景不常,乃勾結魔教,私通外國,暗里支持赤身魔女建立各地總壇,以圖搶奪大明江山的叛逆文書,不由得大喜過望道:“有了這些證據,我們總可光明堂皇去報仇了,那怕皇帝老子再昏庸,但奸臣要奪取他的江山,搶他的寶座,他總不會不管!”當下把那些叛逆文書交給玉山樵者和各教派的人傳閱,這些俠義人士,人人都抱著赤膽忠肝,看到石亨叛逆的證據,無不愁憤填膺,恨不得立即飛往北京向英宗皇帝舉發。

  這一頓酒直喝道亥末子初,才分別歇息。

  當夜,王紫霜和一群女伴和紅花婆婆門下在一起歇息,發覺閔小玲神情黯淡,用話試探,又見她言不由衷,還以為她存有芥蒂,自愧于心,到了次日轉回札倫,正和于志敏、紅姑、穗姑、瑾姑,等人晚眺彩霞,卻見閔小玲匆匆走來道:“于相公!我有件重要的東西給你!”說畢,雙手捧過一個紙包。

  于志敏見她恁般慎重,忙雙手去接,猛一抬頭,卻見閔小玲雙目隱透淚光,不由得一驚道:“閔姑娘!……”

  閔小玲凄然一笑,一個轉身,逕自奔去。

  王紫霜忙呼道:“閔丫頭怎么了?”本待追去,又想著她到底交了什么東西給于志敏,這一猶豫之間,閔小玲已接連幾個縱步,走得無蹤無跡。

  那紙包密密層層,任由于志敏手法再快,也費了不少時候,待揭到最里面一層,卻是一張蠅頭小楷,上面寫著:“賤妾小玲襝衽再拜敏夫子尊前賜覽:憶自杯中一遇,永志未忘,萬縷柔情,盡隨君去,以致南疆遍歷,苦訪行蹤,不意在叢山群嶺之中,遇尊翁于疾病臨危之時,賤妾聊兼子職,侍奉甘旨,蒙許配夫子,以全素愿,后乃重返滇池,與君兄聚首,一夕未竟,萬里奔馳,然而,人事已非,若有佳侶,乘龍跨鳳,巾櫛多人,賤妾縱使情深若海,奈何命薄如云,惟有寄一縷青絲,斷千般苦恨而已,從此茫茫大地,浪跡而游,莽莽中原,萍蹤無寄,伏愿諸多珍重,強飯加餐,早赴河間,天倫聚首,毋以薄命人為念也!

  于志敏一讀開頭的稱謂,已感無限驚奇,再讀正文,不由得淚眼模糊,幾乎看不清下面的字路。

  王紫霜也凄淚縱橫道:“閔丫頭何須如此?我又不是妒婦,這一來,豈不是我的罪過?”

  紅姑也流著眼淚道:“還有一個小包,怎不打開來看?”

  于志敏便咽道:“那還不是閔姐姐的頭發,看了更惹人傷心,暫時不看也罷!”

  王紫霜見個郎說了一句“閔姐姐”,心里一動,暗道:“閔丫頭用這條苦肉計,不知是真是假?她自說遇見公公才趕來尋找,難道公公竟沒有書信給他帶來?”忙道:“敢情公公會有信給她帶來也不一定哩!”

  于志敏一驚,忙說了幾個“是”字,把另外一包打開,果見除了幾綹頭發之外,有一張紙折成的方勝,上面寫著:“字付敏兒親拆”六個字,知是慈父的家書,打開一看,原來上面寫有“敏兒知悉,家遭劇變,親亡人散,余幸遠戌茍免,雖偷生在世,亦惟終日以淚洗面耳,固知吾兒未落奸黨之手,然而未知流浪何方,屈指計年,黯然已久。不圖今歲病倒途中,獲賢媳閔小玲之救,始悉吾兒身長幾許,成名江湖,當即許婚,同返滇池又遇強兒及諸媳,再悉吾兒近況,此乃皇天保佑,歡聚有期,余今偕強兒及汝嫂,汝蟬鸞二媳先返河間,并令玲媳赍書致汝,盼汝事畢后速來河間相見,再訂行止也。信的末端還署了“父字”

  和年月日,于志敏讀畢,一時悲歡酸苦,各種滋妹齊上心頭,不禁感到一陣茫然,長長嘆一口氣,眼淚如串雨流下。

 。ㄈ珪辏

  熾天使書城掃校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我超兇的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我只是個女三 蜜婚 大唐圣醫在都市 星際戀愛日常 海上牧云記 督公夫人她演技過人 飛羽令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