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瓊樓|第四十四章 孤嶼陰陽道

推薦閱讀:、逆天腹黑狂女:絕世狂妃 染愛為婚 真武蕩魔傳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現世太子妃 種田宅女逗忠犬 將軍,珊珊來了 春閨夢里人 貓的激情時代 美人拳
  雷歡感慨地詳說經過,只聽得雷不同和黃龍冷汗直流,事已成過去,講起來仍然心驚膽顫。黃龍回頭望望雷不同:“這樣看起來,海角瓊樓八成是完了!否則他們不會找隱秘之地呆下來,顯然是在練長生訣了!

  雷不同嘆聲道:“我們一直沒有找到海角瓊樓之地,也許至今連尸身都無人去埋!”雷歡知道他們已探得萬能羽士的落足之地,恨聲道:“他們距此有多遠?”黃龍道:“七十里海道,非船不能到達!彼娜诉M了城,黃龍道:“各位當心,他們在城中有眼線!彼麑⑷藥У揭粭l僻巷之內,推開一個非常破爛的小門,急急道:“三位快請進!遍T內霉氣甚重,左轉右彎,經過了數處才來到一家古老的房子內。

  黃龍讓三人坐下后道:“我臨時想到這地方最秘密,不同兄從前沒來過嗎?”雷不同微笑道:“看樣子準備就要下船?”黃龍道:“黑夜行船最秘密,吃的船上都有,到此之意,只是商量計劃而己!崩讱g道:“線索是誰發現的?”黃龍道:“就是令叔和我親自探出的,那是一個非常冷僻的小島,但離此卻只有半里地,我們不敢將船駛近,只發現齊秦威和一個道人偷偷地從這兒坐船上的!

  有道人與齊秦威在一塊,萬能羽士和死神兄弟必在該處無疑。雷歡沉吟一會,他急對寇敬道:“大哥請和家叔、黃龍坐一船,我單獨坐一船,船上不宜多帶人手,只帶幾名駛船的就行了,一旦到了目的地時,你們的船不可接近,僅我一人去就可!崩撞煌勓源篌@道:“我和你黃叔不去可以,難道不要寇大俠去幫助你?”

  雷歡道:“小島上除了幾個重要人物之外,他們不會帶人手在彼,惟海岸上才有他們的群眾,叔叔這條船甚至還不能靠岸太近!崩撞煌钪呐袛鄰牟怀鲥e,于是默認不語。二更剛起,港口外偷偷的駛出兩條如飛快船,船上沒有燈火,沿岸南駛,順風揚帆,船行似箭。

  天還未曉,兩船到達一處危崖之下,一船即告停航,另一支船直向海外一個黑點進發,速度卻漸漸緩慢。黑點越顯越大,船上忽然傳出一聲輕喝道:“黃明兄快停航,將船下錨!边@正是雷歡的聲音,詎料他身還未動,距離約一箭之遠的岸上,突起一聲陰森森的長嘯震耳,聲落話斷,有人大蝎道:“姓雷的,你們的行動貧道早知甚詳了,你竟敢迫死我兩個弟子!”雷歡聞聲大驚,已知隱秘不住,朗聲叱道:“萬能道長,現在我們是該決斗的最后一場了!

  他聲落人動,陡然拔空沖起,竟如流星般射到岸上!一箭之遠的海面,他連生命都不要。萬能羽士似己知道他上了岸,聲音不知從何處傳出,接道:“決斗的時間確是到了,不過,貧道還想查探一點消息!

  雷歡腳踏實后,停身大笑道:“彼此都是同感,你先問罷!彼缬蓄A料,背上雙劍此際全藏衣底,他知道,如死神一旦發現他雙劍在握,很可能就會遠走高飛。萬能羽士無疑就是因這個而探問,只聽他陰聲冷笑之后接口道:“貧道那座大陣的滋味如何?”雷歡聞言暗笑,心想:“你套問罷!”不加思索,立即道:“算不了什么厲害,依然有人生還!”

  萬能羽士陰笑道:“卜昌一定活不了?”雷歡聞言有悟,忖道:“他在查雙劍是否合璧了!”沉聲道:“卜昌現也在找你算帳!”他來上一句虛實莫測的話,硬叫萬能羽士上當。萬能羽士陡然大笑哈哈道:“再說下去?”他似確定卜昌已死了!雷歡道:“六老功力全失,二十八位洞主和符顯,南疆兩佛卻不知下落,據我想,很可能是早出來了吧!”他又加上句半真半假的話。

  萬能羽士更笑得非常開心,接口道:“小施主,貧道剛才始回此島,你知道曾去過那里?”雷歡道:“由天門峰回來,經過欽城,探得令徒之死,且知我們要來?”萬能羽士大笑道:“全對了,貧道還告訴你,當年六老現在少林寺,這一點你說了真話,他們功力全失了,哈哈,那還是未近七情六欲陣主陣之故。你仗金母玉露液救得一命,附帶還將寇施主拉了出來?這點是死神失算之罪,只可惜那些洞主之輩死得冤枉,他們本來是替你陪葬的,結果主人未死,而他們到全在陣心回老家去了!”雷歡聞言一呆,暗忖道:“那陣自我出來后又復原了,雙劍合璧竟只能破去一時!”忽又慶幸地笑了:“這也好,這老道無法猜出我已得雙劍!”萬能羽士又笑道:“撒謊你不是內行,下次再加以考慮再開口,現在輪到你問了!

  雷歡道:“你被海角瓊樓中人物打敗到此?”他問得巧妙使萬能羽士愕了一下,接口笑道:“你很聰明!”停一下,似在考慮什么!接著道:“你相信那場奪寶之斗如何?哈哈,貧道帶去的屬下死在瓊樓之下的海底.但他們卻全數無存!”雷歡聞言又驚又疑,厲聲道:“本少爺雖未查出海角瓊樓之地,但卻不相信你的鬼話!”

  萬能羽士大笑道:“假設長生訣己到了……死神手中又怎么樣?”雷歡聽出其有點含糊,暗忖道:“長生訣落到他們手中是不假了,這真是要證實其言之事,否則他不會說出,但不知是在死神手中還是在他自己手中,既然長生訣被奪,那海角瓊樓也就真完了,所死的都是我非親即友,這個仇非報不可了!”

  他本就有動手之意,但想到長生訣為拯救六老唯一之物時,又咬牙忍住不動。

  萬能羽士顯已看到他所立之地,又哈哈笑道:“怎么樣,長生訣使你著迷啦?”他不知雷歡與海角瓊樓有層非常關系存在,還認為雷歡是在思索奪取長生訣之計,這聲大笑立將雷歡喚醒,沉聲道:“你既得長生訣,那就施展訣上神打試試?”萬能羽士顯又存了什么陰謀,只見他忽然現出身,傳音雷歡道:“長生訣非常難解,不是短時間可以悟澈其奧的東西,何況現歸死神兄弟霸占!除非你我合作,設法將死神兄弟除去,得手后共參其妙如何?”

  雷歡何等謹慎,撒謊道:“如何才能將其兄弟消滅?”萬能羽士又行近一點道:“非雙劍合璧不可!”雷歡聞言大悟,忖道:“他仍在試探!”立接道:“除非你設法叫死神撤去七情、六欲大陣的陣心石室,否則何能得手?”萬能羽士似是大放寬心,陰陰笑道:“另外還有一法可想,不知你愿不愿意?”

  雷歡道:“說出聽聽!”萬能羽士陰笑道:“他們無法近你,相反,你也無法看出他們兄弟的身形,如要消滅他們,只有將其兄弟引到一處死洞之內,由你把住洞口,貧道則在外放出吸天瓶,雙管齊下,既不能避,也不能隱,如此則一舉成功!崩讱g明知他是陰謀但不得不順從其意,點頭道:“如要確悉長生訣在那里,那只有慢慢下手!庇谑撬c頭道:“你以何法引其上當?”

  萬能羽士陰笑道:“如何引法,那是貧道之事,你傷只要照計行事即可!闭斶@時,萬能羽士身后出現三人,雷歡一見,不禁立起緊張之心,暗道:“這三個怪物可能就是死神兄弟,哼,他們真認為我不能看見哩!”他裝著毫無所見!萬能羽士暗暗大喜,招手道:“此島方圓不過五畝,他們兄弟現在石洞之內苦練長生訣!”

  他們忽然看到雷歡來船又道:“你最好將那只船打發回去,咱們要提防萬一,一旦圍他們不住,縱逃亦在此島之上,他們如失去血霧功,這海面是渡不過的!崩讱g聞言大喜,簡直是正中心懷,忖道:“我正在怕你逃走哩!”思忖罷,立即傳音黃明將船開走,但還不放心,繞著小島急奔一圈,看看是否另有船只,心想:“你們是決計將我消滅,我也不會讓你們一個生存,大家走著瞧吧!

  萬能羽士看出他舉動有異,追著問道:“你在查看什么?”

  雷歡朗聲道:“看看有無其他船只!比f能羽士暗忖道:“我不將你消滅后,船在海岸不會來的!”陰笑一聲接道:“島上除了石頭,連一草一木都沒有,咱們來此之前,曾經發過重誓,除非將長生訣練成,否則永不上陸地!”雷歡哈哈笑道:“我的船已遠離,你可以請死神兄弟見面了!彼Z音剛落,突然一聲怪笑升起道:“我們只等你來送死了,否則無法靜心,武林有你存在一日,我們永遠不能安定,長生訣非要毫無外患方可練成!

  萬能羽士看出雷歡毫無異樣表現,心中不由咚地跳了一下!雷歡眼看三個怪物到了身前,立即沉聲道:“你們鬼計只怕沒有成功!”中間忽停的怪物就是死神,聞言陰聲道:“仗著一支陽劍能逃生嗎?”

  雷歡叱聲道:“你兄弟的血霧功現在尚未失去,最好提前逃走!彼郎窆中Φ溃骸把F功在陸地日行千里,在水面還不如你登上此島時之遠,這點連真人都不知道,今晚之斗,勝者可練成永生不死之術,敗者生命難逃,除此毫無他途!崩讱g冷笑道:“長生訣到底在何人之中?”萬能羽士突然閃退.哈哈笑道:“你要嗎?就在貧道手中?”

  雷歡道:“你這陰謀百出的邪道別得意,先拿出看看如何?”萬能羽士顯出勝算在握的大笑道:“如不給你看一眼,至死恐不能瞑目!”他說著亮出一只玉盒道:“秘籍就在其中,要想奪取,先動手罷!崩讱g生怕他們還有逃走之法,上前兩步道:“如愿逃的先退后,一旦動起手來就抽不出身來了!

  萬能羽土收起玉盒大笑道:“此島海底深及萬丈,除了船只可渡海岸,憑內功是沒有希望的,你不要試探脫身之方,今晚之斗.除了生存就是死亡!崩讱g知他言中無詐,確定其早有決心,朗聲笑道:“你四人可能是惡貫滿盈的日期到了,任何地方不擇,獨獨選定這個死島,少爺再問一句,你們是否還有同黨未到?”

  死神急急怪笑道:“只有齊秦威率領真人六大弟子在那邊海岸,目的即為消滅你同來之人!”他回頭忽指著對岸道:“你看,海岸火光沖天,殺聲隱隱傳來,你同伴的人船俱毀了!”雷歡確見火光紅紅,不禁大吃一驚,陡然抖出雙劍在握,大喝一聲道:“你們手段真正歹毒無比,拿命來吧!”死神兄弟猛見銀光突發,同時驚叫后退,一個個全身發抖!萬能羽士自知上當,立即大喝道:“我們中計了,只有硬拼啦!”

  死神兄弟恨他入骨,剎時向他圍上,七情神陰陰叱道:“雙劍之秘未探出,這是你無能的又一證明,我兄弟被你脅迫至今,今晚要殺你泄恨了!崩讱g確定他們無一能逃,干脆就等其內斗后再動手,于是按劍不上。萬能羽士一見大震,急喝道:“你們怎能這樣糊涂,大敵當前,只有聯手才有力量,為何反向貧道尋仇?”

  死神陰聲冷笑道:“你這雜毛不明銀漢綠之奧,至死還要抗拒?雙劍一旦合璧,你人數再加五倍亦徒喚奈何!”萬能羽士顫著聲音道:“事還未到絕望,你們兄弟何必深信銀漢綠之奧,先試試血霧功到底如何!彼郎裥值艽笈溃骸拔覀冊缇椭懒,難道還要你這雜毛來提醒,在他亮出劍之剎,我們身上血霧功已被破解,你真是臨死不悟!比f能羽士這下可真著了急,突然狂吼一聲,雙掌全力劈出,企圖沖出跳海。死神兄弟齊起動手,立刻展開死拼!這一仗莫不都存了死前泄恨,誰都不存一絲生望,其拼之烈,真正無法形容。雷歡面無喜色,他這時滿腔悲痛,腦海里充滿了慘不忍睹的幻影、海角瓊樓的血,似泉水般地流著,對岸的火光里,他聽出雷不同、寇敬、黃龍等哀嚎,尤其是雷不同——他唯一的親人也遭不幸,現在,他真正成了孤獨無依的孑然一人了,他的奮斗,他的成就,至此已對他毫無興趣,心一陣比一陣灰。痛!一到比一刻加重。

  他眼看著萬能羽士倒下去了,甚至還被死神兄弟撕成片片,他沒有憐憫,也沒有得意之色,只一步一步的,如機械式地行了過去。死神兄弟沒有后退,竟也沒有拼斗的神情,眼看著他走到五尺之近。雷歡停下了,雙劍交叉在胸前,芒尾一閃一閃的,下映著海水,上映著皓月和星星,發出無以倫比的威勢。

  死神兄弟排立著,六只手都向下垂著,此際,他們已沒恐怯,如奴仆似的立著,等候主人的發落!一聲冷得不能再冷的聲音,緩慢地出自雷歡的口中:“你們還有繼承人?我是說廣文華和血霧陰魔!彼郎竦统林,已往的陰森之氣沒有了,輕輕的答:“都被消滅在海角夫人之手!”雷歡無何表示,目注死神道:“你兄弟已沒時間練長訣了,我要把它給幾個老人!”他的聲音冷極了!

  死神探手摸出,輕輕的放到地上。雷歡長劍一跳,問道:“你兄弟誰先走?”聲音雖輕,威能摧出。死神緩緩行出,在接近劍芒時,低頭一頂,剎時腦漿四射,灑了雷歡一身,尸體倒下后,接著七情神、六欲神,一個一個地同樣死去!雷歡視若無睹,插好雙劍后,舉步踏尸而過,俯身拾起玉盒,緩緩踱到海邊!

  這時月落星稀,東方己現曉光,而對崖卻漆黑一片,火光不知什么時間消失了。海邊雖未降雪,寒風較內地更勁,早晨的霧氣,漸漸高漲而變濃,突然一條船,如飛駛向雷歡所在的小孤島,他雖似如疾如醉地呆立,但一見不由喜上眉捎,喃喃禱告道:“天老爺保佑,希望是叔叔和寇大哥等依然無恙!”

  來船瞬息接近,船上竟是六個中年道人,雷歡一見,剎時面色大變,在希望破滅之際,心頭的悲痛和仇火同升,大喝一聲,臨空拔起,閃雷似的飛登來船,雙劍出鞘,舉手猛揮!六個道人原來就是萬能羽士的徒弟,他們作夢也想不到師父與死神兄弟會死于雷歡之手,變化不測,措手不及竟連跳海逃亡之機都沒有,呼吸之間倒下五個人!雷歡欲求口供,即將最后一人制住,迫其駛船回航,登上對岸后,厲喝道:“齊秦威哪去了?”那道人早已魂不附體,嚇得全身發抖道:“他自從敵船火起,敵人全部打下海去后,一直就未現面!崩讱g確定自己人遭難之際,不禁悲痛更甚,良久問不出話來,但又急待追查齊秦威下落,心中剎時大亂。強忍了片刻之久,又喝道:“去海角瓊樓你沒參加?”

  那道人縮作一團,顫聲答道:“貧道自天門峰將群雄送進海邊上船后,又奉師找尋齊秦威,海角瓊樓之斗卻沒有參加!

  雷歡突飛一腳,頓將那道人踢得慘叫飛騰,他也不問對方死活如何,長身拔起,盲目追去.四處找尋齊秦威的下落。雪消冰溶,春臨大地萬物漸漸發生,一切呈現著欣欣向榮,惟路上的行人卻感到泥濘跋涉之苦,但為了生活所迫,他們不得不奔向前程。

  半個月的時間又過去了,雷歡仍然沒有找到齊秦威的下落,此際,他正消極地走在青海境內一條山道之上,滿是創傷,致使他減退了往日的英姿,面目消瘦得已不是過去那般,身上的衣著不整,骯臟得不如乞丐。時近黃昏,前途沒有鎮市,但他也沒有饑渴的表示,仍然緩緩地行著。

  忽然,他耳聽一座林中發出了幾聲人語!音一入耳,他顯得有點興奮,筆直就朝林內撲去,忖道:“那似是赫連洪的兩個兒子!”林內確是兩個人,甚至真是赫連弧和赫連獨,他們的神色非常緊張,顯出在商量什么大事。雷歡閃身而出.冷聲道:“你們計劃下手什么人?”赫連兄弟聞聲似感一驚,同時躍起注目,但看出后卻又顯得鎮靜了!雷歡見他們不逃,于是行近道:“你們不怕死?”赫連獨臉色變了一變,接口道:“我們逃不了!”

  雷歡點頭道:“你們一向躲在什么地方?”赫連孤大聲道:“我們兄弟沒有躲!”雷歡哼聲道:“一直都在作壞事?”赫連獨突然大吼道:“你要殺就殺,我們兄弟不愿受侮辱!”雷歡忽倏嘆口氣道:“只要你們從此不作壞事,我看在孤潔面上,已往恩怨,從今一筆勾銷!”赫連兄弟聞言,感覺又喜又詫,怔怔的不知所以。

  雷歡道:“你們商量什么?”良久,赫連獨才嘆聲道:“我們兄弟商量復仇!”雷歡淡然道:“你們不是我的敵手,此生焉能辦到!”赫連孤聞言大聲道:“我們只欠你的債,為什么要尋你,我們兄弟要報復的是齊秦威!”雷歡愕然道:“你們已探到什么?”赫連獨忽倏兩淚流道:“家父與潔兒之事,我們兄弟全部知情了,你還替我妹子立了一塊大墓碑!币坏┨崞鸷者B弧潔,雷歡頓覺凄然,接口道:“齊秦威至今毫無下落……縱或讓你們找到,那也只有白白送死!”

  “齊秦威的下落我們已知道,就因為不是其敵手才商量暗處之策!”

  雷歡突然跳起道:“在那里?由我下手!”赫連兄弟聞言大喜,立即領路道:“請隨我們兄弟來,他在一處山谷里。距此不到三十里!崩讱g立即隨行,暗暗忖道:“那家伙似知我在找他,所以躲藏不出,這一次看他再往那里逃!比苏归_輕功,三十里地,不過頓飯之久就到,赫連獨指著前面高峰道:“他就在高峰那面!”

  雷歡搶先沖出道:“你們慢來,千萬別露面!彼麆倓偟巧夏亲叻,突見一處谷內縱起兩條人影,不由大喝一聲追擊!

  那兩條人影不是別人,竟就是齊秦威和另一位老者。那老者雷歡曾見過,即為齊秦威叫他回堡解散手下之人。雷歡通過數座山,距離逐次接近,心想:“他們居然發現我來這了!

  那老者功力到底是不行,這時已落到齊秦威背后數十丈遠!但雷歡卻點足即到,舉手一掌揮出,那老者回身想封解,但哪能擋得住分毫,被打得慘叫拋出。齊秦威聞聲膽落,竟連全部內勁都運到腳底奔竄,簡直連去路的方向都無法認清了,其恐駭之甚可見。雷歡邊追邊喝道:“老賊,你這次如能逃脫,我姓雷的從此自殺!”

  齊秦威耳聽他的喝聲逐漸接近,面色慘變不說,連目光都沒神彩了,頭上的汗珠如雨點般飛灑。在這段死追中,路程竟不下九十余里,齊秦威要想籍森林的躲避之機都沒有!又是一個時辰過去了,雙言尚差三十余丈,忽然,前途現出兩座高峰!齊秦威拼命朝兩峰之間沖進。雷歡追進之際,忽見眼前是條非常奇險的狹道,齊秦威恰好轉到狹道之內去了。這狹道他非常眼熟,因此怔了一下,暗忖道:“赫連洪、余龍祖不是正在這狹道內遭齊秦威殺害的嗎!”回憶中,他又想寇敬受傷,而赫連孤潔卻葬在那端出口之處,往事不堪回首,致使他凄然欲淚!這一耽擱,齊秦威已不知走出了多遠,再追時,前途已失去蹤跡。他一直追出狹谷之后,突見齊秦威竟在繞著一塊大石碑轉動,低著頭,如被鬼迷一般,觸情又使他一愕,驚訝道:“他怎么不逃?”忽然一點靈感觸發他想入虛無之境,暗嘆道:“孤潔一生愛我,處處幫我成功,唉,齊秦威是她顯靈迷住了!

  無暇多想,猛沖接近,響起一聲驚天大吼道:“齊秦威,看看我是誰?”他這一聲大喝,完全是全部內勁發動,只震得齊秦威喊叫不出,頹然坐地!雷歡現己到了他的身前,再也不怕他逃脫了,伸手一把提住齊秦威衣領.使勁摔在赫連孤潔墳前,喃喃道:“孤潔,我沒有殺你父親,相反,我還放了你兩位兄長,現在你面前跪著齊秦威,他才是你的殺父仇人,同樣也是我的仇人,這點,相信你是知道的!闭f罷,提掌劈下,頓將齊秦威的腦袋劈成粉碎,連叫都沒有叫出來。

  緊接著,雷歡一腳掃開尸體,突然縱聲大笑不禁!那是大仇全消,心無一絲掛牽的表現,繼之,他又放聲大哭,只哭得聲嘶力竭,聞之使人酸心。他的哭,是包含著各方面的悲痛,和無法彌補的創傷。時間快近黃昏,他已呈現出神思迷糊之況,繼而倒在赫連孤潔的墳上喃喃囈語道:“孤潔,我一切都完了,縱或有一點什么未了那也不關重要啦,仇人死了,恩也斷了,一個親人都沒有了!”

  他仍是哽咽著細訴,眼睛已漸漸合攏,最后他吐出不甚清晰的語句道:“你在此太孤獨了,我要替你找個好地方,找個有山有水,非常熱鬧的地方。這樣,我才放心,唉!孤潔,我什么都灰心啦,何處是歸宿?……”他雖暈迷,但依然未睡,恍惚中,耳內似聽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說道:“歡!不要將我請開,這地方正合我的意思,你知道,我-生凄涼,只有這凄涼的地方才適合我安身!崩讱g似發現了什么,身體微起顫動,但仍未醒,那醒悟聲音又使他聽到了似的道:“歡,我曾經對你說過,云霓答應我一件大事,那是她答應嫁你啊……”

  突然,他猛地跳起來大叫道:“孤潔,你別走,我還有話說!”他這一聲大叫,剎時引得回音四起,同時也驚醒自己,睜開雙目,朝四野驚顧不停,良久才醒悟過來,喃喃道:“我剛才是做夢?”回憶良久,又凄聲道:“孤潔,陰陽路遠,再見無期,你如真不愿離開此地,我也只好照你的意思了,唉,至于云姐也和你是一樣!……”他忽然下了個決心,自語道:“我只有出家才能有所寄托!”言罷,他又俯身墳上痛哭良久,之后,他默祝道:“孤潔,我決心出家為僧了,但我每年仍要來看你一下!”停了一停,他又喃喃自語,仰首望天道:“要出家,那只有少林寺最好,如此附帶還可看看當年六老,順便將長生訣送給他們!

  忽然,他又想起齊秦威身上尚有仙鈴翁的七仙鈴,于是,他自尸體內翻了開來,看一看,見確是一只非常古怪的鈴子,然后他再向墳頭默祝一會才離開。

  三日后,他以最快的行程趕到高陽城,目標向越城行進發,是晚,他發現一個尼姑始終盯在他的后面,舉動有點鬼鬼祟祟,因之他放棄在高陽落店而空城前進,似有心要看看她是什么人物。

  離開高陽將近四十里后,那個尼姑依然或隱或現的跟著他,假設是過去的那些日子,雷歡早就會返身將其迫出實情,但現在他卻沒那股子勁了,人家不接近,他也就裝著不理。那尼姑顯出有不敢露出真相之情,但不知有何企圖?在盯到五十余里后,她已開始運起功力從左例超出,速度竟是非常驚人!

  雷歡本已消極至甚,對江湖大有不聞之心,在親、仇皆了之余,似已毫無意氣之急,但他感到那尼姑太也有點神秘起見,一股查明之欲居然又涌上心頭,他察覺對方功力不淺之下,不禁暗忖道:“這個女尼從來未曾發現過,不知是正是邪,她為什么要跟蹤我的行動呢?”心中想著,腳步在無意中竟也加了幾分勁,身不由主地直往對方追去。以雷歡現在的成就,瞬息之間,那女尼即被追近!皫煾嫡埻!”雷歡忽然覺出那女尼的背影甚熟,于是發生叫喚。女尼竟未感覺他己到了背后,聞聲似感一震,在避無可避之下,顯出十分為難地轉身回頭!

  雷歡一旦看出對方真面目之下,不禁大詫叫道:“是尹姑娘!”原來那女尼竟是關洛善人之女尹玉姬!只見她合十道:“雷施主,貧尼冤孽深重,請恕跟蹤之罪!”雷歡見她滿口都是出家人的語氣,不禁嘆氣道:“姑娘出家之說,在下早有所聞,不瞞姑娘,我亦將步姑娘后塵,但不知姑娘追蹤在下何故?”尹玉姬長聲嘆道:“施主還記得不久以前有人遞給寇施主一張字條嗎?”雷歡聞言恍然道:“通知我和寇敬追家叔的就是姑娘?”

  尹玉姬點頭道:“請施主改變稱呼!崩讱g慨然嘆道:“師傅還有什么指教?”

  尹玉姬道:“家師為一武林異人,她老人家有一秘函想請施主帶往少林寺,面交少林掌教親啟,貧尼愿跟蹤施主欲見又避即為此!崩讱g知她是因己往事而羞愧,點頭道:“令師法號是如何稱呼,在下不久將赴少林寺,相托之事,一定帶到!”尹玉姬遞過一封密函道:“貧尼還有一事想煩施主一行!”雷歡道:“莫非是令父母處有何事故?”尹玉姬嘆聲道:“貧尼不孝,再無面目去見雙親,希望施主一探是幸!”雷歡道:“這是我份內之事!”

  尹玉姬合十告別道:“施主請了,如有時間,請到峨嵋山一行,家師即靜修該處!崩讱g默然點頭,目送其去遠后,這才直奔山西王屋山的尹家莊。一月之后,雷歡辦完一切俗事,心無所掛,即決心赴少林寺出家,但因他行動不秘,竟早被少林寺僧侶探得消息,以致引起整個嵩山少林寺震動。在三月十五日清晨,嵩山少林寺鐘鼓齊鳴,山門大開,掌教方丈親率兩千余高僧弟子分兩行直于山下。于時,雷歡閉好行近山腳,他一見不禁大異,自己還不知是為他而來,只見一個九十余歲的老僧趨前向他合十念佛道:“阿彌陀佛,雷施主除魔衛道,功德無量,駕臨敝寺,嵩山增光百倍!崩讱g心中一陣嘀咕,暗忖道:“這老僧身著紅袍袈裟,莫非就是少林掌教?”他立即拱手道:“老禪師為何認識在下?”他看出情形非常莊嚴而隆重,雖有所詢,但卻欲言又止,只怔怔地停下步來。

  老和尚慈顏一展,微露笑容,又道:“雷施主快請上山,當年六老,此際正在大雄寶殿候駕會晤!

  雷歡微有所悟,他己看出老僧率眾竟是前來歡迎他的,立即又是一個長揖道:“禪師莫非是專為在下而來?”少林掌教合十道:“雷施主為武林共仰之英豪,敝派能得安枕無憂,那完全是施主一人所賜,惟恐迎接來遲,尚幸未曾失禮!崩讱g感動地道:“老禪師言重了,在下如何敢當!彼幻骐S著老僧上山一面呈與尹玉姬所交秘函,問道:“老禪師可知該致函人是誰嗎?”

  老僧似有所梧,將函接過后并未折閱,僅含笑看看封面道:“施主不知此人嗎?她就是峨嵋掌門之師,當年聞名武林的先覺神尼!崩讱g搖頭道:“江湖老輩人物,在下除了會過的略知十幾人外,其余一無所聞!彼谥性诖,眼睛直往上望,目力所及,只見兩旁高僧一直排到山頂,一個個閉目合十,口中佛號連宣,狀至肅然。老僧領其到達山門時,鐘鼓之聲更覺隆重,彌漫似的香煙,竟籠罩住整個嵩山之頂,進入大雄寶殿之際,當年六老由七槐居士和仙鈴翁即刻領先出迎。雷歡以晚輩之禮一一參見后,經少林掌教領其向各殿隨喜進香,朝拜諸佛圣家,禮畢,即隨掌教與六老至方丈室休息。于齋食時,雷歡自身上取出玉盒呈于六老之前道:“晚輩已將長生訣得手,現請六位前輩收下吧!逼呋本邮拷舆^一看,微笑道:“哥兒,此事早聞少林掌教靜坐預言,萬能羽士所得者并非真物,可惜費了你一番心血!崩讱g聞言大愕,注目少林掌教道:“老禪師,真物落在何人之手?”少林掌教合十道:“阿彌陀佛,老衲不怕泄漏天機,長生訣仍在海角瓊樓,只怕與施主略有緣分!

  雷歡搖頭嘆息道:“海角瓊樓己成焦士,人亡物毀,那還有什么仙物存在?”他立將殺死神兄弟和萬能羽士經過詳細說出后又道:“晚輩己生心灰至極,情傷無救,此次來到寶剃之意,擬請掌教大發慈悲,許可晚生在少林剃度為僧!

  六老聞言默然不語,少林掌教則連聲念佛道:“施主一生遭遇,貧僧莫不了如指掌,誠屬人海第一不幸,惟施主塵緣未了,皈依尚非其時!崩讱g仰首長嘆道:“舉目紅塵,親友俱亡,晚生哪還有什么塵緣?老禪師莫非嫌我心念不專嗎?”少林掌教謙然道:“施主千萬不可誤會,老衲如存私心,得施主進入本派,少林武學必將大放光輝,適才之言,確是出之至誠,不唯施主塵緣未了,甚至于十九年后,江湖浩劫更甚于今,到時非施主難挽狂瀾,如施主一旦出家,在我佛戒殺之旨下,只怕武林欲拯救無人了!

  雷歡搖頭道:“晚生己下了大決心,從此不再過問武林之事,如果老禪師不予收留,那就只有轉赴南海普陀了!绷现陀衅鸪讨,七槐居士急接道:“哥兒,我們六老廢物全仗你來伸出援手,難道你就不替我們去尋長生訣了?”雷歡誠懇地接道:“六位前輩放心,晚輩一旦剃度之后,必定專心尋找長生訣去!鄙倭终平毯拥溃骸笆┲,你先替老衲跑趟東粵龍門港再回來剃度如何?”雷歡欣然答道:“老禪師何事須辦?晚生尊命就是!鄙倭终平涛⑿Φ溃骸笆┲髦豁毜竭_該地,老衲之事就算完成!边@一莫測之言出口,立將六老和雷歡愕住了,大家都被搞得莫名其妙,雷歡立刻起身道:“晚生出家心切,今日不如就行!彼p手一拱,舉步就朝門外行去。少林掌教并不阻止,甚至未起身送行,惟目注其背影連宣佛號,大力獅王忍不住問道:“老和尚,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少林掌教似知雷歡已運起最高輕功去遠,念聲佛號答道:“施主不明其因,難免有此一問,貧僧剛在袖內暗占一卜,算定雷施主在十日后有段姻緣奇遇,且定為海角瓊樓人物,地點恰好是在龍門港!

  他話語未住,忽見一僧人走入稟道:“現有兩位施主求見!鄙倭终平涛⑿c頭道:“莫非是姓雷,姓寇的兩位施主嗎?”那僧人合十道:“正是!鄙倭终平虜[擺手道:“雷少施主剛剛下山,去還不到五里,悟明,你快點轉告寇、雷二位施主,其欲尋之人,就是雷少施主,無須見本座宜速追趕前去!蹦巧藨曂顺龅臅r候,仙鈴翁詫異道:“老和尚,來人莫非就是雷不同和寇敬?他們沒死?”少林掌教含笑道:“貧僧推算所知,確如施主所測!毕赦徫檀笙驳溃骸爸灰写硕嗽谑,雷歡不致出家了!鄙倭终平涛⑿Φ溃骸安坏@二人已脫火危,就是海角瓊樓中所有人物亦未遇難,雷少施主此去之后,非于十九年后不再現身江湖,他必定歸隱海角瓊樓,貧道擬親送六位施主亦赴該地如何?長生訣出世在即,該地正適合六位靜養潛修!绷下勓,又驚又喜,同聲道:“全仗大師操勞了,我們何時起程?”

  少林掌教道:“明日起程不遲,貧僧尚有瑣事未了!必M知他言還未了,恕見外面沖進一個瘦小人來大叫道:“老和尚,好大的架子,居然擋起我寇殘廢的駕來了!毕赦徫堂鎸﹂T口,觸目認出竟是半只手寇敬沖進來,隨即大笑罵道:“寇殘廢,聽說你已遭齊秦威收拾了?哈哈,怎么又還魂了?”

  來人確是寇敬,只見他呆了呆又鬧道:“啊呀!六老都在座呀,嗨嗨,我殘廢這一輩子死不了啦,齊秦威雖將我們打到海底,但卻被豬婆龍黃龍救起來了!鄙倭终平塘⑼掀鹕,合十道:“寇施主請坐,剛才不是老衲故意不見,實因雷少施主去勢太遠,唯恐施主追之不及,現既耽誤,不如請坐下一談往事如何?”寇敬聞言大叫道:“剛才走的真的是小諸葛?真糟糕,我當是你那弟子胡說亂道呢,不坐了,我有急事必須追上他!

  他說完向六老一拱手,轉身退出門外,雙腳一點,箭似地沖往山門,人還未出,即大聲叫道:“黑天鵝,真是他,我們快追!鄙介T外立的正是雷不同,他見寇敬沖出就朝山下狂奔,立即上前道:“歡兒去了多久了?”寇敬急急招手道:“不要問了,我們只有拼命追才行!崩撞煌鄦枱o用,立即展開輕功緊隨而進,誰料一連追了十天十夜,簡直連休息都沒有,僅僅在沿途略進飲食而已,但始終沒有追上雷歡,直至到達龍門港后,二人直赴豬婆龍黃龍家里一向,竟打聽到黃龍恰于一刻前親送雷歡上船去了?芫蠢统劭诒既サ溃骸翱赡苓追得及!

  雷不同的功力不及他一半,被他帶得又腳離地而起,追到港口,迎面撞上豬婆龍黃龍,黃龍一見大叫道:“你們真正跑趟冤枉路,為何這時才來,他走了!崩撞煌奔眴柕溃骸八粋人開船去的?”

  黃龍搖頭道:“適逢港口有條特制海上飛船,船上除了水手外只有一個姑娘,她一見雷少俠就高興得跳過歡迎,經打聽雷少俠后才知道是海角瓊樓中少主人,名叫樂正云霓,為海角客之女,此來是專訪雷少快的,可惜我忘了問當日如何未遭萬能羽士毒手呢!

  寇敬歡聲笑道:“妙極了,我的小諸葛此去之后,必定與樂正云霓結成連理,姑娘品貌無雙,也只有她才是我雷歡弟的真正配偶!

  黃龍道:“兄弟已將二位生還之事完全轉告,雷少俠聞悉之下,幾乎喜極欲淚,并且叫兄弟轉告二位,要求你倆一旦來到,務請速赴海角瓊樓會面,他因急于取出長生訣之故,因此沒有在此地奉候!笨芫吹溃骸包S兄,我們就此動身,一道去吧,江湖再無我們可戀的了!

 。ㄈ珪辏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斷魂崖 野獸是美女 寫給單身的你:如何通往自己想要的幸福 搞翻總裁的日子 甜甜的 愛,瞞著來 醫妻一夫(下) 紅樓之庶子風流 登頂煉氣師 惡意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