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寧帝軍|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姚計

推薦閱讀:、;ㄖ呤譄o敵 假仙奴 位面之紈绔生涯 前妻的復仇 夢幻大丈夫 快穿之男神請到碗里來 女鬼在我身 學霸女神的娛樂圈生活 人人都愛女主角 奪魂笛
  長安。

  沈冷還不知道朝堂上因為他又出現了波瀾,也不可能知道陛下因為他又大發雷霆,等他知道的時候已是午后,懶洋洋的太陽讓人也變得懶洋洋起來,沈冷陪著老院長在書院里溜達了一圈,然后就接到讓他進宮的旨意。

  想了想反正也無事,老院長便決定跟著,他是長安城中乃至于整個大寧之內為數不多的可以不用請旨就可直接進宮的人,陛下說過,老院長進宮沒有禁忌。

  已經是春天,陛下又開始覺得東暖閣里憋悶的慌,準備著搬到肆茅齋那邊去,老院長和沈冷進宮的時候,代放舟帶著一群內侍正在把陛下慣用的東西裝箱。

  “臣拜見陛下!

  沈冷和老院長同時俯身,皇帝過來扶了老院長一把,看了看沈冷:“你也起來吧!

  老院長不用讓,自己蜷縮到了椅子上,好像一只午后倦怠的老貓。

  進宮的時候沈冷知道了陛下大發雷霆的事,所以顯得有些緊張,也有些歉疚。

  “知道了?”

  皇帝看了他一眼,從沈冷臉上的表情就猜到沈冷此時在想什么,皇帝因為他又一次罵了人,沈冷是覺得內疚。

  “臣知道了!

  沈冷垂首道。

  皇帝問:“是有什么想法?”

  沈冷想了想,回答:“臣覺得陛下罵得對!

  皇帝眼睛微微一瞇,笑著搖頭:“朕以為你還得假惺惺的說幾句是你的錯,以后你多加注意之類的話,朕果然還是低估了你的臉皮!

  沈冷道:“臣這事不能認錯,如果臣認錯了那就代表陛下也錯了!

  皇帝點了點頭,這事是他讓沈冷去做的,如果沈冷認錯了當然也是他認錯了,人在不同的地位思考也不同,有的地位就是需要你不停的反思不停的認錯,而皇帝不一樣,皇帝可以不停的反思但絕對不能不停的認錯。

  “只是”

  沈冷猶豫了一下后還是說了:“只是陛下下次不要發那么大脾氣了,他們說他們的,也是職責之內,由著他們說幾句就是了!

  皇帝哼了一聲:“他們想讓你難堪,朕就讓他們難堪,他們想扒了你的衣服羞辱你,朕就扒了他們的衣服羞辱他們!

  親情,不講理。

  皇帝指了指椅子:“坐下說!

  沈冷欠著屁股坐下來,看了看老院長,像是睡著了,只是嘴角帶著笑意。

  “英條柳岸的事怎么樣了?”

  皇帝問了一句。

  沈冷道:“差不多已經問清楚他在桑國有多少人可以拉攏,英條柳岸有些自信,他說只要他回去就能讓桑國前皇族和后族都站在他這邊,頃刻之間就能聚集起來至少數萬人馬!

  “他還說,他的母親家族幾乎壟斷著桑國的桑蠶絲織和鹽,財力雄厚,他的父親英條泰當初是桑國最大的一伙海盜,如今在桑國水師之中還有不少將領是他父親的老部下,所以也可以試試能不能拉攏過來!

  皇帝嗯了一聲:“你莫不是想打算親自去一趟桑國?”

  “臣瞞不住陛下!

  沈冷道:“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臣確實打算去桑國一趟,仔細看看桑國的水師,看看桑國的風土人情,再看看桑國的國力!

  “不許去!

  皇帝搖頭。

  沈冷只好道:“臣遵旨!

  “你已經是大將軍,什么事都親自上前,不好!

  “陛下做將軍的時候,也是什么事都親自上前!

  “你是在和朕比?”

  “臣不敢!

  皇帝道:“回到東疆之后,你安排人把英條柳岸送回桑國就算完成了朕給你的交代,至于英條柳岸在桑國怎么做事,自然有廷尉府的人配合支持,你安心備戰!

  “臣遵旨!

  “另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皇帝伸手從桌子上拿起來一本奏折遞給沈冷:“昨日剛剛送到的奏折,從東疆送過來的!

  沈冷雙手接過奏折看了看,然后眼睛就亮了:“這是戰前最好的消息!

  皇帝道:“大胡子終于把火器安裝在戰船上,弩陣車改良之后用于海戰并無問題,這確實是個好消息,等等吧,打完了這一戰如果弩陣車戰船發揮出了預想中的威力,朕對他有重賞!

  “臣替他謝陛下!

  “還有一件事!

  皇帝看向沈冷,想說,但忽然間忍住了:“算了,等該說的時候朕再告訴你!

  他在老院長身邊坐下來,把毯子給老院長往上蓋了蓋:“其實這事你不用知道也行,不然的話你會覺得遺憾!

  沈冷有些懵:“遺憾什么?”

  皇帝笑了笑:“以后你就知道了!

  與此同時,姚家。

  姚美倫輕輕搖著腰肢走進來,家里的人看到她的時候好像都有些畏懼,也有一些抵觸,這個女人是他們的家人,可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一個原本可有可無的小人物搖身一變成了主人般回來了。

  姚家的家主是姚美倫的祖父,雖然老邁但身子骨還結實,當年他最喜歡的兒子姚朝原被朝廷法辦之后他確實心灰意冷,后來同存會又給了他希望。

  然而姚朝宗又出事,讓他燃起來的希望徹底破滅。

  姚近看了看自己這個孫女,想說些什么,可是卻說不出來。

  “東主的意思其實很簡單!

  姚美倫在姚近身邊蹲下來,像個孝順至極的孫女一樣扶著姚近的膝蓋說道:“除掉沈冷已經是迫在眉睫的事,如果不除掉他,他也不會放過我們家!

  姚近道:“陛下說過,那是姚朝宗一個人犯的錯與姚家上下無關!

  姚美倫笑起來:“你居然還信陛下的話?他只不過是暫時不想動姚家而已,私藏百萬兩的銀子,這罪名抄家滅族三次都夠了吧!

  姚近皺眉:“可陛下沒動,就是沒動!

  “我不知道爺爺你還記得不記得,在我小時候你還給我講過一個故事,我現在講給你聽!

  姚美倫道:“前朝楚時候,楚宰相李彥看中了一個年輕人,叫羽止,是當年的一甲進士,他覺得羽止有治國之才,于是收為門徒,事實證明,李彥的眼光確實很好,幾年之后羽止就脫穎而出,成為楚國朝廷里不可或缺之人!

  “李彥為人清正廉明,雖然門生廣布天下但并無跋扈驕縱之事,對楚皇也是忠心耿耿,然而楚皇卻有些擔憂,朝廷里有一半的人都是李彥的門生,權傾朝野,于是就想用別人替換了李彥的位置!

  “楚皇隨即秘密召見了羽止,告訴他想讓他做宰相,但前提條件是必須把李彥除掉,在這樣的誘惑下,羽止開始拼了命的設計栽贓,他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在朝廷上突然發難,結果卻一敗涂地,因為他的那些證據都被李彥輕松化解!

  “如果按照常理,李彥應該一怒除掉羽止才對,可是卻表示原諒了他,說他也是為了楚國好,羽止表面上感激涕零,從那天開始徹底變成了李彥的小跟班,然而呢?”

  姚美倫看向姚近:“爺爺,結局你是知道的!

  姚近點了點頭:“三年后,羽止總算抓住了一些把柄,楚皇趁機下旨將李彥滿門抄斬,臨行刑之前李彥說想見羽止,在法場上李彥問羽止為什么,羽止說,從那一天開始他就一直都在擔心李彥的報復,他害怕,如果李彥不死,他睡不著!

  姚美倫道:“現在看起來陛下并沒有什么態度,可是沈冷呢?沈冷一擊沒有滅了咱們姚家,他也會和羽止一樣,擔心著我們的報復,殺人不殺完,斬草不除根,他也會睡不著!

  姚近的臉色變幻不停,沉默了好一會兒后說道:“可我們姚家現在斗不過沈冷,他背后是陛下,誰能斗得過他!

  “我能!

  姚美倫起身,在屋子里一邊走一邊說道:“沈冷背后有皇帝,我們背后有同存會,東主的意思是把咱們家祖傳的猥鱗甲拿出來做誘餌!

  “猥鱗甲?!”

  姚近猛的站起來:“那是祖上征戰時候的戰甲,是大寧立國時候的見證!”

  “一件東西而已!

  姚美倫道:“物有所值才是東西,擺在那讓人叩拜并無意義爺爺,你把猥鱗甲給我,我自然會想辦法除掉沈冷!

  姚近的臉色變幻不停,又是很長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最終點了點頭:“希望你不要把家族牽扯進去!

  “怎么會呢!

  姚美倫道:“將來若是姚家在朝中舉足輕重,我也會跟著沾光,現在要做的是保住姚家而不是毀了姚家,爺爺你應該相信我!

  半個時辰之后,光德樓。

  姚美倫看了看面前的年輕男人,笑了笑說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在廷尉府已經有六七年了吧?”

  年輕男人垂首道:“有了!

  “你在廷尉府雖然官職不高,但位置重要,我現在想讓你做一件事!

  “你說!

  “廷尉府里關著的兩個人我得放出來!

  “誰?”

  “是誰都無所謂,只要是姚朝宗的人就行,不管是他的兒子還是他的女兒,哪怕是他的管家或者下人都行!

  廷尉府百辦卓營沉默片刻,點頭:“越是地位輕的人越容易弄出來,明天你到城外等著,會有兩具尸體運出來,一些微不足道的人扛不住刑罰死了是正常的事,你接人,我送人!

  姚美倫點了點頭,從袖口里取出來一沓銀票:“這是東主給你的!

  卓營把銀票接過來看了看,于是臉色一喜。

  一共十張,一張一千兩。

  買兩個死人,足夠了。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新書推薦:嬌妻逆天:總裁不好惹 都市全能系統 龍舞九天 壞心總經理的攻略 我的危險丈夫 萬域靈神 天價妻約 塞伯坦之怒 我要的愛,你給不起 墳地火鍋

p3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